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骑兵刀——直剑or弯刀

骑兵刀——直剑or弯刀

骑兵刀,直刀还是弯刀,这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了,但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古至今,直到骑兵的消亡还是争论不休这里笔者斗胆从骑兵刀用法以及骑兵战术角度为着眼点展开论述,目的不是为了盖棺定论,而是为了为这场永不休止的争论添加一点色彩。

骑兵用刀从古至今大约分为如下几种直剑、小弧度弯刀与大弧度弯刀。纵观世界历史地理,凡是游牧民族大都喜欢大弧度弯刀,例如蒙古、突厥、阿拉伯、波斯等民族。而农耕民族则更喜欢直剑或者小弧度弯刀,例如中原汉民族和基督教区域诸民族,这是为什么呢

斯舍施尔弯刀(大弧度弯刀)

大弧度弯刀主要用法是,一手控马,使战马高速的奔跑一手平端弯刀,就像鸟的翅膀一样伸展,到碰触到敌人身体的瞬间,手顺势拖带,由于战马所带来的高速度,大弧度弯刀就可在敌人躯体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形成巨量的出血,这以古代的医疗条件,几乎是无法救治的。所以使用大弧度弯刀的骑兵战要义是,保持马度,不能在敌阵中停留,不能陷入敌阵中与敌进行盘旋混战,而是利用马的速度,迅速冲向敌人,接敌攻击后,继续快速冲刺,冲破敌军阵型,然后根据具体情况选择撤离、转换攻击目标还是调转马头继续往复攻击。大弧度弯刀主要用于骑兵散战,骑兵散战是古代骑兵典型战法,冲击时骑兵与骑兵之间需要拉开足够大的空隙,空隙至少可容纳数匹马冲过,一手控马,另一手将弯刀平端伸展开来,在二马错开的一瞬间,在敌人身侧划开一道巨大的伤口,收割敌军的性命

大弧度弯刀的刀锋在命中敌人身体时,利用马的速度为动力,会瞬间沿刀刃的大弧度曲面在目标表面连续划过,从而连续切割敌人身体,形成一条巨大的伤口这种攻击方式无疑是安全的,攻击无论得不得手几乎对骑手不会造成伤害,攻击效果对于缺乏防护的无甲敌人是最佳的,但是对于有甲的敌人,尤其是金属盔甲的敌人,其攻击效果将大为降低。

所以在这里,我们就可以回答前面的问题,游牧民族为什么不约而同的使用大弧度弯刀?这些马背民族,无论蒙古、突厥、波斯、阿拉伯还是俄国哥萨克均以轻骑兵为主,而这些轻骑兵民族内混战时或者发展初期,所面对的目标也大都是无甲敌人轻甲敌人,所以大弧度弯刀大行其道,但是当这些民族统一后,大弧度弯刀已经作为传统定型不过对于农耕民族的重装步骑兵,这些民族依赖的却是弓箭和长矛。

西班牙1907年式皇家骑兵直剑

在古代骑兵作战中,正面对冲时,主要还是骑枪或者东方的马上大枪更为有利,骑枪和大枪比骑兵直剑更长,更早的攻击到敌人,在命中目标后,无论是骑枪断裂还是大枪的弹性缓冲动能,都会更好的保护攻击者,所以也更加安全。骑兵直剑是火器时代骑兵手枪代替骑枪后,骑兵还需要近战冲锋的产物。骑兵直剑虽然取代的是骑枪的功能领域,但是19世纪的骑兵直剑却是源自中世纪那种既可以刺,也可以砍的双刃直剑。骑兵直剑一般都有着狭长的剑身和菱形的截面,有时剑身中央还有凸起的棱以增加强度。

骑兵直剑的主要用法正面冲锋,冲击时,骑兵端平剑与肩部略低,伸直手肘使剑尖直指前方,此时剑尖略低于剑柄,扣紧大拇指并且锁住手腕关节(即使这样,也避免不了折断手腕)。这种骑兵直剑用法需要充分利用马匹跑动的的动能,与骑枪的使用方式有几分相似,也与大弧度弯刀借助马匹跑动的动能原理相通,骑手要做的只不过是对准目标而不必费心去发力,因为仅仅借助马匹合一的冲击力量,这种刺击的威力已经足够将敌人刺穿。但是,骑兵直剑借助马匹高速冲锋中的动能的刺击,对于使用者来说却是相当危险。刺中之后直剑可能卡在敌人体内而无法抽回,这会让骑手失去他的武器,而且这是最乐观的情况。而更坏的情况则是会折断骑兵的手腕。美国内战中骑兵使用的军刀被称为“断腕者” 就是这种生动的写照

