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信息作战是战场上敌对双方为争夺信息的获取权、控制权和使用权,通过利用、破坏敌方和保护己方的信息系统而展开的一系列作战行动。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就是信息作战指挥员及其指挥机构,在信息作战中为夺取和保持制信息权而筹划的以巧制胜,以最小代价取得最大胜利的计谋方略。由于在信息作战中巧妙施计用谋,可以缩小敌我之间的“技术差”,实现以劣胜优;因此,在与强敌相比,我信息武器装备尚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对这一特定领域的谋略运用问题进行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指导意义。对于在未来信息作战中究竟怎样立足我军现有信息武器装备施计用谋,也是摆在我们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对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问题进行了以下研究:
第一部分简要阐述了谋略运用在信息作战中的重要意义。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的重要意义主要可概括为三点:第一,可以困敌惑敌,使其决策失误,从而削弱其装备优势;第二,可以避敌之长,击敌之短,充分发挥我装备的威力;第三,可以创造和利用战机,便于我实施不对称攻击。
第二部分分析了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主要特点和难点。本文认为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主要特点是:谋略运用空间多维,贯穿作战始终;都把对方“神经系统”作为用谋的重点;谋略对抗手段多样、复杂。谋略运用的难点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战场上敌对我单向透明,增加了我施计用谋的难度;二是强敌将谋略运用与先进的信息技术相结合,增大了我破敌计谋的难度;三是由于信息作战在广阔的“超立体”空间进行,使我谋略运用控制的难度增大。
第三部分详细探索了在我军与强敌的信息作战中,如何运用谋略,主要提出了五条基本的思路和战法。第一条,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劣胜优,以巧制胜。这一条的基本精神是:你打你的现代化装备,我打我的现有装备;你打你的堂堂之阵,我打我的不对称作战;我能干扰得了你就对你实施干扰,干扰不了你也不让你干扰我;你对我实施“硬摧毁”时,让你打不着,吃不掉,我打你时,则要打上你,吃掉你。第二条,巧妙隐形示形,先胜尔后求战。这一条主要是针对敌信息武器装备比我先进的实际情况提出的,也就是说,通过巧妙隐形示形,先做到不会被敌人战胜,然后再积极创造和利用战机战胜敌人。第三条,正合奇胜,乘敌之隙,软硬结合,伺机攻击。就是把信息作战力量视为正兵,把穿插迂回分队、特种分队、袭击分队和机降分队等视为奇兵。采取正兵诱敌,奇兵出击;以软打击为正,硬打击为奇;硬打击以空炮火力为正,破袭为奇等战法与敌斗智斗勇。第四条,军民密切联合,技术谋略并用,与敌斗智斗法。人民战争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我们仍要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整体威力战胜敌人。尤其是在当前和未来,科学技术的兼容性,高技术战争对电子信息系统的依赖性,更加拓宽了人民群众参加和支援信息作战的方式和途径,为广大民众参战提供了广阔的天地。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地方的电信和网络技术发展很快,拥有大批精通高技术的人才和大量高新技术器材,经过动员和组织,可成为未来信息作战的一支重要力量。因此,本文提出将地方的信息作战力量与军队信息作战力量一并组织谋划,合理加以运用,充分发挥他们的重要作用。通过人机结合、绝招制敌、虚拟掩真等技能方略与敌斗争。第五条,积极破袭,批亢捣虚,实施飘忽不定的非对称攻击。在信息作战中,“亢”与“虚”的内涵发生了许多变化,给批亢捣虚谋略的运用增加了一定的难度,但是作为战争制胜的规律,批亢捣虚这一谋略仍将具有重要的应用意义。因为信息作战是体系与体系、系统与系统之间的对抗,特别强调其整体性。根据战场结构原理,无论敌人的信息作战系统功能多么强大,总有要害部位和薄弱环节,而我组织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深入敌纵深和后方实施飘忽不定的非对称攻击,批其“亢”,捣其“虚”,往往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文中提出了两个设想,一是在插入敌纵深的部(分)队中适当增加信息作战的力量,并对信息作战特种分队的编成和任务进行了明确;二是插入敌纵深的部(分)队应把“斩首”攻击和“网络摧毁”作为主要任务之一。
第四部分认真、细致地研究了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需要重点把握的几个问题。本文最后提出了未来信息作战中需要把握的三个主要问题:一是信息作战中的谋略是整体作战谋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需要从战场全局和作战全过程着眼进行信息作战的谋略思考;二是谋略运用控制是整体作战控制的有机组成部分,需要我们从作战全局和全过程着眼控制谋略;三是立足当时条件,从战场的实际情况出发,来把握谋略运用的科学性和时效性。

