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UAS — 看不见,听不到,挡不住

UAS: Unseen, Unheard, Unstoppable *

作者:Orville F. Desjarlais Jr. (美国空军 Airman 杂志)



2007 年 11 月,美国空军在一架 F-15 飞机出事之后,命令所有 700 架 F-15 停止飞行,顿时,反恐战场上的火力显著减弱,这种情况持续了 18 天之久。

在那段时间里,美国空军挂载炸弹的飞机继续在阿富汗的上空飞行,但其中有些飞机的驾驶舱中没有飞行员。这种飞机就是空军的杀手锏 MQ-9 Reaper,即 MQ-9“收割者”无人航空系统(UAS)。“收割者”的弹药携带量相当于 F-16“战隼”,并且具有直接轰炸目标能力,因而在战区越来越受欢迎。此外,“收割者”只需要一块小型起落基地,它的机组人员驻扎在地球的另一边实施操纵。

虽然仍有些空军飞行员看不起无人飞机,但事实上新型 UAS 是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需求量最高的空中资产。
 美军无人飞机机型代字示例
RQ-9 —“R”表示侦察;“Q”表示无人航空系统;“9”表示第 9 次设计型。
MQ —“M”表示“多用途”。


第一代无人驾驶飞机 RQ-1“捕食者”在 1997 年 3 月服役,当时只具有实时“天眼”侦察功能,但是它们的作战效果很好,随后诞生了猎杀型“收割者”和用于侦察情报收集的高空远程 RQ-4“全球鹰”。

与有人驾驶飞机相比,UAS 的优势在于人力因素。飞行员需要休息,而无人飞机可以连续飞行 20—30 个小时,可连续数小时“逗留”在战区上空,挫败敌方作战行动的部署,避免己方部队的伤亡。而且,这只是其优势之一。

今天,美国再也离不开 UAS,它们已是空军作战方式的一部分,参与各种作战行动,执行从投弹支援地面部队到实时侦察的各种任务。

美国空军正在继续探索每种飞机的作战能力,其潜力几乎随使用者的想象力无限扩展。空军对 UAS 的使用仍在演变进化之中。正如进化论鼻祖达尔文所言:物种竞争之中,并非最强者、亦非最智者,而是最善应变者得以生存。


MQ-1“捕食者”— 战场天空的主力军

说 “捕食者”(Predator)是无人驾驶,也许有一点误导。是的,驾驶舱里没有飞行员。但是这种无人航空系统执行一项 24 小时的飞行任务,需要有大约 55 名专业人员来操控。

这是因为“捕食者”不只是一架飞机,而且是一个系统。一套完整的“捕食者”作战系统包括四架飞机,一个由飞行员、传感器操作员和任务协调员运作的地面控制站,一条允许空军官兵能够在地球另一侧遥控飞机的主要卫星链路,以及一个前沿部署的发射和回收分队。

“和需要飞行员独立做出大部分决定的 F-16 战斗机相比,我们的操作人员是坐在地面的虚拟驾驶舱中,需要时可以动用数百名人员向我们提供信息,完成飞行任务,”内华达州克里奇空军基地第 432 空军联队指挥官克里斯·钱伯利斯上校(Chris Chambliss)说。

“捕食者”机组人员执行任务的方式之一是采用远程分工作战模式。也就是说,“捕食者”大部分机组成员留守在克里奇空军基地,遥控操作 UAS,同时有一个小分队随同飞机部署在国外。因此,钱伯利斯上校同时也是克里奇空军基地第 432 空军远征联队的指挥官,在拉斯维加斯郊外的这个空军基地参与反恐作战。

钱伯利斯上校说。“我们有一个很小的前沿基地,用于发射、回收和维护飞机。但是在美国本土的后方基地,有一大群人在执行系统的操作和维护,保证 UAS 正常运行,”他并说,还有许多图像分析员分布在世界各地,解读“捕食者”图像,将信息提供给相关作战单位。

“捕食者”维护人员平均每年在战区执勤六个月。作为“辅助人员”,他们不属于空天远征部队部署编制,而是在需要时被派遣到战区。

“克里奇是我们的集训基地,”格雷戈里中士说。“培训一名新维护人员大约需要六个月的时间,一旦培训完毕,就接受部署任务。”

