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求助:演习导调控制系统的相关资料

刚刚来这个论坛,觉得很有水平!在此求助各位,是否能提供一些演习导调控制系统的相关资料!在下不胜感激!

帮不了你,美军在NTC刚开始时演习也经常争吵,最后的解决方法是通过技术手段,设置摄像头,监控飞机,最主要的是开发激光演习设备,cubic和洛马都参与了。
美军导演实际上只是起篮球裁判的作用,一旦规则制订好了,双方都认可,就进行了,国内还处于——暂停(可以停很长时间的),讨论(争辩、包括讨价还价),再进行,反正没这么打仗的。
除了技术原因外,连排级战术演练差也是问题,更别说联合作战了。
记住,最小介入最好,但要最大限度了解实际情况(估计遍地摄像头和传感器了)。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多谢多谢!本人才疏学浅,不知是否还能一问?因为最近在找这些资料只要是为了了解导调控制系统基本构成、功能、作用,比较各个导调控制系统的优劣,完成俺家“老板”交付的任务!但是苦于资料难找,所以在此请教一下懂这方面的高手给我讲解一二!能够多学习一点,就也可以知足一点了!

TOP

顶一顶!求一求!咋就没人给俺多说两句呢?

TOP

本帖最后由 刺刀 于 2009-8-24 21:30 编辑

碰巧翻译过一篇国家训练中心的文章,将获知的信息说一说:

美国欧文堡的国家训练中心里除了参加演习部队(营级、旅级)和反方部队(第11装甲骑兵团)外,还有一支人员庞大的观察控制员(Obeserver and Controller)队伍(我们也叫导调员队伍),头儿是个上校级别的军官。他们一对一地盯上参演部队各级指挥链的人员,上到旅长、营长,中到旅营各级各口参谋,下到连排班组长,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裁判”:将参演部队人员在演习中的表现详细记录,然后事后讲评。

此外,详细的演习脚本也是重点之一。这本厚达几百页的“脚本”对参演部队是保密的,里面情节参加演习部队无法获知。

http://mil.news.sohu.com/s2008/usantcn/index.shtml
作为一名军人,我从不惧怕流血牺牲,但我怕被遗忘……

TOP

几乎每个国家训练中心的观测控制员先前都派往伊拉克或阿富汗,并且观测控制员们将这些经验带到桌面公开讨论。在大多数案例里每个指派跟随营部的观测控制员也正好来自其中某个战区的营部,例如:在连一级从事同样活动的观测控制员也定时论战回战区,在他们的任期内收到简报、引导采访、通常也评价形势和变化,为了得到尽可能新奇和相应的训练,在到了合并的新的威胁后能在训练中应用美国战术。观测控制员的角色已经从原来训练期间的实兵对抗有个相当大改变,今天,观测控制员他们自身的视角是作为顾问和指导,而不仅仅是评估者。

  “那些绿皮本和白手套的日子过去了,如今没时间搞那些。对那些将派驻的单位这里是最后一站,于是每一秒都有价值,”国家训练中心野马小队的资深训练员-加里.布里特中校说,“现在是合作伙伴关系,我们称其为全频谱观测控制”观测控制员们持续到最后的权威性评判、伤亡判定,例如,当他们处于现场的安全控制岗位时,要确保没有人真正受伤。如今,他们也扮演制片人或导演,要确保所有训练期间的事件严格按照正常的时间和地点发生,改变行动要切合单位对特殊事件的反应。他们能够打开和关上一些事件,依据单位的所作所为作出判断,有时候他们也能修改想定,如果是必要的轻轻提醒一下参训单位。在观测控制员的言论中,这个被称为“扔小鸡”——提供一小块诱饵来引诱士兵进入能够最佳化他们训练机会的情形。但如果士兵不上这个当,他们就不会……,结果可能就是消极的。每件事情都依据训练单位的行动——特别是作出的选择来决定。驻欧文堡的第11装甲骑兵团提供士兵来满足大部分角色扮演任务。在轮转训练期间,重要角色不是原驻民而是那些叛乱分子。

  “我们不能仅仅因为威胁停留在纸上就让它发生,”博瑞特上校解释说,“这必须有原因和结果。”
作为一名军人,我从不惧怕流血牺牲,但我怕被遗忘……

TOP

怎么感觉还是要回到兵棋推演上来似的,所谓一体化联合作战更像是个作战要素大杂烩,看着是个庞然大物,进行“化学分析”时,发现竟然到了纳米级。我琢磨着有点难啊!不知道这种评论妥不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