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平庸奖章:如何恢复空军奖章的意义

作者:雷蒙德·M·鲍威尔,美国空军中校(Lt Col Raymond M. Powell, USAF)*
想起自己的第一枚奖章,我至今历历在目。1987 年,我刚 20 岁出头,任空军一等兵,就获得了国防语言学院院长颁发的“联合军种服役功绩奖章”。我又自豪又激动,憧憬着自己将干出一番人生事业;有朋友和家人在场,我更感觉自己是身高八尺的男子汉。颁奖时刻,对我的触动极其巨大。在我 22 年的从军生涯中,唯有这一次,我为获得一枚奖章而激动。

这枚奖章对我之所以意义非凡,是因为它得之不易 — 我修了一年语言课程,吃尽辛苦,取得了超过同学的好成绩,但根本没有想到能获嘉奖。因为意外,更显得珍贵。

遗憾的是,在多数情况下,对多数人来说奖章已经不再意外,变得普通而平庸。每次部署或任务结束,我们就会得奖,知道什么奖在等着自己,因为成文规定和惯例已经告诉我们。当兵的看重奖章,主要是为其晋升分数;当官的就不怎么在乎了 — 当然了,除非在我们相信自己该得到但却没有得到的时候。

当奖章泛滥使负责人难以招架时,就该紧急刹车了,于是我们不时又会为与奖章擦肩而过而懊恼。我就撞上过这种事:我在伊拉克担任飞行中队指挥官的 90 天部署期结束后,正逢上新一任领导班子控制滥发奖章的现象,结果取消了我的上司已经为我申请的奖章。我很失望,并不是因为这枚奖章多么特别,而是因为出乎意料 — 事实上,说出来难为情,我原本以为自己当仁不让,毕竟先例在前,同样的任务,别人得奖了,我也该得。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下面这个例子:在我最近执行一轮指挥任务期间,手下有一名士官主动要求赴边远地区任职两年,他在严酷的条件下表现极为出色,最后却发现审批部门没有批准他的任务期满奖章。理由呢? 因为他在前任领导下,已经获得一枚杰出成就奖章,再发一枚就未免太多了。很显然,这个做法传达的信息是:一旦获得了杰出成就奖,就很可能拿不到任务期满奖。

这种思维方式产生出怪诞的效果。在“空军加权晋级制”(Weighted Airman Promotion System)下,奖章太多就意味着晋升分数过剩。这样一来,杰出成就奖章和军功奖章就相互排斥,因此,我们为了保证多数人能得到任务期满奖,就只好放弃杰出成就奖。实际上,我们为了保证奖励平庸而放弃了表彰杰出。

因此,这个制度没能达到其目的,它逐渐演变成了一个臃肿、费工、机械的官僚体制。中队指挥官甚至无权授予最基本的奖章。在大多数部队,评选一枚奖章不仅拖延数月时间,还要经过多轮审查,由不知就里的上层官员审批,他们稍事修改,就宣布评判意见 — 常常是不着边际。同时,苦恼的下级吵着向上级要求简化规定,以便他们能预测变化。就是这样,我们把奖章评选塑造成了一个饼干模子,除去了所有那些原汁原味的或展现个人风格的事迹介绍,把原本多姿多彩的嘉奖评语降为千篇一律。让我把这一点说明白:我相信,具体办事者都是伟大的美国人,他们像行政大齿轮上的一颗颗小轮齿,忠于职守,全心全意为他人服务。我自己也曾当过这样的一颗轮齿。问题是,整个大齿轮坏了,需要重新设计。

让我们回过头来,重新考虑我们这样做究竟为什么。以最小的行政工作量及时表彰先进 — 这是我们的奖励计划所必须达到的目的。我相信,我们能相对简单地做到这一点,只要把已经在其它人事相关工作中经过考验的方法与原则套用过来即可。我们可以从下放权力到最基层做起。

