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国陆军第 3 保障旅向模块化转型

US Army 3d Brigade in Modular Transformation *
本文发表于:2009 年 10 月 1 日
空天力量杂志(ASPJ-Chinese) - 2009 年秋季刊

原文发表于:2009 年 1 月 1 日
Army Logistician - Jan-Feb 2009



编者注:美国陆军近年部署重大转型,淡化和/或拆消师级编制,组建旅级战斗队。其中的重大特征之一是模块化。



模块化转型和第 3 保障旅
Modular Transformation and the 3d Sustainment Brigade

达雷尔·K·威廉姆斯,美国陆军上校(Col Darrell K. Williams)
利拉德·D·埃文斯,美国陆军中校(Lt Col Lillard D. Evans)
布里特尼·R·沃伦,美国陆军上尉(Capt Brittany R. Warren)

将第 3 步兵师支援司令部改编为第 3 保障旅,是陆军后勤向模块化转型的一部分,这部分转型现已完成。按照我们的评估,此次新模块化部队设计是一巨大成功。第 3 步兵师支援司令部是陆军向模块化转型的第一个后勤旅,同时开始模块化转型的还有第 3 步兵师的司令部和 2003 年从“伊拉克自由”行动战场归来的旅级战斗队。经过近 4 年的转型调整,第 3 保障旅成为部署在伊拉克或阿富汗战场的第一支完全模块化的保障部队。随着第 125 财务营在 2007 年 7 月 30 日向第 82 财务管理连移交权力和第 22 人事勤务营在 2007 年 11 月 28 日向第 101 人力资源连移交权力,这种转型宣告完成。

第 3 保障旅奉命在 2007 年 6 月 26 日从第 45 保障旅手中接管了伊拉克多国师–北区部队的保障任务,保障旅的部署期到 2008 年 9 月结束。本文讨论我旅在这个作战功能齐全战斗力强大的司令部责任范围内的运作经验。我们也将从自身角度讨论新结构的优势,以及我们为完成具体任务和责任而作出的调整。

诚然,我们分析第 3 保障旅的经验时,主要依据我旅执行三大类任务的经历, 这三大任务是:奉命向多国师–北区所有部队提供作战保障;为多国部队 6,000 名官兵提供生活与生命保障;将盖亚拉–西区应急作战基地作为高级任务指挥部并开展基地进逼防卫和部队保护行动。生活保障与基地防卫职能极大地加重了我旅指挥部在作战保障以外的责任,但是我们不折不扣地完成了这三大保障任务,这主要归功于三点,一是我旅参谋部经过模块化设计能力提高、二是作战保障支援营机动灵活,三是在保障旅结构中增设了特种部队营。


旅参谋部的变革

在旅指挥部内,若干关键功能获得增强,使我旅得以成功吸纳消化复杂的、有时甚至非正规的任务系列。支援行动部能力的提高,使我们能加强后勤作业的监督和执行;同时,这个结构从整体上也能对非常不同的编队实施更好的指挥与控制。所做的最重要的调整发生在 S-3 参谋部和指挥组。

S-3参谋部负责跟踪下属单位频繁的原地接防和权力移交行动 — 对部署在战场的保障旅来说,这是一项极其关键的任务。跟踪部队轮换的确是 S-3 参谋部的职责。但是在我旅部署期间,部队轮换和流动量极大,因而加大了这部分职责的重要性。我旅的 S-3 作战参谋过渡小组监督并协调了 130 支独立部队在我旅 15 个月的部署期间出入作战区的行动,包括 12 次营部之间的换防。

S-3 参谋部的其它任务包括:通过后勤过渡组和后勤训练顾问组来支援伊拉克保安部队,以及在作战行动中结合开展非敌对性(友善)交往。参谋部门增加了几位关键的尉级军官来负责这些职能;并且,参谋部与支援行动部之间注重沟通,从而促进了作战成功所需的信息流通。

鉴于我保障旅任务覆盖面积大,指挥组为了加强指挥与控制,增设了两个新职位:旅执行总监和副执行官。副执行官抓紧时机,把行政生活管理组以及基地防卫作战中心的职能与旅指挥部行动一体化结合起来,他还负责对特种专业参谋的日常工作监督,这又是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另一方面,旅执行总监则重点负责全面的参谋工作协调,和副执行官的职能分开。副执行官的职位在协调指挥组各种职能同步开展的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指挥组的工作极为繁重,包括工作人员需要休整请假、战场部队需要循环调度、还有其他多种因素,这一切都需要指挥组成员外出一段时间。事实证明,增设坐镇的执行总监和和副执行官职位是绝对必要的。

