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对两岸军事博弈的若干思考

本帖最后由 lin167716 于 2018-4-29 10:59 编辑

某退役中将说“100小时之内完成对台湾的武力统一”, 进攻方伤亡不会大于一个中等烈度的地震,如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196人死亡,失踪21人)。这是海湾战争或伊拉克战争美军的正规战阵亡规模。

截止目前,大陆在两岸军事技术对比上有一定领先,主要表现在隐身战机开始服役,舰载相控阵防空系统形成规模,但总体上看两岸军事技术上的差距未形成代差,所以拿海湾战争或伊拉克战争这样的军事技术代差型战争中的攻方正规战阵亡规模来设想两岸战争是站不住脚的。

该退役中将在列述具体战术上有片面之处。例如“一个空降师的战役空降”、“伞降和机降相结合”、“上百架次的空降兵在敌后着陆”。台军是世界上第三个装备相控阵地空导弹系统的军队,早于中国大陆军队,台军的地空导弹部署密度世界第一,台湾的电子工业又很发达,电子战能力不可轻视。对这样的对手实施大规模伞降,风险是很大的,只要有几个地空导弹火力单元存活下来,就能给执行伞降任务的运输机队造成严重损失,掉一架就损失一个连或一个排。

该退役中将津津乐道于朝鲜战争中美军的“范弗里特当量”,据此以及计算机仿真断定进攻方伤亡不会大于四川雅安地震,可他忘了坑道战术对范弗里特弹药量的削减作用。台湾以山地、丘陵为主,约占土地总面积的2/3,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中守方无论打正规陆战还是游击战,进攻方的火力优势发挥出的作用都将被大幅度削减。

两岸如果发生战争,攻方的伤亡主要出现在航渡过程中舰船损失附带的人员伤亡,滩头作战中的人员伤亡、内陆重要地点作战的伤亡。依现在的军事技术对比,综合地权衡各种军事因素,两岸如果发生战争,大陆军队取胜的概率的确大,但伤亡远不止一个中等烈度的地震。如果台军作一般性的抵抗,粗估一下攻方的阵亡人数约在10002000人;如台军作很顽强的抵抗,粗估一下攻方的阵亡人数约在30006000人。这是对战斗损失的估计,在紧张的作战环境下操作种类数量繁多的装备设备,死于事故的人员数量也会比较可观,对此不作粗估。就大陆目前各阶层的社会心理来看,10002000人的阵亡数量或许能接受,30006000人的阵亡数量就不容易接受了。

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在正规战中的伤亡很小,139人阵亡,123人死于事故。但在其后的治安战中伤亡可观,一种统计是共有4869名美军阵亡,4403名美军死于事故。在以山地游击战、治安战为特点的阿富汗战争中,一种统计是2198名美军死亡。

两岸如果发生战争,正规战结束后会不会有治安战?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发生治安战的根本原因是意识形态,部分比例的当地人不接受美国的意识形态。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情况看,打治安战的社会基础无需占到人口的大多数,有约四分之一的人口支持或同情就可发动治安战。众所周知,台湾和大陆的意识形态对立。大陆曾经有观点认为经济发达地区的人惜命或不关心政治,香港的黄雨伞运动已经证明这是一个认识误区。从台湾绿营民众比例和太阳花青年的表现看,台湾完全具备发生治安战的社会基础。该退役中将一年多以前的表述——“‘台独’如今已是岛内的主流民意,不可能回头,在10年前还有55%的台湾人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2016年有75%的人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也是在为治安战提供论据。如果台湾出现6个月的治安战,那攻方的伤亡就会加倍,即守方打很顽强的正规战加6个月的治安战,粗估一下攻方的阵亡人数约在600012000人,这个数量大陆各阶层的社会心理无法接受。如果治安战延长下去,攻方的阵亡人数就难以粗估了。

如果出现治安战,为了维持台湾社会的基本运行,大陆还需派出警察、基层官吏(需要对派遣人员作特殊动员,他们才能在治安战的风险下执行公务)。

该退役中将对攻方伤亡的估计是在“台军脆弱的心理状态”这一前提下作的,而这种预设与其之前的表述“‘台独’如今已是岛内的主流民意”是矛盾的。在不同的时间和国际环境下,战争对手的表现是一个变量,如果对两岸战争作预测,从攻方的角度应该对守方的反制作最大可能的设想。在该退役中将所言的武统战争出现前,守方至少会获得一个星期的预警时间。期间守方可能对攻方的“松散封锁、紧密封锁”采取相应的反制,如动用舰艇、飞机、渔船实施布雷,封锁台湾周边的沿海航线和国际航线。国际航线一被封锁,就切断了日本、韩国的贸易航运,两岸问题就扩大为国际问题。就大陆本身而言,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环渤海各省份的海运都被阻遏,这对大陆各阶层心理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对方可以在预警期内组建地下武装,发放武器,预存设备物资,为正规战结束后的治安战作准备。台湾曾经是人口高服役比社会,中年以上男子人口受过军事训练的比例较大,利于治安战动员。无论正规战还是治安战,小城镇、大城市的郊区都是主要的战斗地点,仅正规战中的巷战就能给攻方带来不小的伤亡,更别说延续时间难以预测的治安战。

两岸问题首先是政治问题、历史问题,其次才是军事问题。该退役中将说国民党烂泥扶不上墙,正在不断的被边缘化。这个观点笔者认同,即便民进党干得不好,国民党上台执政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因为在大陆目前的对台政策下国民党没有腾挪的政治空间。只有大陆拿出更加开明务实的对台政策,国民党才有再次上台执政的机会。

本帖最后由 步兵连长 于 2018-4-21 17:13 编辑

空降兵为什么必须是军队精英?