电影《战马》中的重骑兵使用直剑实施密集队形冲锋

而作为骑枪的替代者,直剑骑兵对骑兵的冲锋中最能体现其价值,尤其是在骑兵正面交接决定生死的一瞬间最能体现骑兵直剑的意义因为骑兵直剑可以更早的攻击到对手。骑兵直剑还可以对重甲骑兵造成巨大的伤害,这一点上是大弧度弯刀所不能比拟的。

骑兵直剑攻击的是一个点,与大弧度弯刀攻击轨迹是一个面比,骑兵直剑不容易命中目标。但是随着近代骑兵密集队形冲击战术的采用,骑兵直剑命中率这个弱点得以弥补。骑兵冲击时,队形排列得相当密集,骑兵与骑兵之间连一匹马通过的距离都不留,这样配合骑枪或者骑兵直剑实施冲击,是古代骑兵那种松散的骑兵队形是无法对抗的,因为根本无法穿过敌骑兵阵列,无法发挥大弧度弯刀双马交错时侧击的威力,即使不丧生在骑兵直剑之下,也会与敌骑兵撞在一起而落马,受到后面骑队的践踏,而一排排手握闪亮直剑的骑兵密集队列冲锋下来,传统散战骑兵鲜有能抗衡者所以,骑兵直剑更加适用于骑兵与骑兵之间的战斗,尤其适合对付重装敌人,而大弧度弯刀适合骑兵对付阵型散乱的敌人。

实际上能够最好说明直剑和弯刀使用方式的不同的可能要算那些同时使用这两种武器的人了,比如波兰骠骑兵匈牙利骠骑兵最早都在腰带上挂一把弧刃马刀,同时还在马鞍的左侧系一把又长又直的刺剑,波兰骠骑兵在长矛折断后(为了保护骑兵,波兰骑兵长矛前段是中空的,冲锋中是很容易折断,可以算作是一次性消耗品,)如果还要进行冲锋,就会使用这把直剑,而如果他们要进行混战或者以杂乱的队形战斗时则会抽出他们的马刀,匈牙利骠骑兵也是一样。

根据一些同时代人的说法,法国早期组建的骠骑兵也是以这样的方式使用这样的武器的:“骠骑兵的武器是一把大弯刀,……这把武器是用来左右挥舞或者从上到下砍击的。一些人除此以外还携带一柄又长又窄的剑,他们并不把这柄武器挂在身边,而是系在座骑的侧面,从马胸一直到马臀……他们是用(这柄剑)向敌人冲锋的,……使用的时候,他们把剑柄抵在膝盖上。”

由此可见早期的骠骑兵清楚地了解这两种武器的长处和短处,并且知道该在何时使用哪一种。后来随着战争形式的进一步发展,西欧军队对于量而非质的重视自然就淘汰了这种昂贵的双重装备骑兵。到了这时,骑兵所携带的武器就反映了他们在军队中扮演的角色:排着紧密队形冲锋的重骑兵装备直剑,而主要任务为进行巡逻、警戒、追杀敌军扩大战果等一些次要战斗或者辅助任务的轻骑兵则选择了小弧度弯刀

英国1796年式轻骑兵马刀(小弧度弯刀)

最后就是小弧度弯刀了,就是俗称的马刀。这种小弧度弯刀兼顾了骑兵直剑大弧度弯刀,虽然在二者各自的专精领域中都不是那么突出,但是兼顾了它们二者的性能,其既可以直刺,也可以平端着弯刀双马交错时侧击,虽然直刺的效果比不上骑兵直剑,侧击的省力与杀伤效果也比不上大弧度弯刀,但是兼顾了他们二者的领域,并且这种小弧度弯刀可以更加有效的劈砍,劈砍效果比大弧度弯刀与直剑,均为优胜。当骑兵陷入混战时,他们的马会放慢脚步,甚至只是在踱步,失去了速度的依仗,这样无论是直剑的刺击还是大弧度弯刀的双马交错侧击,由于失去了马匹高速所以无法运用,所以不得不一手操控马匹做许多的环步和快速的兜圈,另一手的刀剑左劈右砍,从身体的两侧攻击敌人,并应付四面八方来袭的危险。轻巧灵活的弧刃马刀在这种战斗中明显有着更大的优势。

