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核抑制论”到底能否适用于朝鲜——人类历史上主动废除核武器的国家一个都不存在!

本帖最后由 @潇宝贝 于 2019-5-24 09:18 编辑

【知远导读】本文编辑节选自日本《军事研究》杂志2018年9月号发表的题为《“核抑制论”到底能否适用于朝鲜》的文章。该文主要从分析冷战时期产生的核抑制理论入手,重点阐述“确保毁灭”和“战争遂行”两种核抑制战略的优劣异同和现实适用性。并对当今主要有核国家采取的核战略和发展进行了剖析。通过解析美苏、印巴、美朝核战略的博弈,总结出了在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中对日本有利的核抑制对策。
报告全文约11000字,如需阅读完整篇幅请登录知远官网http://www.knowfar.org.cn/查询。



中小国家所采用的核战略类型

前文已经概览了基于“确保毁灭”和“战争遂行”这两个概念的核战略,这是美苏这类超级大国所采用的核战略。另一方面,资源有限的中小国不得不采用有限制的核战略。核战力并不充实的中小国,核武器只限于“确保毁灭”的职能,用报复威胁作为抑制的手段行使所谓“最小限度抑制”战略。

“最小限度抑制”即保有可对敌对国形成报复攻击所必要的最小量、非脆弱化的核武器(可移动核战力或SLBM<基于潜艇发射的弹道导弹>等)。当中小国受到攻击时,就会使用以上武器对敌对国的城市区域等人口中枢或工业基础进行报复攻击,借此威胁敌对国,从而达成抑制对方先制攻击的战略意图。采用这种最小限度抑制战略的中小国,对敌对国的核报复手段是被限定的,且无先制攻击能力。因此,即使与敌对国的局势高度紧张,也能在危机中维持稳定性,发生核战争的概率也大大下降。因为无需为大规模的核战略做准备,新生核保有国家大多采用只保有少量核弹头方式来备战,事实上印度和中国便是采用这种核战略。

核战略概念的类型


另外,若出现敌对国对本国的核战力等进行对军事目标先制攻击的态势,并且这种态势保持了持续推进的迹象时(或者说被这样判定时),这种最小限度抑制的可靠性就会变得非常低下。当敌对国对本国一部分核战力造成破坏时,根据最小限度抑制战略想定,本国将对敌对国的人口中枢和工业基础进行报复攻击。但是,一旦实施这种报复攻击,将会招致敌对国针对本国城市区域的全面反击。从结果上判断,由于会导致本国毁灭,不遂行报复攻击更具合理性,此时,该核抑制战略则宣告失败。

与此相对的“战争遂行”战略则考虑在包括非核与核攻击在内不同战斗规模中采取相应适合的不同手段,使针对敌对国的军事冒险的报复更可信,企图借此来进一步提升核抑制的可靠性。但由于此战略必须像大国一样将大量的资源用于安全保障,否则无法实现核抑制,故中小国家难以实施这样的核战略。所以可以说追求最小限度抑制战略和有限定的战争遂行战略对中小国家来说是比较现实的。

以核战略和国际关系为研究方向的政治学专家维平纳兰说,中小国家采用有限定的战争遂行核战略被称为“非对称升级”核战略。“非对称升级”就是为了抑制常规武器侵略,对方对军事目标、对高价值目标这2种目标采取早期核攻击的战略。比起针对敌对国的常规武器的威胁采用核武器进行威慑,小中国家更倾向于采取有限定的“升级威胁战略(escalation dominance)”来达成抑制敌对国的攻击。因此,核武器除了“惩罚性抑制”的性质,另外还有在实际战场上使用核武器来阻止敌对国的侵略的“拒止的抑制”的意味。这种核态势是采取有限定战争遂行战略的中小国家所期望实现的。

事实上,采用带有“非对称升级”性质的核战略的国家,比较典型的就是巴基斯坦。在常规战力上劣于印度的巴基斯坦,为了抑制印度的常规攻势作战“冷启动(Cold Start)”,考虑使用低战力输出的战术核武器来实施先制攻击,企图以此对抗印军侵略部队。2013年配备的纳斯尔战术弹道导弹,可以搭载低于1000吨TNT当量的低战力输出核弹头,射程为70千米,可以说这就是为了抵抗印度而开发配备的武器。以这70千米的射程来攻击印度境内目标还是不够的,也就是说纳斯尔战术弹道导弹是用于攻击入侵巴基斯坦境内之敌的。另外,作为空中战力的F-16A/B和幻影3,共5驾战斗机具备了核武器运载能力,搭载了战术核导弹,并已经进行了数次RAAD巡航导弹的空中发射试验。巴基斯坦保有加纳维、沙欣系列等短程弹道导弹(SRBM)和加乌里、沙欣2等中程弹道导弹(MRBM),作为打击印度常规武器进攻的战术核武器。



