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旅特种保障营的维修

旅特种保障营的维修
刘福胜
旅特种保障营(后称BSTB)是为战斗下达命令,管理和提供后勤保障的的组成部分,也就是提供军事情报和信号的单位,该单位以前是附属于来自于师级单位旅的。一般来讲,BSTB也对旅司令部提供后勤保障以及管理和支持BCT下的所有非建制连队。这里的每一个非建制单位在旅战斗组(后称BCT)下都有不同的指挥关系,从而使保障的角色有点复杂。BSTB在许多方面都是一个成功的理念,并且为旅指挥部提供了很大的灵活性;但是,经过一些调整之后,BSTB能变成旅指挥部一个更加有价值的系统并且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战斗增效器。
BSTB能够有效地保障它的建制连队,但是在保障BCT范围内的所有非建制连队军事行动的时候也会遇到不少的困难。第二代BCT下的第二个BSTB,即第四步兵师,形成于2004年下半年,是一个由54个不同军事领域(后称MOS)的士兵混合而成。这个单位在2005年的11月在伊拉克展开部署,它位于一个偏僻的前线作战基地(后称FOB),离最近的保障部队也有90多公里的路程。为它提供军事保障的BSTB是离该基地70公里远的一个军事转移部队,同时还有16个连队来直接保障该旅,但是缺少有组织的保障。
BSTB按照它被建造时的那样工作着,但是却很难满足它的所有建制部队的要求。战斗需要维修很多的发电机,空气调节装置,及车辆但是又没有备件可以使用。BSTB的信息和电子战争(IEW)的修理分队和信号维修分队依然表现的很英勇,尽管装备比较差而且人员短缺,他们维修了大量的新型领域的信息和电子设备。这些分队一直努力地报告那些大量生产的现货供应的主要物件的情况,以及备用零件的流动情况。战术无人机(TUAV),有它的维修者,他们也是一直在努力的维修这些空中设备和地面设备。
这篇文章将要研究三个方面的维修-机械维修,电子情报系统维修,战术无人机维修-并且会提供一些关于怎样才能实现BSTB全部的潜力的建议。

机械维修
BSTB的维修性能主要在取决于司令部的连队,那里有一个维修技师的准尉,六个士官,和十八个技工组成。由于缺少技工,因而维修一支具有150车辆,100发电机,和60个环境控制器的舰队都是十分困难的,因而需要另外的单位来直接保障BCT。
BSTB克服了自身的缺陷并在以下几个方面取得了成功。首先,有个专门的前方保障分队(FSC)能够协助车辆的维修。军队非常积极的准备发电和空调方面的训练,并且他们非常喜欢在巴格达附近进行修理活动。最后,军队能够避免给技工分派警卫的任务,因为这个旅不负责战术指挥的岗位。
军队依赖人类需求标准(MARC)系统来获得单位的认可。要么我们说决定人员配备的规则是不正确的,要么决定我们现在实行的人员水平是可以接受的并且忽略掉那些标准和规则。MARC系统不能预言哪些单位将要合并到哪个单位,并且BSTB没有设计成一个能应变的系统。如果用这样的系统来保障自己的单位的话,单位直接保障旅早就实现了;但是,仅仅一个单位,一个军事连队,用它自己的后勤保障达到了目的。司令部必须要发明一种方法来强迫它们对与之有军事关系的单位负责,或者像BSTB这样的单位应该受人控制,使它们能够保障附属于他们的单位。
一旦BSTB投入使用,那么组织的问题(可能是与先前在电子情报部门发现的系统有关)就浮出了水面。信号分队拥有标准化的军队维修系统(SAMS-1),但是没有分配任何的自动化后勤专家来操作这个系统。另一方面,军事情报部门,分配了92A,但是没有任何的自动化维修系统。由于总部没有SAMS-1系统,因而我们把车辆调配场,电子情报系统修理部门,和信号系统维修部门合并成了一个微型的FSC,这里军队的维修技师扮演着商店管理员的角色。这次重组后来被提交作为对组织和设备的很有成效的变革,同时这次重组也极大地改善了单位追踪和报道及预订修理件的能力。
BSTB努力的保持着连通性并且拥有了一个非常小的终点站(VSAT)以使他们能更加专注于后勤的通信。VSTA最终被用来使用SAMS-2把所有的维修活动连接到后勤保障活动中,同时也连接旅S-4和连队的供应室使用标准化的军队零售供应系统。
BSTB需要一个权威认可的有合适设备的焊工。我们培训了两个有有限的民用焊工技术的战士,但是它们基本上不能维修我们的系统。有个不变的挑战是平衡焊工在修理和升级之间的时间,升级被要求安装在高动力性能多用途的装甲车辆上。除此之外,技师和焊工能使修理和升级比较容易达到平衡,最终当我们的战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能够确保他们的安全。
在BSTB里维修方面最值得关心的是我们的ECUs和发电器的操作准备阶段,ECUs和发电器对于军队战斗任务的完成是非常重要的。而发电设备的修理工(MOS 52D)和效用设备修理工(MOS 52C)的人数不够。BSTB被分配了两个发电设备的修理工和一个效用设备修理工来维修旅指挥部的两个指挥岗位上的设备,信号分队连接的网络节点(JNN)系统,和军事情报分队拥有的热传感器设备。BSTB用了一个强化训练项目培训额外的战士帮助那两个紧急地区域。通过联合训练,那种对承包人和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运到的备用件的依赖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且比较幸运的是,BSTB能够维修维持通信网络的ECUs和发电器。假如我们没有经历过失败或者没有按照主要的供应路线来行进工作的话,我们旅估计已经经历了暂时的中断,管理估计也中断了。
汽车的维修相对而言问题少一些,但是一旦维修就要持续很长的时间才能修好,需要很好的领导,并且需要保障军队提供比较好的修理件。另外像连队这样的单位以前没有经历过这样高的发展速度,因此我们要让这些单位在一个很高的状态下做好准备。但是,没有附近的机动军队的FSC的帮助,我们估计也不能持续60天。