廓尔喀刀(反曲逆刃刀)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大弧度弯刀的典型用法,并不是人们想当然的劈砍,而单论劈砍的话,反曲逆刃具是最强大的,比如说廓尔喀弯刀,刀头反曲像前,劈砍时手未到而刀先至,重心在刀前半部,劈砍有力。而大弧度弯刀劈砍时,手到了,身过了,刀还未到。所以大弧度弯刀并不适合劈砍,也无法有效刺击,大弧度马刀不适合下马步战,而是一种专业的骑兵刀。而小弧度弯刀与直剑比,小弧度弯刀刀身横向宽更加坚固,劈砍格挡时不容易折断,砍入目标时能够形成曲面的切割,劈砍更加深入,形成的创口更大,而拔刀时也比直剑更加省力,刺击方面虽然比不上直剑,但刺击的效果也不差;而与大弧度弯刀比,劈砍更容易操控,可刺击,攻击距离更远,虽然在利用利用马速侧向拖刀不如大弧度弯刀那么省力、杀伤效果好,但是也能够利用马速,平端弯刀实现拖刀攻击。在劈砍效果来看:反曲逆刃弯刀>小弧度弯刀>直剑,而大弧度弯刀劈砍效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下马步战效果不佳在直刺效果来看:直剑>小弧度弯刀>反曲逆刃弯刀>大弧度弯刀。

综上所述,三种刀具相比较,骑兵直剑是骑枪的替代者,主要用法是利用马匹高速冲锋平端刀具前刺攻击;大弧度弯刀也是利用马匹高速冲锋,二马交错实现侧向拖刀攻击;小弧度弯刀的在前刺、侧向拖刀攻击领域中均能实现一定功能,并且劈砍效果良好,下马步战中也能有效运用。所以小弧度弯刀在近代骑兵发展中,逐渐一统江湖,成为大家心目中典型的马刀。

骑兵冲锋视频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20733/

本文已在微信公众号军武酷投稿

                                                                                                                                                      2016年5月21日于沈阳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本帖最后由 默客 于 2016-5-30 21:04 编辑

renfeng兄涉略真是广啊,这玩意都有研究!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沉默是金!

TOP

是吧 REN兄论道这块  我觉得就好很多 ( ^_^ )

值得研究这个  讨论这个

TOP

回复 2# 默客


    偶尔搞一下,闲极无聊的产物。。。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回复 3# 雪之痕


    故纸堆的东西,闲极无聊才搞一下,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枪矛论可以算作是骑兵刀的姐妹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28e677901018m88.html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我一向认为,用于砍的刀实用性大于用于刺的剑。日本刀原先是直的,后来演变为弧形,成为刀祖。

TOP

回复 7# 幻客
这主要看对付什么目标, 对于无防护或者轻防护的对手, 砍的效果明显, 但如果是重防护的对手,砍的用处是不大的。阿金库尔之战中, 英军冲上去解决坠马的法兰西骑士时,都是用利剑或匕首从铠甲缝隙内刺入。


事实上我有这样的观点,剑在东方很快退出主战兵器行列而成为礼仪性器具,刀在短兵器里一家独大, 根本原因就是东方的国家体制决定了军队极少会遇到防护完善厚重的对手。而在西方则完全不同,几乎每个时期的各方势力都近乎偏执的追求着军事装备的优势,军队数量往往不多,但装备往往都是到位的,职业军队之间的对抗式很需要在装备上有着清晰的针对性的

TOP

日本武士与欧洲骑士接近,个人装备很完整,装甲防护性能好,但日本刀还是演变为弧形。在格斗时,很难有反应时间寻找瞄准装甲间的空隙。再者,当年蒙古大军骑兵也是用砍刀为主的,面对重装甲的欧洲骑士,还是有不错的战绩。

TOP

回复 9# 幻客
寻找缝隙只是情况的一种,当时英军步兵面对身穿全套板甲的落马跌入泥沼的骑士时这样确实最最有效的方法, 而更多情况下的战斗中,更需要的是破甲能力,也就是要能穿透对方的锁甲或扎甲等,面对这些对手,靠劈砍是效果不佳的。日本武士刀的弧度很小,算不上“弯刀”,其实就带有兼顾劈砍和穿刺的考虑。
至于蒙古军队,其并不是很多人以为的一群拿着弯刀呼啸而过的游牧民, 事实上其在大军团作战的装备是丰富而严谨的,核心是弓箭,此外还有枪,斧,剑等, 刀的地位并不高。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东方惯用的铁片甲本身可以抵御弯刀的劈砍以及弓箭和其他投掷武器的穿刺,但是刀剑能轻易砍断固定铁片甲的皮筋,连续多次的劈砍可能导致铁片甲崩裂。
欧洲重装骑士一般全身(包括头部)披戴锁子甲,刀剑的劈砍不能损毁锁子甲,但是箭和长矛能穿透,而且锁子甲沉重,大大降低了骑兵的灵活性和速度。
大兵团作战是体系化的,要综合考虑弓箭、火器、对方防护装备的特点。

