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聚焦现代城市作战

聚焦现代城市作战


  “其下攻城。攻城之法, 为不得已。”

  ——孙子,《孙子兵法》

但是今天已经不是孙武的春秋战国时代了。正如美地面部队的高级战术指挥官托马斯·梅茨中将所说:“虽然中国古代军事战略家孙子反对攻城的劝告在他的那个时代是真理,但在现代战争中,城市战已经变得不可避免了。”孙子生活的春秋战国时代的大部土地还是荒芜一片,绝大多数人口居住在城市外,战争基本上是发生在平坦,开阔的地形上。这样的标准战场——经过几千年的开发利用——每天都越来越少。

二战后,农村人口急剧减少,城市人口迅速膨胀。据联合国预测,到2025年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口将占世界总人口的60%。目前,人类社会在全球范围持续向城市化发展,西欧的城市面积已超过二分之一,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进程也非常快,世界的城市人口数量几乎已经达到全球人口总数的二分之一。城市是战争的重要舞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欧洲战场有40%的战争发生在城镇;二战后美海军进行的250多次对外军事干涉中,有90%涉及到了城市;车臣战争中,俄军90%的伤亡发生在攻打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市区的作战中。城市的安危得失将成为战争胜败的重要标志。未来的军事行动将越来越多地在城市中展开,城市地区将成为未来的重要战场。

一次世界大战——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壕战给诸国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各大军事强国更喜欢进行一场速决战。而弱者则更希望把强者拖入持久战的漩涡当中,用时间打败强者,为了限制重装火力、高科技兵器的发挥,在短兵相接的城市战消耗进攻者的有生力量。所以,各大军事强国更加强调野外作战。强调在开阔的野战中,迅速的消灭敌人主力,从而迅速的解决战争。大纵深作战和现在的美军联合作战均强调尽可能避免城市作战,但是聪明的弱者往往转移到城市里寻求保护。要想有效的占领或者控制某一国家地区,不控制城市是不可能的,现代的战争城市战是避免不了的。今天精确制导武器的普遍使用,使得缺乏高精确度武器的军队宁愿选择在城市作战,以抵消对手的技术上的优势。大量平民,复杂的城市建筑群大大限制了精确打击的威力。精确打击可以摧毁大规模武器工厂、军工潜力、战术目标、军事基础设施等特定目标,但精确打击无法占领、控制一座城市。海湾战争对巴格达和科索沃战争对贝尔格莱德的精确打击确实给被打击者造成了巨大损失,但被打击者并未因为空中打击而屈从美国的意愿。

城市战的分类

今天的城市作战跟以往又有了新的变化。二战期间的城市战,作战双方往往都具有较强的作战能力,是出于同一级别,可以互相抗衡的对手,防御方借助城市地形消耗进攻方的有生力量、技术兵器和宝贵的时间,斯大林格勒,柏林战役都是如此。换句话说,二战期间的城市战不过是战争双方在城市地区展开的正规作战而已。而最近十年的情况有所不同,由于高科技兵器的普遍运用,现代军事强国的小型职业化军队对开阔的野外控制能力大为增强,而聪明的抵抗力量不得不躲进城市当中获得庇护。在高科技兵器,重火力受到限制的城市里,展开游击作战和恐怖活动。或者把这种新型的低强度战争,称为城市游击战更为恰当。

城市作战的组织体系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现代战争都是有政治目的。如果不是为了像蒙古人在1000年前那样,为了恐吓其她城市,而对抵抗城市进行无限制的破坏的话,如果进攻城市市为了控制
城市,而不是为了摧毁城市,那么仅仅有军事力量的参与是不够的。

军人往往更倾向于使用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军人更重视行动前的准备和行动中的过程,对行动可能造成的后果却很少考虑。这造成城市作战的效果往往并不理想。美军在伊拉克陷入困境就是如此,虽然美军轻易、迅速的拿下了整个伊拉克,但是到今天美国人也没有完全的控制伊拉克。实际上,在我国数千年的战争经验的沉淀中可以找到更合适的做法。我国古代战争中,更重视民心的争夺,要想进行一场战争,首先要夺取大义的名分,成为仁义之师、正义之师。在攻下城市后,往往要约束部队纪律,张榜安民,发放粮食,稳定局势,开府建衙,加强控制,收拢民心,这样很快就可对城市进行有效的控制。

城市联合事务接管委员会应该与军事部队一样,共同成为未来城市作战的基础。国家政权的各个要素应与战争的战术级别相结合,而不是战区司令部级别建立与政府部门的松散联合。看看美国人在阿富汗的行动,美国军队展现出来的军事技术与战斗技巧都是令人惊叹的,但是美国政府其它部门的参与确是缺乏足够的热情与深度。美国在阿富汗表现出来的不过是百分之九十的军事行动以及少量的经济和外交活动的附加。

城市接管联合事务委员会应该积极与国务院,财政部,商务部,司法部,外交部、宣传部、情报结构等建立对应关系。从城市作战的准备阶段就开始指导军事行动的整个过程。这个机构最终的目标是在战后接管城市,并稳定城市局势,加强城市控制,成立过渡政府,并和平的将政权转交给新政府。城市接管联合事务委员会应组织、训练、管理军队、警察、法院、检察院和宪兵、情报机构等国家暴力机器;为军事部队提供情报和后勤支援;对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资金进行安排、管理、分配;进行城市公共事务管理,稳定经济状况,保障城市全体居民基本生活保障;控制城市上层阶级,与城市社团和城市中产阶级建立紧密联系,安抚城市下层民众;促进文化交流,重建并管理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对新闻媒体、舆论管制;进行心理战行动;计划、指导各项工作到新政府的移交工作等。
  