因为空降兵空降后,都是脱离组织、脱离编制,可以自由活动。

如果缺乏高度自觉性,主动性,就会很容易打滑头仗,而且无法追究,找理由解释太容易了。这是精神层面的要求。

还有技战术素质方面的要求。
空降下去后,要能够及时找到方向,建立编组。能够处理各种突发情况。
这对士兵的个人素质要求很高。

空降作战,是无后方、无后勤、无后援作战,各种问题都要自己解决。比如战场紧急救护,野外生存,获取生存资料,建立战线,通信联络,建立指挥所、指挥链,开辟通道,等等。
而且时间限制很紧迫。
这些都意味对部队的技术要求很高。必须是训练有素的部队才可以。

如果精神素质不行,降下去,人都不见了。
如果技术素质不行,就是散兵游勇集合在一起乌合之众。

TOP

二战后的所有战争中,均未再出现大规模伞降行动,因为大规模伞降作战在降落精度、集合、后勤等方面的先天不足始终未能解决。
直升机机降、夺取机场后运输机机降主宰了当代空降兵作战。

TOP

有一款小型桌面兵棋游戏,叫龙和蝎子,天军吊打湾湾,可是热和米加进来,天军就被动了………………
AMCLUB

TOP

其实攻台,光有制空权还不行。
还必须有制潜权,能够压制对方潜艇。

因为地面战斗肯定要进行很长时间。免不了要激烈的巷战。
台湾可是全民皆兵的,有400万后备兵员。

而制空权的前提是电子战能力。这个能力大陆显然是不如台湾。
如果不能压制潜艇,那也是很麻烦的。

TOP

西侧是城市密集的平原,东侧是山脉,周围都是浅海,潜艇不一定能施展得开,最大的威胁是热、米、寒、甚至是应的介入,一拳难敌数掌,会不会有货在背后趁火打劫、落井下石?所以看官别想那么多,洗洗睡了吧
AMCLUB

TOP

台军现在的战略蔡政府提出的重层吓阻,积极防御而非被动防御,不过这个宣传成分过大。
台军实际现状是军心低弱,民进党执政轻视军事,军恤金改革,志愿兵役,三管齐下造成。现役军人没有前途,新兵征不到,军队地位低下被主流社会遗弃。这样的军队你说能打仗吗。台军内部真正战略是坚持三周等待美日协助,退一步帮助蔡政府逃亡。前些时候岛内做过民调,其成年轻人愿意为台独而战。和平统一或者说政治解决的路径是越来越小了。如果要战未来数年内确实是好机会。等到朝鲜半岛缓和了,窗口就没了。

TOP

台湾只有两艘荷兰旧潜艇,如何封海?至少需要6艘执勤AIP先进潜艇才能有效阻吓跨海登陆。
制空权,台湾最多能保证200架四代战机起飞执行空中拦截,再有数百发地基中程防空导弹网。大陆现在能出动1500架四代战机,福建沿海可部署数量性能相当的中程防空导弹网。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孤注一掷夺取制空权,大致没有问题。取得空优之后就可以过海了,排除一定的战损,登陆台岛西岸线可以实现。登陆后建立几个桥头堡确保后续部队和后勤。接下来的任务重点是反游记和军政府占领接管了。与登陆平行展开的是斩首行动,要么用导弹空袭要么用特种部队空降。
台湾要想真正威慑,只有发展核武及远程投送平台。其次是潜艇封锁台湾海峡。争取制空权,在海滩反击,等均是白日梦。

TOP

台湾只有两艘荷兰旧潜艇,如何封海?至少需要6艘执勤AIP先进潜艇才能有效阻吓跨海登陆。
制空权,台湾最多 ...
幻客 发表于 2018-4-24 22:45


所以台湾现在要自造潜艇,美国也表示愿意提供支持。

TOP

台湾IDS(自制防御潜舰计划)的实现性很值得怀疑。美国能提供武器集成和武器,但无法提供AIP等关键红线技术,因为美国自己多年不造常规动力潜艇了。说实话,主承包商台船的实力,造潜艇壳子基本上没有问题。其他关键的子系统则都没有落实,光靠中山科院肯定不行,必须引进外来技术,问题是除了美国,其他国家受政治约束不会向台湾输出这种敏感技术来得罪大陆。
与其造潜艇,不如秘发核武。台湾拥有远程巡航导弹和中远程弹道导弹技术。

TOP

“台湾只有两艘荷兰旧潜艇,如何封海?”——封海只能用潜艇是一种思维定势。如有足够的水雷,布雷工具可用的很多。
“等到朝鲜半岛缓和了,窗口就没了。”——现在对中国来说已经很清楚了:1朝鲜半岛快速实现决定性缓和,两岸问题就成为东亚最大的战略问题。2朝鲜北南双方快速开始和解,促使两岸高层直面如何开展政治对话。3对两岸目前的僵局解铃,首先在于大陆如何调整对台政策。
“台湾要想真正威慑,只有发展核武及远程投送平台”——战略、政治层面的设计高于器物层面的备置。

TOP

需要大智慧……………………
AMCLUB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