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评说胜败:2006 年以色列-真主党战争中的空中力量

本帖最后由 红豆 于 2009-4-10 09:51 编辑

Divining Victory: Airpower in the 2006 Israel-Hezbollah War


William M. Arkin
著,美国空军大学出版社,阿拉巴马州马克斯韦尔空军基地
http://www.maxwell.af.mil/au/aul/aupress; 131 West Shumacher Avenue, Maxwell AFB, Alabama 36112-5962),2007 年,356 页,30.00 美元(平装本);免费下载:http://www.maxwell.af.mil/au/aul ... ArkinDownload.html.

以色列于 2006 年夏在黎巴嫩南部发动的对真主党的战争衍生出两个贻误视听的谎言。第一个是说以色列滥炸无辜,不加区别地轰炸平民和民用设施。第二个是说以色列以空军为此战主力,导致未能击败真主党。著名的独立军事分析家William M. Arkin 在其新作《评说胜败》一书中将上述谎言逐一戳穿。

针对第一个谎言,作者援引了联合国关于此次战役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其中特别提到“以色列国防军针对黎巴嫩平民和民用目标不加区别地使用过分与过量的武力这一严重事态”。(见“依据人权委员会 S-2/1 号决议关于黎巴嫩调查委员会的报告”第 3 页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23 November 2006],http://www.ohchr.org/english/bod ... sion/A.HRC.3.2.pdf.
但是,作者以翔实的文献证据显示,以色列人在目标选择方面非常注意区别对待。例如,以军决定避免攻击黎巴嫩的电力网,而且只打击位于已知真主党区域内、与真主党军事能力有直接联系的平民住宅。虽然在战役的最后几天中以色列打破这项原则,在黎巴嫩南部大片地区遍投集束炸弹,这反映了以色列因战略上的轻率而日益增长的挫折感,并非一贯蓄意制造平民伤亡。本书表明以色列人在选择打击目标时极其谨慎,注意区别,即使他们所选择的目标从逻辑上看并不支持以色列的预期最终结局。

针对第二个谎言,作者把矛头指向一派思潮,这派观点声称,“是以色列国防军遵循‘基于效果’作战的思维方式,加上以军理论家称为追求‘心理’目标而非消耗或‘消灭’敌人的传统战法的观念……,导致‘空军坐大’的傲慢在以军许多高级军官中流行”。然而作者认为,“将效基作战观点与空军坐大混为一说,是一个错误”(第 154 页)。作者进一步指出,以色列的战法几乎与效基作战法背道而驰,他们采用的是旨在消灭真主党地面战斗力的“最传统战法”,“简直完全脱离总体战役目标和预期战略终局”,其表现在南部贝鲁特尤甚(第 155 页)。效基作战理论和准则认为,预期终局和目标应当主导一切从属考虑。作者显示以色列在对真主党的战争中并未照此执行。

更重要的是,本书审视了一个更大范围的问题,就是以色列作为一个现代西方化国家,拥有一支按照美国模式建立的军队,为什么不能在这场冲突中战胜一个隐蔽于当地平民民众中、采取非常规手法的恐怖主义敌人。作者认为以色列展开战役的方法有其根本缺陷。原本基于终局考虑的方法却沦为单纯打击一系列目标的演习,而这些目标是指挥官们出于眼前军事利益选择的。特别是在南部贝鲁特,以色列忽略了真主党发动的战略宣传战,在真主党的成功宣传下,(以色列的)每一个军事进展都被渲染成对无辜平民目标的直接攻击。诸多评论于是指责以色列没有开展更大规模的地面进攻行动。作者对此反驳道,投入更多部队展开大规模地面入侵确实可能会产生不同后果,但是并不一定能保证决定性胜利,也不能缓和政治麻烦、降低伤亡、或减轻平民损伤。事实上,以色列在 1982 年到 2000 年侵入并占领了南部黎巴嫩,然而作为那场长期冲突的结局,敌方在该地区盘踞更加稳固,比 1982 年尤甚。入侵和更强有力的地面行动远非万应灵丹。