占领城市前必须做好平民、或者难民生活的保障。在城市作战中,战事的爆发,对城市的包围封锁,供水、供电系统如果遭破坏,就可能爆发疾病,平民会很快用尽食物,出现大量的难民。所以在城市作战以前,应注重如何应对数额巨大的失去基本生活保障的平民,城市作战不但要消耗大量的军用物资,而保障难民、平民的基本生活保障也会增加后勤负担。妄想用军事组织的后勤机构供应整个城市的难民显然示不可能的。所以,要想进行城市作战,必须要有其他领域的专家和当地政治力量组成联合接管委员会,在进行城市作战时,甚至在进行城市作战前就应做好重建城市的准备,及时提供食物、水源、卫生、电力等设施和公共安全机构,管理、使用联合国难民基金和各国捐款。而与此同时,对难民的平民的甄别工作也应展开,同时建立起户籍数据库,加强对城市的了解,加强对群众的控制,以免抵抗组织混水摸鱼。

在城市作战中,指挥官不可能单纯的在军事范畴内考虑问题。因为政治、经济、文化、舆论、外交等方面的原因,在城市作战中不可能无限制的使用火力,对博物馆、文化遗产、宗教建筑等地区的攻击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禁忌。塔利班对哈比扬大佛的破坏,经过有心人的特殊渲染,对塔利班的声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使各国政府和民众对其执政能力表示怀疑。而美军在伊拉克的屠杀、强奸、虐待事件的发生,世人也越来越质疑美国继续呆在伊拉克的目的,呼吁撤军,国内反战情绪此起彼伏,对政府事家了一定压力。所以,新闻媒体、舆论导向必须加以引导、控制,必须建立完善的新闻管制机构。应该让世界听到我们想让世界听到的声音,至少在战争过程中必须如此。

城市作战最重要的就是情报。如果能够清楚得知道敌人在哪,那么拥有兵力兵器优势的攻击方将轻而易举的取得城市作战的胜利。目前在美国已经产生的和我们正在努力的新军事革命成果越来越注重仪器设备给我们带来的情报。这对于开阔地形下的野战是极为有效的。快速传输的图像、图表、文字信息,用来引导我方远程火力来对付一个苏联式的摆在开阔地上的坦克装甲集团是很理想的,但你甭想利用仪器设备从一堆城市平民中甄别出恐怖分子,也甭想用仪器设备找出抵抗组织到底藏在那里,下一步要袭击哪里。所以城市作战要建立、开发人力情报系统。联合事务接管委员会建立情报系统,为占领军提供可靠有效的情报势重头戏之一。

城市作战的战略指导

攻占一座城市的方法有很多。某些对于人员伤亡比较敏感的国家,比如说美军对城市巷战可能带来的巨大人员伤亡十分忌惮,有些将军提出城市围攻战法,即包围城市,在隔绝与外界信息联系,切断其食物、水电和卫生等基本生活保障设施,同时实施心理攻势,让城市中的人们接受我们想让他们听到、看到的东西。同时进攻方往往会利用远程打击力量不间断的攻击城市内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目标,避免地面部队进入城市以减少伤亡。围攻要持续进行,直至城市平民暴乱,迫使其军队投降。这归根结底不过是一场心理战,无论是围困、断水、断电、阻绝信息、不断远程攻击、都是实施心理战,诱发平民暴动,军队士气低落,最终投降的手段。当然也可将愿意离开的平民引导到一个“可以控制的坏境”,将起变成一座空城,以便于发挥火力消灭防御者。但是这也许会误伤许多被胁迫的城市平民,而这种方法对于巨型城市来说,撤出城市的平民安置负担极重,军事后勤系统很难负担,这就需要城市接管委员会的配合。围困城市、断水断电这是一种不失为稳妥地作战方法。但是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世界上许多优秀的民族,都具有坚忍不拔的意志,城市平民与军队一样都不屈的精神,这种围困战法就很难奏效。城市围困战术也过于消极,更多的时候,随着形势的变化,为了达成更高的战略目的,部队还是不得不进入城市,跟抵抗力量来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美军在伊拉克的遭遇就是如此。

许多人为了迅速结束战争,赞成在城市作战中采取纵深攻击的方法。利用坦克装甲部队、空降部队,沿多个轴线进攻,迅速楔入市中心,控制要害部门,迅速摧毁城市抵抗意志。在伊拉克美军的主战坦克和步兵战车经常在脱离步兵支援的情况下作为先头部队使用,进入城市的心脏区域。这种方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应该算作一种特例,那就是美国人过于幸运,伊拉克抵抗组织缺乏足够的反坦克装备,素质低下,没有整合成为一支善于作战的力量。俄军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攻占格罗兹尼时也曾使用过类似战法。俄军沿多个轴线夺取总官邸、火车站、无线电台/电视中心,在深入城市中心之前基本没有遇到大的抵抗。车臣叛军懂得不可能建立永久性的支撑点,因为任何坚固的支撑点都将成为俄空军、炮兵和机动部队打击的目标。相反,车臣叛军建立了一些临时据点,并雇用了大量的城市平民,在整个城市进行部署。最终的结果是,俄军120辆坦克和装甲车辆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杀进格罗兹尼,结果遭遇伏击,其中105辆惨遭摧毁。所以,这种作战方法极为冒险,如果不是掌握充分证据表明城市中缺乏有组织的抵抗或者缺乏足够的抵抗意志。那么,这种作战方法是极为危险的。这种作战方式风险极大,但是收益也很大。如果没有在掌握充分情报和市民心理状态的条件下,不应贸然运用。

传统的方法是地毯式的席卷,逐个街区清除敌军。这样需要投入众多兵力,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后勤支援。采用稳扎稳打,逐步清剿,缓慢推进,这种做法可更加稳妥,俄国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格罗兹尼就是如此作战。不过需要大量的兵力,和适应城市作战的部队。俄国陆军条令要求,在城市战中至少要保证有6:1的兵力优势。在格罗兹尼之战中,6万名俄军对付1.2万名车臣叛军,尽管有5:1的优势,但俄军仍显得捉襟见肘。因为俄军占领的每一座建筑物必须派兵驻守,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叛军会重新控制它并割断俄军的后勤补给。

