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特朗普为何突然对中国变脸

本帖最后由 金沙水 于 2017-12-9 21:52 编辑

特朗普为何突然对中国变脸
2017年12月9日
文/朱颖
来自/联合早报


从11月28至30日,特朗普政府向中国政府全面施压,施压的密度和深度前所未见。前不久特朗普刚享受了中国的高规格礼遇,对中国讲了不少赞美的话,回国后突然变脸,似乎匪夷所思。特朗普政府向中国施压的清单是:

第一,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铝合金板,自主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这是美国商务部25年来首次自主发起贸易救济调查;

第二,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在纽约批评中国政府管理经济的方式,美国叫停中美“全面经济对话”;

第三,美国政府宣布,以第三方的名义向世贸组织总部提交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法律文件。这就是说美国政府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立场斩钉截铁;

第四,全球钢铁论坛不欢而散,美国和欧盟都认为中国政府的不公平干预,助长了钢铁产能过剩;

第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说:“刚刚从朝鲜返回的中国特使,似乎对小火箭人没什么影响”;

第六,为应对朝鲜11月29日试射导弹,美国要求中国中断对朝原油供给。

上述内容归根结底是两个问题,贸易问题和朝鲜问题,这两个问题就是特朗普执政以来聚焦的中美关系。这两个问题之间是否存在联系?是不是因为朝鲜发射导弹激怒了特朗普?应该有这个可能,因为特朗普一开始就把解决朝鲜问题与中美贸易挂钩。

但是,如果没有朝鲜问题,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能靠签一个2535亿美元大单来化解?中国签大单的做法,一直只起到暂时缓和矛盾的作用,解决不了深层次的问题。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抱怨的言论看,中国政府强行干预经济的做法,才是中美贸易的深层次问题。

商务部在其发表了的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备忘录中指出:中国经济框架的核心是由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确立的,两者通过对重点经济主体的政府所有和控制,以及政府指令等方法,实现对资源配置的直接或间接的控制。
美国商务部的这一描述,反映了共产党领导中国经济的具体表现。“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如同党领导中国的政治制度一样,中国的经济制度也是党领导的。

党领导的市场经济

中国采用市场经济运行机制配置资源,当然也是在党的领导下。所以,中国的市场经济与西方的市场经济有根本区别,中国实行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市场经济。尽管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讲过党领导下的市场经济,但党领导一切的现实背景,决定了党领导市场经济运行的逻辑。

既然党领导了市场经济,中国对美国3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是不能仅仅归于国际分工的结果。贸易不平衡是用经济学相关的贸易理论予以解释,但这一解释的假设前提是市场经济背景下的资源配置。如果政府采取补贴等方式支持了本国企业,得到了补贴的企业参与市场竞争,势必扭曲了资源配置;如果政府有超经济的考量,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式,支持某个产业或对外实施某个战略,也势必扭曲了资源在国际的配置。

这很难让市场经济运作了近300年的西方国家所接受。特朗普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言指出,美国曾经降低了进入其市场的门槛,但是其他国家却没有向美国开放自己的市场。美国期待双方以同等的程度向对方开放市场,资金的投向由私人投资引导,而不是政府计划所决定。
显然,特朗普这一表述,暗含着对中国政府用行政手段过多地干预经济的批评。

如果中国不能落实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改革,中美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冲突会越演越烈。中美之间在经济运行上的冲突是深层次的问题,类似的问题也影响了中国与欧盟的经贸关系。说到底,是中国模式与西方模式的冲突。

至于朝鲜问题看上去很复杂,其实绕来绕去就是一个简单的事实:中国是否应该放弃朝鲜政权了?郑永年先生说得好:“如果中国对自己现有的朝鲜政策不能做深刻的检讨,而仅仅简单地把责任推到其他国家身上,最终受害的将是自己。”

同样,中美贸易问题也不能把责任都推到美国身上,中国也应该检讨自己对经济的强势干预,是否背离了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天华学院经济学教授

本帖最后由 PLA+USA 于 2017-12-10 18:26 编辑

简单说,目前的体制下,是无法放开手脚发展的,无论是经济还是民生政策,只能到处管,否则就会出现苏联的可能性。

TOP

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