中队指挥官例行做出的决定,经常要比挑选谁该受到嘉奖这件事重要的多,所以,我们当然也可以信赖他们有能力做出嘉奖决定。然而,目前试图控制滥发奖章的做法不允许他们这么干。但是,我们可以用其它办法来调整这个过程,比如,实行简单的定额制,就像我们通常处理其它人事事务一样。容我详细解说。

假设我们给每位指挥官具体的定额,比如,每年有 10% 的人可以获得空军嘉奖奖章。为公平起见,我们需对资格做出限制,这样,拥有许多军官的飞行中队就不会占去太多奖章名额而使人数较少的下级官兵吃亏。我们每年计算分配名额,取其最接近的整数,把余数合计到下一个梯队,很像我们许多晋升方案的做法。杰出成就奖方案也可照此办理。同时,数目小得多的更高级别的奖章,应该继续让更高级别的权威人士审批。

在这个制度下,指挥官将掌握评选过程,他们因而会谨慎行事,确保评出真正的先进标兵。这样一来,部队官兵就会重视奖章的非凡价值。而废除两个层次的审批会大大减少处理时间和工作量。

如果中队指挥官需要更多名额,可以向大队长提出申请,大队长会在合适的时间做通盘考虑,使那些真正出类拔萃的人都能得到应有的奖励。这一过程自然也延续到更高一级的指挥层。

当然,也许会有人反对定额制,理由是,如果一个单位用光了名额,该得奖者就可能无法获奖 — 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但实际上不是新问题。比如,我们的军官选拔和优秀士兵提级都有单位定额。事实上,从广义上讲,每个晋升委员会都设定指标。不可能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制度,但是最起码,定额制为我们提供一个理解准确且有章可循的方案。

实行定额制,并授权予中队指挥官,这样就可废除目前实际上是惯例性的任务期满奖章。这种惯例由来已久,已将此奖章演变成临别赠礼,其意义已经倒错,得者无谓而不得者介意。这种庸俗的做法早就该结束了。

但是,我们对待退伍和退休奖章应该有所不同。这种奖章要“百分之百”,人人有份,应该根据公布的军衔级别表办理(比如,为上士或上尉及以下级别者颁发嘉奖奖章,为高级士官和校官等颁发军功奖章)。如有例外,需经联队司令批准。

新制度对远征部队也同样实用。部署在外的中队指挥官为奖章评比和评语不得不耗费大量的时间,反复修改,然后提交给远在美国本土南卡罗来纳州的肖空军基地,由那个忙得不可开交的办公室再修改,再审批。这个过程大约在 120 天布署期的中途就得开始,为的是能保证在所有主管人员调离之前敲定,整个过程一直要到所有部队、甚至连指挥官都班师回朝很久之后才告结束。其结果可以预料:费工费时、随意武断、耽误拖拉 。至于所谓“现挣现戴”、争取在部队打道回府之前就颁发奖章的目标,在这个制度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相反,如果指挥官能够把握中队的名额,在手下的优秀战士们凯旋之前就完成评奖过程,及时颁发给他们,情况又当如何呢? 这些奖章就会既充满意义,又适时适地;同时,涌向肖空军基地第九航空队的要求嘉奖审批的浪潮就会变成涓涓细流。

显然,还有细节问题有待讨论解决。比如,我们需要仔细审查按空军加权晋级制所计算的奖励点数,以保证不与其它各种有点数值的奖章发生混淆。在新方案中,我们也必须结合考虑联合部队和国防机构所颁发的任务期满奖章的点值,也许特殊况需要特殊对待。而且,我们应该劝戒指挥官,不要无由地拖到财政年底才发奖章。这些都是在制定新政策的过程中有待考虑和解决的细节。

基本原则仍须坚持:我们必须下放颁发奖章的权力,废除任务期满奖章,避免多余的行政步骤。所有这些改革都要求文化观念的巨大转变,并且毫无疑问,一开始会难以接受。但是改革的成功将产生巨大的回报。空军奖章将再次象征出类拔萃,相关的行政管理费用将直线下降 — 这才是真正的“杰出成就”。

有道理啊  写得不错!!看来哪里都一样  中外一个样  军第一个样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