电子情报和信号系统维修
电子情报修理部门是由一位电子情报设备的技师带领的。我们非常幸运能有一位有经验和知识如此渊博的官员来协调电子情报系统维修部门和信号部门电子设备修理的合作。这个合作使战斗服务保障自动化信息系统交界面和SAMS-1成为可能,因而可以说这个合作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这个部门完成了1200个订单,设计的范围从情报系统到无线电和夜视设备。
许多的军用信息和信号连的系统都是检测设备部件并且都是签订合约的维修项目。非常不幸的是,由于签约人在前方修理区域的集权化,伊拉克危险的道路,以及直升机上有限的座位,还有签约人的回答的时间经常是不合时宜的。因此与其在那里等那些签约人,我们的维护人员能够读懂电信图标并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完成修理任务。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修理件能够通过正常的供应渠道很容易的得到。
IEW修理部门已经获得了授权来修理戴尔电脑,并且当电脑和打印机出现问题的时候它就变成随叫随到了。他们直接从戴尔那里获得还在担保范围内的修理件,这样就会节省数不尽的时间,否则他们要花费时间把这些设备运用到专门的修理中心。
这个部门与计数器遥控控制的合作是这个单位最主要的成就之一,遥控控制是一个临时准备炸药设备的电子作战系统。当这些系统安装和维修的时候,这个旅受到了很多来自于海军电子作战官员和野战勤务代表的大力支持。IEW修理部门与那些人员联合工作并且相当有可能的加大这方面的努力。不幸的是,已经建立起来的程序阻碍了我们完全达到我们的目的,并且在安装和修理系统的时候偶尔会存在着延迟。
必须说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需要报告系统的维修问题,主要是针对军用情报连和信号连。许多军事情报和信号系统都是COTS系统,他们不在军队的维修组数据文件夹里(MMDF),因而不能通过正常的维修渠道来报告维修问题。BSTB开展了一个国内4周的准备报告类型的学习,结果发现军事情报系统的维修报告是相当的不规则甚至有些都是不存在的。由于军队好像并不用现存的标准军队管理信息系统(STAMIS)来追踪某些军事情报和信号系统,因而旅和师级的管理员必须要把这修维修问题记录在电子数据表中,而这又不像STAMISs,他们做的工作不会引起战场上指挥官的任何关注。
在旅里,我们可以对MMDF加载脉冲信号或者是其他的方法来改变STAMISs的系统参数。通过改变这些系统参数,我们可以观察到来自于SAMS-2系统的最终报告。不幸的是,这个报告没有为我们的部队提供更大的帮助,因此无论是师还是签约人如果没有电子信函和电话通知的话也都不能提供帮助。没有把正确的项目加载到MMDF系统的第二个影响是不能获得系统的历史数据。得到修理部件的历史数据能有助于发展库存,这些记录对推动我们的设计是很有帮助的。来自于我们单位的数据对设计及改善我们的组织都是很有益的,但是我们得到的数据却是不能用的。