从各方面来看,保障旅指挥部的结构证明完全有能力监督多样化的任务系列,其中包括我旅下属的各营指挥部具体开展应急作战基地生活管理和基地防卫。另外,宪兵、民事和工兵(此两者确保了部队机动和项目管理职能)及其它能力都有扩展,加强了我们与受援旅战斗队之间的横向合作能力,也加强了我们与上级(远征军支援司令部和多国师–北区特遣部队)的纵向合作能力。

作战保障支援营

从模块化转型受益的另一个部分是作战保障支援营。这些支援营是向多国师–北区提供总体支援后勤的真正生命线。它们适应性极强,能够调度兵员,远离大本营,在伊拉克整个北部战线(甚至更远)提供支援。其中,第 927 作战保障支援营驻扎在斯佩泽尔(Speicher)应急作战基地;第 17 作战保障支援营在盖亚拉–西区应急作战基地;第 87 作战保障支援营在玛兹(Marez)前进作战基地。

作战保障支援营在总体支援中心的运作,以及对整个多国师–北区和多国师–东北区(韩军责任区)的物资配送支援,对保障联盟军队的作战而言必不可少。他们定期向面积相当于美国宾州的区域配送物资,有些运行路线是伊拉克最危险、已被简易爆炸装置破坏得千疮百孔的道路。毫无疑问,关键物资和补给的配发是我保障旅的工作重心,但我们的部队也执行非传统任务,比如,同旅战斗队一道为伊拉克陆军部队提供后勤训练,同伊拉克保安部队及联盟部队一道与伊拉克民众开展友善交往活动,等等。上述旅参谋部加强职能的结果,使它有能力在巨大地理范围内开展协调和交流。事实上,第 3 保障旅的所有部队都执行过这些友善任务,为促进伊拉克自依自助做出了贡献。

特种部队营

模块化转型迄今所带来的最有活力的变化是在保障旅结构中增设了一个特种部队营。这个营是该保障旅唯一的建制单位;所有其它单位都是根据任务需要而特别组建的。第 3 特种部队营在部署到战场之前,含有一个指挥部及直属连、 一个财务管理连、一个信号连、一个化学连、一个输送控制小组;总兵力 633 人。这个营在战区运作过程中大幅度调整,其组成演变为包含一个指挥部及直属连、一个信号连、一个财务管理连、一个人力资源连、一个在伊拉克和土耳其的战略边境(Harbur Gate — 港湾门)提供生命保障的后勤特遣队。

第 3 特种部队营由 800 多名步兵和航空兵组成,分布在整个多国师–北区和多国师–西区的 23 个前进作战基地和应急作战基地。要指挥和控制这些多元化的任务系列殊为不易,但通过部队指挥官在整个战场积极循视,实施详细的责任到人程序,以及与各关键环节的联络官紧密合作,该特种部队营非常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要知道:该营已发展成一个直接支援组织,其区域支援责任与三个作战保障支援营的责任同样复杂。

也许,新型保障旅结构中最重大的变化,是财务与人力资源组织从营级转为连级,接受特种部队营的指挥和控制。支援行动部门接管了技术监督职责,而人事勤务营的几个关键职能则转移给保障旅 S-1 人事参谋部。

我们的评价是,我保障旅经过伊拉克战场 15 个月的部署洗礼后,发展成的新模块结构极其灵活,有能力提供全频谱的后勤服务、人力资源和财务支援。虽然模块化转型中还有一些挑战,但新的保障结构确实卓有成效。

在伊拉克建立模块化人力资源运作
Establishing Modular Human Resources Operations in Iraq

肖纳雷·阿莫斯,美国陆军上尉(Capt Shaunarey Amos)

为了向伊拉克部署一支完全模块化的部队,第 3 保障旅必须把人力资源运作也模块化,它代表着人力资源运作结构和程序的一个重大变化。

第 3 保障旅接受人力资源运作模块化的观念,起始于2006 年夏季,即受命部署伊拉克去支援 07-09“伊拉克自由”行动之前。继人事勤务投送程序重新设计之后并随着部队向模块化转型,人力资源管理也发生变化,促使保障旅成立了人力资源运作组,并成为整合军邮、伤病员联络、空中人员核实等运作的关键。部队在各个层面开展了部署前训练、准备和教育,成效显著,为将模块化人力资源运作组整合到 07-09“伊拉克自由”行动的后勤环境中提供了保证。