转自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谋略网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29 17:18:06编辑过]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外文摘要]:   
Information operation is a series of operations to size the rights of acquirement and control and of information by using or destroying enemy’s information system while protecting our own. The utilization of strategy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is that commanders and command organizations seize and keep the right of information by using strategy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s. The use of strategy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can shorten the “technological gap” between strong enemy and us, and obtain victory, so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study the utilization of strategy in the special field. Based on information weapons and equipment that we are having, how to use strategy in the future information operation is a urgent problem that we are confronting, the paper has done many studies as following:
PartⅠ, the paper simply discusses the importance of the use of strategy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There are three main points: firstly, it may deceive enemy and make wrong decision; secondly, it may stay clear of the enemy’s advantage and strike at his weak points and fully give out the power of weapons and equipment; thirdly, it may create and use operational chances and practice unsymmetrical operations.
Part II, the paper analyses the main characteristics and difficulties of the strategic use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Its main characteristics are: it is used in many fields and from beginning to end, mainly used on the enemy’s “nervous system”; and its ways are different and complex. There are three main difficulties: firstly, it adds the difficulty of the strategic use because of unilateral transparence for us; secondly, it increases the difficulty of discerning enemy’s strategy because of his advance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thirdly, it adds the difficulty to control the strategic use because strategy is being used in many fields.
Part III, the paper explores how to use strategy in detail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it put forward five basic thinking and operational ways. Firstly, we should fight with our own informational weapons without considering enemy’s ways; meanwhile, we defeat the enemy by our inferior equipment. Its basic spirit is: you fight with your modern equipment while we fight with our own weapons, you fight your regular war, we fight our unsymmetrical war. We will interfere you as possible as we can, and we will protect ourselves from interference when we can’t. We can protect ourselves when you want to destroy us, on the contrary, we can destroy you and capture you when we want to. Secondly, we should ingeniously hide us and demonstrate us, and begin to fight when it is very possible for us to win. That is, because opponent weapons and equipment are more advanced than ours, so it is very necessary for us to create and find out chance to defeat strong enemy. Thirdly, both regular and surprise ways, both soft and hard strike are used to attack enemy at the same time.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we consider information operation power as regular force, meanwhile, and consider penetrating and roundabout teams, special teams, raiding teams and airborne teams as surprise teams. We take advantage of regular forces to attract enemy, and take advantage of surprise forces to attack them; we use soft strike as regular means, and use hard strike as surprise means; in addition, when we use hard strike, we should make air and shell fire as regular means, and make destruction and raid as surprise means. Fourthly, Army and civilian must be united to fight against enemy with strategy and technology. The people’s war was always our precious means to defeat enemy; besides high-technology, we still need to fully use our people’s war power to defeat our enemy, especially now and future, the people have many ways to take part in and support our information operation because high-technology war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depend on the electronic information system. With reform and opening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ism’s modernization, civil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 and network have been developed quickly, and 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master high-technology and a lot of high-technology equipment, they become an important power by mobilization and organization. Therefore, the paper proposes that we ought to combine civil and army’s information operation power to fight against enemy by using man-machine strategy, rare and imitating ways. Fifthly, we must actively attack enemy by destroying and raiding, striking his key and weak points by flying and flexible unsymmetrical actions.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the strategy of attacking key and weak points have been changing and becoming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because the significance of key and weak points have changed, but it is still very important to apply to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as an victory law. Information operation especially emphasizes its unity because it is a kind of countermeasures between system and system. According to the structure principle of battlefield, enemy’s information system has always it’s key and weak points no matter how strong it is, so we may dispatch special and raiding teams to attack it, and get twice the result with half the effort. The paper put forward two assume: one is that information teams are added in our penetrating units, meanwhile, the information operation teams’ composition and mission are assigned; the other is that attacking enemy’s commander and his command posts should be one of their main mission of penetrating units.
Part IV, the paper conscientiously and carefully studies several important problems that must be grasped when we use strategy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Firstly, the strategy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is main part of the whole operation strategy, so we ought to think from the whole battlefield and the whole fighting course. Secondly, we ought to control the strategy in information operation from the whole battlefield control and the whole fighting course. Thirdly, we ought to grasp the science and opportunity of usage of strategy based on the current conditions and actual situations of battlefield.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正文信息]:  前 言
信息作战中的谋略,就是信息作战指挥员及其指挥机构,在信息作战中为夺取和保持制信息权而筹划的以巧制胜,以最小代价取得最大胜利的计谋方略。列宁指出:“没有不用谋的战争。”自古以来,战阵之间,不厌诈伪。巧妙地运用谋略,往往能以巧制胜,以很小的代价取胜,有时甚至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所以,谋略运用在古今中外的战争中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在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范围将更加广阔、手段将更加先进和多样,对抗双方的谋略较量也将更为激烈,因此,对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研究至关重要,尤其在我军信息作战武器装备尚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施计用谋作为一种无形的战斗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技术装备的不足,缩小敌我之间的技术差,从而实现以劣胜优。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军在信息领域对抗的结局,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艺术水平的高低。