第 43 远征维护中队“捕食者”机组指挥官介绍说,“部署在战区时,我们每周工作六天,每天 12 小时。我们把飞机送上天空,执行战斗任务 — 拯救战友,消灭敌人,从中获得成就感的回报。”

在过去两年中,克里奇基地的行动节奏急剧加快,因为战区对 UAS 的需求不断增加。

当詹森上尉从 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飞行员转任“捕食者”飞行员时,有些飞行员认为他被淘汰了。

现在克里奇基地第 15 侦察中队担任飞行员的他说,当时许多人没有理解新型无人航空系统的重要性。“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地面部队指挥官越来越多地请求‘捕食者’支援,这种飞机已是战区中需求量最高的资产。我相信人们的观念已经开始改变,他们意识到这种作战平台的重要性,认可我们对作战行动的贡献。每次他们要求增加支援,我们就增加架次,这是我们帮助地面部队搜寻敌人的方式。”

“捕食者”不断进化,导致作战指挥官们争先恐后地要求支援。它能不分昼夜地收集近于实时的视频图像,不受天气状况限制,因而受到地面部队的欢迎。此外,它还能发射“狱火”导弹。

空军拥有这种 UAS,但是陆军、海军陆战队和特种部队决定其作战行动节奏。

“捕食者”机群不断改善其任务执行能力,以更好地为地面部队服务。例如,“捕食者”能长时空中盘旋,因而其任务之一是发现简易爆炸装置 — 并且争取捕捉到正在放置简易爆炸装置的敌人。

“捕食者”的衍生机型 MQ-9“收割者”数目急剧增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捕食者”的将会减少。钱伯利斯上校说,空军仍在采购“捕食者”,继续将其用于情报收集或在需要时与敌方交战。与此同时,“收割者”正成为近距离空中支援飞机,就像 A-10“霹雳 II”攻击机一样。

随着时间推移,以及空军不断改进“捕食者”系统以更好地服务地面部队,“捕食者”的作用可能还会变化。时间将证实一切。
 “捕食者”问世之初,空军只把它用作无人驾驶侦察机。

2002 年,它从 RQ-1 无人驾驶侦察机系统转型为 MQ-1 无人驾驶多用途飞机系统。配备武装后,它不仅是洞察一切的天眼,而且是向联军部队提供支援的战术武器。

“现在,我们能够执行包括近距离空中支援和武装监视在内的许多任务,”钱伯利斯上校说。

“捕食者”现在是战区部队请求次数最多的支援资产。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需要,空军不仅将“捕食者”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空中作战巡逻次数增加了一倍,而且提前两年实现了原定在 2010 年每天提供 21 次空中巡逻的目标。现在,“捕食者”为美国空军中央司令部每天执行 26 次空中作战巡逻任务。

“捕食者”制造商通用电子航空系统公司官员说,“捕食者”平均每个月飞行 10,000 个小时。这些飞行时数中有大约 85% 是在作战区域,自其服役以来总时数超过 465,000 个小时,几乎是从地球飞到太阳的一半距离。



MQ-9“收割者”— 青出于蓝胜于蓝

像“捕食者”一样,MQ-9“收割者”(Reaper)的任务执行过程也需要一个专业团队:一名飞行员、传感器操作员、任务协调员,以及一组担任辅助工作的专业人员。

“收割者”的体型和作战能力都超过“捕食者”,能够迅速到达目标,摧毁或瘫痪它们。“我们将这些飞机当作攻击机中队使用,”钱伯利斯上校说。

对这种猎杀型飞机的支援请求与日俱增。为了满足需求,“我们请内华达州空军国民警卫队和后备役军人,还有我们的英国盟友,同我们一起操作和维护这些飞机。执行这些任务,需要很多人。”


“收割者”机组目前每天在战区执行两次空中作战巡逻。上校预计不久将增加到三次。

“当地面作战部队与敌方交战,要求空中支援的时候,我们能够及时提供支援,这是我获得的最大满足感,”克里奇空军基地第 42 攻击中队一名“收割者”飞行员安迪上尉说。

他的传感器操作员贾斯汀中士说,他感到肩上责任重大,尤其是作为一名现役空军人员。“我有幸和一名拥有多年飞行训练经验的飞行员坐在一起,难以置信自己肩负如此重大的责任。在其他任何职业领域大概我都发挥不了这样大的作用。”

