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香港的渗透干涉

本帖最后由 @潇宝贝 于 2019-10-22 13:37 编辑

【知远导读】美国中央情报局在20世纪60年代期间在全球各地的秘密活动受到各方谴责,不利于其再继续进行对外国的持续性“民主”输出,在此背景下披着非政府组织外衣的国家民主基金会因此成立并得以将各种活动公开化、合法化。在1983年成立的国家民主基金会是一个由美国两党共管、民间和非营利以及自认为可以推动全球民主进程的机构。该基金会成立后,与其旗下的四个核心的受让机构通过不断出资资助全球各国非政府组织的方式输出“美式民主”,以执行者的身份帮助及指导目标国的非政府组织通过游行示威、施加压力或革命的方式来扶植认可势力进行颠覆和取代目标国的当政政权的活动,从而完成美国认为的民主改革目标。

本文节选自《知远防务评论》2019/No.9即将刊出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全球“民主”输出案例及对香港的渗透干涉》一文,文章全文约20000字,希望阅读完整版本的读者请关注刊物官网更新。

2014年,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占领中环”非法集会事件之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其官网上发出声明,否认自己在该场香港风波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并指责及怀疑中国媒体受到国家的控制,其报道不实且有偏向性。1但梳理历年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香港地区一些组织机构的资金捐助及一些相关涉港的研讨会、人员会面等活动后,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将国家民主基金会与香港地区的一些追求所谓“民主、法治、人权”的活动脱离关系。

在香港开展活动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下属主要部门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活动特点是仅在美国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实行“民主”活动,并且不直接资助任何政党,而是以下属机构为中心进行“民主”活动的人士提供资金来达到目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Solidarity Center,AFL-CIO)和国家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NDI)在香港地区一直保持着活跃度。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负责亚洲、中东和北非项目的副总裁路易莎·格雷夫表示,国家民主研究所(NDI)自1997年以来就在香港工作。国家民主基金会并不直接参与香港的“民主”推广工作,而是通过基金会在香港的三个合作机构进行具体细致的工作,这三个机构分别是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Solidarity Center,AFL-CIO)和国家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NDI)以及香港人权监测中心。2通过上述三个合作机构,国家民主基金会可以保持与香港其他团体的密切联系。国家民主研究所自身就一直扮演着尝试与香港记者协会、公民党、工党和民主党间联系的中间人角色,并且在扩大年轻人参与政治事件的范围上及态度上持积极鼓励的态度。3而另一个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核心机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被揭露与香港的职工盟关系密切。据大公网报道,早于2014年的时候,国际劳工团结中心香港联络处代表黄静文发电邮给该机构的人权和工会权利部负责人,就香港廉政公署及香港税务局调查职工盟创始人李卓人收取海外资助一事,建议清除职工盟一笔额度达十二万元的借款记录。4而在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年度资助中职工盟也赫然在列。

近年来基金会对港资助

整理国家民主基金会网站中记录在案的对香港地区资助的对象及金额,可以发现早在1994,国家民主基金会就开始向香港地区的美属或本地非政府组织提供拨款。这些拨款如下图表格所示,基本上都提供给了与人权、公众项目、选举监督及宪政改革、工人权益有关的机构或项目。

1994-2018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涉港资金流向5



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助,香港地区的“民主”人士拓宽了自身与美国的国际合作,但是对香港地区来说却是逐渐失去稳定局面的开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国家安全分析师McFarland采访时表示,“美国在香港地区设立了一个大型领事馆来实践由国会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以确保美国的民主,我们还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委员资助了香港地区数百万美元作为当地民主活动的资金…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中国指责美国政府在香港事务上有所动作并非完全错误。”6

美国对香港进行“民主输出”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冷战开始之时,当时作为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正好可以作为美国在亚洲遏制共产主义,同时进行反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宣传及向大陆地区“民主输出”的重要地点。之后美国不断调整对港政策,在香港回归后取代英国进一步介入香港事务,而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扮演了一个具体实施的角色,通过指导及为下属的核心机构提供资金进一步遥控香港本地的“民主”党派及组织。2015年,香港大公网就刊登过有关香港“学联”骨干周永康、罗冠聪等去往美国参与美国一个名为“公民力量倡议”的人权组织举办的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的报道,同期参加该活动的还有一些在中国境内被禁止的非法组织及人员。7“公民力量”是一个2008在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注册成立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由流亡美国的杨建利创建,与国家民主基金会关系密切。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香港事务的潜在影响