另外,我们还必须清醒地看到,一些军事强国的军队也非常重视进行战争艺术和军事谋略的教育训练,深邃的东方谋略思想日益渗透到西方。从近期发生的局部战争特别是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的情况看,西方军队的一些军官特别是高中级军官在谋略运用上也表现出非凡的才能。因此,我们决不能让前辈留下的宝贵兵学遗产象火药那样,让对手利用发展起来战胜我们。这就要求我们必须适应信息作战的需要,继承我国源远流长的谋略思想和我军善于以谋胜敌的光荣传统,探索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这既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我们在未来的信息作战中,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重要保证。
第一部分 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重要意义
在信息作战中,由于信息武器装备在战场上的广泛运用,使得谋略运用的空间更广、方式更活、手段更多;而且,谋略所起的作用也更加突出。因此,在信息作战中,谁的谋略运用得当,谁就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
一、在信息作战中成功地运用谋略,可以困敌惑敌,导致敌方决策失误,从而减杀其信息技术装备的优势
在信息作战中,信息、谋略和决策三者实际上构成了一个闭合的回路。科学家维纳说,信息的本质是“负熵”。熵是对无序、无知、混乱、不确定性的度量单位。即无序、无知、混乱、不确定的程度。负熵,则变成了对这种不确定程度进行否定的程度,从而变成了有序、有知、规律性、确定性了。在信息作战中,指挥决策面对的实际上是两种性质不同的不确定性。一是由自然状态的随机性带来的不确定性。这需要运用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理论中的多维随机变量及其分布、参数估计、假设检验、方差分析法与回归分析法等来研究和解决这种不确定性。二是人为因素造成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是由双方在信息对抗中运用“诡道”而产生的,也是最活跃的不确定因素。这两种不确定归根到底都要通过信息的获取和判断来解决。因此,在信息作战中,包括保密与侦察,欺骗与鉴别,伪装与破译,控制与反控制等,处处都游荡着谋略的幽灵,这就是谋略与信息的关系,而这两者与决策又有何联系呢?在信息作战中,信息是决策的材料,决策的过程是信息收集、处理、加工、制作和产出(产品即决策)的过程。毛泽东就曾明确指出:“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源于周到和必要的侦察,和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连贯起来的思索”。这个决策过程可以简化为如下思维模式:
侦察——分析——判断——决心——部署——
获取信息——信息处理——信息确认——信息转化——
从这个决策思维模式可以看出,信息到决心之间,还有一段艰苦的路程——分析和判断。在今天,走完这段艰苦的路程,需要人脑与电脑的结合。电脑是按程式、按形式逻辑来分析判断情况的。凡属程序化的活动,都很容易找到其规律性。而人谋则是非程式的,常常要冲破形式逻辑的狭隘眼界。但人脑会受到感情、情绪、意志等心理因素和环境、情势等客观因素的干扰。所以,这段艰苦的路程,是信息变异的阶段,也是谋略设伏的阶段。在信息作战中,任何一方企图实现影响和控制对方决策行为的目的,显然不可能通过直接指挥或支配对方的方式来达到,而只能通过信息诱导来实现。信息诱导是手段,谋略运用是目的,信息是形式和媒介,谋略是内容和实质。可见,在信息作战中,我们可以根据敌指挥员的心理特征、思维方式、性格特点、指挥决策能力和水平等要素,进行运筹谋划,利用信息对其进行思维诱导,使其困惑、迷惘,难以辨别我真实的行动企图,从而作出错误的决策,这样就大大减杀其信息技术装备的优势。例如,我可以运用调虎离山的谋略,发出诱饵电子信号引诱敌人对我次要方向的网络实施干扰,测定敌干扰电磁波的频率,尔后用敌人意想不到的频率在主要方向突然隐蔽地实施指挥通信,这样就可以使敌人优势的电子干扰器材置于无用之地。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对其进行跟踪诱导,采取敌变我变,快速筹划,始终保持胜敌一筹的胜势,并尽量使其作出的决策始终在我预料之中或预先设定的模式之中。这样可保证敌方决策始终在我们的手掌中,并依据敌决策来制定出我方决策。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在信息作战中巧妙施计用谋,可以避敌之长,击敌之短,充分发挥我军武器装备的威力
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以高超的谋略去夺取战场主动权,是我军作战指导的基本特色。在过去长期的革命战争中,我军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创造了许多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光辉战例,这一光荣传统是我军的传家宝。
在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我军与强敌相比,无论在信息作战装备的规模上还是在信息技术水平上,我们都处于劣势。但巧妙施计用谋,可以避敌之长,击敌之短,充分发挥我军武器装备的威力。
首先,我们可以巧妙运用孙子的诡道,实而备之,强而避之,利而诱之,怒而挠之,乱而取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不与敌人打堂堂之阵的信息作战,而与敌人打不对称的“蘑菇”战。例如,敌人依仗其装备的优势,对我指挥自动化系统实施强烈的计算机攻击,我可以避而不战,筑好“防火墙”,以静制动;趁敌人“老虎打盹”之机,我也可以突然派出“黑客”对其系统的关键部位实施攻击。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军实施了计算机战,曾侵入南联盟军用计算机网络系统。南联盟面对强敌不示弱,对北约的指挥自动化系统也实施了计算机攻击。
其次,发挥我军以低制高的光荣传统,你打你的高技术信息战,我打我的不对称信息战,我们可以派出数十个甚至更多的特种分队或袭击分队,专打敌人的信息作战系统。根据情况,可以乘敌不备,突然袭击,速战速决,快打快撤;可以各种诡诈手段,杀伤、毁坏、恐吓、扰乱、疲惫敌人;也可以制造各种假象,虚张声势,迷惑敌人;还可以三五成群,忽聚忽散,时隐时现,出没无常,灵活机动地杀伤、消耗、迷惑、扰乱敌人。 再次,我们还可以采取军地结合、土洋结合的方法,建立有线通信、无线电通信与运动通信相结合的多路迂回的通信系统,提高通信联络的可靠性,经得住敌人的打击,做到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此断彼通,始终保持我方指挥通信的畅通。 总之,在信息作战中,只要我们能够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结合信息技术创造性地运用谋略,就能够避敌之长,击敌之短,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
三、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可以有效地创造和利用战机,为我对敌实施不对称攻击创造条件
在信息作战中,战机更具偶然性、隐蔽性、短暂性和动态性,很难捕捉,但只要综合运用各种手段积极寻求和创造,战机还是可能出现的,其中运用谋略就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手段之一。在信息作战中,攻击的主要目标是敌方的电磁频谱空间、计算机网络空间以及认知和信息系统,而谋略也正是以其作为运用的场所;因此,只要我军在信息作战中将谋略与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紧密结合,使谋略插上技术的翅膀,就会使谋略的运用充斥信息战场的各个领域、各个环节,从而积极主动地创造更多的战机为我对敌实施不对称攻击创造条件,对敌实施不对称攻击,积小胜为大胜,夺取与掌握信息斗争的优势。比如,我可通过发射强功率的假信号“引蛇出洞”,继而进行无线电定位,为炮兵火力突击创造条件。再如,我方几十个特种分队、袭击分队深入敌纵深和后方实施袭击、破击作战,往往很难找到敌人的指挥自动化系统和情报电子战分队,届时,我可运用“怒而挠之”的谋略,不规则地对敌实施电子进攻,挑动敌人的情报电子战分队发射干扰信息,暴露其位置,为我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实施破袭创造条件。这样就可以对敌实施有效的不对称攻击,夺取和掌握信息作战的主动权。
第二部分 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主要特点与难点分析
一、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主要特点
从近期几场局部战争特别是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的情况来看,在武器装备激烈对抗的背后,更为激烈的是敌对双方指挥员智慧与谋略的较量。与以往其他作战样式中的谋略运用相比,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
(一)谋略运用空间多维化,双方谋略的对抗贯穿信息作战的全过程
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联合作战,将从太空开始,在大气层空间、地面、海面直至地下、水下等多维空间展开。而凡有作战行动展开的空间,就会有信息作战的激烈较量。因此,信息作战将在外层空间、大气层、地面、海面直至地下、水下等多维空间展开激烈较量。在信息作战中,敌对双方都力图运用谋略困惑、迷惑对方,使其判断失误,决策失当,从而把对方信息作战的潜力减杀到最低限度,特别是装备落后的一方,更是力图巧施计谋,以弥补装备的劣势,把谋略运用的思维触角伸向多维空间,将既要考虑陆战场的谋略运用,又要考虑空中乃至太空的谋略运用,既要考虑海战场的谋略运用,又要考虑在水(地)下、电磁频谱以及信息网络空间的谋略运用。
再者,在信息作战中,一方面,信息已取代物质和能量成为制胜的主要因素,部队战斗力的形成和发挥,以及有效地实施作战指挥,也都主要依靠信息的获取、传输、处理和使用,这就必然使以争夺制信息权为目的的谋略对抗,在信息作战的全过程全面展开;另一方面,信息从信息获取系统经信息传输网络流向信息处理系统,经过科学处理后,再经信息传输网络流向作战部队。信息这一完整的流动过程,客观上也要求谋略对抗必须着眼于信息的全流程展开。美国陆军FM100-6号野战条令《信息作战》也明确指出:“信息作战贯穿于军事行动的全过程,从守备行动到部队展开、实施战斗,直到重新部署。”这都充分说明了信息作战中谋略的对抗贯穿于信息作战的全过程。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瘫痪对方“神经系统”,将成为双方施计用谋的重点
高技术条件下作战,参战诸军种在大气层多层空间、地面和海上遂行作战任务,指挥控制与协调极为复杂,作战成败往往依赖于指挥系统的正常运转;因此,作战双方都高度重视信息作战。在未来的战场上,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消灭敌人的一小部分兵力对战役的进程和结局不一定起多大作用,但如果打掉敌人一个师或旅的指挥自动化系统,则会立刻使敌人限于混乱,胜利的砝码很快向我方倾斜。
信息作战是敌对双方体系与体系、系统与系统、网络与网络之间的对抗,双方都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瘫痪对方“神经系统”,破坏敌信息作战体系、系统、网络的完整性上,都将集中信息进攻力量对敌信息生成、传输和处理的关键位置、关键环节、关键信息实施攻击,同时尽其所能保证己方的指挥系统正常运转。在信息作战中,双方为夺取和保持制信息权,都将不遗余力地运用谋略,使对方判断失误,举措失当。因此可以说,瘫痪对方“神经系统”,将成为双方施计用谋的重点。在过去的战争中,敌对双方为了打乱对方的指挥,往往通过施计用谋,用火力兵力打击或特种分队破击的方法打击对方的指挥所,高技术条件下作战,则采取软硬结合的方法瘫痪对方的指挥系统,除硬摧毁以外,更多的是在无形空间采用电子干扰、计算机攻击、网络破坏等方法削弱、破坏甚至摧毁对方的指挥系统。在战场上,敌对双方指挥员在进行作战决策时,主要精力是如何施计用谋,瘫痪对方的指挥,同时保证己方的指挥系统正常运转。
(三)谋略对抗和欺骗手段多样化、复杂化
在信息作战中,作战双方都紧紧围绕制信息权展开斗智斗谋的较量,其对抗和欺骗手段复杂多样。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四种:一是信息欺骗,思维对抗。谋略对抗双方都十分重视运用各种先进的侦察手段,来摸清对方指挥员的心理特征、思维方式、性格特点、指挥决策的能力和谋略水平等要素,然后,通过有意给对方施放大量假信息、假情况,制造信息污染等手段,使对方指挥员面对大量真假混杂的信息无法辩其真伪,从而达到扰乱对方指挥员思维的目的。这种从思维层次上运用谋略,影响对方指挥员的意志和决策,能够最大限度地弱化对方的谋略对抗能力。二是人技结合,高智能对抗。人技结合,高智能对抗,就是施计用谋采取人与技术、网络、计算机、信息武器装备有机结合,借“技”生谋,利用人机结合的高智能进行对抗。据统计,海湾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著名战役相比,其信息量要多50~60倍,现在1个师的信息量就相当于二战时1个集团军的信息量。因此,双方指挥员都注重改变传统的谋略思维模式,借助科学技术的帮助,通过计算机决策支持系统的定量分析研究与人脑的定性分析研究,同时又结合相关的现代科学技术,形成科技手段和传统谋略相结合的科技型高智能谋略,以确保在谋略对抗中取胜。如,虚拟掩真,就是以科技为手段,与谋略结合而形成的谋略对抗新法;它通过各种技术措施模拟作战力量,吸引、箝制敌作战力量,来掩盖己方真实的作战力量和意图,实现欺骗效果。三是因网施谋,破网对抗。高技术条件下作战,及时掌握战场情况,适时决策并迅速付诸部队实施,都必须依赖战场上信息网络的顺畅运转。因此,对抗双方都把破坏对方的信息网络作为重点予以谋划;都力求运用多种侦察手段,查明对方信息网络的结构、功能、分布和运用特点;并在此基础上,针对对方的不同网络,采用不同的谋略,有时也采取多谋并举的方法进行对抗,以达到破坏对方信息网络、瘫痪对方指挥的目的,同时确保己方信息网络安全畅通。四是围绕信息的获取、传输和利用施计用谋。就是根据信息获取、传输和利用的特点、规律设计用谋,以确保己方信息在流通的过程中不受侵害,畅通无阻,并有效地破坏对方信息的获取、传输和利用。以上四种谋略对抗和欺骗手段,在信息作战中并不是相互独立的,而是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相互配合,并相互制约的,它们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对抗和欺骗整体。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四)谋略运用对现代信息技术的依赖性越来越大
在信息作战中,信息是谋略运用的载体,施计用谋主要是通过对信息的控制来影响对方决策活动。但是,由用谋主体所谋划和发布的信息,只有通过信介、信道,才能传播出去发挥作用;因此,对抗双方都充分利用各类互联网、通信网、战场数字化综合信息系统、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等信息网络,在战场上大量传播影响对方谋略决策的各种信息。此外,在信息作战中,由于作战双方均使用信息武器装备作战,使军队的软硬杀伤能力、综合打击能力和机动能力空前提高,战场情况错综复杂,作战态势变化很快;加之,信源广、数量大、变化快、临界性强,均会造成战场“信息泛滥”。因此,谋略的运筹,仅仅依靠人脑对信息进行接收、筛选和分析判断,既无法适应战场需求,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迅速谋划出锦囊妙计。于是,双方都十分重视借助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来施计用谋。例如示形于东而击于西,过去战争中的示形,只需以小部队虚张声势即可使敌人信以为真,高技术条件下作战,则需实施电子佯动。海湾战争中,在地面进攻发动前,多国部队为隐蔽主力实施的“左勾拳”行动,就在东部实施了周密的欺骗行动,美国的“特洛伊”特遣队用欺骗性的通信联络、构筑假阵地以及有限的佯动性进攻等行动,使伊军误以为这里有一支庞大的进攻部队。