那么,以色列本该如何做,才能在这场战争中更占上风呢? 作者的建议是,既然以色列无意在累积统计数字上“打赢”真主党,也不打算跟真主党鏖战不休直到取得某种总体战胜利,那么一个适当的目标应该是……为以色列的自卫权利创建一定程度的同情和支持……,如果以色列……能够将其主力集中在打击南部和贝卡谷地的(敌方)军事部队与能力,如果以色列在遂行战役时能够更多注意日渐兴起的关于动用集束炸弹的人道主义呼吁和国际准则,如果以色列能够以更加透明的方式解释它的作为及其决策的情报依据……,那么以色列或许可以 — 或许可以 — 赢得更多的时间、获取更广泛的同情……,从而不但在军事上更有斩获,而且在反恐怖主义的长远根本目标方面也取得更大成功:避免制造明天更多的敌人(第 157 页)。

Air & Space Power Journal Book Reviews - Fall 2008

 
先敌出击:先发制人和预防性攻击在美国国家安全政策中的地位
Striking First: Preemptive and Preventive Attack in U.S. National Security Policy

Karl P. Mueller 等著,兰德公司(http://www.rand.org/publications/index.html, 1700 Main Street, P.O. Box 2138, Santa Monica, California 90407-2138),2006 年,344 页,30 美元(平装本);免费下载:http://www.rand.org/pubs /monographs/2006/RAND_MG403.pdf.
 
鉴于暴力性非国家帮派活动猖獗、武器扩散加剧、防务政策面临变革,以及美国军队随之向“远征型”观念的转变,先发制人似乎日益成为合乎潮流的准则。导致入侵伊拉克的种种事件,以及山雨欲来的伊朗和北朝鲜核危机,似乎都在证明这一做法的必要性。《先敌出击》的作者们在这份内容广泛而论据充实的分析著作中显示,早期进攻固然可以成为一种出奇制胜的灵活政策选项,但要做出这一决策并非轻而易举。

作为一份扎实严谨的专著,《先敌出击》用国际关系学者和历史学家的语言来解析并理顺国家安全政策故弄玄虚的梗概性条文,为进一步分析奠定了基本游戏规则。讨论伊始,作者们就带领读者投入与先发制人相关的问题探讨,包括在信息不充分条件下作决策、主权国家间的达成一致以及费效比分析等方面。这些分析时而带有兰德公司研究的典型特征:略显超然态度地大量应用图表、插图和框架。然而作者们不失时机并始终一贯地引述现实的例证,使概念置于背景衬托之下。

作者们还清楚地界定先于敌方发起攻击的利弊,说明影响主动冲突的发生方式与时间的诸多要素,随之驾轻就熟地过渡到深入复杂的讨论,论题涉及国际法与主权国家战场行为的相互作用、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区别、正当限制使用武力与事实上限制使用武力之间的差距,等等。作者们在这段关于先发制人冲突限度的讨论中,将其分析置于现在和未来计划/行动的后果与结局这一框架之中。

《先敌出击》的分析既扎实又独具特色,同时并非空穴来风;若脱离现实世界条件,则一切都无从谈起。对于先发制人在国际冲突中作用的剖析,从头至尾显露出政治学教科书所特有的唯实论尖锐棱角。附录部分 — 所占篇幅比正文还多 — 审视了美国和其它国家在多种不同情况下发动的、涵盖整个冲突频谱的先发制人和预防性攻击的历史案例。作者们运用各种形态的冲突作为对话的资料,从主权国家之间的大规模冲突(战争)、到针对较小非国家角色的非战争军事行动,无所不包。明确的政策处方和行动走向,以及为达到时常模糊的政策目标而采取若干具体步骤的建议,为讨论添加了可信度和影响力。

《先敌出击》对政策与战争的错综复杂相互关系做了简明扼要、清晰明确的观察,展示了影响先发制人和预防性攻击的各种因素及其潜在后果与前景。这部专著对参与美国国家安全的任何人而言,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和意义,对当前和近期未来的军事行动与战略规划人员而言,也具有同样重要的参考价值。
 

Kevin M. Hullihan,美国空军中尉
蒙大拿州 Malmstrom 空军基地
《评说胜败》以将近一半的篇幅登载原始文件、组织和装备数据、目标清单、损失列表等。不论人们是否同意其结论,本书可以作为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关于这次战役的最完整独立资料来源。基于这一点,以及其对以色列这次战争指导思想失误的极为客观的分析,本书对于空中力量研究人员及关注现代常规军事力量如何应用于反恐战争的任何人,都是一部有价值的读物。

John P. Hunerwadel,美国空军退役中校
阿拉巴马州 Maxwell 空军基地

原文发表于:2008 年 9 月 1 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