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态势评估

译自:TIMOTHY J. KEATING (美国海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
作者:蒂莫西.J.基廷
编译:知远/天火

致主席和各位委员:

我代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男女职员感谢你们提供这次机会让我们证实我们司令部的态势和在亚太区的安全形势。

11月,我们出版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战略。它强调了在和平时期维持长久的合作对缓和可能导致冲突和危机的情形的及其重要性。虽然它强调安全合作和能力建设,但是它并不代表我们会放弃我们战斗和赢得胜利的基本责任。相反,它显示了我们安全环境的复杂性和长期部署兵力以加强合作关系和支持那些阻止战斗行动发生条件上的重要性。它是一个我们同我们的盟友,合作伙伴和朋友共同寻求多边解决方案的战略,它认识到挑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最好的应对。我们战略是一个基于合作,预备状态和表现的战略。

不用加以夸大,我们在亚太地区的部署对我们的国家利益和在该地区的所有利益都非常重要。在拜访了我们责任区内的36个国家中的大多数之后,我相信我们的成功要依靠我们对这个变化莫测的区域的复杂程度的理解。

请考虑以下几点: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责任区包括了几乎地球表面的一半区域。

·超过世界人口一半的人生活在这个区域。

·亚太区存在着36个国家,34亿的人口,3000中不同的语言,世界上6大军事部队,和5个同美国有双边防御条约的国家。

·该地区包括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最大民主制度,最大的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以及最小的共和国。

·中国,日本,南朝鲜是我们的三个最大贸易伙伴。我们所有进出口贸易同在这个地区的国家进行。

·这个地区占了世界GDP20%,主要来自这个地区的几个世界上最大经济体。

·亚太区包括了15个最小的经济体中的10个,而且有几亿人口依然生活在每天1.25美元的贫困线下。

考虑到这样的多样性,挑战也会非常多。虽然该地区处于突出的相对稳定状态,但是支持着该地区繁荣的安全和稳定条件的持久性并不是很确定。虽然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并不是所有有利环境的贡献者,但是美国部队的贡献也不容质疑的。我们战略是设计来保证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是一个参与的,值得信赖的伙伴,致力于对这个地区的长期繁荣所依赖的安全,稳定和自由的合作者。

太平洋司令部的预备状态和表现支持着亚太地区广泛的军事和民事合作。在对过去一年里发生的几起重大自然灾害的反应上,我们的部队在数次人道援助和救灾行动上提供了支援。同美国政府部门,美国大使馆团队,和其他亚太国家一起协作,我们的部队帮助了遭受“那尔吉斯”风暴的缅甸;在20082月和5月,我们的男女职员协助遭受了暴风雪,和之后的四川大地震之后的中国;在收到“风神”台风袭击菲律宾之时,美国罗纳德.里根突击队向该地区运输了重要的物资。在去年夏天,我们的非灾害人道援助依然继续,当时“仁慈”号军医船进行了为期4个月的部署。这个多国性,军民合作工作帮助了5个国家中的超过90000人:菲律宾,越南,帝汶岛,新几内亚岛,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国家。

我们所有5个盟友关系也都保持着对稳定的重要性。军事改革和部署继续根据防御政策评估倡议在日本进行。美国驻韩部队向韩国指挥部的转变也向前迈进,转变到在2012年前达到对韩国的战时控制。在菲律宾,我们同我们盟友共同抗击其南部地区的暴力极端主义分子。在泰国进行的第28届“黄色眼镜蛇”军事演习加强了联合行动中的地区协作。而且澳大利亚的领导增强了太平洋内的稳定,也一直是一个值得信任和坚定不移的合作伙伴。

我们同中国的接触和关系也日益成熟。在7月份,太平洋司令部接见了负责包括南中国海和支持台湾海峡行动的广州军区司令员。我们经过了一些颇见成效的会晤,而且发展了一个我希望可以在今年更近一步的关系。进来我们的高级士兵顾问带领了一个军士团队到中国通过军士人员接触发展双边关系。10月份来自解放军的同职人员拜访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

