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天空意识

本文发表于:2009 年 10 月 1 日
空天力量杂志(ASPJ-Chinese) - 2009 年秋季刊

原文发表于:2008 年 12 月 1 日
Air & Space Power Journal(ASPJ-English) - Winter 2008


--------------------------------------------------------------------------------

天空意识
Air-Mindedness

作者:戴尔·L·海登博士(Dr. Dale L. Hayden)




究竟是什么使空军有别于陆军或海军? 除了各军种所穿制服和保持及使用的兵器技术不同之外,一定还有更深层的区别。这种区别就是空军对战争属性的独特理解 — 我们姑且称之为“天空意识”。在十几年前,当空军围绕国家安全把重点落在战略运作上时,对天空意识的定义或许不难取得共识。然而在此之后,空军几乎一直全力投身于一次又一次的战区作战之中,如“南方守望”和“北方守望”、“联军作战”、“持久自由”以及“伊拉克自由”等作战行动。这些作战行动,连同全球性太空和网空作战结构的形成,开始重塑空军的视角,使空军重新思考自身军种对国家的贡献,并对空军如何投身当前作战提出新的疑问。

杜黑在其“制空权”一书中写道:“人只要被束缚于地面,就不得不根据地面所赋予的条件调整自己的各种活动……现在有了这种武器(飞机),战争的范围就不再局限于地面大炮的最大射程,战争将覆盖所有交战国的陆地和海洋,覆盖成百上千英里的范围。”1 阿诺德将军在企图界定空中力量对地面战争的独特贡献时,对空军的描述是:“特定的经历和……独特的观点……天空意识。”2

天空意识不应混淆于空军作战准则及其实施,如集中控制和分散执行等。它是一种集体精神,把空军将士凝聚起来并引导他们的行为。但是,也和集体精神一样,它不易界定。空中力量的资深学者们仍在争论天空意识的定义,理性的空军将士们仍有不同的解读 — 并非空中力量无法界定,而是因为,就像通过多棱镜观察物体一样,你的角度决定你的看法。

于是,天空意识没有一个静态的定义,却随时间而吸纳时代的细微变化。最简单地说,天空意识就如一面透镜,空军从此透镜观察战争和战空。随着战争的演变,天空意识的定义也相应更新。然究其实质,它首先隐含着一种进攻意识。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天空意识孕育出一种空中力量的战略观,由此在二战中生发出昼间精确轰炸概念。在冷战期间,天空意识孵化出核威慑、纵深打击轰炸机及弹道导弹的全套推理。天空意识从来不以作战平台为中心,因此促使今天的空军首先注重预定效果,然后才关注实现效果的手段,并进一步推动空军顺理成章地表达出太空和网空作战的概念,一如空军在几年前表述空中作战概念一样。

更完善的思想武装,使空军能更好地探索和运用太空和网空这两块全球公域,因为空军视之为“域”而非工具。于是区别出现 — 地面者可能会提问:“我能如何使用太空或网空来做好我的工作?”;相较而言,空军的提问则是:“我能如何通过太空和网空来达成预定的效果?”

天空意识当然也包含一些不变的常项。它表现为全球性的战略观,空军据此视角理解战空,视其不受地理、距离、位置或时间的限制;它作为空军思考战争冲突的一面透镜,使空军把实兵对抗和作战军队只看作多项因素之一;它隐含着一种能力,一种对敌人物质力量和精神意志之间的联结施加影响的能力。

天空意识还代表一种文化特征,空军因此而不同于兄弟军种。空军有能力迅速奔驰于整个战空且伤亡相对较小,而陆海军可能需要做出重大努力才能推进一小段距离。军种之间于是矛盾难免。再者,在世人眼中,空军运用的是高新兵器,作战环境相对安全,而他们的地面伙伴在战场上更贴近危险,且磨难更长。军种之间于是缝隙顿生。

米歇尔少将的看法是,空中力量就是“在天空做成事情的能力。”3 这种能力在空军中燃起创新用兵意识,形成特定文化思维,使空军有别于地面军种的用兵之道。天空意识究竟为何,也许空军中难以形成一致看法,更遑论其他军兵种。不过,本文原为抛砖引玉,鼓励空军审视自己的信念及信念的来龙去脉,从而更好地弘扬空军精神。倘若更多讨论自本文而起,则功莫大焉。

注释:

Giulio Douhet, The Command of the Air [制空权], trans. Dino Ferrari (1942; new imprint,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Air Force History, 1983), 7, 9.
摘引自空军作战准则 AFDD 2:作战行动和组织(Operations and Organization), 3 April 2007, 2, http://www.dtic .mil/doctrine/jel/service_pubs/afdd2.pdf.
William Mitchell, Winged Defense: The Development and Possibilities of Modern Air Power-Economic and Military [战鹰卫国:现代空中力量—经济和军事的发展与机遇], (1925; repr.,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1988), xii.

作者简介:戴尔·海登博士(Dr. Dale L. Hayden),美国空军退役上校,现在阿拉伯马州 Maxwell 空军基地空军研究所任研究部主任。海登博士具有美国外交政策、太空与导弹作战等方面的广博背景。
海登博士完满结束了他在美国空军绩效丰硕的服务生涯,于 2008 年 9 月 1 日退役。他在服役早期曾担任空军部长参谋组成员及美国空军军官学院历史系助理教授。他的太空与导弹作战经验包括在“沙漠风暴”和“供给安慰”作战行动中提供战区太空支援和导弹预警,并指挥导弹作战。海登博士还担任过哈佛大学特约研究员、空中力量研究所所长,及空军指挥参谋学院院长。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