朝鲜的核战略和对其的抑制

朝鲜在追求什么样的核战略?朝鲜在射程能够覆盖美国本土的弹道导弹上搭载小型化的核弹头,以此来构筑针对美国的核抑制态势。为了强化报复攻击能力(第二击能力),朝鲜在同步推进潜艇发射弹道导弹的开发。由于潜艇具备高隐蔽性和机动性,故抵御敌方攻击的能力也更强。即使本国的陆基弹道导弹发射基地遭到敌方攻击,残存的潜艇仍具备对敌国城市区域进行报复攻击的能力。

据美国国防情报局(DIA)称,朝鲜已成功将核弹头小型化,包含洲际弹道导弹(ICBM)在内的多型弹道导弹能搭载更多量的核弹头,数量比之前判定的更多,最多预计可搭载60枚。

朝鲜虽然成功发射了射程覆盖美国本土的ICBM(火星15),但另一方面,在弹头再突入大气层技术上还未完成开发的可能性很高。现阶段即使朝鲜完成弹头再突入技术和制导技术的研发,比起美国保有的核战力,还是望尘莫及。朝鲜如今正大幅提升核武器质量,欲借此来对抗美国,同时也在考虑使用针对美国本土的最小限度核抑制战略。事实上,朝鲜在2016年实施核试验之际,发表了声明,提到朝鲜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并将此作为抑制核武器的手段。

另外,朝鲜将来可能会超越最小限度抑制战略,去追求将核武器、弹道导弹作为核心的战争遂行能力,并且这种可能性非常高,理由有2点:

第一,考虑到美国在常规武器和核武器上保有强大的战争遂行能力,很大程度上,朝鲜以少量的核战力来实施最小限度抑制的体制可靠性无法得到保证。

首先,美国在试图策划军事介入朝鲜的脚本。若朝鲜为了报复美国,对美本土城市等目标实施核攻击,那朝鲜遭到美国全面核反击的可能性极大。也就是说,朝鲜为了抑制美国而实施的第二击反而可能招致美国更强烈的攻击,导致朝鲜毁灭。因此,不进行针对美国的报复攻击变成了合成的判断,从结果上看,抑制的可靠性丧失殆尽。另外,朝鲜突破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卫网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这是根本的问题。

第二,朝鲜为了本国安全采取的军事手段大量依靠核武器和弹道导弹。2017年版《国防白皮书》中称,朝鲜包含正规军队和预备兵力在内保有180万人的兵力,但因国际制裁和经济停滞导致常规武器现代化水平滞后。本来就不多的各种资源主要集中在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的开发上,常规武器现代化进程必要的耗费则同经济发展水平走“并进路线”。作为朝鲜军队核心的无核陆地战力的约2/3力量集中配置在非武装地带(DMZ)附近。另一方面,议政府走廊的驻韩美军从防止非武装地带(DMZ)附近发生纷争后战况升级的考虑出发,不保有针对平壤的直接攻击能力。因此,当朝鲜半岛发生大规模战争时,配置在驻日美军基地和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的美军战力将成为进攻朝鲜的主力部队,而朝鲜不具备对这些基地进行有效常规武器战力投送的能力。

于是,为了抑制美军的行动,实际发生战争时,可以判断朝鲜不得不在战争早期阶段就针对这些军事目标进行核打击。事实上,朝鲜已表明当朝鲜半岛爆发战争时,可利用“飞毛腿ER”和“芦洞”导弹等短程弹道导弹(SRBM)和中程弹道导弹(MRBM)级的导弹作为实际的攻击手段对驻日美军基地进行攻击(23)。另外,洲际弹道导弹(IRBM)“火星12”正是将美战略轰炸机出击据点安德森空军基地预想为打击目标而配备的导弹。现阶段,朝鲜进入质量建军时期,但其核战力还不能说达到相同阶段的水平。同时,朝鲜也不像巴基斯坦那样保持各种各样的核攻击手段,但朝鲜却期望用核武器补足对美韩军的常规武器劣势,这和巴基斯坦针对印度的战略企图有相似之处。预想一下朝鲜核战略的方向性,为了抑制美国及其同盟国的常规武器攻击,其表明会在战争早期使用核武器,以此追求“非对称升级”的核态势威胁的可能性可以说非常高。

日本针对朝鲜核战略的对策

当朝鲜采取这样的战争遂行核战略之时,日本应如何采取必要的对策呢?