人力资源管理部队的战斗编成

战地手册 FM 1–0《人力资源保障》指出:人力资源连可以特混编入旅特种部队营或作战保障支援营,受其指挥和控制。第 3 保障旅选择把这个连编入特种部队营,因为该营原来就与佐治亚州斯图尔特堡卫戍部队的第 24 财务连共享类似的指挥关系。第 3 特种部队营于是与来自肯塔基州坎贝尔堡的第 101 人力资源连(属于第 101 保障旅的建制)建立联系,以促进互相理解彼此的运作,在部署之前就架设起指挥关系链。

战地手册 1-0 还规定:旅支援行动部内的人力资源运作组的任务,是向在部署行动中特混编入作战保障支援营或特种部队营的人力资源连提供直接的技术监督。这种技术结构虽然可行,但反映不出连、营和旅之间的指挥与控制关系。按照计划,人力资源连在07–09“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将配属到旅特种部队营接受其指挥与控制。经进一步分析,旅人力资源运作组被一分为二,分别编入特种部队营和旅支援行动部,为连和旅两者都提供人力资源技术支持。

部署前训练与准备

由于人力资源运作组是个新生事物,所以一开始不清楚需要开展什么样的训练,才能使战区第一个完全模块化、编制中有一个人力资源连的第 3 保障旅获得成功。部队最后决定选择南卡罗来纳州杰克逊堡基地的军务学校,由该学校在人力资源管理资格课程的基础上进行人事勤务投送程序再设计和提供模块化教育。人力资源运作组的主管军官和主管士官通过学习这门课程,广泛了解了以旅为中心的美国陆军在人事支援方面的变化。此课程还介绍如何使用国防部伤亡信息处理系统填写伤亡报告及使用国防部战区人员核实系统保持人事登记信息更新。

军邮运作与军邮主管课程也被认为是需要学习的两门课程,因为监督战区各层次的军邮运作需要高度专业技能。军务学校的教育和专业知识为保障旅的第一个人力资源运作组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

保障旅的混合训练也必须加以改革,以反映未来的新型支援职能,这种改革包括把人力资源运作结合到演练中。然而对混合训练进行改革证明并不容易,因为伤亡联络组、接待/休整/归队/补充/转送组以及邮政排所支援的关键元素和任务系列等都难以凑齐,而分别演练又不足以使人力资源运作组充分掌握战区内实战挑战的技能。

军务参谋部门经过研究,倡导了一次“银弯刀”(Silver Scimitar)人事管理演练,由位于阿拉巴马州麦克兰堡的第 3 人事指挥部(现为第 3 人力资源保障中心)具体实施。“银弯刀”作为陆军后备役人事和军邮部队的年度演练,每年召集各路人马在模拟部署环境中进行军邮递送、伤亡报告和人员核实等方面的实战训练。在 2007 年春,传统的人事营改编成模块化人力资源组,从而为“银弯刀”创造了一个混合训练环境,也造就了一个从传统程序向模块化程序过渡的学习环境。这种经历对第 3 保障旅的人力资源运作组后来部署到战场很有帮助。

在伊拉克的人力资源运作

在部署伊拉克期间,保障旅支援行动部与多国师–北区G-4(后勤)部门在工作上密切合作,为该师责任区内的旅战斗队和作战基地提供保障支援。人力资源运作组也和多国师–北区G-1(人事)部门建立了交流渠道,以能正式衡量运作组在伤亡报告、空中人员核实、陆军邮政勤务与投递等方面为整个战区内各部队提供的人力资源支援是否充分。模块化使战区内的服务从直接支援(对指定单元的服务)演变成更普遍的支援(对指定地区的服务)。

人力资源运作组起着联络保障部门和人力资源连的作用。当受援部队在战场调防期间,这样的关系有效促进了按部队人力资源管理需要提供支援。人力资源运作组与师G-1部门保持交流畅通,使保障旅做到信息共享,不断改进向共同责任区提供的支援质量。它还作为多国师一个联络点,从而可按照战场的动态变化,直接影响或调整人力资源支援。