美国人发明了一种新式战术,那就是“战争磁石”战术。这是美国人在越南丛林经常使用的战术,现在也运用到城市作战,来对付城市抵抗力量。这种战术就是在某些便于出击的安全地点部署快速反应部队和打击部队,可以是装甲兵、直升机机降部队、空中巡弋的战斗机。将城市划分成许多特定巡逻区域,将各个的小分队按照特定区域巡逻,一旦遭遇敌军,处在各地的快速反应部队,打击部队不断的向这一区域集中,层层叠叠将起包围消灭。这种战术针对低强度战斗是可行的。但是处在各区域巡逻的小分队往往成为路边炸弹、抵抗力量伏击的好靶子。而处在各出击地域的部队也容易受到火箭弹、迫击炮的袭扰。不断的小伤亡是令人头疼的。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抵抗力量蛰伏不出,那么这种战术毫无效果。

如何对付城市游击战

在速决战的思想指导下,为了迅速摧毁敌人防御体系,迅速的解决战斗。在地面纵深攻击过程中,快速装甲地面突击部队对于坚固设防而缺乏进攻能力的城镇、要塞能冲则冲,能绕则绕,只使用少量部队牵制,这使得城市暂时成为被打散军队在敌后安全的港湾。而刚进入城市抵抗力量由于缺乏整合,这是城市抵抗力量最脆弱的阶段,一旦这些抵抗力量整合起来,并融入城市民众当中,这样的情况才最麻烦。所以,尽可能的把敌人军事素质较高的正规军、抵抗力量消灭在城市外,或者紧紧咬住敌人,尾随敌人败退部队进城,受到的抵抗将小很多。如果在趁热打铁,联合事务接管委员会没有时间间隔接管城市。那么这个城市将是很容易控制的。因为抵抗组织根本没有时间融入当地平民。

城市游击战与城市正规作战不同之处在于攻入城市比较容易,但是警惕性不高的部队非常容易遭到人体炸弹、汽车炸弹、路边炸弹、遥控炸弹、迫击炮、火箭炮等爆炸物的袭击,而分散的小分队,战斗力较弱的辎重部队很容易遭到伏击。这使得占领军在城市中不断的遭到袭扰,不得安宁,部队在城市中没有安全感,时刻处于警惕状态,士气下降很快,短时间内就可将一支部队的斗志消磨殆尽。而游击队能够从支持者获得更为有价值的人力情报,这与卫星、雷达等仪器设备获得的情报不同,这种情报更为精确,更为有效。平时蛰伏不出,湮没在城市平民之中,能够比较自由的挑选作战目标,集中全力攻击,快打快撤,捞一把就走。尽可能的在人群密集处或者联合国观察哨等国际单位处发动袭击,使占领军投鼠忌器,稍有不慎,就可造成滥杀无辜的事件。而从保存自己,并借助此种事件大加宣传,抵消占领军的合法性,宣传占领军残忍、滥杀、不人道。施加舆论、政治压力,引起占领军国内反战情绪的高涨。

对于这样的城市游击队,对城市不熟悉(这种不熟悉不等于不熟悉城市的地理状况,因为在卫星等高科技侦察设备的支持下,这已经不是什么问题。而是对城市诸如:阶级状况、主要矛盾、人文情报、风俗习惯的不熟悉)的占领军来说,可以说毫无办法。很难将扔掉武器的城市游击队,恐怖组织从城市平民中甄别出来。也不敢进行无差别消灭,因为这样,会造成政治、舆论、外交的被动。所以,目前各国单纯的军事部队对于这种特殊的城市作战力不从心。解决城市游击战,单单依靠军事部队是难以奏效的,所以必须在战术级别建立联合事务接管委员会。在占领城市之前,进行城市战的过程中,就要做城市接管的工作。

而对于要想对城市进行接管,武装力量,暴力机器是不可缺少的。但是,目前流行的做法是将正规军派驻城市,经过前面的分析,可看出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统治一座城市还需要利用当地人最为恰当,因为只有当地人更了解当地,更能融入当地人之中,更好的统治当地人。所以联合事务接管委员会,训练军队、宪兵、警察、法院是十分重要的。但是,美国人也在伊拉克利用当地人进行统治,效果并不理想。这是由于,美国的接管工作与军事行动脱节,等到攻占了伊拉克,才考虑控制问题,这有许多时间给伊拉克抵抗组织进行整合,而由于建立当地政权、暴力机器的时间较晚,所以,很容易遭到伊拉克抵抗组织的渗透。在很多时候,美国人很难分清自己建立起来的地方政府、军队、警察机构的立场。这种状况从而加剧了双方不信任的程度,双方越走越远,伊拉克局势也越来越坏。

如果美军变换一下在伊拉克当前的做法,也许效果很更好,伤亡也会更小。那就是,异地统治。这种统治手法在许多成功的迅速扩张型国家中采用过。比如1000年前的蒙古,经常在先打败的国家地区征集、组织军队去进攻其他国家地区,甚至强迫当地人攻打当地人。在成吉思汗攻打花次子模时,木华黎仅用3000探马赤军就把金国的华北地区搅的乌烟瘴气。原因无他,利用当地人打当地人,蒙古军只要在适当的时机对合作者加以支持就可以了。而大英帝国也有在殖民地征召军队,去进攻、统治其他国家的习惯。美军也许缺乏相应的占领国,殖民地。但是,可鼓动其他附庸国家参加维和行动,比如日本韩国。也可利用伊拉克内部矛盾,比如扶植什叶派统治逊尼派聚居城市,利用逊尼派统治什叶派聚居城市。在幅员广阔的大国,地区之间,民族之间,各个阶层,各个团体之间往往有深厚的矛盾,仔细的研究,分析,巧妙的利用这些矛盾。相信,占领军很容易在一个国家地区内找到自己的坚强合作者。把这些合作者建立的军队部署在一个相对陌生,且抱有敌意的城市之中,那么这些外来人自然会抱成一团,即使其中有抵抗组织成员安插在内部的间谍,也会由于分散在各个城市之中的抵抗组织缺乏默契,联合,而使得这些“钉子”失去效用。如果激化这些合作者军队与城市市民之间的矛盾,使这些合作者军队处境艰难,会使得而这些合作者军队更加依赖占领军,使得占领军能够更加有效的指挥这些部队。而如果造成一些过激事件,则可归咎于合作者军队,而占领军应该执行一些,比如发放救援物资,建立难民营,孤儿院等慈善活动,则可大大改变占领军的口碑。而合作者军队的组织、建立、后勤给养等应该归联合事务接管委员会管理负责,而指挥权则应归占领军掌握。