将朝鲜采取“非对称升级”态势作为前提来考虑,若想使朝鲜有限的核运用无效化,第一点,应维持包括美国核武器在内的核抑制可靠性是非常重要的。既然朝鲜已经获得了对美国本土进行弹道导弹攻击的能力,对于美国的同盟国来说,因为美国恐惧朝鲜的攻击,当同盟国遭受攻击时,美国可能会犹豫要不要进行反击,甚至见死不救。同时对日本来说,由于协助了美韩军队,被来自朝鲜的反击牵连也是有可能的。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准备好从常规战力到有限的核运用等多样的选择,与同盟国之间展开行动协商、共享、达成共识也是有必要的。当朝鲜半岛发生纷争时,即使美军为应对事态,想要把驻日美军基地作为出击据点,日美韩三国也必须共享战略利益并展开密切的协作。事实上,虽然在3月15日日韩双方外交国防当局重启了3年以来第一次关于安全保障的对话,但由于双方因历史问题互不信任,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协作现阶段还未展开。

另外,美国在“2018年核态势评估(NPR2018)”中表明,为了强化核抑制力量,正在开发低战力输出的战术核武器。用威力过大的战略核武器来慑止战术核武器是没有可靠性的,当敌国升级战争规模到使用战术核武器,以此来进行威慑时,恐怕用战略核武器就没有办法抑制。从抑制的观点看,以低战力输出的核武器造成相对柔性的反应,增加这类行动本身,从提升战争各阶段抑制可靠性意义上来说是有必要的。

第二点,实际使用核武器时,应该限定损害程度。具体来说,就是有必要强化对各种导弹的防卫。日本政府正在推动引进配备“宙斯盾”系统、“宙斯盾”反导系统和在PAC-3(“爱国者-3”反导系统)的终端探知阶段就能够实现迎击的多层次弹道导弹防卫系统。同时也企图通过引进SM-3 Block 2A(“标准-3”防空导弹),来大幅扩大防卫范围。

考虑到导弹防卫可将对手第二击无效化的特点,在冷战时期,它常被视作破坏相互确保毁灭、摧毁战略安定之物。但是,这种认识是基于美苏冷战相互确保毁灭,通过维持双方防卫脆弱性来减少先制攻击的诱因的一种战略态势,对企图通过在战场或战争相关区域用核威慑来抑制特定战争状况恶化的朝鲜来说,将敌方的核武器侵害限定在一定范围内,甚至无效化是有必要的。

另外,我们也从导弹防卫技术和战略环境上提取可能出现的观点。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导弹防卫技术的可靠性不断提升,预想的迎击规模也比冷战时期要小得多,导弹防卫变得更加现实。如今海上自卫队正在运用的SM-3 Block 2A(“标准-3”防空导弹),在2007年到2010年间实施的4次发射试验中,成功进行了3次模拟弹道导弹迎击。截止2017年5月,自卫队运用从2001年以后开始配备的“宙斯盾”反导系统(BMD)、陆基中段反导系统(GMD)、末段高空区域防卫系统(THAAD、简称“萨德”)、PAC-3系统(“爱国者-3”反导系统)共计组织了93次迎击试验,成功了76次。其中,“宙斯盾”反导系统组织了42次试验,成功35次;“萨德”组织的13次试验全部成功,成功率已经超过80%。

同时,研究打击军事目标的常规武器第二击能力是有必要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使朝鲜第一击无效化的能力。朝鲜的弹道导弹大多是基于移动式发射平台(TEL),要攻击这些平台需要掌握目标的实时位置。因此,在察觉到对方遂行攻击征兆的时候就将所有目标都无效化,这是极其困难的,并且展开攻击时遭到朝鲜报复攻击的可能性也极高。

在此讨论的第二击攻击能力,是指遭受朝鲜第一击后,通过对还未使用的导弹及其发射平台反复打击来制约其行动,以此减少飞抵本国的导弹数量的能力。通过将这种能力和导弹防御能力相融合,使得损害限定在一定程度内,那就足以使我们期待导弹防御精度的进一步提升。

美朝首脑会谈以后的融洽氛围的另一面,是朝鲜对在无核化进程中仍未采取具体措施。其保有核战力的现状毫无变化。假如中国等国接受美朝对话的进展结果,松动对朝鲜的一些制裁,而朝鲜仍旧保有现存核战力的话,别国制裁的实效性恐怕要降低。今后,日本有必要一边维持对朝鲜的核抑制,一边做好相关的长期无核化进程措施。(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许斌/编译自:日本《军事研究》杂志2018年9月号)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有无可能先行解除武装?
AMCLUB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