战术无人机维修
TUAV排是整个旅的“监视器”,在大约600多项任务中飞行1900多个小时。这个排的维修部门批准的是4个UAV修理工,但是我们有3个UAV修理工和3个52Ds,还有一个额外的技术认证者U2,他们都取得了无人机短期修理技师的资格。虽然这些战士工作经验有限而且基本上都是中士以下的军衔,但是他们要为所有飞机的维修负责,如起飞前的准备,还包括飞机飞行后安排的维修和不在安排范围内的维修。每次飞行前后的顺序都要花费一两个小时,所有的这些程序都加起来要花费他们绝大部分时间。而车辆调配场要求他们帮助维修该排的发电机,这也增加了他们的负担,有时候司令官不得不选择要先修理哪一种设备:是TUAV,是信号发生器,还是战术管理中心的发电机。
由于那些修理工缺少维修管理培训,这更增加了他们的压力。他们在学校的时候没有接受过训练,而且缺乏维修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在我们碰到困难时,来自军队维修技师和IEW的技师就会过来帮助我们工作。排的野战勤务代表是我们与前方修理区域之间的沟通渠道,这个修理区域与我们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可以说这个代表对单位的维修做出了重大贡献。
TUAV是由航空,电子设备和器械公司来保障。使用放大的飞行日志自动化系统来追踪维修和准备工作,就像电子数据表过去追踪其他的设备一样,但是它没有连接军队的STAMIS系统。通过在SAMS-1里建造一个TUAV的修理店,BSTB能使用我们组织的STAMISs建立一定的可见性。使用单位级的后勤保障系统可以说是解决问题的一种办法,但是这种方法需要使asms-1接受来自于空中和地面系统的数据。SAMS-1已经被SAMS-E所取代,但是如果说要共同完成一项任务,SAMS-1和SAMS-E在配置方面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别。
一旦装配了BCT系统,BSTB将是唯一能不断适应环境变化的机构,它很大的灵活性能帮助指挥官得到军事情报连,信号连,及所有附属单位尽可能多的资料。为了更好的利用这个资源,军队训练处和司令部的设计者应当针对他们的能力完成对BSTB全面地评估,并且需要重新组织维修人员来形成一个微型的FSC。尤其是在不远的将来,当军队要把旅的两个工程连从联合军队中加到BSTB中的时候,这个想法就变得更重要了。
二代的BSTB在它05-07年的伊拉克管理的时候得到了应用,并且能够成功的为二代的BCT提供信号和军事情报的保障,而且BSTB为了满足战争的需求,也不断地改变它的组织结构。多亏了战士和战争领导者他们优异的表现,二代的BSTB才能够保障二十多种不同环境下的战争。BSTB的维护人员主要受到了签约人和FSC的帮助,但是还有许多人,很多单位都为他们的成功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如果战争经历了高强度的冲突或者要求重新部署的话,估计它也不会获得这样的成功,因为通信线和可用部件很有可能是不能得到的。
军队的后勤领导者,与情报连和信号连的领导者一起合作,一定要确信COTS系统发挥重要的作用,并且能够被恰当的应用到MMDF系统当中。这些系统不断增加的可见度将允许后勤人员在战术的,管理的,和战略的层次来补给,修理,或者是替代那些重要的系统,这样我们就能继续的打击敌人,从而确保我们士兵的安全。一些很小的对动态系统不起眼的调整都会极大地增加BSTB系统作为一个战斗增效器的价值,并且可以为我们的指挥官提供必要的信息来继续打击敌人,同时运用技术上的优势使我们的军队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

BSTB还是翻译为旅直属营比较好,假如这个有通讯连,情报连,工兵连的营被翻译为特别保障营,那个有配送连,维修连,卫生连和若干直接支援连的营是否应该翻译成一般保障营?

全文基本上是逐字逐词地翻译,读得很拗口,不宜理解。请翻译者先理解整篇整段,再逐句用中文陈述,无须死套英文句子的结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