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文在寅的危险游戏

本帖最后由 金沙水 于 2018-10-6 11:37 编辑

文在寅的危险游戏
邓聿文/独立学者 
2018年 10月 5日

今年2月我在“金正恩和文在寅的冬奥运赌注”一文中分析韩国总统文在寅响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和平攻势说,文在寅的真正用意很可能是通过缓和半岛局势,打消金正恩疑虑,诱使其实行有限度的改革与开放,达到阶段性冻结朝鲜核武器的目的;并指出,该赌注受制于两个因素的影响,金正恩和美国。鉴于文在寅在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时期曾深度参与朝鲜事务,我认为文在寅不会天真地以为朝鲜会弃核,这是我做出上述判断的前提。

然而,通过大半年来的韩朝互动以及韩国政府在朝核问题上的变化来看,文在寅还真的“相信”了金正恩会弃核,所以才会积极斡旋美朝领导人的二次会晤和美朝重新谈判,改变韩国政府原来的先谈弃核后谈终战宣言的立场。

文在寅已经和金正恩进行了三次首脑会谈,年内后者很可能造访首尔,进行第四次首脑会谈。比较最近达成的《平壤宣言》和4月的《板门店宣言》,在关于半岛无核化的问题上,金正恩并未做出很大让步,只是重申了无核化意志,承诺在有关国家专家的见证下永久废弃东仓里导弹发动机试验场和发射架,以及若美方遵守朝美联合声明,朝方有意继续采取永久废弃宁边核设施等额外措施。但文在寅由此得出金正恩将会坚定去核的结论,并在国际社会充当其“代言人”,把他理解的金正恩的“无核化”说成是后者的意思,向美国和国际社会推销。文在联合国大会就公开赞扬金正恩,敦促各国政府积极回应金正恩的“新选择”,以鼓励朝鲜迈向无核化。

特朗普很可能受到文在寅的误导。他近期在一次同支持者的演讲中以“坠入爱河”形容同金正恩情谊,尽管这是一个玩笑,但在特朗普的内心里,未必不是如此想法。虽然美国政府一再重申朝鲜需要完全去核,才会解除制裁和签订终战宣言,但也有一些迹象表明,特朗普对朝鲜弃核的立场正在松动,他在联合国大会期间就表示,不愿意在朝鲜无核化的问题上卷入“时间游戏”,如果朝鲜弃核需要两年或三年时间,他并不介意。

所有对金正恩弃核抱乐观看法的人,都有意无意忽略了这是有条件的,即要朝鲜采取更多的弃核措施,美国也必须同步采取行动。朝鲜外相李勇浩在联合国大会的发言中就表明了这个态度,他警告美国,只要美方继续寻求维持强硬的对朝制裁,平壤就“不可能”先解除核武装。外界可以把李勇浩的警告看作对第二次特金会的喊话,但其实,这才是金正恩对弃核的真实想法。

我曾说过,在特朗普强大的心理威慑及联合国史上最强制裁下,金正恩考虑过以完全弃核换得美国认可,但在中俄相继同美关系恶化,中朝恢复传统友谊,以及韩国的态度摇摆(实则倾向朝鲜),成功瓦解国际社会的制朝联盟后,金正恩放弃了完全弃核的打算,他现在的策略是走一步看一步,尽量拖延弃核进程,使这个过程变得漫长,朝鲜好从中寻求突破机会,其最终目标还是保有核武器。而为达到迷惑美国和特朗普的效果,金正恩在这一过程中,会不断强调他对无核化的意志,并采取一定的表面功夫去迎合和满足特朗普的虚荣心,以显示其有“诚意”去核。

金正恩最终保有核武意图的实现,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中俄和美国的关系,二是诱导韩国,把韩国拉拢过来。就前者而言,金正恩希望中俄和美国的矛盾闹得越大越好,最好是完全闹蹦,这样朝鲜对两边的价值就能充分显现,所以金正恩有动力去搞坏中俄两国和美国关系。

但仅在中俄和美国两边投机,也存在很大风险,尚不足以保证美国对朝“友善”,这个时候,韩国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作为美国在东北亚的盟友,如果美国不想被中国排挤出该区域,韩国的作用无疑就非常重要。正是看中此点,要韩国去做美方工作,就成了金正恩利用中国去抗美外的另一选择。所以,在完成了核试验的初步使命后,今年伊始,金正恩开始对韩大打和平牌,开启半岛和解进程。这一招效果很明显,不仅文在寅政府已经相信金正恩的弃核诚意,韩国民众也改变了过去对朝鲜和金正恩本人的恶劣印象,认为金正恩和其祖父辈不同,确实要将朝鲜带入一个新时代。

公允来说,文在寅并非完全不了解金正恩的意图,但出于民族情感和将中国排挤出半岛的目的,他改变了韩国政府早先所持的无核化立场和态度。大概在其看来,两韩隔绝半个多世纪之久,要朝鲜一下子完全弃核不现实,先要培养信任,尤其是韩朝领导人要建立起信任关系,在互相信任的情况下,再谈弃核问题就相对容易。而要培育信任,一个和平的半岛环境就必并可少,战争或战争威胁是绝不允许的。因此,文在寅的思路是:半岛和解——领导人建立信任——朝鲜弃核。

这一思路从大的原则和方向来看没有错。问题是,文在寅在两个判断上出现“失误”:一是他并不真正了解像朝鲜这种政权的本质,以为在外部环境的高压下金正恩为全体朝鲜人民的福祉和政权自身生存,会放弃核武;二是为诱导和奖励金正恩弃核,国际社会需要做出正面反应,帮助朝鲜,韩国在这点上更应“当仁不让”,所以在《平壤宣言》中,韩朝要重启经济合作,而这些合作项目是违反联合国对朝制裁协议的。

韩朝都清楚,朝鲜当下处境的改善,取决于美国和特朗普。因此,“诱导和奖励”金正恩,也主要是针对美国。文在寅的“使命”,就是在美朝之间穿针引线,将双方的意图尤其是金正恩的想法传达给对方,说服特朗普政府减轻对朝制裁。这就不难理解,文在寅一方面向特朗普表示,金正恩有弃核的意志,一方面也承诺,未来两韩即使统一,驻韩美军也无需撤走,以打消美国对他这样做的疑虑。

迄今为止,文在寅的“说客”角色做得相当成功。然而,正如韩国峨山政策研究所分析员申范澈所说,文在寅重视建立互信多过做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在进行“危险赌博”,这种柔弱的做法将促使朝鲜继续掌控其核武器。如果朝鲜最终没有落实无核化进程,首尔将难辞其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