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空天力量杂志(ASPJ-Chinese) - 2009 年冬季刊 “读者往来”

读者评论“打破常规,培养空军无人航空系统操作官”

读“打破常规,培养空军无人航空系统操作官”(中文版 2009 年秋季刊,英文版 2009 年夏季刊)一文,笔者认为,妙就妙在“打破常规”四个字。UAS 在战场大量应用促使“无人航空系统操作官”这一新专业兵种出现,于是系统操作官的培养成为美国空军当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正如文中所说,目前大多数操作官均来自战斗机飞行人员,这些习惯于享受翱翔蓝天“驾驭乐趣”的天空骑士如今坐在地面控制室中玩“任天堂游戏机”,自然会有大材小用的抵触情绪。打破常规,建立新的无人航空系统操作官专业培训体制,应能解决美军目前面临的“自豪的传统和文化观念”与“新兴专业”之间的矛盾。但值得注意的是,新专业的开创首先要解决一个文化观念问题:是培养飞行员还是游戏高手?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今年国庆阅兵上,以空前的自信展示了中国的无人机系统,但从无人航空系统装备水平、作战理论以及教育训练上还与美军有很大的差距。美国空军因势利导而打破常规的作法值得学习与借鉴。

车福德,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北京


“打破常规,培养空军无人航空系统操作官”是一篇出色的文章,对正在萌发之中的中国空军无人机事业极有意义。美军将 UAS 实用于战场不过才 10 多年,而今,几乎每一场战斗,无论大小,其天空几乎都有无人机游弋。

这篇文章所提出的问题,即 UAS 操作官必须具备什么资历和经验及如何培养操作官,不仅是美军必须面对的,也是其他国家空军,尤其是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二梯队大国的军队需要思考的。如果只有具有飞行证书和经验的驾机飞行员才能担任 UAS 操作官,那么,不仅美军供应不起,其他国家更无从谈起。需知,UAS 一旦进入成熟期,操作队伍就必须以万计。从文章来看,美国军方对 UAS 操作官的培养政策还在争论之中,但作者显然认识到政策指引的重要性(见“政策的起源”一章)。我个人非常同意作者没有明讲但看得出来的观点,这就是,军队政策应该明确规定单列 UAS 操作官的培养专业,让学员先学飞行员的一些基础课程和开展飞行训练,然后集中精力学 UAS 飞行控制课程。在训练运用方面,美军 UAS 操作官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那就是他们的 UAS 即使再多,仍然难以满足战场需要,因此“99% 的行动都涉及真实的突发情况”— 也就是在实战中培养飞行技艺(Airmanship — 也可称为飞行素质)。其他国家空军无此条件,只能在理论课程、训练课程和模拟操练上多下功夫。但我最欣赏的是作者提出的文化思考,这一点对刚起步的中国无人机事业很有启示。如作者所言,空军文化一向是“精英俱乐部”文化,身属空军的 UAS 操作官,既然不能或很少驾机上天,就不免低人一等。(陆海军中的 UAS 操作官是否感觉好些?)但如果从招飞开始,就单列操作官培养专业(而不重复美军从现役飞行员中挤挖人才的老路),从一开始就营造正确的文化环境,操作官并在作战行动中不断证明自己,得到应有的尊重,空军就能把人才稳定在地面操作室中。

毕竟,如此文作者所言:UAS“操作官的技能已经和常规飞行员的技能分道扬镳。”既然如此,天空飞行员和地面操作官(都是飞行人才)的培养应该并行发展但不并轨发展。

费高翔
中国北京

读者评论“审视太空战争:假想冲突、风险以及美国政策的影响”

读罢《空天力量杂志》中文版 2009 年夏季刊后,进一步增加了对太空领域相关知识了解的兴趣,从某种程度上也增强了对太空安全及国家安全战略的关注度,其中对“审视太空战争:假想冲突、风险以及美国政策的影响”一文的较多观点有同感。

首先是在对太空开发的国家政策上。作者的分析很清楚,美国国家政策和军事准则对别国开发太空行为的原则是:美国支持所有国家和平开发和利用外层空间。这里的“和平开发和利用”是用于军事还是其它目的由谁来评判呢? 当然是该政策的制定者了。而美国对本国的行为并没有明确的限制,很明显将在太空从事军事活动的权利留给了自己。如果中、俄或其它国家在太空政策上如此,不知美方会作何反应?

其次是在对别国开发太空武器的防范上。在这里首先要表达对美国军人在维护国家安全问题上危机意识和思维前瞻性的佩服之情,但又对其明显的霸权意识持有强烈的保留意见。军事领域最显著的特征是敌我对抗,但有人似乎很容易忽视这一点。之所以会引起太空领域的竞赛,主要是因为该领域力量的不平衡,而当弱势力量要发展以获取更大的空间,但遭到强势力量的压制时,当然会有冲突和对抗。不从根本原因上找对策,而只是就具体问题找不可能的应对措施,难以达到目的。美俄达成削减战略性核武器的双边协议给我们以很好的启示。

还有在对发生太空冲突甚至太空战争可能性的判断上。目前为止能够对美在太空领域的主导地位提出挑战的国家几乎没有,即使像某些军人所指的,也不可能引起双边的太空战争。从核武的运用就可以看出,在地球上大家都能尽量保持克制,在事关至上的国家安全利益的太空领域将更是如此。争取空间、取得优势是一回事,引发太空战争与它并不必然相联。


刘浪
中国河北省

读者评论“漫谈无人航空系统”

读英国皇家空军退休少将梅森等四人合写的“漫谈无人航空系统”(中文版 2009 年秋季刊,英文版 2009 年夏季刊)一文。谨此提醒大家不要忘记:UAS 是有人驾驶系统 — 只不过不同于我们所想象的传统驾驶方式而已。作战的人和基本原理是战争的恒量;武器只是变量。

Richard Baldwin,美国空军退役上校
俄亥俄州 Wright-Patterson 空军基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