战区中的经验教训

作为战区内第一支完全模块化的保障部队,第 3 保障旅于 2007 年 11 月召开了一次人力资源大会,向其它保障旅介绍我旅在转型中的经验教训,并与第 316 远征保障司令部和第 8 人力资源保障中心互相取经,保持一致。会议利用原有人事勤务营的专业经验,以及第 8 人力资源保障中心提供的战区层次的信息输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对作战准则与战区行动之间的差别展开了关键性的讨论。第 3 保障旅提出了用于国防部伤亡信息处理系统的标准化报告程序,报告由伤病员联络组填写,包括通过登机口和出机口的兵员及军邮人员。第 316 远征保障司令部采纳了这些报告程序,并作为战区人力资源报告标准向所有保障旅推广。

战区过去的一个主要挑战是:人力资源连指挥部是在它的所有组和排换防到位并权力移交之后才抵达。指挥部这个单元本来应该在属下的组或排到达之前就部署就绪,才能开通指挥与控制及技术渠道,并调整好向上级指挥部报告的要求。原来的人事勤务营继续驻守战区,接待即将特混编入人力资源连的各个伤病员联络组、接待/休整/归队/补充/转送组、军邮排、计划与运作组。然而,因为人力资源连指挥部是最后抵达战区的单元,因此连长来不及提出任何意见,报告程序就已到位,技术关系也已确定。

采纳模块化概念之后,第 101 人力资源连指挥部直接部署到战区,平时一起驻扎在坎贝尔堡的、与之有惯常联系的计划与操作组及任何分遣队和小组等则不与之随行,整个连现由美国本土和欧洲的人力资源部队根据任务要求派出的分遣队和小组所构成,接续第 502 人力资源连计划和操作组的工作。

训练的需要

要把这些分散的、从未在一起混合训练的单位编成一个部队部署到伊拉克,无疑有一定难度。最显著的是:第 3 保障旅特种部队营和第 101 人力资源连都无法判断各个组或排所受过的训练程度。相比之下,如果部署原来的建制连的话,指挥与控制关系都已设定好,整个团队都经历过混合训练与运作,互相之间的默契更好些。

部署前的训练,无论是混合进行还是分别进行,都应以战区共同的作战环境为基础。各级人力资源专业管理官兵都必须熟悉保障旅的支援运作,比如懂得如何协调邮件的运输,以及如何协调兵员空运过程中输送控制组、空军与接待/休整/归队/补充/转送组等之间的关系。人力资源组在部署前演练期间掌握了有关这些运作的基本知识,但是只有在进入战区以后,才能全面了解所有参与机构,成功实施人力资源运作。

部署前训练还应包括在战场上对承包商的任务监督。在 07–09“自由伊拉克”行动期间,根据“后勤民间增援计划”合同,第 3 保障旅支援区内 6 个陆军邮局的任务部分外包给了国防承包商 KBR 公司。为了提供不间断的监督,人力资源人员必须接受培训,了解承包商在工作场所的作用和局限,并取得合同监督的资格证。对签约官代表的训练通常不是部署前训练认证的一部分,这种证书可以在战区取得;但是当签约官代表的工作涉及到像军邮管理这类人力资源职能时,就应该早在进入战区之前就接受相关训练。因此有关合同商管理的教育应该纳入部署前训练科目,以在抵达战区之后,马上对合同商进行监督。签约官代表的监督能力将为人力资源运作中这部分任务的顺利完成提供保证。

第 3 保障旅正式接受部署任务是 2007 年 6 月。在 8 个月时间内,人力资源支援队伍从 400 多人的人事勤务营转型为仅有 200 多人的模块式人力资源连,却和以前一样,同样承担战区内的 12 个地点的支援任务。陆军邮局通过外包做法,把原来在军邮局工作的官兵减少了近 60%,将他们重新分配到第 3 保障旅支援地区的其它人力资源部门。

人力资源管理支援中还有更多的领域可能采用外包做法,因此人力资源连将需要更多的签约官代表,并因此影响战区未来人力资源部队的结构管理。随着战区内的人力资源任务继续演变,我们必须加强信息共享,以充分理解人力资源管理运作的实战要求,并纳入到保障部门的部署训练计划中。

把财务管理运作整合到后勤支援环境中
Integrating Financial Management Operations in a Logistics Support Environment

拉塞尔·A·霍尔休陆军中校 (Lt Col Russell A. Holscher)