在占领军收买民心的同时,应部署在城市外围,占领军的驻地周围应该平坦开阔,便于警戒,严格禁止不明人员靠近,从而保证占领军的安全。避免驻扎在城市中不断遭受袭击,而引起士气的下降。严格控制部队纪律,严禁部队自由外出,滋扰民众。避免落单的军人遭到暗杀袭击,也避免军人滋扰平民不良事件的发生。应以特种战对付游击战,对合作者军队加以远程火力的支援。在掌握充分情报的条件下,对游击队组织的要害目标展开特种袭击作战,要利用精锐兵力,周密策划,投入兵力快,作战时间短。摧毁游击队组织的要害环节,比如对游击队首脑人物进行斩首战。

城市强攻作战

城市作战中受地形所限,大型兵器主要沿道路及其两侧街巷机动,因此战斗队形易被割裂,不利于大兵团的行动,而更适合分队作战。城市作战,更多是连排、班组作战。城市作战要求合同级别更低,坦克、步兵、工兵、装甲车等兵力兵器要合同到连排级。这对基层军官的指挥能力和部队作战素养是极大的考验。城市作战比开阔地作战需要更多的武器,这对后勤保障也是巨大的考验。

城市强攻,最为适合的是诸兵种合成的强击群。每一个强击群里都编有坦克、火炮、工兵、防化兵,但主要突击力量是步兵。俄军在攻打格罗兹尼市时借助二战时期苏军在柏林战役的经验,将市区划分为15个责任区,根据责任区的面积、建筑物、敌情等情况编成若干强击支队,每个强击支队又编成2~3个强击群,每个强击群通常由1个摩步连或空降连配属1个坦克连、喷火分队、工兵分队和障碍排除队等力量组成,担负一条街道的进攻任务。由此可见,为适应城市作战独立战斗、攻坚战斗的要求,需要编成集突击、破障、火力支援于一身的的诸兵种合成分队,使各分队能够保持战斗队形,互相协作,灵活机动执行任务。

在城市作战中,应在保持、侦查、远程重火力打击一体化。应该尽可能缩短反应时间,缩短侦查——打击链的长度。侦查监视指挥飞机、打击单元应在城市防空范围以外巡弋。对整个城市进行全时空监控,一旦发现抵抗组织活动迹象,就指挥呼叫远程重火力进行打击。使抵抗组织即使在自己的城市中,也不敢在户外自由行动。将抵抗组织压制到建筑之中。

应大量运用直升机,在地面部队的配合下,选择安全的机动路线,要注意避开敌人小口径高炮,便携防空导弹、高射机枪、轻武器的射击。将迫击炮、机枪、狙击手、观察员、火力控制员机降到城市楼群的制高点上,守点控面。诸如高楼大厦的顶楼,控制附近街道、高架桥等机动通道。防备抵抗组织自由的机动。

城市作战应分为室外战斗和室内战斗,前面的属于室外战斗,将室外的抵抗组织赶入建筑物中,然后利用经过特殊训练的小分队进行室内清剿。室内清剿应不应死板,尽可能采用灵活的战术。比如对于高层建筑,可利用直升机将特种部队运送至楼顶,与下面部队上下对攻,加快作战进程。也可利用特殊的爆破装置,在选定的墙壁上开门,不一定非要从抵抗组织严密防守的大门进入。总而言之,敌人想要我们做的,我们偏不做。

在城市作战中要善于利用地下通道进行机动。不管哪个城市都有很多地下通道和设施,比如下水管道、地铁等等。城市作战情报是相当重要的。与过去城市作战不同,过去城市作战,只要记住复杂的街道就可以了。在今天,随着高比例地图与高分辨率卫星照相的应用,这已经不是什么难题。但是,今天的城市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地铁、隧道、高架桥、天然气、热水、污水等管道等比邻皆是,这些设施非常容易被交火双方所破坏,这些设施同样对进攻者来说作用巨大。而对于这些设施最好的情报来源是当地警察、市政工程师、市政维护工人、基层官员等。而单单依靠军队来和这些人接触仿佛比较困难。所以建立一个覆盖多领域的城市接管委员会,并加强到战术级是必要的。在周密的情报支援下,在一个高度复杂的城市里,无论是防御者还是进攻方都应该尽可能的利用城市所提供的基础设施。而进攻的同时也需要注意抵抗组织通过这些隐蔽的通道进行渗透。所以如果我放不想利用这些通道,也应该严密控制这些通道。

我军在解放战争期间,也曾用炸药将街道两侧建筑物的内墙炸毁,部队从里面前进,避免了在街道上推进时受到两面火力夹击。这也是一种隐蔽的迂回手段。不过,这对于解放战争时期我国城市中遍布相邻的四合院也许比较合适。但是对于今天往往是独立的高楼,恐怕很困难。但是“破墙开路”的战术还是要发扬光大。何种战术的采用,还要仔细研究城市布局,建筑习惯,在一座城市可以运用得十分出色战术,在其他城市不见得适用。比如我国北方的城市为了冬季保暖,所以房屋墙壁要比南方厚实很多。在比如日本的许多城市喜欢采用相邻小院的居住布局,这就适合“破墙开路”、“屋内推进”,而日本人喜欢木料等较轻质的材料建筑房屋,好用来防震,这用火攻的效果更好。