飞行员、传感器操作员和任务协调员是一个工作团队。任务协调员通常是一名情报官,帮助协调任务执行和确保相关作战单位获得所需的支援。飞行员控制飞机,而传感器操作员则控制飞机光学镜头这个一直睁眼而不眨眼的“千里眼”。

安迪上尉表示,“我们需要协调,在飞行的关键阶段都盯住贾斯汀观察的目标,以向地面作战部队提供必需的支援。”

机组人员不执行作战任务时,则参加飞行训练。“在任何一天,我们可能不是作战就是训练。但是通常,我们不会在同一天双管齐下”安迪上尉说。

不过,训练和实战任务其实相互关联。“随着对‘收割者’支援的请求越来越多,我们需要更多的‘收割者’飞机,于是需要有更多的人学习操作,也就需要有更多的教官 — 整个过程是相互关联的。”

“收割者”训练越多,需要的人员、设备和经费也越多,才能满足任务需求。因此,克里奇基地迅速扩大。钱伯利斯上校说,他领导的联队在 2007 年 11 月 1 日初创时的编制大约是 600 名官兵,预计到 2008 年底将增加到 2,000 名。

“我们正在爆炸性地增长,这甚至还不包括与我们协同作战的国民警卫队和后备役部队。”

上校还表示,克里奇基地的训练非常重要,其他地方皆无可比拟。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结业之后立即开始执行飞行作战任务。“训练是执行作战任务的必备条件。因此,将训练和作战任务部署在同一个基地,确实很高明。”

克里奇基地的空军官兵不仅维护和操纵“收割者”及“捕食者”飞机,而且提供训练和执行飞行作战任务。这使他们拥有独特的机会,能快速调整或改变“收割者”和“捕食者”,以满足地面部队的需要。

“我们在不断发展这两套 UAS ,”钱伯利斯上校说。“对于‘收割者’,我们积极扩大它的用途,加强发挥它的功能。”

因为我们知道地面部队正在翘首以望,刻不容缓。
 MQ-9“收割者”初次上天时,战场对这种无人驾驶飞机系统的需求极大,以至空军决定提前一年将它投入实战应用。

“收割者”于 2008 年 5 月在阿富汗巴格兰姆空军基地首次亮相。操作人员将它用作新目标猎杀武器、监视平台和实时数据收集工具,向战斗指挥官提供支援。

“我们将‘收割者’投入实战时,对它并不完全了解。但是空军认为战场上需要‘收割者’作战能力,”钱伯利斯上校说。

上校指出,空军在 2007 年 11 月停飞 F-15“鹰”歼击机,由“收割者”替代,后者很快在战区显示不孚众望。“这使得大家都增强了使用这种飞机的信心,于是也增加了我们执行的飞行任务。”

上校并说:“目前,‘收割者’挂载炸弹和导弹。但是,它可以很容易地改为携带电子攻击武器或其他装备。在使用‘收割者’的过程中,我们将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用途。”



RQ-4“全球鹰”— 凌驾于九天之上

“全球鹰”(Global Hawk)看起来不太入眼。

但是,许多人把这种执行侦察任务的高空长航时无人航空系统比作著名的 U-2 飞机。它不能像“捕食者”那样拍摄全动态视频图像,但能快速拍摄照片,形成一种定格动画 — 就像在书本每个页面角上画线条图像,然后快速翻动书页使图像“移动”。

“全球鹰”可以收集多种不同类型的图像:电子光学图像,看上去像电视摄影机拍摄的图像,是人们最常要求该系统提供的图像;红外成像,能检测到人、驮货牲口、车辆发动机和刚发射的迫击炮管散发的热量;合成孔径雷达图像,专门用于恶劣气候条件下搜寻坦克、人、建筑物和树等物体。

每一种 UAS 都承担独特的任务,“全球鹰”亦不例外。有时,这些任务是范围更大的协同作战行动的一部分,称为“交叉提示”。


“全球鹰”制造商诺格公司介绍了一个经典事例,说明“全球鹰”和“捕食者”之间如何协同作战。2004 年 11 月,敌方部队四散逃窜。当时空中有两架“捕食者”、一架“全球鹰”和两架喷气式战斗机。两架“捕食者”跟踪一支敌方部队,“全球鹰”则追击另一支敌方部队,它们都试图跟踪敌人到其藏身之处。

