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架空的士官团制度

————————我设想的士官团制度。

我觉得完善作战部队的军士制度,恢复93士官军衔,即分为军士长和专业军士两级,这样才是彻底的军改,或者军队建设历史上缺失的一课必须补上。

我的设想:

1,作战指挥,下士副班长,中士班长,固定编制。
中士以后可以选择三个职业路线:

A,军士长走指挥管理路线,必须指挥士官学校(营以下任职)→基础指挥院校(军旅级)→中级指挥院校(战区,军种司令部),这种路线培训晋升。

各级关键士官:

排:军士长(执行排长命令,管理教育本部军士和中士),教练中士若干(培训合格,军士长的替补)

连:第一军士长(执行连军政主官命令,管理教育本部军士长和军士上士),枪炮军士长2名(1名辅助第一军士长1名专职军纪),连部上士1名,给养军士长1名。

营:指挥军士长(执行营军政主官命令,管理教育本部军士长和军士上士),枪炮军士长2名(1名专责营部专业军士管理1名专职军纪),各专业军士若干(侦察/通信/步兵/工化/信息/无人机,作战支援专业),营部上士1名,给养军士长1名。

——以上各单位本部军官全部阵亡之后军士长进入指挥序列。

旅团:高级指挥军士长,设办公室:
内设不超过5名的军士(含专业军士1名,但不含上士),协助高级指挥军士长管理教育培养本单位士官团,为本级军政主官提供建议,列席各类会议有发言权,涉及士兵议题有表决权。

军师:总指挥军士长,设办公室(编制和分工同高级指挥军士长)。

战区,军种司令部:首席军士长,设办公室(编制和分工同高级指挥军士长)。



指挥军士长最高服役到50岁,45岁之后或者受伤不适合师以下部队工作,直接调
①国防动员部,去省军区担任荣誉军士长,军分区县区武装部担任动员军士长。
只设两级,荣誉军士长必定是立过战功最高的那个。

这样一个省军区系统,省军区可以保持少将(兼管预备役部队),也可以降低到上校(不管预备役部队)中校(小省和直辖市),军分区和县区武装部两级只编制军政主官是军官(军分区少校,武装部上尉),其余工作都可以让这些军士长来完成。沿海沿边乡镇甚至可以由这些军士长出任乡镇武装干事
②非作战单位担任管理军士长(用以和作战部队区分),比如医院,院校。
③二线或者预备役单位担任指挥军士长(师以下一律设一个级别)。



B,专业军士,走技术路线:地方高校特招/专业队集训→专业军事院校→高等科技院校进修。

专业军士以一二三四五六七级别区分,作为待遇等级和技术等级。

最高60岁,退役即回地方。

负责通用技术(驾驶炊事军乐等等)的专业军士,由本单位军士长负责管理指挥;负责专业技术的专业军士,由本单位专业技术军官管理指挥。

C,上士,行政庶务路线。作为营部,连部,军旅团机关的内设部门,非作战单位的军士,专司文书和行政庶务,本单位有军士长,接受军士长指挥管理,没有军士长接受部门军官的指挥管理。一线35岁退役,二线或非作战单位45岁退役,永不晋升到军士长阶级和专业军士。


这样的话,取消军籍文职(那个像极了美军准尉制度的文职),只在大后方(军以上)保留合同文职。


2,专业军士没有指挥权,只和同级别军士长享受同等基本待遇,有专业津贴。
军士长有指挥权,军士长有额外的津贴,根据指挥,管理,给养,动员等工作岗位决定。

3,师以下作战部队就是三巨头:

军事主官,对接战区和残联会,负责军官团,军令线
政治主官,对接国防动员和军种部,军政线。

军士长,负责士兵和士官管理。

专业技术部队,增设和本单位军事主官平级的专业技术军官,总工身份

本帖最后由 步兵连长 于 2018-12-29 23:26 编辑

楼主设想很好。

但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没有说清楚。

军士长和军官的区别在哪里?

关于这一点,必须理解西方文明。

在中国文明里,秦以后,军官和士兵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军官大多来自行伍出身,并以此为荣。
也就是说,军官和士兵,是没有明确界限的。

但在西方,两者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来自中世界封建传统。担任军官的都是贵族阶级身份,至少是骑士。
现在的美军,军官吃饭也有单独的座位,不和士兵坐在一起;军官有自己的俱乐部。
军官团,就是骑士团。
拿破仑创建的所谓荣誉军团,其实就是骑士团复辟,换个说法而已。
骑士团团长,地位相当于国家首脑。
英国国王的头衔里,就有很多骑士团首领,其中最高级的骑士团是嘉德骑士团。

这一点,和中国秦以前的历史是高度类似的。
秦商鞅变法,以军功取爵,彻底剥夺了贵族对军官职位的垄断权,开启了官兵一体的新时代。
从而焕发出巨大的战斗力。

中国从秦以后,二千年都行秦政制,一直到现在,也是“秦制为本,马列为用”而已。
所以,在文明没有转型之前,是不可能建立西方式的军士制度和军官团制度的。


------------------------------
日本之所以可以,那是因为日本一直是类似西方中世纪的封建制度。
他们的军官职位,是被武士垄断的。武士就相当于西方的骑士,中国先秦的士。

------------------------------
一个国家最根本的制度,并不是政治制度,而是军事制度。国家首先来自军队的缔造。
先有军队,然后有国家,这才是国家起源理论、发生理论的正解。