从目前形势看来,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及其下属机构为主的非政府组织活动与香港“民主”人士间的联系及活动正在逐渐公开化。此次由《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引发的、始于6月份的香港地区骚乱就不断有与美国政治人物与香港地区骨干分裂分子见面的新闻报道出现。8月6日,香港媒体报道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朱莉·艾德(Julie Eadeh)与香港“民主”人士李柱铭(Martin Lee)及陈方安生(Anson Chan)进行了私下的会谈。8当天晚些时候,朱莉·艾德(Julie Eadeh)还与此前在2014年发起“占中”活动的黄之锋会面。9而在次此前,2019年3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华盛顿会见了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和随行的几名反对派议员。5月,香港“民主”人士罗冠聪、李卓人、李柱铭和麦燕庭组成的反对引渡修例美加团先是参加了由国家民主基金会组织的座谈会,并随后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华盛顿进行了会面。10 6月,美国国会议员马克·卢比奥(Macro Rubio)、吉姆·麦戈文(Jim McGovern)重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11美国在香港地区的运作由来已久,从政策制定、政策执行到具体实践都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可以说美国对香港事务的影响方式已经有了一套系统且连贯的思想及手段。尽管美国百般抵赖对港事务从无插手,但历年拨款资金去向清晰地指明了钱从谁的手里给出去,并且给了谁。在此需要多提一点的是,香港骚乱至今,以香港“众志”组织头目为首的祸乱分子窜流各国,以寻求帮助香港“民主、独立”的借口在外国歪曲事实,试图博取西方国家的注意力和在此事上对中国政府施加影响。9月9日,香港“众志”组织的秘书长黄之锋在其保释后立即飞往柏林参加德国《图片报》在德国议会为世界各地人权人士举行的活动。这场活动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出席活动的嘉宾中还有早已承认白头盔作假的该组织负责人拉伊德·萨利赫。可以想见的是,类似黄之锋的香港示威运动代表人物会继续游说各国,试图在舆论上占领制高点从而形成不利于中国的国际舆论环境。《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只是引起目前香港乱象的一个导火索,诸多证据表明,暴乱的背后有着香港教育界、媒体界、法律界、社工界、工会等团体中相关人士和组织的深度参与和配合,暴乱现场也曝光出有着美国情报人员的直接组织和指挥,止暴制乱需要唤醒广大香港民众抵制暴力,但只有思想才能战胜思想,只有组织才能战胜组织。

结 语

美国不遗余力地向全球进行“民主”输出,可以说在一些国家确实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无论是在蒙古国干预竞选还是在尼加拉瓜社会动乱中,均能发现以国家民主基金会为首的美国非政府组织的身影。这些组织通过其身份的特殊性,长时间且隐蔽地向各目标国非政府组织提供财力支持、人力支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更发人深省的是,非政府组织通过长年累月进行的“民主”输出对于目标地社会年青一代意识思想会造成潜移默化的改变。环球网2019年8月底的一篇文章报道了香港年轻示威者在香港各区播放一部名为《Winter on Fire》(凛冬烈火)的纪录片。该纪录片记录了乌克兰于2013年11月至2014年2月间“颜色革命”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而许多香港年轻人在观看完该片后竟哭着表示“香港可以像乌克兰一样取得这样好的结果。”12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香港示威者年青一代大部分才是真正的闭塞,不了解世界也不了解自己的现状。从大方向来看,受到境外势力影响的示威者们基本上丧失了辨别是非真假的能力,至于风波后期的示威者们高唱美国国歌、举美国国旗、以及在香港各地对公共设施、行政机关的打砸烧则更完美地展现了这些人的无脑以及甘愿被人利用。


【1】“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and Support for Democracy in Hong Kong”, https://www.ned.org/the-national ... cracy-in-hong-kong/
【2】“美国对‘颜色革命’为何乐此不疲”,人民网,http://cpc.people.com.cn/pinglun/n/2014/1010/c78779-25801976.html
【3】“The Uncertain Future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Promise of Democratization in Hong Kong Series, Vol. 16, September 2016, NDI,https://www.ndi.org/sites/defaul ... Kong%20-%202016.pdf
【4】“从组织动员到物资支援,反对派收美五千万暴力乱港“,大公网,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9/2019/0625/308889.html
【5】https://www.ned.org/wp-content/t ... p?organizationName=®ion=Eurasia&projectCountry=Russia&amount=&fromDate=&toDate=&projectFocus%5B%5D=&search=&maxCount=100&orderBy=Year&start=1&sbmt=1
【6】https://web.archive.org/web/*/NED%20funds
【7】“学联头目赴美研习‘港独’,妄与颠覆势力合流”,大公网,http://news.takungpao.com/hkol/t ... 91856_print.html?pc
【8】“美国应停止对香港的干涉”,《中国日报网(海外版)》,http://www.chinadaily.com.cn/a/2 ... cf3e35568d13_4.html
【9】评论:“反中乱港头目”李柱铭难逃正义审判,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gangao/2019-08/20/c_1124895538.htm
【10】“Pompeomeets Hong Kong pro-democracy leader”,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 ... eader-idUSKCN1SN01R
【11】“Commissioners Reintroduce The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https://www.cecc.gov/media-cente ... s-and-democracy-act
【12】“香港示威者举行放映会 播放乌克兰“革命”纪录片”, https://news.sina.cn/gn/2019-08- ... tml?cre=wappage&;mod=r&loc=2&r=9&rfunc=54&tj=none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