当叛乱分子到达一个十字路口时,“全球鹰”操纵员不知道敌人选择哪个方向逃跑,于是立刻拍摄了每条道路的照片,传给图像分析员分析,最后确定叛乱分子的逃跑路线。“全球鹰”继续追踪,并在“捕食者”完成对另一支敌方部队的追踪任务之后让它接手,这就是“交叉提示”。

任务完成。游戏结束。

“全球鹰”的特长是拍摄广域图像,使分析员能确定重点地块,然后通知其他资产 — 战斗机、“捕食者”或“收割者”— 更仔细地调查该地域。

空军正在探索利用“全球鹰”作战能力的更多途径,不断扩大其任务范围,就像“捕食者”和“收割者”一样。例如,空军正在夏威夷部署“全球鹰”系统,以将其侦察能力运用到太平洋地区。

“全球鹰”还曾参与扑灭山火。有时烟雾太大,使用常规遥控传感技术很难找到热点,在这种情况下,“全球鹰”的红外成像和合成孔径雷达图像可帮助消防队员发现火场,及时灭火。

“全球鹰”的设计者说,这种飞机还能执行国土安全保卫任务。

加州比尔空军基地第 13 侦察中队指挥官乔纳森·艾利斯中校(Jonathan Ellis)指出,“全球鹰”的许多任务也完全可由空军后备役部队来承担。

艾利斯中校说,“所有的任务中期控制都是在这里执行,‘全球鹰’机组在比尔空军基地遥控操纵这种无人驾驶飞机系统。飞机可从任何地点起飞,地点任你选择,升空后便由我们接管和控制。”

后备役部队与比尔基地第 9 和第 12 侦察联队的现役军人一起执行飞行任务。“我觉得安排后备役军人执行这类任务是完全合适的,”艾利斯中校说。如果每次执行任务都要把“全球鹰”操作员部署到海外,对操作员本人及其雇主和家庭都会造成极大的压力。

因此,空军希望为“全球鹰”计划增加 85 名人员,让后备役军人独立操作整个任务或轨道。整个“全球鹰”计划目前需要使用六个轨道。如果后备役军人可独立操作,他们将全面负责其中一个轨道。

“许多现役军人根本不知道我们是谁,”艾利斯中校说。“有一个流传的笑话是,看到这班家伙拄着拐杖,才知道‘全球鹰’就在这里,在他们眼中,我们都是一批老家伙。”
 空军图像分析员的工作是解读图像数据。

加利福尼亚州比尔空军基地第 548 情报大队副大队长保罗·韦德中校(Paul Wade)说,图像分析员确定“全球鹰”究竟看到了什么。

该情报大队有数千名官兵分布在世界各地,专门分析 U-2、RQ-4“全球鹰”、MQ-1“捕食者”和MQ-9“收割者”收集的图像。

韦德中校说,“我们迅速解读这些图像,以将信息传送给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部队。我们的分析员观看图像,识别战区或目标中的威胁,并把这些信息传送给相关作战单位。”

中校还说,人们不大了解这些幕后英雄的贡献。

比尔空军基地第 13 侦察中队指挥官乔纳森·艾利斯中校表示同意:“武器系统固然很了不起,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分析专业人员在每次任务过程中如何利用这些信息。我们的专业人员每天也在参加战斗,他们基本上像僚机飞行员,支援穿越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运输车队,支援准备与敌方交战的地面部队。”


美国空军除了装备“捕食者”和“收割者”中空无人飞机和“全球鹰”高空无人飞机这三大无人航空系统之外,还将数种小型及微型无人飞机投放战场: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好贴,长知识!!!
无人化战场应该是美军发展的方向之一,随投入巨大和技术要求高,但其在保障人员生命、减少政治压力等方面却优势明显,未来随着无人化的发展,未来战场战机可以飞的更快,侦察兵更隐蔽,潜艇更深更隐蔽,等等,不用考虑伤亡和恶劣战场环境,将使美军在战争中占得先机!!

TOP

分析得很好!

TOP

TOP

果然是好文章

TOP

在人力成本日益昂贵的战场上,UAS变成杀人利器,其效能比培养十几年的飞行员高很多,通过电脑模拟游戏来训练UAV驾驶员的成本要低很多。
AMCLUB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