二、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主要难点
在信息作战中,大量信息技术、侦察技术、伪装技术和欺骗技术装备在战场上的广泛运用,以及我军与强敌相比,在技术和装备上存在的“代差”,都使我军的谋略运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敌人拥有各种先进的侦察器材,致使战场“单向透明”,大大增加了我军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的难度
在信息作战中,由于侦察技术的迅猛发展,敌人获取情报信息的手段已非往常,形成了全频段、宽正面、大纵深、全方位、立体的主被动多源综合信息侦察网,使信息战场的透明度越来越高,而对侦察技术装备处于劣势的我军来说,获取情报信息却非常困难。这种极不对称的“单向透明”战场情况,将大大增加我军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的难度。在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就曾运用各种先进的侦察手段来获取伊军信息。美军在海湾地区部署了包括侦察卫星、侦察飞机和地面侦察站在内的严密的信息侦察监视系统,对伊拉克的各种无线电信号进行了全面的侦察、监控,详尽查明了伊通信、雷达、制导以及红外辐射等电磁信号,并把截获的数百万条信息输入计算机分析处理,准确地掌握了伊军信息武器装备的位置、频率、工作方式等情报信息。
未来的高技术条件下作战,侦察技术装备在信息作战中的广泛应用,已使战场侦察呈现出以下特点:一是侦察空间多维化。由航天侦察、航空侦察、地面(水面)侦察,以及水下(地下)侦察系统组成的战场侦察体系,能够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形成相互取长补短、相互补充、互相印证,从而获得准确、完整的情报信息。二是侦察手段综合化。在信息作战中,诸军兵种的侦察力量通力合作,综合运用各种技术侦察手段,可形成整体的最佳的侦察功能。因为,现代各种侦察监视系统都在向多频段、多传感器综合使用的方向发展,能够使光学侦察、红外侦察、雷达侦察、电子侦察等各种侦察手段有机结合,从而形成功能齐全的综合化侦察配系。三是侦察速度实时化。信息作战中,由高技术的侦察影视技术手段和以计算机为核心的军队自动化指挥系统组成的侦察影视系统,提高了收集、传输、分析、处理、判断战场信息的时效性,从而可为指挥员提供及时准确的战场情报信息。从以上三点,我们不难看出,由于敌先进的侦察技术装备在信息作战中的广泛应用,使得战场的“单向透明”十分明显。在这种情况下,我军施计用谋将十分困难。
第一、我很难查明敌人的情况和真实意图。谋略运用具有很强的对抗性和针对性,知彼知己才能巧妙施计用谋。在过去长期的革命战争中,我军获取情报主要通过三个渠道:一是战场人工侦察,即派出侦察人员采取战场观察、捕俘、调查等方法实施侦察。二是靠人民群众提供情报。三是通过特科系统从敌人内部获取情报。高技术条件下作战,通过这三个渠道获取情报都有较大的困难。因为过去的战争主要是地面作战,交战双方在一定的区域内机动周旋,攻防进退,通过战场观察、捕俘、调查等方法获取情报比较容易;人民群众给我军提供情报也比较方便。高技术条件下战争,空袭反空袭是主要作战形式,敌人的飞机往往从上千公里、数千公里甚至从半个地球外的本土起飞。我通过战场侦察和人民群众提供情报就比较困难了。通过特科系统从敌人内部获取情报也非常不易。
第二、我实施战役伪装和战术欺骗比较困难。运用谋略往往必须欺诈敌人,例如,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声东击西,虚者实之,实者虚之,等等,都必须实施欺骗,如果不能骗过对方的侦察监视系统,谋略就会被敌人识破,不但不能以巧制胜,反而会弄巧成拙。高技术条件下作战,敌人的侦察器材数量多,精度高,侦察范围大,具有揭露伪装的能力且传输的速度快,我军实施的伪装欺骗很容易被敌人识破。
根据以上情况,我军在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必须采取各种方法、手段,包括高新技术器材侦察、人工侦察、从敌人内部获取等多种方法手段获取敌情,达到知其大略,知其要点。综合运用各种方法、手段实施伪装欺骗,使敌人无法弄清我真实意图,达到巧妙运用谋略,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目的。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强敌把谋略运用与先进的信息技术结合起来,使我军识破敌人计谋的难度增大
谋略,是东方文化的瑰宝,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以前东方重谋略,西方重技术,但是现在,我们的对手也非常重视从东方谋略宝库中吸取精华,并在战争中广为运用。如孙子的全胜谋略和诡道思想在美国就备受推崇。在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成功地运用了瞒天过海、声东击西、以迂为直、釜底抽薪等谋略;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部队成功地运用了以假乱真、釜底抽薪、佚而劳之等谋略。更值得我们重视的是,强敌非常重视把谋略运用与先进的信息技术结合起来,使谋略运用的内在机制和表现形式逐步趋向高技术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在信息作战中广泛运用“诡道”技术兵器。如,欺骗式电子干扰机、诱饵导弹、诱饵遥控飞行器、欺骗式干扰舰船、欺骗性干扰飞机、激光欺骗干扰机、舰用汽泡欺骗幕和各种防光电侦察的伪装涂料等等。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在实施空袭时,先以AN/ALE-50型光纤拖曳式应答干扰机打头阵,诱使南联盟军队的防空火器开火,尔后以F-16等战斗机实施攻击。据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称,在南联盟军队击落的飞机中,大部分都是这种应答干扰机,作战飞机只有两架,1架F-16,1架F-117(《科索沃战争》中册,第247—248页,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6月版)。
二是运用“谋略”机器人。这种机器人不仅能自动完成战场侦察、情报分析、目标判定和战场报警等任务,还可根据战场斗智的需要在地面、海上或空中机动到有利位置,发射电子、光电子等假信号,制造假目标,对敌实施欺骗性干扰。如,美军的空战欺骗机器人——电子遥控飞行器,能够自动接收敌方电子信息设备辐射的电磁信息,经过处理后,自动发射相应参数的欺骗干扰电波,诱其对方上当受骗。目前,美军又在计划研制“未来勇士2025”,这种机器人一旦研制成功,其智能化程度更高,用于战场,将具有更高的欺骗技能。
三是运用欺骗性信息技术编造耸人听闻的谣言,对对方实施心理攻击。现代的信息技术可以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制出令人难以辨别的音像图文资料,使对方信以为真。比如使用计算机控制的图像合成剪辑技术,可以把原画面中的人物与背景、时间与地点任意调换,从而制造出“某某部队正在某某地区集结,准备向什么方向之敌发起攻击”,“某某机降分队已控制某某地区”的“现场”电视转播或摄影图片。运用声音与图像合成技术,语音模拟与口形配置技术,可以捏造出一个大家所熟悉的播音员,播送出子虚乌有的信息,必要时还可在播音的同时配发“某某司令员正在与敌军某某司令官握手言和、秘密谈判,准备投降”等等录像。其欺骗、煽动性之强,传播范围之广和速度之快,不仅可以打击作战部队的士气、扰乱指挥员的决心,而且可以在更大范围内播放,使对方民众发生混乱。
四是编有专门从事欺骗的专业分队,在战场上模拟大部队实施欺骗性佯动。如美军的作战部队中就编有这样的分队。这些分队人数虽然不多,但却全面掌握了音响欺骗、光电欺骗、烟幕欺骗和水雾欺骗的全部技能,并可因地制宜地综合运用。海湾战争中,美军就用这样的分队模拟1个师在科威特南部实施欺骗性佯动,有效地掩护装甲第7军和空降第18军实施“左勾拳”行动。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强敌不但拥有先进的信息技术和信息武器装备,而且非常重视在信息作战中广泛运用谋略,并能把两者有机结合起来。面对这样的作战对象,在未来信息作战中,如何以劣势装备与强敌斗智斗勇,夺取和掌握信息作战的主动权,是摆在我们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三)信息作战在空前广阔的立体空间展开,使我军谋略运用控制的难度空前增大
高技术局部战争中,信息作战将在太空、大气层空间、地面、海上、海下全面展开,敌对双方将在这一空前广阔的空间展开激烈的谋略较量,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扑朔迷离,致使我军谋略运用控制的难度空前增大,主要因为:
第一、由于我军的侦察器材比较落后,难以及时掌握敌人的动态,判断敌指挥员的意图。谋略运用的控制主要根据我方用谋——敌人反应——我方行动的动态周期实施,控制的前提是及时掌握敌人的动态,并据此判断敌指挥员的意图。由于战场空前广阔,我军的侦察器材又比较落后,往往很难及时查明敌人对我方的谋略做出的反应。例如,我运用声东击西的谋略,用网络运行、电台发信、真假目标混杂和发出音响等方法,在次要方向模拟主力部队集结,使敌人误以为这个方向是我军的主要方向,而把真正的主力部队隐蔽地用于主要方向。付诸行动以后,敌人是否信以为真,中了我军的“圈套”,往往很难判断。因为在高技术条件下作战,敌人的作战力量配置在广阔的空间,我很难查明敌人兵力部署和调整的情况,而在战役打响后,敌人的作战飞机、巡航导弹、空中机动部队等来得又很快,我很难把握我方用谋——敌人反应——我方行动的动态周期,从而对谋略运用实施有效的控制。
另一方面,有效地实施谋略运用控制,必须根据敌方用谋——我方判断——作出反应的动态周期进行算者反算。由于我军的侦察器材比较落后,加之战场空前广阔,敌人的固定翼飞机往往从距我上千公里的基地或航母上起飞,我往往难以及时发现敌人行动的征候,有针对性地运用谋略。例如,敌人为达成战争发起的突然性,往往发出一些平战两用的电磁信号,平时用于演习,战时用于作战指挥,使我很难判明敌人是例行性演习,还是对我实施突然袭击,因而也就难以有针对性地运用谋略。
第二、信息作战在多个领域无形的空间进行,我以劣势装备与敌人对抗,往往难以区分真伪,从而难以有效地实施谋略运用控制。信息空间主要由信息及其赖以存在的信息系统两大要素组成,它具有自然空间占有性、变动性和双重性等特点。一般的说,信息空间具体可分为思维空间、电磁频谱空间、计算机和信息网络空间。这四个子空间的谋略运用方法既有区别又相互联系。实施谋略运用控制,在思维空间,必须考虑因敌施谋,也就是针对敌指挥官的心理特征、思维方式、性格特点等运用谋略。在谋略控制过程中,必须实行动态跟踪,根据其思维变化情况,随机设谋,有时还可诱导其按我预设的模式发展,中我“圈套”。在电磁频谱空间实施信息攻击时,主要考虑怎样佯攻诱骗、干扰压制、遮断封锁和“点穴”;防御时,主要考虑怎样隐匿规避、欺骗障眼、干扰掩护。在计算机空间,主要考虑怎样实施“黑客”攻击,怎样防护敌人的“黑客”入侵。在信息网络空间,主要考虑怎样拦截信息、鉴别真伪、攻击网络、破坏节点,以及怎样防敌攻击我网络,等等。由于我军的信息作战装备比较落后,要在如此复杂多维的信息空间,全面而周密地实施谋略运用控制,是比较困难的。届时很可能出现一些复杂情况,如,我假信号发出后,无法弄清敌人的反应;我对敌网络系统实施了攻击,但可能无法搞清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效果。目前就连美军也没有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军对敌方实施了计算机战,曾侵入南联盟军用计算机网络系统,但却无法了解其防空部队网络的计算机显示器和雷达屏幕上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况。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第三部分 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的基本思路和战法
信息作战的特点及其发展趋势,拓宽了谋略运用的空间,丰富了谋略运用的手段,但其对信息作战指挥员的谋略对抗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信息作战中,谋略的运用必须要把握好一个总体思路,即从敌我双方可能拥有的信息作战装备的实际情况出发,根据战场的具体情况,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为目标进行运筹谋划。
一、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劣胜优,以巧制胜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是毛泽东同志对中国共产党领导进行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基本精神所作的高度概括。1965年4月,毛泽东在会见外宾谈到中国革命战争胜利的基本经验时,又把自己一生用兵打仗的制胜经验概括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见1965年9月3日《人民日报》)”其基本涵义为:进行人民战争,作战方法上不能跟着敌人转,为敌所制;以“我”为主,在强敌进攻面前有胜利把握时就坚决歼灭之,否则就先退让一步,在走中创造战机,最后赢得胜利。
毛泽东同志高度概括的这一指导作战的基本精神,使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高技术条件下作战,虽然情况与过去的战争有很大的不同,但这一基本精神仍然适用。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这一基本精神,总的来说就是:你打你的现代化装备,我打我的现有装备;你打你的堂堂之阵,我打我的不对称作战;我能干扰得了你就对你实施干扰,干扰不了你也不让你干扰我;你对我实施“硬摧毁”时让你打不着,吃不掉,我打你时则要打上你,吃掉你。
在未来信息作战中,要坚持从实际出发,巧妙施计用谋,充分发挥我之优势,坚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把干扰破坏敌信息和信息系统,破坏敌整体信息作战体系,削弱敌信息作战能力与保护己方的信息和信息系统结合起来;把分散敌兵力、兵器、火力与集中己方兵力、兵器、火力结合起来;把迷惑、调动敌人与己方创造和利用战机结合起来,把造成敌错觉和不意与达成信息作战突然性结合起来;以种种假象迷敌耳目,乱敌心智,使其视真为假,视假为真,作出错误判断,采取错误行动,为我避敌之长,击敌之短积极创造条件。从而以劣胜优,以巧制胜。在信息作战中,坚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劣胜优,以巧制胜”的谋略思路,应做到:
(一)立足我军信息武器装备的客观实际,巧妙施计用谋,扬长避短,避实击虚
从实际出发,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这是毛泽东实事求是的用兵法则,也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到什么时候都必须坚持这一法则,发扬这一传统。在信息作战中施计用谋,也必须坚持从我军武器装备的实际出发,不与敌人比宝,而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扬长避短,避实击虚。