提高太平洋司令部同中国部队之间的互动对维持台湾海峡的稳定和安抚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国,伙伴和朋友都非常重要。在保持乐观的同时,我们寻求同中国之间的一个成熟的有建设性的关系。通过合作和开诚布公的方式我们努力减少做出错误估计的可能,并提供双方的相互了解,增进在共同利益领域上的合作。

11月我们的印尼的部队的最高首长一起在印尼主办了第11届国防部长会议。27个参会国中有22个来自亚太区。这是一次增进了公开和建设性对话的意义重大的聚会。在会议期间的讨论并没有关注恐怖主义,核扩散,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或者该地区新出现的威胁。军方领导都关注围绕能源和环境影响和地区安全等议题。

60多年来,USPACOM(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一直是一个维持亚太区安全和稳定的力量。许多国家依靠我们的领导和表现---我们是我们盟友,伙伴和朋友的“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更者,我们将继续向那些渴望同我们合作处理双边安全目标和问题的国家伸出我们的援助之手。

致主席和各位委员:

我代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男女职员感谢你们提供这次机会让我们证实我们司令部的态势和在亚太区的安全形势。

11月,我们出版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战略。它强调了在和平时期维持长久的合作对缓和可能导致冲突和危机的情形的及其重要性。虽然它强调安全合作和能力建设,但是它并不代表我们会放弃我们战斗和赢得胜利的基本责任。相反,它显示了我们安全环境的复杂性和长期部署兵力以加强合作关系和支持那些阻止战斗行动发生条件上的重要性。它是一个我们同我们的盟友,合作伙伴和朋友共同寻求多边解决方案的战略,它认识到挑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最好的应对。我们战略是一个基于合作,预备状态和表现的战略。

不用加以夸大,我们在亚太地区的部署对我们的国家利益和在该地区的所有利益都非常重要。在拜访了我们责任区内的36个国家中的大多数之后,我相信我们的成功要依靠我们对这个变化莫测的区域的复杂程度的理解。

请考虑以下几点: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责任区包括了几乎地球表面的一半区域。

·超过世界人口一半的人生活在这个区域。

·亚太区存在着36个国家,34亿的人口,3000中不同的语言,世界上6大军事部队,和5个同美国有双边防御条约的国家。

·该地区包括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最大民主制度,最大的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以及最小的共和国。

·中国,日本,南朝鲜是我们的三个最大贸易伙伴。我们所有进出口贸易同在这个地区的国家进行。

·这个地区占了世界GDP20%,主要来自这个地区的几个世界上最大经济体。

·亚太区包括了15个最小的经济体中的10个,而且有几亿人口依然生活在每天1.25美元的贫困线下。

考虑到这样的多样性,挑战也会非常多。虽然该地区处于突出的相对稳定状态,但是支持着该地区繁荣的安全和稳定条件的持久性并不是很确定。虽然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并不是所有有利环境的贡献者,但是美国部队的贡献也不容质疑的。我们战略是设计来保证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是一个参与的,值得信赖的伙伴,致力于对这个地区的长期繁荣所依赖的安全,稳定和自由的合作者。

太平洋司令部的预备状态和表现支持着亚太地区广泛的军事和民事合作。在对过去一年里发生的几起重大自然灾害的反应上,我们的部队在数次人道援助和救灾行动上提供了支援。同美国政府部门,美国大使馆团队,和其他亚太国家一起协作,我们的部队帮助了遭受“那尔吉斯”风暴的缅甸;在20082月和5月,我们的男女职员协助遭受了暴风雪,和之后的四川大地震之后的中国;在收到“风神”台风袭击菲律宾之时,美国罗纳德.里根突击队向该地区运输了重要的物资。在去年夏天,我们的非灾害人道援助依然继续,当时“仁慈”号军医船进行了为期4个月的部署。这个多国性,军民合作工作帮助了5个国家中的超过90000人:菲律宾,越南,帝汶岛,新几内亚岛,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国家。

