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高度关注中、以之间的高科技往来

美高度关注中、以之间的高科技往来
2020年6月13日
燕青

一个月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全美各地大多还处于封城状态之下,飞到耶路撒冷,对以色列进行了为期一天的快速访问。以色列境内、境外的媒体注意到,蓬佩奥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即将上任的副总理本尼.甘茨之间的会谈话题,除了约旦河西岸领土以及伊朗等“常见”话题之外,美方还透过渠道,向外界表明,蓬佩奥疫情期间“不虚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同以色列方面就中国在以色列高科技以及基础设施领域的大幅投资,明确无误地阐述美方的关注,甚至可以说是不满。

就在蓬佩奥回到美国后不久,以色列方面宣布,该国的一个重要水利工程将由以色列本国的一家公司承办。这一价值15亿美元、据称建成后将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海水淡化工程原本要中标的是香港巨商李嘉诚旗下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下属的一家公司,名为Hutchison Water。这家公司之前已经掌握以色列境内另一个海水淡化设施49%的经营权。海水淡化对于长期遭受干旱威胁的以色列来说非常重要。在以色列内阁于2018年核准这一项目后不久,该国的一些观察人士即指出,虽然海水淡化本身听起来和“国家安全”这样的字眼和概念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但是这一设施所处的地理位置,却处处涉及到敏感。具体说,在特拉维夫以南的这一设施,就坐落在以色列一个空军基地、武器试验场地、旁边还有一个核研究中心。另外,该工程所表明要建造的一座50米高的烟囱完全“可以被用来作为瞭望塔,对所有这些敏感设施都一览无余。”

尽管Hutchison Water是在李嘉诚旗下,但香港“回归”中国政府管辖之后,由于北京在各领域所展示的“全权”态势,迫使各国对潜在受制于北京的企业及其行为加强防备。

中国官方资料表明,中方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2013年是一个突破年。那一年,内塔尼亚胡以总理的身份到北京访问,同中国领导人举行了会晤。同年,中国派遣了很多领域的代表团去以色列访问。两国之间的高科技合作官方化,在2015、2016两年取得了进展,2017年内塔尼亚胡再度访问北京期间,双方宣布两国之间正式开启在高科技研发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过去十年来,以色列一直很积极地在努力吸引来自中方的投资,这是以色列方面打造自己作为全球化科研创新国度的一个层面” ,美国外交政策理事会(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的副会长伯尔曼(Ilan Berman)在接受VOA采访的时候说。中方在以色列的投资范围非常广,他说,从食品到基础设施,几乎无所不包,“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集中在以色列的高科技领域;中方一直在积极购买以色列境内的软件开发公司、并投资于可以军民两用的科技。”

伯尔曼在最近撰写的一份政策性学术报告中指出,一些美国官员估计,中方目前直接或间接控制着以色列科技领域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以色列和美国合作研发的一些高科技敏感项目。

前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事务的副部长道格.菲斯(Douglas Feith)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说,美国在过去相当一段时期内,并没有对中方和以色列之间的密切往来给与太多的关注;他说,这和美国本身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同北京之间所采取的积极互动、一定程度上说包容的政策是有直接关系的。而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对中国政策转为强硬,随之而来的是美国更严格地审视盟国同中方的关系、尤其是直接或潜在威胁到美国安全的相关往来、合作。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13号去到耶路撒冷期间接受了以色列公共电视台的采访。他表示:我们希望中国人民生活、事业成功,“但是我们不想看到中国掌握以色列的基础设施和通讯系统,”如果那样的话,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一些重要合作将很困难,他说,“我们希望我们在全世界的友好合作伙伴都意识到这一风险。”

美国外交政策理事会的伯尔曼说:“川普领导下的美国实际上是非常亲以色列的,但是中方在以色列的这些投资对美方来说,越来越构成挑战。假如任其发展下去,无疑将影响美以之间在一些敏感领域的合作,而这些合作恰恰是美以战略关系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以色列等美国传统盟国同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美国哈德逊研究所亚太安全事务首席研究员克罗宁(Patrick Cronin)对VOA表示,过去这些年来,随着中国势力的增长,延伸出的一个现象是,一些国家在经济和贸易关系上同中国越发密切,但与此同时,美国依然是他们最重要的战略安全伙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