强敌拥有的各种高技术武器虽然很先进,但它们对信息和电子信息系统的依赖程度高,无线电磁信号易被侦察、干扰;指挥自动化系统虽然先进,但计算机网络系统安全防护上存在漏洞,易被渗透、攻击;信息作战平台和外露信息设备易遭摧毁、破坏;信息侦察监视系统也容易被欺骗、干扰。在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军队曾把病毒植入北约的网络中,这说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的网络系统也不是无懈可击的。
在信息作战中,我军的武器装备从总体上看处于劣势,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们也有自己的强项,我军的一些先进的调频电台敌人很难干扰;我军已经拥有的一些电子器材,可以在关键的时机有效干扰敌人的无线电通信。据有关专家论证,我们如果充分动员地方的信息技术和人才,与军队的信息器材有机结合,可以建立敌人很难干扰的多种方式结合、多路迂回的网络系统。我国军民具有人民战争的光荣传统,擅长特种作战和袭击战,在信息作战中善于运用袭击、破击的战法对敌人的网络实施硬摧毁。连我们的主要作战对象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最担心的是中国人实施的不对称作战。
扬长避短,避实击虚,离不开谋略的运用。孙子说:“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行,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孙子·虚实》)。用兵要扬长避短,避实击虚,必须巧施计谋,使敌人困惑、迷惘,举措失当。反过来说,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的思路和目的就是扬我之长,避我所短,避敌之实,击敌之虚。
(二)因情施变,因势用谋
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必须符合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这是一条重要的法则。《鬼谷子·谋篇》中说:“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得其所用,则其情可求;见情而谋,则无不济。”意思就是,一切谋略都有其规律,这就必须要掌握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并进一步寻求其发展变化的情形。掌握了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那么它发展变化的情形就可以找到了;根据所见事物发展变化的情形来运筹谋略,那么,没有任何事情不成功的。
克敌制胜没有固定模式,谋略运用也没有可套用的公式。古人说:“兵者谋也,因敌制胜,岂必泥于古哉”(《明太祖宝训》卷五,《谕将士》)。“用兵之术,唯因字最妙”。“所以善用兵者,必因敌而用变化也,因人而异施也,因地而作势也,因情而措形也,因制而立法也”(《阵纪》卷四,《因势》)。古代兵家这些谋略运筹艺术,在信息作战中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高技术条件下作战,信息作战的指挥活动是通过信息流的有序流动并对物质流和能量流的有效控制来实施的。而信息流的运动又是从信息获取系统经过科学处理之后,再经过信息传输网络流向信息作战部队和信息武器系统,实现对信息作战行动的有效控制,是一个连续、有序的过程。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围绕信息获取、信息传输和信息处理三个信息流动的环节来施谋定计,以确保己方信息流在流通过程中不受侵害,畅通无阻,并有效地破坏敌方信息的流动。由此,在信息获取这一环节,应以筹划窃听与反窃听、伪装与反伪装、隐形与反隐形、夜视与反夜视,以及对侦察与反侦察器材实施干扰、破坏和摧毁的谋略为重点,力争实现敌信源无法流出情报信息或流出的都是错误信息,而己方的情报信息却能源源不断地流出。在信息传输环节,以筹划对通信的干扰与反干扰、破译与反破译、破坏与反破坏、摧毁与反摧毁的谋略为重点,力争实现敌信道中断、信息断流、信息浊流,而己方信息流畅、信息净流。在信息处理环节,以筹划对信息处理系统的干扰与反干扰、破坏与反破坏(包括病毒战)、误导与反误导、摧毁与反摧毁的谋略为重点,使敌“神经错乱”、决策失误或无法决策,而己方却能够运筹帷幄、指挥自如,始终控制着整个流程的主动权。所以,我们在信息作战中,必须要全面掌握敌情,准确把握敌情的变化,因情措形,临机决断,巧妙地运用谋略。始终保持敌变我变,随机用谋。1942年5月,日军集中占绝对优势的海军力量,准备进攻美军占领的中途岛。美军力图查明日军的企图,在破译日军的密码电报时,不知道“AF”代表什么,为解开这个谜,美军运用谋略设下了一个“圈套”,故意发出一份日军可以破译的电报,声称中途岛缺乏淡水。日军果然上当,在后来发出的电报中说“AF”缺乏淡水,结果使美军判明日军电报中经常出现的“AF”就是中途岛,查明了日军的意图。使得在这次海战中,美军以1艘航母、1艘驱逐舰、150架飞机的代价,击沉日军航母4艘,重巡洋舰2艘、飞机285架,取得重大胜利。从此,日本在太平洋战场开始丧失战略主动权,战局出现有利于盟军的转折。美军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主要原因之一,是他们能够在电子战中因情施变,灵活地运用谋略,破译了日军的电报,查明了日军的企图。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三)审时度势,乘机用谋
在谋略运用中,审时度势,乘机用谋,是高明的指挥员必须掌握的谋略运用方法之一。过去的战争证明,在激烈的交战中,敌对双方都难免失误,所以战机犹如不速之客,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出现,但往往稍纵即逝。同样,在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战机也会时常出现。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军队的信息作战装备虽然占绝对优势,但南联盟军队仍能有效地乘敌之隙。1999年9月,美国国防部长科恩在总结科索沃战争的经验教训时承认:“米洛舍维奇的部队一直努力地而且成功地窃听了我们的通信联络,从而使我们的飞行员处于危险境地。”(《科索沃战争》中册,第270页,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6月版)。所以,在信息作战中,指挥员应审时度势,随时掌握敌人实施信息作战的各种情况,如敌人C4ISR系统的运转情况,实施电子进攻的情况,实施计算机攻击的情况,等等。当战机出现时,指挥员都应当机立断,乘机用谋,夺取与保持信息作战的主动权。例如,对敌人实施信息作战的情况要从察觉敌人发动战争征候时就要保持全时空侦听,一旦发现可乘之机,就立即把假信号插入敌人的网络,如有可能,还可以实施“黑客”入侵。
审时度势,乘机用谋,应贯穿信息作战全过程,在信息作战准备阶段,紧紧围绕信息的侦察与反侦察运筹谋划,为制定信息作战计划服务。在信息作战初始阶段,紧紧围绕破坏敌信息系统结构、瘫痪敌信息网络进行运筹谋划。在信息作战过程中,紧紧围绕保障己方信息网络安全和如何对敌信息进攻手段实施破坏运筹谋划,同时全力保护己方信息网络的安全运行。采取的谋略手段主要有信息“诱”、“诈”、“瞒”、“堵”等,“诱”即引蛇出洞,以查明敌人的情况,为实施信息进攻创造条件。“诈”即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困惑敌人,使敌人弄不清我之真假虚实。“瞒”即以假掩真,以敌人可能掌握的网络结构形式掩蔽真实网络的正常运转。“堵”即高筑“防火墙”,加强网络防护,增强抵御敌信息攻击的能力。
二、巧妙隐形示形,先胜尔后求战
先胜尔后求战,是以孙子为代表的古代兵学家提出的重要智战思想,其意是,先要做到不会被敌战胜,然后待机战胜敌人。孙子说:“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孙子兵法·形篇》)。先为不可胜,必须深谋远虑,创造条件,尽量消除己方的弱点,使己方处于不被敌人战胜的态势,同时又要料敌察机,随时掌握敌人的动态,一旦发现能够战胜敌人的机会,立即乘敌之隙,发动进攻,消灭敌人。而要先为不可胜,尔后待敌之可胜,就要巧妙隐形示形,如同古代兵学家所说,“藏于九地之下,动于九天之上”。
在信息作战中,隐形示形的目的是示假隐真,运用诈术诡计,有目的、有计划地制造种种假象,造成敌人的决策错误,创造歼敌之机。隐形示形的方法很多,《孙子兵法·计篇》中就有精辟的论述:“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在信息作战中,可以利用高度发达的信息技术制造错觉,利用现代电子技术遮敌耳目,以及利用现代隐形技术隐真示假等手段,来巧妙隐形示形。
(一)匿影藏形,困敌惑敌,造不可胜之势
在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我之装备处于劣势,难以与敌进行堂堂之阵的较量。但是,在我一时战胜不了敌人的时候,也不能叫敌人把我打败。这就需要匿影藏形,周密防护敌人的软硬打击,同时巧妙示形,困敌惑敌。
一是保持静默,使敌人无法探测我电磁信号。强敌拥有各种先进的电子侦察器材,包括电子侦察卫星、电子侦察飞机和各种地面电子侦察器材,一旦我发出电磁信号,敌人很容易查明我无线电网络的程式和频率。因此,部队在集结地域配置进行战斗准备时,C3I系统和无线电通信网络必须保持静默,采用有线通信、运动通信等方法实施通信联络。现代条件下作战,各国军队,包括发达国家军队都非常注意在集结和防御时保持无线电静默。例如,美军的装甲部队一旦静止下来,坦克与坦克之间就建立热线通信,电台处于静默状态。
二是不规则地发射模拟信号,迷惑敌人。在敌人判断可能集结部队的多个地域,不规则地发射模拟部队集结配置的假信号,困惑敌人。这些地域应远离部队实际的集结地域,发射的信号应与部队使用的电磁信号截然不同。在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军队采取与此类似的方法,有效地迷惑了北约军队,直到战争结束,北约也没有摧毁南军的通信联络。
三是对敌人的网络通信保持全时空监听,为尔后实施信息进攻创造条件。强敌作战,对网络的依赖比较大,在海湾战争最紧张的作战阶段,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建立起来的通信网络,一天保持70多万次电话呼叫和15.2万次电文传递。另外,它每天管理3.5万个频率,以确保无线电通信网络不受其他用户干扰(《海湾战争》中册,第369—370页,军事科学出版社1992年8月版)。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利用自身广泛的卫星通信网络每天传输15万条以上的信息。每天管理和监控的频率有35000个。战争开始后,北约参战国的军事领导人每天都要开一次电视会议。未来作战,强敌的作战飞机往往分布在彼此相隔遥远的地区,需要进行高密度、大容量的网络通信,离开了网络通信,他们就无法计划和指挥控制作战,因此,我通过监听,来截获敌无线电通信的程式和频率,可为尔后的信息进攻创造良好的条件。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示形动敌,创造和利用战机,对敌实施信息进攻
先胜尔后求战,“先胜”即营造和形成不被敌人战胜的态势,是保存自己的谋略,“求战”,即创造条件战胜敌人,是消灭敌人的谋略。保存自己与消灭敌人是相互对立的,又是相互统一的,两者相辅相成,互为目的,互为手段,互为条件。消灭敌人离不开保存自己,没有保存自己也就不可能消灭敌人;保存自己也离不开消灭敌人,只有消灭敌人才能最终保存自己。保存自己的目的,在于更好地消灭敌人,而消灭敌人又是更好地保存自己的最有效的手段。因此,在信息作战中,一定要积极创造条件,对敌实施有效地进攻。
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我以劣势装备与敌人对抗,堂堂正正地进攻往往很难奏效,而必须运用谋略,示形动敌,创造和利用战机。其基本思路:
一是示弱骄敌,使其疏于防范,尔后实施突然袭击。故意散布假消息,使敌人误以为我网络系统难以正常运转,无线电通信联络限于混乱。有时还可故意用敌人容易窃听的无线电信号进行“求救”呼叫。使敌人洋洋得意,看我们的“笑话”,促使其肆无忌惮地进行网络通信,暴露其配置位置和频率,为我突然实施软硬打击创造条件。
二是怒而挠之,乱其方寸,尔后伺机破袭。怒而挠之,是孙子的十三诡道之一。这里所说的“怒”,即愤盈、气粗,不可一世。“挠”即屈挠。怒而挠之,即敌人气势汹汹,就设法屈挠他。强敌由于装备先进,往往看不起对手。海湾战争,美军在电子战方面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战争结束后,美国人在总结这方面的教训时说,伊拉克对抗联军部队的电子干扰能力微乎其微,“这场战争算不上对美军电子战能力的一次真正检验,因为联军的电子战系统基本上没有遇到对手”(《海湾战争》下册,第132页,军事科学出版社1992年8月版)。在未来的高技术局部战争中,强敌自以为他们在信息作战方面处于绝对优势,有可能气势汹汹,因此我们可以运用怒而挠之的谋略,采取类似麻雀战的袭击战法,挑逗性地进行不规则的无线电通信联络,有时也可对其实施干扰,诱使其暴露情报电子战分队的配置位置,继而以特种分队或袭击分队对其实施破击。
三、正合奇胜,乘敌之隙,软硬结合,伺机攻击
奇正是我国古代有关用兵领域中特殊与一般矛盾关系的重要军事术语。多用来说明正规的和出奇制胜的战法。孙子说:“凡战者,以正和,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孙子兵法·势篇》)。后世兵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以发挥,广泛用于兵力部署和战术变换方面。如警戒守备部队为正,机动出击部队为奇;正面强攻为正,翼侧迂回为奇;暴露地进攻为正,暗中偷袭为奇;等等。奇与正既对立,又统一,关于奇正的概念是古代兵学家对用兵领域中特殊与一般辩证关系的极好概括;因此,在今天仍被广泛运用。在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借用奇正概念探讨谋略的运用,仍具重要意义。
(一)正兵交战,奇兵出击
运用奇正之法,首先要把信息作战力量区分为正兵和奇兵两大部分,而不能有正无奇或有奇无正。其基本原则是以正和,以奇胜。
在信息作战中,一般情况下,我们可以把主要的信息作战力量视为正兵,包括作战编成内的网络系统,电子对抗兵群,可对敌实施硬摧毁的航空兵、炮兵和战役战术导弹部(分)队等;而把电子对抗小分队、穿插迂回分队、特种分队、袭击分队和机降分队等视为奇兵。采取正兵诱敌,奇兵出击的战法与敌斗智斗勇,在战役战斗的关键阶段(时节),我们可以主要信息作战力量与敌人对抗,既周密实施信息防御,又积极实施信息进攻。届时,敌人必将倾其全力与我军对抗,实施电子对抗侦察、电子干扰和电子防御,其电磁辐射信号将暴露无遗,非常便于我方截获、测量、信号处理和识别,迅速对其辐射源实施测向和定位,查明敌情报电子战分队和雷达站的配置位置,尔后以特种分队或袭击分队实施袭击或破击;也可以航空兵、炮兵或战役战术导弹予以硬摧毁。在海湾战争中,伊军电子战的装备比较落后,本应采取正和奇胜的战法与多国部队较量,但萨达姆声称的“圣战”并没有开展起来,以致在电子战中毫无还手之力。据有关资料称,“沙漠军刀”行动即地面作战开始后,多国部队的后方很混乱,假如有对方的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前来袭扰破坏,他们将遭受无法承受的损失。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活用奇正,乘敌之隙
奇与正二者是互相对立、互相联系,并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的。唐初著名的军事家李靖在《唐太宗李卫公问对》中说:“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是故正亦胜,奇亦胜,”,“非变而能通安能至是战?”就是说,凡是善于用兵的将帅,没有不用正兵和奇兵的,他们使用的是奇还是正,使人无法揣测,所以正兵能胜,奇兵也能胜。如果他们不把奇正分合变化融会贯通,怎么能妙用奇正呢?这就道出了奇正相互转化的辩证关系。所以,活用奇正之法是指挥员必须把握的高超谋略艺术。