在 07-09 “伊拉克自由”行动部署期间,第 3 保障旅是最先在战区实施模块化财务管理运作的旅。

2007 年 5 月,第 3 保障旅受命部署到伊拉克支援“伊拉克自由”行动,负责指挥和控制多国师–北区的保障行动,并把原来的人事勤务营和财务营分别改造为模块化的人力资源连和财务管理连。最初,这两个连利用第 125 财务营和第 22 人事勤务营的经验,来划分财务和人力资源管理的参谋职能,然后将这些职能人员整合到保障旅的特种部队营中,作为该营参谋担负为两项任务的指挥与控制职责。

在 7 月 30 日,第 125 财务营改编为受旅特种部队营指挥的第 82 财务管理连。随着这一转变,第 3 保障旅成为战区第一个进行模块化财务运作的保障旅。在 11 月 28 日,第 22 人事勤务营把权利移交给第 101 人力资源连,标志着第 3 保障旅向战区第一个完全模块化保障旅的转型宣告完成。

调整编制

我部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为特种部队营的指挥官配备一个参谋,这位参谋必须具备指挥与控制财务管理连所需的专业知识。旅参谋部只设三名财务官:资源管理官、财务运作官和财务士官。这种结构的目的原先是让保障旅对财务管理连的运作提供直接的技术指导和监督,而让特种部队营的指挥官实施行政控制。

然而,旅指挥官的思路是让特种部队营的指挥官也实施指挥与控制,而不仅仅是行政控制。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特种部队营指挥官从财务管理连的运作组抽调一名专业士官到营参谋部,从而做到及时解释财务数据,并在财务运作方面为指挥官出谋划策。这个调整也保证了整个指挥系统配备必要的专业人才,能对完成支援任务所需的人事和资源事宜做出知情决策。

下一个挑战是把财务管理连的运作同远征军第 316 保障司令部和第 336 财务管理司令部相结合,以使战区的报告要求和报告流程趋于一致。财务管理司令部负责对财务运作提供战区级的技术监督,并负责对国家提供单位(比如联邦储备系统、陆军财务司令部、国防财务与会计局)提供的支援进行协调。财务管理司令部也审查战区的财务需求,向远征保障司令部司令推荐合适的财务分遣队和组来支援这些需求。但是,第 336 财务管理司令部不在财务管理连的指挥链上。

为了建立一种积极的关系并明确职责分工,第 3 保障旅与第 316 远征保障司令部及第 336 财务管理司令部共同召开了一次财务会议,讨论职责和报告要求。会议期间大家一致同意,技术报告将由保障旅呈交到财务管理司令部,同时将副本送交远征保障司令部, 而战术报告将由保障旅送交远征保障司令部。保障旅指挥官将履行正常的指挥职责、审批现金持有权、任命出纳官和调查官;财务管理司令部将适时指派专业人员审核资金流失调查和帐目缺口。指挥和技术链方面的这种团队协作证明非常成功,它既利用了财务管理司令部总监及工作人员的经验和能力,也强化了保障旅指挥官作为多国师–北区和多国师–西区的财务运作指挥官的地位。

减少现金运作

一旦确立了指挥和技术关系,第 82 财务管理连就着手解决财务运作中更大的挑战。第一个挑战是如何减少战场上的美元现金运作。这样做有三个好处:其一,减少付给合同商的现金能降低战士们为运送大批现金所招致的风险;其二,减少战场上的现金可减少非法活动;其三,这样做也减少叛乱集团的资金来源使其难以获得破坏联盟部队行动所需的资金。

为了减少战场上现金,战区的第一个做法是开始使用一种鹰徽现金卡。鹰卡是个蓄值卡,可在军营和基地的自动取款机上使用,持卡人能从他们在美国的支票帐户或储蓄帐户上自动取钱,此卡还能在基地的军人服务社或其他指定商店购物。接着,我们实施一项新的战区支付政策,限制每月分发给战士的零花钱,减少鹰卡的提现额和支票兑现额。

下一步,财务管理连集中解决合同款的支付方式,把用美元支付改为用伊拉克货币第纳尔支付。这个挑战包含双重困难:一是要获得足够付给合同商的相当于每月700万美元的第纳尔,二是要支付外汇兑换费。第 316 远征保障司令部和第 336 财务管理司令部与当地的伊拉克银行协商后,每次可提取正好维持一个月需求的第纳尔。第一战区支援司令部谈判了购汇条件,并承付每个月的兑换费,最终设立了独立帐户专门处理这些费用支付项目。

