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不对称空中支援 [打印本页]

作者: 红豆    时间: 2009-4-9 15:24     标题: 不对称空中支援

作者:盖里·L·伯格,美国空军少校(Maj Gary L. Burg, USAF)*

在“伊拉克自由”和“持久自由”行动的最初阶段,近距离空中支援(CAS)得到大量使用。随着战场逐步向不对称态势演变,地面部队的支援请求也越来越不对称。大多数 CAS 请求不再是召唤空中部队火力打击地面目标。

对空中部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提供战术空中支援的要求已经超出传统的 CAS 和侦察的范畴,因而需要重新定义空中部队按照作战准则提供给地面部队的空中支援。1 本文论述不对称空中支援,并提议制定新的作战准则,对不对称空中支援这个目前作战准则未提及的新的支援领域加以界定。本文还探讨若干必须解决的问题,以期让有关各方更好地了解空中部队被要求提供的支援。此外,本文还质疑那些沿用了几十年的、没有跟上技术发展的陈旧战法。本文的目的是抛砖引玉,期望读者讨论如何更好地利用有限的可用资源,同时避免耗光我们现有的机群。本文的具体做法是,检视现行作战准则,澄清通用术语,介绍几个非传统的观念,并探讨无人驾驶飞机(UAV)。

地面部队正在开展全频谱作战行动,这些作战行动在其联合战术空中攻击请求中得到充分反映。2 全谱作战包含四类行动:进攻、防御、维稳和民政支援。3 由于地面部队的作战行动范围宽广,空中部队收到的 CAS 请求也包罗万象,从接敌运动到对宗教庆祝活动提供武装空中戒备,可谓应有尽有。

现状 地面部队很清楚地知道,按照现行作战准则,分配/指派给地面部队的 CAS 资产仅以 CAS 要求为考虑基础。4 CAS 术语中的“近距离”并不是指具体的距离,而是指态势。迫近性、火力威胁或运动性要求空地周密整合,这是 CAS 取得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但它与地面部队开展维稳行动而实际需要的支援越来越脱节。在目前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环境中,请求空中支援火力打击迫近己方部队的目标的 CAS 需求越来越少。

在过去五年内,联军空中部队的战斗机/轰炸机的作用发生了变化,它们不再仅仅是扫射/轰炸平台。当然,按照设计,这些飞机的目标瞄准吊舱用于投放精确制导弹药和减少附带毁伤。但是,这些吊舱凭借其内在能力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成为广泛使用的高效率侦察/监视工具。遗憾的是,空军缺乏必要的情报基础设施,无法充分利用从这些吊舱和其他来源收集的信息。空军如想充分利用从全动态视像录像收集的情报,则应该为各飞行中队配备情报能力,如同 RF-4 侦察机中队一样。5

在目前的作战行动中,地面部队非常需要侦察平台;有些人把这种迫切需求称为“无限饥饿感”。6 这种需求如此巨大,大幅超越现有平台所能提供的能力,其中有些请求所要求的是武装侦察,即能在时敏性行动中(例如发现敌人设置间接火力或放置简易爆炸装置时)立即攻击敌方。有些请求不一定涉及迫近己方部队的目标或要求周密整合,因为在预定的侦察地点周围未必发生任何作战行动。即便如此,现有的空军机群中没有一架战斗机是作为全动态视像侦察平台设计的。F-16C+ (Block 30) 飞机具有侦察能力,取代了 RF-4,作为空军的主要武装侦察平台,但是这些飞机缺乏地面部队想要的实时反馈能力。地面部队希望从配备远距作战视像增强接收机的飞机上获得全动态视像实时反馈。由于地面部队无法从自有飞机或监视与侦察平台满足其侦察和支援要求,故而现在利用联合战术空中攻击请求(JTAR)流程,请求传统上用于 CAS 的飞机执行武装侦察。尽管仍然称为 CAS 请求,以接受现行作战准则限制,实际上已经不是空中部队通常定义的 CAS。遗憾的是,派遣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区的战斗机队都必须向地面部队提供这种 CAS 支援。然而毕竟,此 CAS 已非彼 CAS,矛盾即由此而来。

专用词语和术语
当飞机执行不对称空中支援任务时,传统型 CAS 常用的一些词语,例如“部队前沿”和“火力支援协调线”,往往不适合实际情况,因为地面部队已经“控制了”整个作战区域。经过“伊拉克自由”行动和“持久自由”行动之后,当前的 CAS 环境使用许多新词语,例如“武装空中戒备/空中掩护”、“伺机监视”、“空中存在”、“空中效应”、“非传统型情报、监视与侦察,亦称为非标准型 ISR”、“空中侦察”、“反简易爆炸装置”、“反迫击炮”、“反火箭”、“反间接火力”、“反走私”、“反暴乱”、“积极识别”、“全动态视像”、“精确制导弹药”、“低附带毁伤评估武器”、“存在展示”、“力量展示”以及“远距作战视像增强接收机”,等等。2003 年 9 月 3 日颁布的联合作战准则 JP 3-09.3《近距离空中支援的联合作战战术、技能和程序》根本没有提到这些术语中的任何一个。但是,目前联军作战行动中提出的联合战术空中攻击请求经常使用所有这些术语。空中部队的任务不再是传统概念的 CAS。不同的人对这些任务的含义/要求有不同的定义,而且评估任务结果的能力也各不相同。在各军种对何种作战任务应获得攻击资产的支援取得共识之前,对于攻击资产的要求以及作战力部署仍将争论不休。这是我们在作战准则修订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打破陈规戒律
根据现行作战准则,CAS 战斗机/轰炸机没有执行非传统型 ISR 的使命任务。新型目标瞄准吊舱与远距作战视像增强接收机链接后,获得新能力,然而并没有导致接受 ISR 训练的战斗机/轰炸机发挥新的作用。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些飞机具有新能力。现在应该是确认任务要求以便利用新能力的时候了,因为空中部队没有足够的无人飞机来满足 CAS 需求。从战斗机飞行员的立场来看,这不是对战斗机武器平台的正确使用方法,但是从地面部队的立场来看,这是他们想要利用的一个强大能力。

如果空军认可战斗机/轰炸机的非传统型 ISR 能力,并且愿意使用这些飞机在这方面支援地面部队,一半的争论也就可以结束了。但是,如果这么做,长远而言又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