我们所有5个盟友关系也都保持着对稳定的重要性。军事改革和部署继续根据防御政策评估倡议在日本进行。美国驻韩部队向韩国指挥部的转变也向前迈进,转变到在2012年前达到对韩国的战时控制。在菲律宾,我们同我们盟友共同抗击其南部地区的暴力极端主义分子。在泰国进行的第28届“黄色眼镜蛇”军事演习加强了联合行动中的地区协作。而且澳大利亚的领导增强了太平洋内的稳定,也一直是一个值得信任和坚定不移的合作伙伴。

我们同中国的接触和关系也日益成熟。在7月份,太平洋司令部接见了负责包括南中国海和支持台湾海峡行动的广州军区司令员。我们经过了一些颇见成效的会晤,而且发展了一个我希望可以在今年更近一步的关系。进来我们的高级士兵顾问带领了一个军士团队到中国通过军士人员接触发展双边关系。10月份来自解放军的同职人员拜访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

提高太平洋司令部同中国部队之间的互动对维持台湾海峡的稳定和安抚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国,伙伴和朋友都非常重要。在保持乐观的同时,我们寻求同中国之间的一个成熟的有建设性的关系。通过合作和开诚布公的方式我们努力减少做出错误估计的可能,并提供双方的相互了解,增进在共同利益领域上的合作。

11月我们的印尼的部队的最高首长一起在印尼主办了第11届国防部长会议。27个参会国中有22个来自亚太区。这是一次增进了公开和建设性对话的意义重大的聚会。在会议期间的讨论并没有关注恐怖主义,核扩散,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或者该地区新出现的威胁。军方领导都关注围绕能源和环境影响和地区安全等议题。

60多年来,USPACOM(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一直是一个维持亚太区安全和稳定的力量。许多国家依靠我们的领导和表现---我们是我们盟友,伙伴和朋友的“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更者,我们将继续向那些渴望同我们合作处理双边安全目标和问题的国家伸出我们的援助之手。

合作关系:东南亚

日本。我们同日本的盟友关系是我们在亚太区战略的基础。除了经济困难时机和政府换届期间,它都一直很强大。在美国选举的6个月前,日本新宣传了以为首相麻生太郎,此届政府继续强烈支持美日盟国关系。克林顿对东京的首次海外访问显示了我们同日本盟友关系和更为广泛的联系的重要性。在关岛国际条约的签署中反映了我们对部署程序的共同工作。

日本一直是在维和地区和全球稳定上的一个可靠的伙伴。从20043月到200812月,日本的C-130飞机中队对伊拉克重建起到了支持作用。在200811月,日本国会更新了立法允许日本海上自卫队为盟国船只提供燃油以支持在阿富汗的行动。而且就在本周,日本向亚丁湾部署了两艘舰只进行打击海盗行动。日本驻扎着我们在该地区前沿部队的大部分,而且在东道国支持上做出了超过40亿美金的贡献。

虽然日本的国防预算从2002年以来一直下降,但是日本自卫队一直保持着同美国的双边互动,以及同美国和我们的盟友之间的多边互动,如韩国和澳大利亚,来增强地区稳定。今年里见证了在我们关系上迈出了一些成功的步骤,包括完成了长达一年期的紧急指挥和控制关系研究,和一个第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AEGIS驱逐舰的弹道导弹防御测试。

韩国。美韩盟友关系也对我们的地区战略和东北亚的稳定非常重要。关注的是最为紧迫的安全威胁:北朝鲜。我们并不认为北朝鲜会在近期进行公开挑战;然而,平壤在非军事区保留着大量的常规能力和大规模的部队,还有导弹武器。沃恩依然相信一个牢固的美韩盟友关系将是威慑北朝鲜的一个关键手段。