室内作战部队应使用更有效的武器装备。比如云爆弹、非致死性毒气。如果抵抗意志比较顽强。即使将整个建筑物炸塌,还有地下室、通道可以被抵抗组织利用,反而更不容易被发现。废墟照样能成为单兵的抵抗依托。顽强的抵抗组织,而不在乎建筑物是否存在,只要有依托就行。所以高技术精确打击兵器能摧毁各种建筑物,比如让发电厂不能发电,摧毁广播大楼。但是这种打击对于小分队的行动有些力不从心,用重磅炸弹,大口径火炮除非直接命中,否则很难将依托在复杂建筑物中的小分队、作战小组彻底完全消灭。所以,利用特制的云爆炸弹,直接将爆炸气体渗透致地下室、隐蔽通道,将建筑物干净、彻底、精确的摧毁是必要的。

而室内作战应大量使用非致命毒气。打海牙公约的擦边球。这些致命性毒气可分为刺激性、失能性、麻醉性。刺激性毒剂,比如催泪弹,很容易将没有准备的抵抗组织从复杂的建筑物里赶出来,在大街上消灭掉。而对于裹挟和平市民的抵抗组织使用失能剂、麻醉剂尤为有效。虽然俄国人在解救人质时,使用麻醉剂造成了身体虚弱的人质大量死亡,但是这仅仅是技术问题,是采用麻醉剂问题。并不是这种方案不可行。

城市作战中,应制定一整套从平民中甄别出抵抗武装人员的制度。并严格执行。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人就曾制定过相当实用,而且便捷的甄别方法。比如,在搜剿中遇到怀疑人员时,让他们脱下上衣,检查其肩膀上是否有扛枪、武器后坐而留下的痕迹、手指上是否有手榴弹导火索喷射的印迹、衣服上是否有火药味等,必要时可以借助测谎仪等设备。

城市通信也是城市战面临的一大难题。由于高层建筑的分割,电线、输电线路等电磁波的干扰,所以适应野外开阔地作战的无线电通信系统,在城市作战中很难可靠的工作。在一个城市通常只有少数特定的频率可用,而且大多数频率较低。所以,要想进行城市作战,通信部队需要利用各种平台搭载通信设备,进行通信中继,信息传输。如果当地的电线、无线电基站、光纤电缆、没有遭到彻底破坏,应该对其进行修复,并进行周密保护,如何利用这些城市基础设施保障部队通讯是目前专家需要研究的课题。而室内作战小分队的通讯问题更加难以解决,因为短波的通信往往很难穿透厚实的多层墙壁。所以美国人在伊拉克进行城市巷战卫星通讯受到极大干扰。在进入建筑物前,往往在建筑物门口摆一台中继机进行信息交换,如果深入建筑物内部,中继机收不到信号。美国兵们只好靠着喊声来联络了。不过,在大喊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的方位,这是十分危险的。所以现在由美国公司研究,网络化通信系统,采用非常高的频率,可以通过墙壁反射电波,每台机器都可作为中继。制约这项装备列装的阻力关键在于成本。所以如何更好的利用城市本身的基础建设是相当重要的。

而误伤将为城市作战最大的问题,远程火力的运用,战线的不明确。在各部队之间的接合部很容易造成误会,也容易遭到渗透。在格罗兹尼,俄军认识到部队需要穿上一些比较明显标志的服装。在进攻战斗中,应该统一准备好标志性徽标或者其他的识别标记可让友邻部队有效识别自己的部队和占领的房间和建筑。部队所在区域必须标示明显,以避免误伤。除此之外,还要注意敌人可能穿着我方军装混水摸鱼。所以,还应建立起严密的口令制度。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装甲力量与城市作战

装甲机械化部队进入城市作战是坦克运用的大忌。美军装甲兵的作战条令明确规定,装甲兵在作战中应避开面积大于一平方千米的城镇地区。美国陆军的野战手册FM3-06.11《城市地形中的联合作战》指出:孤立的或得不到步兵支援的装甲车辆容易遭到敌方轻型和中型反坦克武器的猎杀;在极易找到藏身之地的城市地形中,装甲车辆的炮长难于识别敌方目标,除非车长开窗在敌火下观察或由步兵为炮长指示目标。该手册还规定,坦克和步兵战车在作战时应得到下车伴随步兵的近距离掩护,在步兵尚未清理过的区域不应部署坦克和步兵战车。

但是将重型装甲部队抛开,认为城市作战完全是轻步兵的天下,是片面教条的做法。重型装甲部队如果运用得法,可大大加快城市作战进程,减少步兵伤亡。坦克在城市战中可以用火炮轰击建筑物底部;用车体撞开墙壁,为步兵开辟通路;用厚实的装甲遮挡敌军倾泻的火力。可以加快了战争进程,可以减少步兵的伤亡。

需要注意的是,装甲部队在城市战中不再是战争的宠儿。而是为步兵服务的仆人。坦克装甲车辆应该分割使用,划分为小单元,分配给步兵,用于加强步兵的火力,为步兵分队提供火力遮蔽。而坦克在城市战起到的心理作用更大。不但可以威慑敌人。摧毁敌人抵抗意志。而且也是己方作战士气获得极大的提高。在遭到袭击时,坦克巨大的车体可以保护脆弱的步兵,而在遭到围攻时,坦克可以作为抵抗核心。坦克的存在,极大的提高的轻步兵的安全感。

二战后,坦克发展走入了歧途。设计师们把坦克设计成为适合开阔地作战,针对坦克本身为主要作战目标的兵器。这使得主战坦克在执行其他任务时,比如城市作战,受到极大的限制。

坦克在城市作战有如下局限:

防护:缺乏全方位的防护,城市作战,敌人可能在各个方向上加以攻击,斜上方,侧面,后方,甚至是地面。而坦克由于用于在开阔地集中作战,所以更重视车体前方和炮塔的防护。这一点在苏联——俄国T系列坦克上表现尤为明显。而俄军第一次攻打格罗兹尼的惨败,引起世人对T-80的质疑,不能说不原于此。可是与其说坦克设计能力的不足,不如说是战略指挥的失误,将错误的兵器投放到错误的战场才根本原因所在。因为苏联坦克是用来执行大纵深突击作战的,而不是进行城市战。而相应的美国M-1,德国豹—2系列坦克这一点要更好一些。因为侧面装甲比起T系列坦克更厚实,而可以更好的防止二次效应。但是,即使这样,美德坦克的防护能力还是有待于加强,否则面对素质低下,反坦克能力不足的伊拉克抵抗武装不应该有战损才对。而美国人更加重视坦克的战术的运用,坦克之间成组行动,并加强大量的轻步兵,每一辆坦克的后方都互相掩护,防止抵抗组织从侧后方发射火箭弹袭击。美军在伊拉克曾经采用过这样的队形:在完全由装甲机械化部队组成的战斗序列中,游弋的战斗巡逻队被编成至少由六辆装甲车辆组成的矩形方队,车辆平行推进,形成内线,保护对面车辆的暴露翼侧,在变幻莫测的作战空间提供全三维的360度火力掩护,这种队形的采用极大地保护车辆自身的薄弱之处,这是技术不足战术补的典型。而现在美德法都在其代表坦克原型上发展了巷战型坦克,在侧面都加装了附加装甲,而在发动机周围,加装格栅式装甲用以提前引爆破甲弹,比如豹2PSO。提高坦克的全方位防护能力。如果要说,世界上最适合城市作战,防护能力最全面的坦克恐怕要数以色列梅卡瓦系列了,虽然其采用的技术并不高级,但是防御能力确实比较强的。城市作战车辆讲究全面防护,而对于最强防护却不那么重视,因为现在的城市游击战抵抗武装缺乏足够先进的单兵反坦克武器。典型的反坦克武器不过是PRG火箭筒罢了。而不应该在巷战车辆使用反应装甲,因为反应装甲虽然可用较轻的附加装甲块就可抵御PRG火箭筒的袭击,并且可在轻型车辆上安装,但是,反应装甲被命中时飞溅而出,会对周围步兵造成二次伤害。而从影响坦克与步兵的协同,而坦克与步兵的协同是坦克装甲车辆能够在城市生存的基本保障。所以,宁要步兵协同,不要反应装甲。而主动防护系统也有同样问题。而且,由于城市作战距离近,反应时间短,主动防护系统是否能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这个还很难说。所以,不要对主动防护系统在城市巷战的作用抱有太大希望。而个人认为应该采用模块化附加装甲,在战略机动和野战时,可以卸下,以获得更好的战略战术机动能力。而在城市作战中,则可加强顶部侧后方向的装甲,获得更全面的防护能力。虽然机动性有所下降。但是城市作战并不要求有多高的机动性能。

坦克炮:坦克火力实际上并不适合巷战使用,因为目前的主流滑膛坦克炮的主要作战目标是对手的主战坦克。现在坦克标准的弹药配置一多半都是穿甲弹、破甲弹就是如此,但是坦克在城市作战中并不需要穿甲弹、破甲弹。在城市作战中更需要爆破弹、杀伤/爆破弹、碎甲弹。而坦克滑膛炮发射这些弹丸威力不如线膛炮,也不能发射碎甲弹。所以,要想坦克更好的在城市作战,必须改变弹种配备。而坦克炮由于仰角过小,近距离内只能轰击建筑物底部,坦克火炮由于受仰角的限制,在一定距离内对位于高层建筑物内的目标不能射击。一般说来,只有射击距离大于目标所处位置比高的3倍时,才能射击。如对30层高的楼房射击时,楼层高一般为3—3.5米,则楼房的高约90—100米。坦克对其射击的最小距离大约得300米。这显然难以满足巷战要求。在城市布局中,为了采光,楼与楼间距大都少于楼高3倍。如果按照这个算法,那么坦克炮对付高层建筑时,只有在大街上大高层建筑的部分目标。死角太大。而火炮俯角也相当重要,因为在巷战时避免不了在狭窄的街道上遭到紧贴地面的射击孔的射击,所以,尽可能的增加火炮俯角,争取能够供给更多的目标。所以城市巷战车辆的火炮仰角应该在45度以上。许多国家都在尝试新型的巷战重火力。比如,瑞士国防研究机构曾用一门120毫米坦克炮替换M109上的155毫米加榴炮,并把该炮改装成同时具备直瞄和间瞄火力打击能力的武器系统。而许多人认为,自行迫击炮更适合城市作战。但是装甲过于薄弱,是其软肋。而俄军在格罗兹尼战斗中,俄军曾使用ZSU-23-4型23毫米四管自行防空炮作为弥补坦克炮上射角不足的一种手段,具有极强的压制能力,能够自由射击高层建筑目标。如果单单从火力角度讲,自行火炮、自行迫击炮、防空炮是够格的。而在城市作战中,实际上并不需要高初速的弹丸,而需要能够产生足够爆破能量和足够碎片的爆破性弹丸,所以,使用大口径重型战斗部的短射程火箭弹足以满足城市巷战要求。而不必使用大径长比的长身管坦克炮,事实证明长身管坦克炮在复杂的城市街道上转动并不灵活,以至于,德国的豹2PRO巷战型坦克采用了较短的44倍径长比坦克炮。而俄国吸收了车臣作战经验的,开发出一种用于作战支援,压制敌方步兵,作为装甲部队的补充,提高装甲部队生存能力的新型作战车辆——坦克支援车。坦克支援车是一种专为乘车战斗设计的车辆。该车采用加装了爆炸反应装甲的T-72坦克底盘。采用双人扁平型小巧炮塔,安装了两门30毫米机关炮,而且加装了一挺7.26毫米并列机枪、4具AT-9反坦克导弹发射器以及2具由位于驾驶员两旁的两位炮手操作的前射型3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其中,2门30毫米机关炮的上射角达45度,可以有效打击楼上和建筑物顶层的目标,从而克服了坦克炮在巷战中仰射角不足的缺陷。实际上,在巷战中并不缺乏高射角的火炮,比如许多步兵战车的小口径火炮射角也能达到45度以上,但是坦克支援车的革命意义在于他坚强的装甲,能够在巷战中获得极高的生存能力。而如果反坦克导弹发射管也能够发射防空导弹,无控大口径火箭弹, 那么坦克支援车将更加完美,将大大提高以坦克为核心的装甲部队的生存能力,与步兵战车一起成为坦克不可或缺的伙伴。