最后,财务管理连与多国师–北区、第一装甲师资源管理部及第 336 财务管理司令部等单位合作,修改了合同条款,把现金支付改成电汇转账。伊拉克银行不习惯用电汇转账支付大额款项,因此设定了 5 万美元的限额,超此限额即拒绝接受电汇。我们通过联邦储备系统的国际库务部,把日限提高到 1000 万美元,月限为 2 亿美元。限额提高以后,通过电汇转账支付的金额从 2007 年 11 月的 230 万美元提高到了 2008 年 2 月的 1380 万美元。所有这些变革带来的净效益是:我们付给伊拉克合同商的美元现金从占支付总额的 48% 降到了 18%。随着多国师–北区和财务管理连共同努力,美元现金支付数额进一步缩小,保证将来所有超过 5 万美元的合同都采用电汇转账支付方式。

在为期 15 个月的战场运作过程中,第 3 保障旅和第 82 财务管理连每月平均经手 4000 万美元。该连同第 336 财务管理司令部和联邦储备系统合作,降低了战场上的美元流通,尤其是购入伊拉克第纳尔,用第纳尔而不是用美元来支付当地的国家级合同商,平均每月的当地货币支付额相当于 700 万美元。我旅解决了国际支付方面的问题,把多数大宗合同从现金付款改为电汇转账付款。我旅淘汰了使用国库支票付账的方式,为我们多国师–北区和多国师–西区的军人提供一流的财务支援。向模块化彻底转型当非轻易而举,但我们取得了成功,并证明卓有成效。

指挥部的健康
The Health of the Command

林伍德·B·克拉克,美国陆军上校(Col Linwood B. Clark)

第 3 保障旅的特种专业参谋定期聚会,讨论影响我旅官兵生活、士气和福利的关键问题。

第 3 保障旅在奔赴战场支援 07–09“自由伊拉克”行动期间,旅特业参谋在日常行动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保障旅大量依靠一个称之为“指挥部健康”的定期特业参谋会议,来监测战士们的健康、安全和士气。

特业参谋部的编制

旅特业参谋部起着多种不同的重要作用。在第 3 保障旅,特业参谋部的组成单位包括牧师组、军医组、安全办公室、公共事务办公室、平等机会办公室、超期服役办公室、旅军法官办公室。在部署期间,我旅和其他保障旅相比别具特色,因为它除了执行正常保障行动以外,还负责应急作战基地的日常生活、基地防卫和部队保护等任务。为了这些额外的任务,我旅配备了一个战斗卫生组、牙医勤务组、兽医勤务组、预防医学组,和一名监察长。这些专业人士,加上现有的职业军官和士官组成的特业参谋部,构成了该旅指挥部的核心耳目。

这个专业军官队伍还增加了一名性骚扰对策协调官。这位协调官虽然不是特业参谋部的正式成员,但责任重大,需要保证部队全体战士接受培训,知道如何适当应对性骚扰事件。故而这项职能也列入特别参谋部范畴。

旅指挥部很快认识到,这个由多种职能组构成的大团体需要专人领导,以保证特业参谋部与主参谋部协调一致。为此,指挥部指定一名副旅长监督特业参谋部的日常工作。

指挥部健康会议

指挥部每两个月召开一次健康会议,特业参谋部的多元专业技术和独特能力在会上得到充分发挥。旅指挥官开辟这个论坛,是汇全体特业参谋于一堂,讨论那些通常性质敏感、严重影响到我旅和应急作战基地官兵、文职人员及合同商的生活、士气和福利的关键问题。通过这些会议,旅长、副旅长和旅军士总长能有机会与全体特业参谋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并制定行动计划。

指挥部健康会议会审涉及众多成员利益及影响广大官兵工作生活的趋势和案件,所有案例全部采用匿名方式。会议上讨论的许多案例都跨越专业界限。比如,法律组提请指挥部注意:某些战士为保持兴奋而吸一种罐压气体。指挥部的调查发现:这些战士中的许多人要么是先前就有此习惯,要么患有某种形式的精神抑郁症。指挥部健康会议经过讨论,决定推荐这些战士做精神健康治疗,或请牧师疏导。