美韩广西继续改革以应对朝鲜半岛内外的安全挑战。韩国预计到20124月靠其自己的部队达到海上作战控制,这将是韩国部队先进能力和我们盟友关系力量的见证。我们继续寻求计划来建立我们同韩国的合作关系,向地区性安全挑战进行反应,如反扩散和海上安全。韩国在2008年成功地开展了一个在伊拉克的4年期的部署,而且近期派遣了一支韩国海军前往亚丁湾以支持打击海盗和海上安全活动。而且在美国,韩国和日本之间的三边安全协作息息相关,因为我们三个国家有共用的价值,金融资源,后勤能力和应对复杂紧急事件的计划能力。

中国。我们对中国和台湾的政策基于一个中国的政策,三个中美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

我们在2008年同中国解放军之间的军事互动少于预期。今年的活动受到中国奥林匹克安全优先的影响和他们对美国对台军售的宣布。我在奥林匹克之前去过中国两次,发现同他们高级军队领导之间的讨论非常坦率。总体来看,我们认为在允许对中国的拜访,中层官员交流,或开展实效的互动如在海上军事磋商协议对话中的安全问题----USPACOM认为对减少可能的错误估计,和舞会非常重要的活动----等方面上,中国的意向不会出现大的变动。中国军舰针对在中国东海和南海上进行合法行动非武装美国特别行动船只的行动所表现出的非法和危险行为强调了这些互动的重要性。

我们在同中国接触的意图上因为两国在军队关系上不同的目标而变得复杂。我们决定努力建立相互理解和创建信任,而中国强调了努力向外界展示其优点,我们在制定美国进行中国访问的日程的实践中展现出来这些目的。中国舰只在许多年来都有机会拜访美国所有的舰队集结地,除了诺福克以外。而中国提供了美国进入那些表面是军事性的码头,而其实主要设计以展示他们的现代化和繁荣的城市,同时尽量缩小我们进入他们作战部队的机会。我们将致力于继续扩大同中国军事的交流,并且鼓励中国更加开放和亲切。

在同中国解放军关系的最高层面上是当前的美国部队和中国解放军部队成员之间的交流。在20086月,我们的高级士兵顾问带领了12名高级军士对中国进行了一次访问。该次访问包括了解放军总参谋军士管理和纪律部门和南京军区政治和行动部门简报,和一次NCO圆桌会议,和参观第179机动化步兵旅。在10月份,一个解放军代表团做为回访,拜访了太平洋司令部继续两国之间的对话。两次拜访都显示了美中军事关系上日益成熟的积极步骤,并支持太平洋司令部宣传作战和战术层交流以影响解放军未来领导。在所有这些情况中,我们的接触和交流都按照2008年的国家防御授权法案相关条款进行。

台湾。同台湾的关系基础基于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和对西太平洋的和平,稳定和繁荣的贡献。按照立法和政策规定,USPACOM同台湾的关系是“非官方的”。

USPACOM同台湾的关系对国会认可的给台湾必要的装备以维持其有效的自我防御能力政策起着建议,训练和支持作用。这个非官方的关系导致了我们军队之间的互动;但是我们依然维持着一个健全的协作日程。USPACOM和它的服务部门为台湾的年度HAN KUANG军演提供了大量的训练和评估活动包括支持。

马英九政府通过跟进目前源自“3不”政策---不统一,不独立,不使用武力的现状以及同中国扩大在贸易,旅游和金融上的海鲜之间关系来降低两岸紧张关系。军事挑战包括中国快速增长的军事能力;而且台湾的目标想要在2014年前完成向全员志愿兵部队的过渡。台湾继续平衡其国防所需的未来能力,如加强,预备和维持。

蒙古。蒙古是积极支持美国在该地区目标的美国合作伙伴。虽然开始有了些民主,但是依然有着苏维埃残余,包括没有反应的政权和腐败残余。蒙古对于它同美国之间的平衡和维持同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上非常值得留意。

我们将继续帮助蒙古改革其军队向一个专业,现代化,可以进行自我防御,边境安全,参加国际维和的部队转变。蒙古是我们打击暴力极端分子的忠诚支持者,而且在支持伊拉克自由行动和阿富汗的长久自由行动上都投入了部队支持。为了进一步加强蒙古武装部队的专业化和发展,他们也将包括在我们举办和合办的多边活动和研讨小组中,如太平洋军事管理小组,非致命武器小组,环太平洋空军首长会议,以及国防部长会议等。USPACOM同蒙古部队进行了几次交流来提高防御能力,包括双边军演,安全行动交流,和军士培养。

