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未来战争,始于今日

本帖最后由 @潇宝贝 于 2019-11-22 15:08 编辑

【知远导读】本文原载于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2019年第40期,原标题为Войны будущего начинаются сегодня,作者为俄罗斯军事科学院院士、教授弗拉基米尔·奥斯坦科夫中将。作者认为,在未来战争中尽管将积极运用其他类型的对抗,但起决定性作用的仍将是武装斗争。用于夺取制信息权和进行信息战的手段将在未来武装斗争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既有形势要求俄罗斯从用核武器遏制潜在敌人转向用高超声速武器(核装药型或常规型)反击任何大规模侵略以给潜在敌人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失的威慑政策。

军事战略的一项重要任务是预测未来战争的特点,为形成对敌人、武装冲突的复杂性和武装力量、其他军事部队及机关面临的任务的准确认识提供可能。对未来战争的预测分析表明,今天正在运用的斗争方法正在越来越多地向综合使用政治、经济、信息和其他非军事影响措施转变。但这并不意味着武装力量将无用武之地。

尽管对敌人采取的非军事影响措施有不同的名称——混合战争、间接战争、不对称战争,但其内容总地来说是相同的。它们主要依靠破坏对方的军事和经济潜力,结合以破坏国家管理和军事指挥,对民众施加信息心理影响,支持内部反对派,要求以尽可能少的武装干预达成政治目标。无疑,这些措施还会得到隐蔽的军事措施的补充,包括对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的全面援助。

乌克兰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美国和欧盟对该国极右势力的支持导致不符合宪法的政权更迭,在顿巴斯爆发武装冲突,国家变成俄罗斯边界旁边长期的不稳定源。

俄罗斯武装力量领导层在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的过程中也综合运用了军事和非军事措施。一方面,包括对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的军事技术、经济和财政援助措施在内的非军事措施的合理运用,另一方面,在对对方有效实施信息影响的同时进行经济封锁,往往促进了以最短的时间、最小的物质和资金代价取得胜利。

但在未来战争中,尽管将积极运用其他类型的对抗,但起决定性作用的仍将是武装斗争。军事力量不仅将保持其重要意义,其作用甚至还将提高,只是武力措施将具有选择性。

目前军事行动正在变得更加富于变化、积极主动和卓有成效。战术和战役间歇正在消失,而新的信息技术使部队和指挥机关之间的空间、时间、信息脱节大幅度缩小。军队集团在战略和战役级别上的正面冲突正在成为历史。远距离不接触打击敌人正在成为达成战斗和战役目标的主要方法。敌人领土全纵深的目标都将被摧毁。战略、战役与战术层级之间及进攻与防御行动之间的差别正在消失。

同时,最近一些武装冲突和局部战争的经验表明,各军、兵种的战役和战斗行动不再是独立行动。在现代化战争中,为达成既定目标,主要在统一指挥下集中各军、兵种军团和兵团的力量进行联合作战。因此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不久前作出了关于成立作为跨军种地区战役战略军团的军区的决定,其作战编成接近于在其防区内抗击预测中的军事威胁所需的跨军种军队集团。提出了使用军区部队的新方式——作为在战役战略集团司令统一领导下的各军、兵种军团、兵团、部队和特种部队联合作战的战区战略作战。

传统上敌人在军事冲突中主要通过集中力量准备不接触战,使用高精度杀伤武器来达成目标。美国长期以来建设强大的海军和海军,对地面部队未给予应有的重视,结果这导致各军种发展扭曲。

俄罗斯近些年来成功地进行的一系列作战的经验也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打击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的部队,地面部队集团在那里执行了决定性任务。

所有这一切的结果是,先是五角大楼,尔后北约制定了多领域战役构想,其目标是抵消俄罗斯武装力量采取的以破坏美国和北约在俄罗斯边界附近部署兵力为目标的措施。随着该构想的实施,军事冲突特点的趋势更加清晰地呈现出来:敌人大量使用特种作战部队,使用非法武装部队和渗透分队。这同时决定了必须建立有效与其斗争的系统。