在部署期间,我旅奉多国军团伊拉克司令部和第 316 远征保障司令部的命令,成立了一个防自杀响应组。为了解决导致自杀或企图自杀的主要问题,特业参谋部的许多成员都参与了制订现行作业程序、培训指南和单位责任文件。特业参谋部人员也安排每月和每季与各部队主要负责人会晤,并起草了一封有关防止自杀的政策信函,呈交旅指挥官签发。通过军医队、作战压力心理疏导组、牧师、军法官、副旅长等多方努力,我旅在防止自杀方面全部达标。

特业参谋的职能

特业参谋群策群力应对挑战,在大多数情况下不需上级更多指导。他们采用团队协作方式,化解私人或工作中的疑难,协助战士们解决家庭问题,善言劝慰或祈祷使他们振作精神。各小组发挥自身优势和能力,确保我旅官兵专心投入作战。

旅牧师组 — 牧师组关注的是官兵的精神需要。指挥部认识到,在长期战场上,官兵欲保持高昂士气,需有精神慰藉。牧师组对指挥部健康会议的贡献是:让旅首长了解官兵的咨询范围,对宗教服务和活动提供分析,讨论由旅牧师参谋或下属牧师举办的特别活动。牧师组也探讨如何解决在战场期间对战士影响最大的精神健康问题,如心理压力、悲伤、战场士气、家庭和婚姻顾虑,等等。

旅军医组 — 军医组帮指挥官分析我旅面临的医疗健康威胁。军医组人员归纳出最常影响战士的医疗问题,这些问题五花八门,包括战斗负伤、作战压力、运动受伤、感染,等等。军医组收集客观数据,然后就缓解这些威胁提出最佳解决方案。

旅安全办公室 — 安全办公室对指挥部健康会议的贡献是帮助大家认识人身安全的重要性、注意可能影响人员及设备总体战备状态的潜在威胁。安全办公室记录的趋势和军医组提供的数据常常趋于吻合。安全办公室运用诸如趋势分析这样的管理原理,来探讨防止事故的新技术和方法,并通过教育计划来促进提高安全意识。

旅平等机会顾问 — 平等机会顾问通过意见调查活动归纳部队环境中的问题,然后将问题和平等机会报告以及其它分析工具摆到桌面上。平等机会顾问使用匿名数据向其它小组说明潜在的问题。

公共事务办公室 — 公共事务办公室编写出版物,进行宣传报道,搭建平台让指挥部和主参谋部成员发布有可能影响基地所有人员的基本信息,从而保证指挥部的健康气氛。公共事务办公室也确保向大众发布准确的信息。

旅军法官 — 旅军法官在指挥部健康会议上报告本部队中出现的不当行为。军法官掌握法律动向,就官兵中的不当行为开展法律分析。

监察长 — 监察长这个特业参谋职位通常设在高级陆军指挥层或更高层。所以第 3 保障旅没有权力在特业参谋部设监察长职位。但是,我旅非常幸运地获得第 316 远征军保障司令部派来的监察助理。监察助理的任务是支援盖亚拉–西区应急作战基地和部署在多国师–北区其他前进作战基地的第 3 保障旅的官兵。尽管任务覆盖区大,而监察小组人手少,但是它担负着四种职责,即巡察、帮助、调查、教育与训练,成功支援指挥官遂行作战。

战斗压力控制组 — 第 85 医务分遣队的战斗压力控制组虽然不是第 3 保障旅的建制单位, 但它在维持战斗力方面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为指挥部的整体健康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被编入第三保障旅成为特业参谋部成员以后,战斗压力控制组能够起到得力顾问的作用,与特业参谋部其他成员协作,促进用多学科的方法解决行为健康问题。

特业参谋部与战斗压力控制组的协作,在行为健康问题方面提高了指挥部在我旅官兵中的可见度,也使我们能更主动地解决行为健康问题,从而减少这些问题对整体部队士气和团结的负面影响。通过提高对行为健康问题的认识,以及促进个别服务和集体教育,战斗压力控制组与第 3 保障旅密切联系,直接支援我们的战士和部队。

由于特业参谋部的努力,加上旅参谋部其他单位和小组的合作,第 3 保障旅成功地完成了本职任务,对多国师–北区战场上的联盟军队、文职人员及合同商提供持续保障。特业参谋部为指挥官提供讨论和解决指挥部属下部队出现的各种问题的论坛,成效显著。特业参谋部成员凭借自己的独特技术及专业经验,通过指挥部健康会议方式,坚定践行了我旅的座右铭:“磐石之心”。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什么都是模块化现在

TOP

保障旅的简写是SB?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