最后,蒙古部队在几次多国军演中的参与建立了在维和环境中必要的熟练技能。这些包括多国计划强化团队事件;军法演习;和KHAAN QUEST演习---一次在蒙古举行的重要的地区性多国维和演习。

俄罗斯。美国在俄罗斯入侵乔治尼亚和随后对南奥赛梯和Abkhazia的主权承认之后终止了同其的军事交流。USPACOM准备在活动跟美国利益一致时再次同其接触。

在俄罗斯入侵之前,太平洋司令部和俄罗斯部队之间的军事合作非常有限。斯特德姆号驱逐舰在20085月访问了符拉迪沃斯托克,而且两名俄罗斯军官观看了20087月在夏威夷举行的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美国和俄罗斯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责任区内有共同的利益,包括反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扩散,反恐,和地区稳定等。

这些领域上的战略一致性是未来军事合作的基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协调所有俄罗斯同美国欧洲司令部之间的安全合作活动,来保证双方的地域作战司令部都是互相支持的。


HERE I STAND!

美国驻韩部队改革。我们继续支持在同韩国政府全面合作下对朝鲜半岛的部队进行改革。
美国部队将巩固在HAN河南部的两个常驻中心,保持较少的美国军事干扰。为了增强驻韩部队的预备状态和他们的生活质量,国防部批准了“观光正常化”保证了家属更长的逗留期限。这个改革方面对我们的部队成员很好,增强了我们同韩国的盟友关系。
国防部长和韩国国防部长确认,在2008年10月的第40届美韩安全磋商会议中我们计划将在2012年前把海上作战控制的责任从美国转移到韩国。作为这次转移的一部分,美国领导的联合部队司令部将解散,而美国驻韩部队将成为美国联合战斗指挥部,临时称为韩国司令部。新的指挥部负责支持韩国军队保卫祖国。健全的联合训练和演习计划是落实新的指挥关系的主要机制,我们把美国看做是在这个关系中对韩国部队的支持角色。在韩国进行的两次重大战区级演习中的于20088年8月进行的“ULCHI 自由保卫者”演习是对未来分别有韩国和美国战斗总部构成,但可以互补的指挥结构的第一次测试。该演习成功结束并展示了韩国部队领导美韩联合部队的能力。
虽然我们看到了重大进展,但是在美韩部队改革上还有许多工作要做。USPACOM积极同USFK接触保证未来的韩国指挥部的结构,功能和能力将让我们长久的美韩盟友关系更加牢固。
首选武器/预先放置库存。因为在太平洋战区的时间和距离问题,我们的部队要求时刻准备并适当维持在任何冲突的一开始就可以拥有合适的武器和预先放置的库存。在去年,USPACOM服务部门在提高首选武器的储备水平上迈出了重大进展步骤。
导弹防御。为了保卫美国的部队,利益,和盟国避免短程,中程,和远程弹道导弹的袭击,USPACOM努力寻求前沿部署的,多层次综合的防空和导弹防御系统,以便可以进行对威胁导弹在整个飞行过程中予以拦截。USPACOM通过部署美国海军AEGIS舰载标准导弹3,在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中整合前置的X波段雷达结构,同主要的合作伙伴开展BMD演习和训练,提高同美国北部司令部和其作战司令部的协作所需的战术,技巧和程序等建立了初期导弹防御能力。提高爱国者PAC-3和SM-3拦截器的储量,继续发展长期的海基终端和升空阶段拦截能力和加强非动能攻击型和防御性能力,可以在USPACOM责任区域内已部署的初始导弹防御能力之上构建。
HERE I STAND!

TOP

感谢分享
凭海临风,仗剑天涯

TOP

学习了!!!!!!

TOP

我们写的最多。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