第一、以软打击为正,硬打击为奇。信息作战必须软硬结合,就是“软杀伤”与“硬摧毁”紧密结合使用。“软杀伤”以干扰、压制、致盲、欺骗、削弱敌作战信息和信息系统功能为直接目的的信息作战手段。“硬摧毁”就是指以摧毁、破坏敌信息系统、信息化武器装备,杀伤敌信息作战人员等为直接打击目的的信息作战手段。主要包括常规火力打击、兵力破袭、电磁脉冲攻击、定向能武器攻击等。在信息作战中,虽然运用“软杀伤”手段具有较为广泛的适用性、较强的欺骗性和较大的干扰破坏力,并且既可以是一种单独的信息作战行动,也可以是实施“硬摧毁”的重要保障。但它不能对敌信息系统、信息化武器装备等硬件设施及信息作战人员直接造成杀伤破坏效果,只能在一定时间内使敌信息系统和信息化武器丧失或降低能力。而运用“硬摧毁”手段则可长久地影响对方的信息作战能力,削弱敌整体作战能力,有利于组织“软杀伤”作战行动。同时,“硬摧毁”手段也只有在“软杀伤”手段的配合下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因此,必须将电子武器与火力的作战行动结合起来。通常情况下,可以软打击为正,硬打击为奇,其主要方法是以有源电子干扰技术器材对敌实施干扰,采用计算机对敌人发出的电磁信号进行分选识别、威胁运算和逻辑判断、确定其辐射源威胁等级,尔后根据受到威胁的态势和本设备的干扰能力(干扰目标的数量、干扰功率、频率范围等),经过对策运筹,在时域、频域和空域上控制干扰发射机和天线波束,在关键的时机以所需的干扰频率信号(含最佳干扰样式)对敌实施干扰。同时迅速把截获、分析的有关情报通报给航空兵和炮兵,以便及时对敌网络系统和情报电子战分队实施硬摧毁。
由于奇与正既对立,又统一,可以互相转化,通常情况下,以软打击为正,硬打击为奇,但有时也可反过来,以硬打击为正,软打击为奇。方法是,我电子对抗兵群按兵不动,待航空兵、炮兵实施综合火力突击,敌人对我火力控制的网络实施干扰时,迅速截获、分析敌干扰信号的载频、功率和调制方式(干扰样式),尔后出其不意地对敌实施干扰。
第二、硬打击以空炮火力突击为正,破袭为奇。当我运用电子侦察技术对其硬件系统侦察定位后,航空兵、炮兵和特种分队、袭击分队等便可大显身手。实施硬摧毁,可以空炮火力突击为正,破袭为奇。即以突然、准确、猛烈的火力对敌信息作战硬件系统实施突击。与此同时,以特种分队、袭击分队等对敌实施快节奏、高强度的袭击和破击。有时也可反用奇正,以破袭为正,以空炮火力突击为奇,即以特种分队、袭击分队等对敌实施袭扰和破袭,造成敌人的混乱,进一步查明敌C4ISR系统、情报电子战分队和雷达站的配置位置,为航空兵、炮兵指示目标,增强硬打击的有效性。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四、军民密切联合,技术谋略并用,与敌斗智斗法
人民战争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高技术条件下作战,我们仍要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整体威力战胜敌人。科学技术的兼容性,高技术战争对电子信息系统的依赖性,拓宽了人民群众参加和支援信息作战的方式和途径,为广大民众参战提供了广阔的天地。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地方的电信和网络技术发展很快,拥有大批精通高技术的人才和大量高新技术器材,经过动员和组织,可成为未来信息作战的一支重要力量。因此,应将地方的信息作战力量与军队信息作战力量一并组织谋划,合理加以运用,充分发挥他们的重要作用。
在信息作战中,大量高新技术物化于信息化武器装备,声、光、电磁、热成为施计用谋的载体,扩大了谋略运筹的领域。因此,我们在信息作战中运筹谋略必须考虑怎样利用高技术手段来改变和形成谋略运用的新机制,提高谋略运用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实现二者的有机结合。
(一)人机结合,巧妙运筹
人机结合,巧妙运筹,就是人与网络、计算机以及其他信息武器装备有机结合,根据我方信息作战的物质技术条件与能力,利用计算机辅助决策支持系统,针对敌情,科学筹划和运用谋略。
随着微电子技术、计算机技术和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电子对抗技术和装备获得全面的发展。电子对抗技术在拓宽频谱、增强信号分选识别能力、增多干扰样式、提高干扰功率、缩短系统反应时间,以及综合一体化、人工智能、自适应、对多目标和新体制电子设备的干扰能力等方面,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阶段。从而使敌对双方在作战行动中,都有可能把侦察的情报实时传递给电子干扰设备和反辐射武器,使电子进攻(包括软硬杀伤)的实施几乎是同时和连续地进行,这样就大大提高了电子对抗的作战效果和价值。 现代电子对抗侦察技术的显著特点是,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对密集复杂、多参数变化、超宽频率范围和全空域的环境信号进行搜索、截获、测量、分析和识别,主要反映在接收技术和信号处理技术上。在接收技术方面应用低噪声固态器件、声表面波器件、微波集成器件、电荷耦合器件,研制出信道化接收机、数字瞬时测频接收机、压缩接收机、声光接收机,较好地解决了在超宽频率范围内电磁辐射信号的全概率截获,以及瞬时测量信号参数的问题。由于采用数字频率合成技术、快速傅里叶频谱分析技术、高精度时差法测向定位技术和实时信号处理技术,使通信对抗侦察能截收跳频、直接序列扩频和猝发通信的信号,并能对1毫秒的短信号测向定位。在信号处理技术方面,采用相关理论、模糊理论、模式识别技术、数据库技术和高速大规模集成电路,对信号流中的每个信号进行实时处理,使在时间上交错的信号得到分选、使未知的辐射源得到识别和判断威胁,最后依据敌我态势给出最佳电子对抗对策。
有源电子干扰技术取得长足发展。为使有限的电子干扰资源能获得最佳的运用,发展了功率管理技术,采用计算机在对信号环境的信号进行分选识别、威胁运算和逻辑判断、确定辐射源威胁等级后,根据诸威胁的态势和本设备的干扰能力(干扰目标的数量、干扰功率、频率范围等),经过对策运筹,在时域、频域和空域上控制干扰发射机和天线波束,在需要的时间窗瞬间,以所需的干扰频率信号(含最佳干扰样式)向所需的目标方向发射。雷达干扰机采用数字调谐的压控振荡器和双模行波管功率放大器,可按数字的频率码在微秒量级上变换频率。研制出相控阵干扰天线和透镜馈电多波束阵列天线,具有(2~3)∶1带宽比,能够在数微秒内和小于1°的精度,将干扰波束指向任一威胁目标。干扰技术中的另外一些成就是:数字射频存储技术,可在指定的时间将存储的数字信号恢复成射频信号,使干扰波形与信号波形精确匹配;发展了一次性使用的干扰机,包括遥控工作的摆放式、飞航式、投掷式、火箭或火炮发送式等干扰机;研制出电子调制编码的红外干扰机和欺骗式激光干扰机;由于大功率激光源的出现,又研制了致盲式激光干扰机。
在信息作战中,应充分发挥以计算机为核心的各种高技术器材的作用,以“电脑”辅助人脑进行运筹谋划,使古老的东方谋略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成为真正的“力量倍增器。”人机结合,巧妙运筹,必须把握三点:
一是不断跟踪、学习和掌握高新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谋略的运筹与时代所提供的物质技术条件是密不可分的。物质技术条件不同,谋略的筹划与运用的方法也不同。在现代条件下,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武器装备与指挥装备器材的发展和运用,推动着信息作战谋略理论的发展。因此,信息作战指挥员只有掌握了雄厚的高科技知识尤其是信息技术知识,才能创造性地谋划出高科技型谋略,才能借助“电脑”辅助人脑运筹谋划。
二是充分利用地方的技术力量。就是充分利用地方的技术骨干力量和高科技人才,采取跨越式发展的模式,超前开发当代先进的电子对抗侦察技术和电子干扰技术,研制出高技术信息作战器材,能够对敌人的电磁辐射信号和网络运行情况进行自动分选、识别、运算和逻辑判断,自动进行对策运筹,自动生成对抗方案,来辅助指挥员迅速决策。
三是做到知彼而用谋。敌人的信息系统是我信息作战的主要目标,只有弄清和掌握系统构成和功能方面的情报信息,才能较为准确地判断出敌系统的关节点和薄弱部位,从而有针对性地选择可以瘫痪敌信息系统的技术手段,通过巧妙谋划,对其关节点和薄弱部位实施攻击。
四是做到知己而用谋。信息作战谋略的筹划与运用,必须从我军信息武器装备的技术性能和技术实力出发,而不能超越技术条件和能力来考虑谋略的筹划与运用。因为超越我军技术条件和能力的谋略,即使设计得非常周密,也必会因无运用的客观基础而难以实现。所以,在运用谋略时,必须对我军的信息系统的情报获取能力、信息网络的信息传输能力、信息处理系统处理信息的能力,以及整个系统的抗干扰能力和生存能力等对谋略运用有极大影响的主要因素,予以充分考虑。
人机结合,运筹谋划的基本方法,是利用计算机快速处理信息的能力,将瞬时的战场信息与计算机中储存的建模模型相验证,从而产生相应的对策和谋略。这一方法主要是信息作战指挥员和技术人员根据对信息作战环境的长期观察和推测,以及可能会发生的情况而作出的许多具体描绘和分析,从而预先设计和建立若干对抗的谋略模型,并将其储存到计算机中,由计算机根据输入的情况信息选择合适的模型,作为指挥员因敌应变之参考谋略。据有关资料介绍,美国五角大楼从60年代起,就开始运用计算机系统中设计的数学模型,来制定战争计划和进行对策性研究。到70年代已设计了相应模型450个,至1984年达到700多个,而到海湾战争时已接近1000个。美国各军种都有大量用于对策性研究的模型。但是这些模型只能作为一个基本模式,如何使其行之有效,必须依靠我们人这个谋略运筹与运用的主导因素;只有将一只眼睛盯着技术,一只眼睛盯着谋略,努力实现二者的有机结合,才能运用自如,胜敌一筹。在英阿马岛之战中,英军舰多次化险为夷,就是谋略与技术有机结合的典范。1982年5月25日,阿根廷军队的两架“超级军旗”式战斗机利用海岸雷达提供的目标和数据,以30米低空隐蔽飞向正在大西洋上游弋的英军“竞技神”号反潜航母,在距航母40公里处,向航母发射了两枚“飞鱼”导弹,只要有1枚击中航母要害,“竞技神”号便难逃厄运,然而,导弹却偏离目标,从航母的右侧掠过。原来,英军接受“谢菲尔德”号被“飞鱼”导弹击毁的沉痛教训,技谋并用,采取以假乱真、金蝉脱壳的办法,使“飞鱼”乱了方寸。当“竞技神”号发现敌导弹袭击时,航母一边规避机动,一边投放干扰箔条,航母上的“大山猫”直升机还实施积极的干扰,这些干扰物使具有人工智能的“飞鱼”导弹分不清真假,陷于困境,英舰因此而化险为夷。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绝招制敌,出奇制胜
绝招制敌,出奇制胜,就是在信息作战中,突然使出敌人不熟悉的“招数”(手段),使敌人猝不及防。过去的战争证明,有些作战手段虽然并不先进,但由于敌人不熟悉,一旦突然使用,往往能取得奇效。外军的“喀秋莎”火箭炮,水陆坦克;我军的迫击炮投射药包,“320”爆破法等,都创造过类似的辉煌。在60年代的印度支那抗美救国战场上,越南人民武装运用我军发明的“320”爆破法袭击美军机场,曾使侵越美军不知所措。在信息作战中,突然使用敌人不熟悉的作战手段,同样可以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绝招制敌,出奇制胜的要旨在于必须在掌握技术“杀手铜”的基础上,乘对方没有任何精神和物质准备之机,突然使用。为此,我军一方面要采取不对称策略发展信息作战“杀手锏”,使我军信息系统真正能够对付敌人可能采取的信息攻击;另一方面,充分利用目前我军在技术装备上处于劣势状况的实际情况,将信息作战的“杀手锏”隐蔽起来,以便在信息作战对抗的关键时刻收乘敌不虞之效。绝招制敌,出奇制胜,必须重点注意以下三点:
一是注重保密。保密是这一谋略成功的重要前提条件。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如果以色列人早已发现埃叙装备了新式导弹,必然会进一步改进其飞机的干扰方式,其飞行员就不会那样肆无忌惮地讽曰:“萨姆之歌”。信息作战特别是信息网络技术装备在平时就装备部队并使用,很容易被敌发现,因此,在研制和生产过程中就要防止技术扩散,战前也要尽量减少使用,战时更要注重保密。
二是善于隐蔽。既要采取伪装欺骗措施困敌惑敌,又要搞好伪装,隐真示假。如埃、叙防空导弹网中增加的“萨姆—6”防空导弹,就是依靠导弹的自行能力,经常不规则地转移阵地,从而避开了以军一次次的空中侦察。
三是把握时机。绝招制敌,出奇制胜,在运用上具有很强的时效性,敌人会很快拿出对付的办法,所以要战胜不复。在贝卡谷地之战中,叙利亚设在贝卡谷地的“萨姆—6”防空导弹阵地之所以被以军一举摧毁,就是因为在以军已经掌握了有效的对付办法以后,叙军还是故伎重演。
(三)虚拟掩真,惑敌困敌
虚拟掩真,惑敌困敌,就是在信息作战中采取各种措施模拟作战力量,吸引、箝制敌信息作战或其他作战力量,从而掩盖真实作战力量和意图的一种谋略。在信息作战中,各种先进的侦察器材广泛运用于战场,使许多传统的隐真示假方法已难以发挥作用。强敌由于非常害怕人员伤亡,加之其电子侦察技术非常先进,武器装备智能化的程度越来越高,在战争中往往使用大量无人操作的智能武器,如遥控工作的摆放式、飞航式、投掷式、火箭或火炮发送式等干扰机无人驾驶侦察机、智能巡航导弹以及发射后不用管的防区外导弹,等等。电子侦察和电子干扰器材也大多实现智能化、自动化操作。针对这一情况,要想隐真示假,惑敌骗敌,就必须采用高技术手段模拟一个并不存在的事物,并使敌方完全相信它的存在。这就必须动员地方的高科技人才和技术力量,解决在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虚拟掩真的问题,例如,怎样欺骗敌智能武器装备的“电子眼”(高技术识别系统);如何对敌电子干扰和反辐射导弹实施电子“引诱”;如何对敌炮瞄雷达和导弹制导雷达实施欺骗(包括速度、距离、角度);等等。
五、积极破袭,批亢捣虚,实施飘忽不定的非对称攻击
亢即咽喉,指要害,批亢捣虚即抓住要害,乘虚而入。千百年来,“批亢捣虚”这一谋略,经过许多杰出的军事谋略家的思考、运用和发展,已经具备了极其丰富的内涵,如“远其强而攻其弱,避其众而击其寡”(《百战奇法·易战》),《孙子兵法》中的“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必攻也。”、“扼其亢、拊其背”等都是“批亢捣虚”的具体运用。在信息作战中,“亢”与“虚”的内涵发生了许多变化,给批亢捣虚谋略的运用增加了一定的难度,但是作为战争制胜的规律,批亢捣虚这一谋略仍将具有重要的应用意义。因为信息作战是体系与体系、系统与系统之间的对抗,特别强调其整体性。根据战场结构原理,无论敌人的信息作战系统功能多么强大,总有要害部位和薄弱环节,而我组织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深入敌纵深和后方实施飘忽不定的非对称攻击,批其“亢”,捣其“虚”,往往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以敌纵深和后方破袭与正面作战相结合,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在过去长期的革命战争中,我军一向善于把运动战、阵地战、袭击战有机结合起来。在抗美援朝的金城战役中,第68军第203师穿插营向直木洞以南地区穿插,由副排长杨育才带领的侦察班(12人),化装成护送美军顾问的南朝鲜兵,巧妙越过多道岗哨,迅速插至白虎团团部,毙伤南朝鲜机甲团团长以下54人,俘16人,捣毁了该团指挥系统,对全歼敌首都师起到重要作用。
我军的这一传统,在我军《联合作战纲要》和合成军队战斗条令中均已充分体现,例如新一代《合成军队师战斗条令》规定,在进攻战斗中,要以穿插迂回分队、袭击分队和机降分队等在敌人的纵深和后方实施袭击、破击作战。为适应未来信息作战的需要,需要探讨的问题有以下两个方面: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一)在插入敌纵深的部(分)队中适当增加信息作战的力量
在穿插迂回部(分)队或袭击分队中编入信息作战特种分队(组),或者专门建立信息作战特种分队。这一分队应按照结构合理、综合多能、机动灵活和能够满足遂行一定信息作战任务需要的原则,编配若干个专业小组(见图)。信息侦察小组主要由电子对抗侦察技术人员携带测
频接收机等器材组成,其主要任务是搜索、截获、测量、分析和识别敌电磁辐射信号。通信联络小组主要由无线电通信专业人员携带超短波调频电话或移频电报机,主要任务是与上级指挥机构保持通信联络。信息对抗小组由电子对抗、计算机对抗等专业技术人员携带电子干扰器材和计算机攻击器材组成,主要任务是伺机对敌实施电子对抗和计算机攻击。心理战小组主要由经过专门训练的心理战专业人员携带必要的器材组成,主要任务是伺机对敌实施心理战。战斗掩护小组由侦察分队或特种分队的人员携带必要的轻武器组成,主要任务是担负战斗掩护。