坦克辅助火力:光依赖坦克炮在巷战中是完全不够的,坦克必须加装辅助火力,来弥补坦克炮固有缺憾。其中自动武器站是个很好的方案。主战坦克坦克炮死角大,转动不灵活,感知能力差。所以,往往需要车长,装填手露头操纵机枪,来对付高层建筑和抵近攻击的敌人。但是,这往往成了敌人狙击手最好的靶子。露头观察,操纵机枪是极不安全的。所以,使用自动武器站,通过摄像头控制武器站瞄准射击是个好的选择。而且自动武器站可以方便快捷的安装多种武器,12.7毫米机枪、自动榴弹发射器都可以。而间瞄火力打击位于建筑物后面的目标也是城市作战经常采用的战术。二战后最具作战经验的以色列装甲部队在“梅卡瓦”坦克上加装了60毫米迫击炮。其价值在贝鲁特城攻坚战中得到了体现。作战中,以军发现许多情况下迫击炮比高初速坦克炮更为有效。而像美国人那样在坦克车体上安装定向雷,虽然,可阻滞敌人靠近抵近攻击,但是却会影响步兵协同。除非在巷战中采取乘车作战的方式。

感知能力:坦克一旦关上了舱门感知能力会大大下降,尤其自身几十米内观察死角过多,听不到外借声音。露头观察虽然可以获得近距离全方位的感知,但是无所不在的狙击手,对露头观察的坦克兵是致命的威胁。所以,美军对M1A2坦克的城市巷战改进组件里,包括安装在车体上各个角度的摄像头。以扩大坦克内部成员视野。摄像头在今天在也不是奢侈品,而是廉价的,安装摄像头不像光学镜头需要在坦克装甲上开很大的口子,影响防护力,只要钻个小孔将导线伸入车体即可。虽然摄像头没有光学镜头那样清晰,不过用于近距离观察足够用了。所以在坦克上安装摄像头获得更好的感知能力是必要的。而美军在伊拉克城市作战的事实表明,车长配备了独立式瞄准系统更有力坦克队外界感知能力的提高。车辆在城市中运动时就可以闭窗行驶,提高了安全性。炮长则利用另一具瞄准镜对周围的街巷进行观察。车长不再需要为炮长承担观察任务,或费劲地通过观察孔了解周围的局势,而能够与车辆和巡逻队形成一个整体,对车辆前方敌人的次要接近通路或对面侧翼车辆附近的建筑物顶部进行监视。

通讯联络能力:可以使坦克近距离感知能力不如步兵,这是为什么城市巷战中坦克需要步兵协同的原因之一。安装了摄像头的坦克的近距离感知能力还是不如步兵。所以加强坦克于步兵之间的通信联络是必要的。短波无线电联络,车尾电话,都是坦克在巷战中与步兵协同的必需品。而坦克上应该安装高音喇叭,不但可以通过这个喇叭向协同步兵下达命令,传递信息。还可通过播放激昂乐曲,鼓舞士气。还可通过这个喇叭对敌展开心理战。作用多多,不可不装。

破障、扫雷及其他:坦克在城市作战中,应有一定的破障、扫雷能力,抵抗组织往往在街道上布设大量障碍物阻碍进攻部队推进速度。所以,坦克具有一定的破障能力是必需的。比如德国的豹2PRO就装了推土铲,而日本90坦克本身就有推土铲。这样,坦克不但能够破障,还具有给自己构筑阵地的能力。而当推土铲收起来的时候,又形成了一道新的防护。而梅卡瓦坦克的扫雷滚也值得一提。这样的坦克在前面开路,后面的步兵、车辆再也不用担心脚底下了。还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小地方,比如在坦克上安装标志杆,以便帮助车长和驾驶员能够通过狭窄的街道。为了避免坦克发动机进气道等同道塞入爆炸物,在进气口和观察窗处设置了金属防护网等等。

而城市战车辆实际上并不需要先进的技术。利用老式坦克进行改装,不但成本低廉,也可获得很好的效果。在这里,俄国与以色列都作了许多有益的尝试。比如利用T-55坦克底盘改装的新型装甲输送车,防护能力远远超出步兵战车。如果,我国利用老式的59坦克盖装,相信也会取得很好的效果。
    
城市战需要的其他武器

就目前来看,美军在伊拉克进行的城市反游击战,还需要一种替代悍马的新型车辆。这种车辆应该具有密闭性全方位防护,应该能够抵御7.62毫米枪弹的近距离射击,即使被PRG击中,也不容易发生二次效应。应该具有较好的防雷能力。从这点上来看,轮式车辆要好于履带式车辆。阿富汗战争表明,虽然履带式车辆抗毁能力较强,但是一旦被地雷炸毁,车辆一定抛锚。必须下车修理。这会成为狙击手的靶子。而轮式车辆则可缓慢的开数十公里,到安全地点。

我们往往忽略步兵战车、装甲输送车在城市战中的作用,实际上,这些装甲车辆在城市战所起到的作用甚至比坦克还要高。因为其多样性的、大射角火力配备更容易在城市战中发挥。但是其软肋在于防护力的薄弱。尤其是难以防护城市游击战普遍运用的的反装甲武器PRG火箭弹。这使得装甲车辆的使用性能下降。但是如果运用老式主战坦克的底盘进行改装,或者加强防护,步兵战车,装甲输送车一样会在城市作战中大放异彩。