TOP

日本的武士也分等级,比如德川幕府掌权后,各藩武士分上士(关原之战战胜方后代)和下士(关原之战战败方后代),下士在路上遇到上士必须让路,低头跪着,当官什么的根本没有机会,而且被上士砍了都没人问上士的罪,因为官府就是上士占着。遇到打仗,下士只能作为低级步兵,充当炮灰。日本明治维新后,政府军的主力就是萨摩和长州送给政府的。在军队里,老兵打骂体罚新兵是很正常的(见电影《男人们的大和》)。日本陆军培养军官主要靠士官学校,军官提升都是看出身,能高升的大部分是长州人,岗村宁次是例外。即使是战败后成立的自卫队,军队的栋梁还是士官。日本政府为了留住人才,士官的福利待遇是没话说的。总之,改革最需要的是提高福利待遇和创新用人、培养机制,毕竟人是最重要的资源
AMCLUB

TOP

其实我个人观点,凡是一个军官团的培养或者说某个军事制度的成立,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提高待遇固然无可厚非,但其实你比如明清两代末世的军官待遇应该不能说低吧,比如满清八旗,但同样无法打得一塌糊涂。

任何军事制度最大的根本就在于 军事要和生活相统一。你比如说游牧民族之所以一直比农耕民族能战,本质原因就在于打仗对游牧民族来说早就融进了生活。而共和国老一期的将领,大部分都是泥腿子,但照样能打仗。

所以现在部队留不住人的问题,固然有待遇不高,但何尝这又不是跟社会的一盘大棋呢??仅仅只是单方面提高某个待遇,并没有办法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文化,就好比以为多发大学毕业证书,国家人才就上来的道理一样。

TOP

本帖最后由 步兵连长 于 2019-1-6 17:56 编辑
其实我个人观点,凡是一个军官团的培养或者说某个军事制度的成立,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提高待遇固然无 ...
雪之痕 发表于 2019-1-2 21:15


从历史来看,唐宋转型,汉人从宋朝开始,就自己摧毁了自己的军事文化和军事生活。
当然,这个过程是从秦始皇开始就不断在进行,具体可参看雷海宗《中国的兵》,但宋朝朝廷政策公开重文轻武,是一个质变的转折点。
由于汉人摧毁了自己的军事文化和军事生活,导致从此后面对异族军事进攻,不堪一击。

从宋朝开始,军人的荣誉感丧失了。当兵只是为了吃粮。
社会开始形成浓厚的歧视、轻视武人的文化,所谓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并产生了大量的鄙视性词汇,比如丘八、兵痞、傻大兵、老粗,等等。在汉语语境里,当兵的并不是一个褒义词,而是贬义色彩的词汇。在民众眼里,一方面会有一些畏惧——因为那代表暴力;同时又是轻视,无足轻重。
当兵也自称老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借机发飙。
毛时代的人热衷当兵,有背景的是为了在军中升迁,无背景的则是为了好处:可以免费吃喝几年、捞一张党票、退伍可以解决工作,等。
现在的人当兵,普通人也是贪图可以几年免费吃喝,退伍后可以比较容易找到保安工作。
考军校则是军校不要钱,毕业后是铁饭碗。

没有任何荣誉感的考量。
这是军事文化缺失的结果。
宣传机器虽然口号喊得响亮,但只是口号而已。没人当真,中国国情和特色就如此。读书人十年寒窗考科举,嘴上都是为了治国平天下,其实是为了当官发财。

要知道,当兵就是死士,随时准备付出生命。
这种行为,如果没有崇高的荣誉感作为精神支柱,光靠好处,是难以维系战斗力的。
西方的雇佣军也是有高度荣誉感的。
瑞士雇佣军被法国国王雇请作为王室卫队,在法国大革命中,“800壮士”面对起义暴民,顽强抵抗全部壮烈牺牲,没有一个逃兵或者投降。
他们都光荣地履行了自己的义务,无愧于上帝选民的资格。

这是历史和文化问题。
解放军现在的指导思想,依然是毛思想。
毛对解放军的定义,这是一支人民军队。而毛理解的人民,主要就是农民。所以,实质就是一支农民军队。
所以,毛向来是反对西方式的职业化、专业化建设的。即使这种做法是来自老大哥苏联也不行。
在解放军中流行的观念,比如:战争中学习战争,将军都是战场上走出来的,实践出真知,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云云,其实都是似是而非,经不起推敲的,都是来自毛主义和中国传统的反智思想,本身也违背解放军的历史事实,是为了政治需要泡制出来的假历史、伪理论。

这就导致解放军现在要向西方学习的话,首先要面临文化上的冲突。

其次是体制冲突。
按照西方的定义,士官是士兵的领导者,军官是军队的领导者,是一种分工合作关系。
但在解放军,是党领导一切,行政级别决定一切。
西方军队的文明背景是封建主义和工业化资本主义;而解放军的文明背景,还是皇权农耕文明。

还有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冲突。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职业化、专业化的军队,要求具备理性精神,服从真理而不是个人。
真理具体体现为法律、条例、技术规范、纪律,等。
但在解放军,首先要服从的,是某个具体的领导人。
从中央领导到连排领导,领导换了人,就要重新学习新领导的讲话、指示、精神。
这样,就难以形成理性精神,规范的运作,科学化管理。人亡政息,人走茶凉,一个领导一套说法、做法,甚至推倒重来。

也就是说,军官团和士官团,在中国,是没有也不允许,获得自身独立的团体意识,团体地位,有自己的价值观、荣誉感,独特的社会地位和军队地位。
赵孟能贵之,赵孟亦能贱之,神马都是浮云。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