(二)插入敌纵深的部(分)队应把“斩首”攻击和“网络摧毁”作为主要任务之一
不论是过去的战争还是未来的战争,对敌指挥机构实施“斩首”攻击都是十分重要的。在我国历史上,打死打伤敌统帅人物,往往能对一场战争起到扭转战局的巨大作用。北宋景德元年(辽统和二十二年,1004年),辽圣宗与肖太后率军20万大举南侵,迫近宋首都汴梁,辽军与宋军尚未交战,辽军统帅萧挞凛在察看地形时,被宋军用床子驽射杀,辽军锐气大挫,后退兵。南宋宝六年(1258年),成吉思汗之孙蒙哥亲率大军进攻南宋。景定二年(1261年)二月,蒙哥亲自指挥蒙军进攻东川战略要点合州(位于今合川东钓鱼山上),宋将王坚和部将张珏等率军依托险峻地形和坚固壁垒顽强抗击,用火炮和飞石等猛击蒙古军,蒙军前锋元帅汪德臣毙命,蒙哥也死于军中(一说受伤而死,一说病死),进攻四川的蒙古军被迫北撤。7年以后(1268年),蒙哥六弟忽必烈才恢复对南宋的战略进攻。在近现代战争中也不乏其例,前面提到的奇袭白虎团就是其中一个。在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作战中,不论其装备器材多么先进,人都是最重要的,“斩首”袭击一旦得手,立即就能起到重大作用,就是打死打伤敌指挥机构的少数人员,也能起到较大的作用,比打掉敌人几门火炮、几辆装甲战车的作用要大得多。所以,我插入敌纵深活动的部(分)队一定要把袭击敌人指挥机构作为重要的任务之一。
在敌人纵深和后方采取破袭的方法实施信息作战,有很多谋略可以运用,这里仅列举几个主要的谋略:
一是乱中取胜,擒贼擒王。在主力部队实施正面作战的同时,以穿插迂回部(分)队、袭击分队、特种分队和机降分队等,在敌纵深和后方积极主动地实施袭扰,到处开花,造成敌人的混乱,逐步查清敌指挥机构、网络系统、雷达等要害目标的位置,尔后利用夜暗、不良天候或其他有利时机接近要害目标,突然袭击,予以重创,打了就走。
二是飘忽攻击,利器“点穴”。“飘忽”一词是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军事家曾中生在《与“剿赤军”作战要诀》中提出的,他主张,红军作战要“采取往返穿插、行踪无常、机动灵活的‘飘忽战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击敌要害,,制胜庞大迟钝、情报不灵的敌人”。这里说的“飘忽攻击”,就是在敌人的纵深和后方,出没无常,时东时西,忽打忽离。利器“点穴”即使用便于携带的轻便高技术武器,如先进的肩射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火箭发射器等,突然袭击敌人的要害目标。现代先进的信息网络具有结构复杂、分布广泛等弱点,便于我实施袭击。如美军MSE(移动用户设备)系统有42个节点中心组成,节点之间用无线电接力设备互连,分布在150×25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英军的“松鸡”系统有32个干线节点,配置在150×200平方公里地域内。我实施纵深袭击、破击的分队可分编成数十个小分队,在广阔的地域对敌实施袭击和破击。
三是快速奔袭,乱其阵脚。小分队快速奔袭具有突发而至、即打即离、令敌猝不及防的特点。据有关单位试验,摩托奔袭小分队利用夜暗或不良天候,隐蔽接近距敌数公里处配置,突然实施奔袭,七八分钟就可打上敌人,十几分钟就可撤离到2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在现代条件下,随着各种快速轻型的交通工具的出现,快速奔袭的手段大大增加。我特种分队与袭击分队相结合,可以用摩托车、吉普车、微型直升机、微型潜艇、快艇、单兵飞行器等作为交通工具,组成多种类型的快速奔袭小分队。预先隐蔽地接近敌人,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突然实施快速奔袭,即打即离。
四是立体破袭,釜底抽薪。釜底抽薪是三十六计之一,原意是:不敌其力,而消其势,兑下乾上之势。其意是,力量上不能战胜敌人,可以瓦解他的气势,这就是《易经》兑下乾上的《履卦》上说的“柔履刚”的办法。在战争史上,高明的军事家运用这一谋略,创造了无数辉煌的战例。在信息作战中,运用釜底抽薪的谋略将大有作为。因为敌人的网络系统、电子战器材和雷达等,离开电源往往就无法运转;敌人的信息作战装备大多都是车载的,没有油料就无法行动。我特种分队或袭击分队可以破击敌人电源、特种车辆和油料供应系统,瓦解其气势,削弱其信息作战力量,为主力部队战胜敌人创造条件。
立体破袭可使敌人顾此失彼,防不胜防。在过去的战争中,破袭作战只能在平面实施。现代交通工具和武器装备的发展,为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实施立体破袭创造了条件。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可以搭乘直升机或利用单兵飞行器实施空中袭击。在海上作战,我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可以利用快艇、微型潜艇、直升机等实施海上破击,专门袭击敌人的电子干扰船、补给船等防卫能力弱的目标。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第四部分 信息作战中谋略运用应把握的主要问题
在未来信息作战中,我军各级指挥员必须立足现有的信息武器装备,充分发挥和挖掘我军传统谋略尤其是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谋略的精华,结合先进的信息技术手段,创造出高敌一筹的谋略,以巧制胜。根据未来信息作战的特点,谋略的运用主要应把握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信息作战中的谋略是整体作战谋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从战场全局和作战全过程着眼,进行信息作战谋略的思考
“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民国陈澹然《寤言·二迁都建议》)。战场全局和作战全过程是设谋定计的“棋盘”,像对弈一样,指挥员在进行谋略运筹时,必须着眼全局。历史实践证明,没有全局观念的人是出不了高谋的。同时,运用谋略,除着眼全局外,还必须系统严谨,也就是在进行谋略思考时,必须把问题的相关对象作为一个系统,进行整体地、分层次地、动态地考虑;既考虑系统的结构,又考虑系统的功能,既分析系统的要素,又研究系统的协同;既搞清系统的当前状态,又明确最终的系统目标,从而实现总体最优目标。在高技术局部战争中,谋略对抗充斥于陆、海、空、电磁各个领域,任何一个领域对于取得战场优势,争取战场主动权,都十分重要。因此,运用谋略,必须从整体、全局着眼,把信息作战谋略纳入总体设计之中,综合而有效地协调和控制各个空间领域的各种作战行动,充分发挥各个空间领域作战力量和装备的整体合力,精心施计用谋。
(一)多方合谋,全领域筹划
多方合谋,全领域筹划,就是指在未来作战中,要树立全局意识,着眼全局谋局造势,充分调动各军兵种指挥员、参谋人员、技术人员的积极性,集中集体智慧,实行群体筹划,全领域定计。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指挥全局的人,最要紧的是把自己的注意力摆在照顾战争的全局上面。”在谋篇布局中,“善谋者,谋势。不善谋者,谋子。”,“谋势重于谋子”。这个“势”,就是全局和整体。因此,在信息作战中,指挥员要注重发挥参谋人员及其他方面的人员的积极性和智慧,发动各军兵种的信息技术人员、地方信息系统的技术人员等,献计献策,并且要坚决以全局利益为重,使信息作战谋略与整体作战谋略协同配合,有时为了整体作战谋略的实施,甚至要坚决放弃对信息作战这一局部有利的谋略运用,以形成全领域谋略对抗的整体合力,实现整体功能最佳的效果。
(二)深谋远虑,全过程谋划
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还必须着眼作战的全过程,深谋远虑。不但要考虑“当前怎么办?”,还要考虑“下一步怎么办?”乃至于“下一步以后怎么办?”。古人说:“深计远虑,所以不穷。”(《素书·求人之志章第三》)。其意是周密的谋划,长远的考虑,这是不致于陷于穷境的原因。在信息作战中,信息取代物质和能量成为制胜因素,部队战斗力的形成和发挥,以及有效地实施作战指挥,都主要依赖于信息的截获、测量、信号处理、识别和判断,因此,以争夺制信息权为目标的信息作战,必然贯穿于作战全过程。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也必须从长计议,既考虑眼前如何用谋,又考虑如何长远用谋,而不能只考虑眼前,而不顾及长远。如有的谋略尽管从眼前看有利,而从长远看却有害,这就不能为了眼前利益而牺牲长远的利益。由于我军的信息作战装备比较落后,在通常情况下,不到关键的作战阶段(时节),不能轻易暴露电磁辐射信号。当然,长远考虑计谋方略,也必须以当前为出发点,长远的计谋方略也要以过去和当前为依据。谋略的运用只有立足当前,放眼未来,照顾眼前与长远的关系,才能算是深谋远虑的谋略、系统有效的谋略,才能算是智者之谋。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谋略运用控制是整体作战控制的有机组成部分,必须着眼作战全局和全过程,实施谋略运用控制
作战控制可以说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对各个领域、各种作战行动的控制必须协调进行。指挥员必须树立系统观念,把信息作战谋略运用控制纳入整个作战控制的大系统实施。
(一)把信息作战谋略运用与控制活动纳入整体作战计划与控制活动之中
未来局部战争中,联合作战(合同战斗)是全局,信息作战是局部,局部必须服从全局。信息作战谋略运用与控制活动必须纳入整体作战计划与控制活动之中。要从作战全局的需要计划与控制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一般地说,当我军的作战行动对网络和通信联络的依赖性较大时,信息作战的强度要高一些,节奏要快一些,以防敌人对我实施强干扰;反之,当我军的作战行动对网络和通信联络的依赖性较小时,信息作战的强度要低一些,节奏可以慢一些,甚至可以只防不攻。比如,在进攻战役战斗中我发起进攻时,或在防御战役战斗中发起反击作战时,要高强度、快节奏地发起信息进攻,电子对抗兵群对敌实施强干扰,航空兵、炮兵以准确、猛烈的火力对敌信息作战实体实施突击,软硬结合,正和奇胜,特种分队和袭击分队也积极实施破袭作战,使敌人无法对我实施信息进攻,或减弱敌进攻的强度。届时,要巧妙运筹谋划,困敌惑敌,使敌人限于迷惘之中。
有时,信息作战谋略运用与控制和作战全局控制会发生矛盾。例如,在信息作战中,需要动用航空兵和炮兵对业已截获、分析、定位的敌雷达站实施火力突击,但从作战全局来看,此时不宜动用航空兵和炮兵,否则会暴露我火力计划,不利于即将实施的突破作战,这时就必须从作战全局出发,暂时不以航空兵、炮兵对敌实施突击,而视情以特种分队对敌雷达站实施破击。
(二)从作战全局的需要出发,把握信息作战谋略运用控制的重点时机
对指挥员及其机关来说,作战控制既要考虑全局,又要有重点。信息作战中的谋略控制是整体作战控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只是局部。作为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必须从全局的需要出发来考虑局部。在关键时节,指挥员应把控制的重点放在信息作战上。例如,敌我双方实施激烈的信息对抗,我无线电通信联络被敌干扰,网络遭敌“黑客”攻击,限于瘫痪,此时,信息作战的成败对作战全局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这时,指挥员应把控制的重点放在信息作战上来,周密组织与协调作战力量解决这一“主要矛盾”。有时则需把重点放在其他方面,对信息作战谋略运用的情况暂时不管,由信息作战指挥员按既定的思路和计划实施。
三、立足当时条件,从战场的实际情况出发,注重把握谋略运用的科学性和时效性
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是毛泽东实事求是的用兵法则。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必须立足当时条件,从战场的实际情况出发,注重把握谋略运用的科学性和时效性。
(一)注重把握谋略运用的科学性
在未来的信息作战中,谋略的运用和控制必须与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以现代科学理论作指导。在高技术条件下的联合战役(合同战斗)中,由于参战军兵种多,作战行动在海地空天电多维空间展开,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我之装备又处于劣势,所以影响制约谋略运用和控制的因素很多而且很复杂,仅凭经验粗放地思考运用谋略已经不适应新的战场情况了;必须高度重视谋略运用和控制的科学性,运用科学的决策理论和方法,同时拟制多个方案,并利用计算机进行模拟推演,从中择优而用。其主要方法有:
一是风险型决策。“没有不冒险的军事行动”,这是人们对军事行动客观规律的一定程度的认识。没有任何一个领域象军事领域存在这样多的概然性。在军事行动中,成功与风险同在,所以,在谋略决策中,也同样广泛存在着风险性问题。在过去的战争中,指挥员主要靠聪明才智和经验进行定性分析、直观判断,但未来的信息作战领域,仅凭定性分析和直观判断已远远不够,必须采取最大可能法、期望值分析法、决策树分析法、灵敏度分析法等科学的风险型决策理论和方法。同时,依靠现代科学技术手段,进行综合分析选择,使谋略运用和控制的计划建立在可行性的基础之上。风险型决策的基本原理是,在将要发生的情况不确定,可能甲也可能乙,某案当出现甲情时可能满意度最高,但碰上乙情又可能满意度最低,有一定风险的条件下,应选择最可能发生的情况下满意度最高的方案为最佳方案。
二是不定型决策。所谓不定型决策,就是在作战进程中,连事态发生的概率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指挥员依据战时的具体情况,采用悲观分析法、乐观分析法、后悔分析法以及等概念分析法等各种不定型决策理论和方法进行分析决策。水无常势,兵无常形。军事行动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很大。所以,在信息作战的迷雾中,指挥员尽管可以通过各种侦察手段大量获得敌方的各种情报信息,但由于对方也在运用各种手段进行反侦察,尤其是现代伪装技术的发展,使侦察得到的情报信息常常具有很大的不确实性;何况信息作战的兵力兵器部署也在不断变化。因此,指挥员对敌情的了解总是既有明了的一面,又有不知晓的一面。大量的谋略决策就是在这种不确定的条件下作出的。
三是确定型决策。所谓确定型决策,就是在已知信息战场上某种态势必然发生的情况下,指挥员根据希望达到的目标,在两个以上的谋略方案中选择最佳方案的决策。确定型决策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决策模式,其特点是在情况明了的条件下进行决策。但是在信息作战中,情况明了也只能是相对的,既要搞清楚已经发现的或将要发生的情况,还要在定量分析的基础上进行定性分析,弄清在何种情况下可采取哪些方案以及这些方案实行后的效果指标,只有掌握了这些明确的情况,才能为指挥员的谋略决策打下基础。必须注意,在信息作战中,尽管各种侦察手段十分先进,但由于作战中的不确定因素随着信息武器装备的不断发展和战法的不断丰富,也随之增加,加之战场的流动性、多变性,绝对的确定性是不存在的。因此,所进行的确定性决策也只能看作是近似确定性的,不能认为万无一失而掉以轻心。
总之,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要注意选择目标,以确定采取对策的归宿点和目标点。要注意到信息作战环境及条件对各个谋略方案的约束条件,指挥员只能立足当时条件,从战场的实际情况出发设谋定计,克敌制胜,而不能超越其许可的范围去夺取制信息权,硬要如此,则必败无疑。要善于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结合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以及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论等新学科理论,借用计算机技术,来提高信息作战中谋略决策的科学性。
HERE I STAND!