室外作战中,最有用的压制性枪械恐怕要算12.7毫米大口径机枪,大口径机枪甚至比火炮更好用。因为12.7毫米大口径机枪连续发射的实心弹丸可以轻松穿透目前大多数建筑物的墙壁、工事沙袋,并具有足够的杀伤力。这对于在墙壁后面或者简易工事里面的敌人将是致命的威胁。而火炮、自动榴弹发射器发射的触发引信的爆炸弹丸,往往一接触墙壁,就将墙壁轰塌,而对房间里的敌人杀伤力不足。所以,使用特制的时间引信,使炮弹在穿破墙壁后在爆炸,会获取的更好的杀伤效果。

城市作战需求攻城轻火箭弹。虽然,城市作战进攻方有坦克等重装火力助战,但是由于火力死角等多方面原因,坦克火力往往不能尽情发挥。所以,单兵使用的攻城火箭弹是必需的。这种火箭发射系统应该能够在墙壁上开洞,杀伤墙后的敌人,摧毁混凝土建筑,能够摧毁永备工事。也可采用温压战斗部。有效杀伤躲藏在战壕和防御工事中的敌人,摧毁无保护措施的武器以及轻型装甲车。并且应具有密闭空间发射能力。

突击步枪在城作战中大受限制,关键就在于它过于通用。在室外对建筑物进行压制时,威力不足,据统计,在25米的距离上,要穿透三层的砖墙,5.56毫米弹需要90发,7.62毫米弹也差不多需要这个数。这不如12.7大口径机枪。所以建议城市作战部队的车辆,应全部加装大口径机枪。而在突击队进行室内作战时,突击步枪的威力又过大,连续射击时不好控制,难以瞬间倾泻大量弹药杀伤敌人,而跳弹,过分穿透,又会造成误伤,其光学瞄准镜和机械瞄准具又难以在近距离上迅速捕捉目标,士兵又往往缺乏近距离射击的经验。所以室内作战大量使用散弹枪、冲锋枪, 这些枪械可在短时间内近距离上倾泻大量弹药,更好控制,附带杀伤更小,而如果安装上光点瞄准具和战术手电,使士兵很容易就能在近距离上精确命中目标。
   
城市作战需要喷火器和各种非致命毒气,借助这些武器,将依托建筑物抵抗的抵抗组织赶到大街上消灭。城市作战需要许多爆破装置,包括可以炸毁整栋楼的大型爆炸物直到可以爆破开门小型弹药。种类包括从云暴弹直到塑性炸药。借助这些,可以方便的炸开墙壁,开辟通路。也可以在远距离将门轰开。如果敌人负隅顽抗,而又没有什么价值的建筑物,则可完全摧毁。而且抛绳器、轻便梯子、信号弹等对城市战来说非常重要。

城市作战的新技术展望

    城市进攻作战的难易新技术的发展。目前最有价值的新技术主要有生命探测、爆炸物识别、反狙击系统及适应城市环境的通信系统。这几种系统现在都有成型产品。但是由于可靠性、成本等因素使得这些技术难以在近期应用到城市作战当中。等这些技术成熟了,也许城市作战会更容易一些吧。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难道大嘴的地址换了???

怎么老也登不进呢???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城市作战与城市占领,两者的概念上是有很大不同的,想听听楼主的观点。

TOP

我也提个问题,古代攻城与现代城市作战在本质上已发生了巨大变化,现代城市作战是否还在延续古代城市作战的思想?
HERE I STAND!

TOP

城市占领与城市作战不同。城市占领是如何控制城市。这可能涉及多个方面,政治,经济,公共管理,文化等。而城市作战单单属于军事范畴,却离不开诸多领域的支持。所以本文在开头着重写了要组建联合事务接管委员会。。。

而对于现代城市作战与古代城市作战区则更大。而各大兵家的看法也有所不同。比如,孙子就赞成尽可能的比面攻击城市。而孙子的孙子孙膑则把城市区分成为易于攻击的雌城,和难于攻击的雄城,而到了战国末期尉缭子时代,则主张攻击城市,因为城市往往是国家的政治经济中心,是交通枢纽,人口聚集,形势险要,一旦攻下了城市,则可控制一大片地域,从而削弱其他国家的实力。美国人追捧孙子兵法,可我国可不是仅有一本孙子兵法。。。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在实力与充分准备的情况下,还是攻心为上。
中国明天一定更加美好!

TOP

美国准备派遣4支新型陆军旅前往伊拉克(图)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7月15日 14:21  中国新闻网
资料图:驻伊美军士兵正在执行军事任务
资料图:驻伊美军士兵正在执行军事任务

  中新网7月15日电 据《星岛日报》报道,美国国防部日前表示,准备派遣4支新型陆军旅前往伊拉克,其主要任务是向伊方提供建议和训练,为驻伊美军完全撤军做准备。

  国防部说,将从今年秋天开始,向伊拉克派遣约3万人的轮换部队,其中包括总数为1.4万人的4支新型“建议和协助旅”。此外,美军还会派遣另一支轮换部队前往阿富汗。

  国防部说,这种新型旅建立在作战旅的基础上,但主要执行稳定任务,负责训练伊拉克安全部队,协调反恐任务,保护正在开展的民事和军事行动。除了作战人员,新型旅人员构成中还包括工程师、宪兵和民事官员,以协助美国务院在伊拉克部署的重建小组,为美国撤军作铺垫。

  不过,国防部也强调,在必要的时候,这些新型旅也可以全面展开作战行动。

  根据美伊去年年底签署的驻军地位协议,驻伊美军战斗部队在今年6月30日前从伊拉克城镇全部撤出,美军将在明年8月底之前从伊拉克撤离大部分作战部队,2011年年底前全部撤离。

>>>>>>>>>>>>>>美国人终于聪明了。。。

虽然减少了军事部队,但是效果可能会比没撤军之前还要好。。。

在撤军之前,美军终于聪明了一些。。。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所以室内作战大量使用散弹枪、冲锋枪, 这些枪械可在短时间内近距离上倾泻大量弹药,更好控制,附带杀伤更小。。。。。。。。
敌方穿了防弹衣怎么办?

TOP

相信美军在伊拉克的成功,是运用了异地统治的手法。。。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只有用平民当肉盾才能战胜美军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