成立战时军区并赋予其补充职能是解决该问题的办法之一。俄罗斯联邦总统于2013年做出的关于完善地方防御体系的决定起了很大作用。其中包括关于在武装力量编成中组建民兵部队(到2020年前兵力应达到90万人)的决定。此外,为了改善地方防御的效果,在俄罗斯联邦各主体中成立了相应的司令部。

用于夺取制信息权和进行信息战的手段将在未来武装斗争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为指挥机关实时提供所有所需情报的航天器和无人机将构成其基础。这将增强对位于地球任何地区的目标灵活实施精确打击的能力。

俄罗斯空天军在叙利亚的作战过程中使用最新的侦察、电子战装备和火力杀伤武器是部队集团战斗能力提升的明显例子。这使得俄军可以控制叙利亚领土、领空和领海,有效地进行消灭敌人的战斗行动,遏制外国集团对武装反对派提供火力支援。

因为预见到武装斗争特点的这些特点,军事战略制定了对发展跨军种侦察打击和侦察火力系统,确定其在对抗体系中的位置和在火力杀伤敌人中所占比重的要求。在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中成立负责该问题的专门部门不无根据。

具有更高杀伤性能、精度、速度和更大射程的基于新物理原理的武器和具有更强能力的侦察装备、机器人装备、自动化指挥系统、通信系统和信息对抗装备将彻底改变未来战争的特点和内容。军队将装备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18和2019年向联邦会议宣读国情咨文时宣布的独一无二的新武器装备。

在预测50年后的战区会是什么样的时候,可以肯定,首先,这将是机器人之间的作战,其首要任务将是摧毁敌人的基础设施和武器。当生命受到的威胁最小的时候,人员将参加作战。

军事战略还决定对潜在敌人进行战略遏制、防止对俄罗斯联邦侵略的方向和方法。正在实践所有战略理论研究的国家军事政策是其精华。可以以俄罗斯军事政治领导层对美国退出1972年的《反导条约》的反应为例。在意识到自己在远程高精度杀伤武器方面对俄罗斯的优势和制定了“瞬时全球打击”战略后,美国积极宣传来自所谓“流氓国家”的核打击的威胁增大,这成为其退出条约和部署规模史无前例的全球反导防御系统的理由。该政策导致战略稳定被破坏,增大了用远程高精度武器对俄罗斯联邦发动侵略的诱惑。

由于核武器成本高和俄罗斯联邦领导层很难做出使用核武器的决策,核武器作为武力遏制工具的作用变得很成问题。这导致在俄罗斯受到的军事威胁水平与核武器作为军事威胁对抗机制的作用下降之间存在矛盾。在这种情况下,寻找在早期阶段遏制国家间冲突的新方式和方法的问题具有现实意义。而这一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俄罗斯联邦军事政治领导层通过向全世界展示高精度高超声速远程武器和难以建立其对抗系统的基于新物理原理的武器,成功地采取了威慑潜在敌人的行动。

为了改善其使用效果,计划不仅实施前沿存在战略(境外的俄罗斯军事基地),还要组建远征部队。据悉,为此将向海军移交7艘新的多用途潜艇和5艘装备飞临瞄准目标需时不超过12分钟的高超声速武器的远海水面战舰。

可以确定,已经形成的情况要求俄罗斯联邦从用核武器遏制潜在敌人转向用高超声速武器(核装药型或常规型)反击任何大规模侵略以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失的威慑政策。

杰出的苏联军事学者亚历山大·斯韦钦曾写道:“预见战争形势特别困难……需要为每一场战争制定特别的战略行为路线,每场战争都是需要确定自己特殊逻辑的特例,而不应墨守陈规。”这一见解在今天仍有其现实意义。因此今天很难预见俄罗斯可能被卷入的战斗行动的特点。

然而这一任务需要完成。如果军事理论最终不能具备预见功能,那么任何科学研究都一文不值。(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奕夫/编译自: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2019年第40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