[转帖]论信息作战中的谋略运用

(二)注重把握谋略运用的时效性
“兵贵神速”,是古今中外军事家的共识。在信息作战中,由于信息武器装备具有反应速度快、软硬杀伤力大、机动能力和适应能力强等特点,使得信息作战的突然性、快速性和连续性空前提高,决定了信息作战时间价值增强。因此,信息作战对谋略运用的时效性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面对信息作战中情况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的特点,指挥员在运用谋略时不仅要做到对情况分析判断快而准,而且要做到对谋略的运用果断而及时。只有注重提高谋略运用的时效性,做到谋势造势快,抓住战机快,谋略决策快,谋略运用快,才能达到“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瞑目,赴之若惊,用之若狂,当之者破,近之者亡”的目的。(《六韬·龙韬·军势第二十六》)否则, 纵然有再高明的谋略也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当然也就很难取得信息作战的胜利。
有鉴于此,我们在信息作战中运用谋略,必须树立全新的时空观,以分秒甚至微秒为单位计算时间,周密施计用谋,充分发挥指挥自动化系统的作用,一旦出现战机,迅速果断做出决策并立即付诸实施,以提高谋略运用的时效。
HERE I STAND!

需要的

TOP

好东西,谢谢了。

TOP

楼主在哪搞到的东东啊 不会是部队内部的吧

TOP

发表于是1970年1月1日?

TOP

非常感谢!

TOP

写的人高啊。

TOP

信息作战是个技术活,国内很多专家学者都对其理解有偏差。
对美军来说,信息作战一般都是有技术背景的人来研究的,而我军恰好相反,只是简单的把信息化的武器装备看成是信息作战。

TOP

辛苦了,下一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