TOP

刺死砍伤,所以直刺的作用在格斗中是大于劈砍的,所以军队主战武器会更倾向于装备直刺性武器。中国古代淘汰双刃剑以后,从汉代的环首刀到唐刀,一直到清代的腰刀。直刺的能力虽然在下降,但一直都不算弱,基本脉络是从双刃剑变成单刃的直刀再到加强了劈砍能力的小弧度弯刀。此外,刀也不是中国古代军队的主战装备,主战装备一直是长柄的矛,陌刀等,刀只是辅助武器而已。

TOP

人类武器的发展是与材料技术同步的,材料的改变往往意味着武器形态的改变,比如最初的金属武器用青铜铸造,青铜硬度不错但韧度则很悲剧,所以青铜铸造的武器必须保持一定的厚度,所以全世界各地的青铜剑都不约而同采用厚身直剑的设计。

后来铁器时代到来,但最初的铁器质量并不好,原因是冶炼技术不佳,无法去掉生铁中包括碳在内的各种杂质,所以开始时候的铁剑质量不见得比青铜剑好多少,因此也沿用了厚身直剑的设计。下图是亚历山大时代壁画中铁剑。



为了提高铁剑的质量,全世界各地的工匠用了五花八门的去碳方法,使到铁器向“钢”的方向靠拢,但与现代钢铁相比,这类古代的“钢”要么去碳不足质量不佳,要么足以去碳但代价高昂,无法大批量生产。所以,即便中国在春秋就已经使用铁器,但古代的铁剑直到秦末还使用厚身直剑的设计,直到汉代冶金技术有所提高,才开始转向轻薄剑身的“环首刀”(如下图),但刀身依然是直的。



世界其他地方,厚身直剑的转变过程也大多是这样,只有冶金技术足以保证轻薄剑身的韧度,才不至于使用厚剑身的设计。

弯刀也是这样,因为如果没有冶金技术的进展,细长的弯刀身是必然会在强冲击力下崩裂的。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欧洲从希腊罗马时代开始长期使用厚身直剑,以至于形成了一种“直剑文化”,即便后来冶金技术进步了,也不愿改变“直剑仪式”,比如各国王室加冕,从来都用直剑,没见过用弯的。这种“直剑文化”甚至延伸到绘画领域,下图是关于三十年战争的油画,画中瑞典骑手都用直剑,而波兰国王请来的鞑靼雇佣兵则使用弯刀。



其实无论是三十年战争前称霸欧洲的哈布斯堡帝国,还是三十年战争后称霸欧洲的法国,其骑兵部队都已经广泛采用弯刀了。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本帖最后由 装甲迈尔 于 2017-9-17 05:58 编辑

古罗马军团长期采用著名的西班牙短剑,跟其作战的方式和对手有极大关系,并不是罗马造不出长剑。罗马军团习惯在作战时以排成以百人队或中队为单位的密集队形,再加上能充分掩护身体的大盾牌,当然是短剑更好用了,可以利用盾牌间的缝隙随时给敌人刺杀一下。长剑在密集的步兵盾牌队形中根本没地方挥舞嘛。。。而且短剑的刺杀对身着常见锁子甲的敌人明显杀伤效果比劈砍更好
罗马军团的密集重装步兵队形,对付缺乏精良骑兵的希腊化继业者国家,高卢和日耳曼蛮族很有效。帝国后期直到拜占庭时代,面对拥有大量精锐骑兵的萨珊波斯和阿拉伯人,罗马人除了大力加强原先不太重视的骑兵,也放弃传统的军团重装步兵,步兵改用较小的盾牌和长矛

TOP

有意思的一点,西方自罗马时代就普及的锁子甲,在古代中国的使用却比较少,甚至连阿拉伯人和后来的蒙古都广泛采用锁子甲,同时代的古代中国还是采用得少,不知为何。而且从兵马俑的发掘来看,古代中国步兵戴头盔的比例远远不及同时代西方世界的希腊继业者国家和SPQR的军团。罗马军团士兵的头盔,兼顾了保障士兵视线听力与保护头部侧面与后部,是很成功的设计
罗马军团在1-2世纪时采用过不少著名的龙虾状板条铠甲,兼顾防护与灵活性,后来也没落了,被传统的锁子甲取代。有说法是这种板条甲价格过高,对于帝国末期财政崩溃时期负担不起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