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反分离弹药的人道效果及法律控制(原创) [打印本页]

作者: 张东方    时间: 2019-5-26 21:39     标题: 反分离弹药的人道效果及法律控制(原创)

作者:殷敏鸿


摘要:减少战争残酷性、促进战争人道化的一个重要途径,是使用具有人道效果的武器装备。反分离弹药投送到目标处后,不会立即起爆,但现有排弹排雷排爆措施无法将其排除失效,也无法将其与目标分离,否则弹药立即起爆毁伤目标。弹药对敌方构成高强度的迫近威慑,能迫使目标处人员撤离后再起爆毁伤目标,或是迫使敌方妥协,接受我方意志后,我方使弹药不起爆。反分离弹药比发射到目标就起爆的传统弹药更容易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效果,能减少或避免人员财产装备毁伤,降低战争残酷性。可以加强研制和推广具有人道效果的反分离弹药,但也应对其功能和使用方法作出限制,使其符合人道法原则。


关键词:弹药 反排 威慑 全胜 人道法



人道法与战争伦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战争带来的人员财产毁伤和负面后果,但约束力有限,很大程度上需要靠指挥者和参战者的自觉,现实中经常不能得到很好的遵守。这就需要在战争的基础硬件武器装备上做文章,研发和推广使用具有人道效果的武器装备,并能让使用者获得更多作战效益,从而增加战争的人道化程度。


《孙子兵法》主张“全胜”,认为“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零伤亡、武器慈化等也是现代战争和武器的发展方向。要想不战而屈人之兵,暴力、财富、知识是使对方接受我方意志的三种基本方式,其中在暴力方面,最重要的是尽量提高武器的威慑力度,威慑度越高,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概率越高。


现有的精确打击武器、非致命性武器等具有减少人员财产损失,促进战争人道化的效果,但仍然存在诸多人道问题和缺陷,而且更多的常规与非常规弹药不具备人道功能。武器人道化还有一个新的思路和方向,就是对现有弹药进行技术改造后的反分离弹药。


反分离弹药顾名思义,即弹药投送到目标处后,弹药不会立即起爆,现有排弹排雷排爆措施无法将其拆除失效,也不能与目标分离,否则弹药就会立即起爆,毁伤目标,并且反分离弹药会在设定时间内起爆,解除方法在投送方手中,敌方若想保住目标,就得妥协,接受投送方意志。


反分离弹药能让目标无法摆脱其伤害,形成迫近威慑,大大增强了现有弹药的威慑度,减少了最终弹药起爆毁伤目标的概率,能降低或消除战争的残酷性,减少人员财产损失和负面社会政治后果,比直接伤人毁物的传统弹药更人道和仁慈,并使作战方式乃至战略发生革命性变化。将反分离弹药附着于我方装备时,还具有防止武器装备失控或滥用的作用。


(一)反分离弹药简介


现有的武器如枪炮、导弹、航弹等基本都是弹药被投送后立即起爆,毁伤目标或非目标,发射弹药后就丧失了回旋余地,容易造成不可挽回的负面后果,存在相当大的弊端。但如果只是瞄准目标,又存在威慑度不足的问题,敌方会认为有躲避机会,心存侥幸,不会乖乖妥协,最后还是要发射弹药造成人员财产损失,并带来大量负面社会政治军事后果。现有地雷与水雷则需要感知到目标信息后起爆,敌方有机会避开弹药,或通过排雷措施排除弹药,而且地雷水雷很容易造成误伤。


弹药发展应该达到这样一种境界:弹药被投送至目标处后,不会立即起爆,能可靠附着目标,敌方任何使弹药与目标分离或使弹药失效的企图都会导致弹药及时起爆,使目标无法摆脱弹药的伤害,完全无处可逃,形成对目标的无人化劫持、迫近威慑,威慑程度达到最高,解除弹药的方法在我方手中,从而迫使敌方接受我方意志,在不造成人员和装备财产毁伤的情况下快速达到作战目的,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效果。


反分离弹药是实现对目标进行高强度威慑的物质基础,是武器发展的一种趋势,技术基础已经成熟,其雏形已出现,如区域封锁雷弹、某些反拆移地雷、水雷、某些航弹等,都具有一定反拆移起爆功能,但功能不完善,尤其是反拆功能较简单,无法应付排雷排弹排爆措施,不能做到绝对可靠地防排。


反分离弹药具备技术可行性,将传感器、计算机、通信、弹药等现有成熟技术进行创造性组合就能实现。就像坦克的发明并不依靠当时新技术,只是装甲、汽车和火炮等已有成熟技术的有机组合,但产生的却是具有极大作战效能的革命性武器装备。


防排型分离探测器是一种容器状复合传感器,可军民两用,是反分离弹药的核心技术。防排型分离探测器本身没有任何杀伤力,可以迅速感知入侵、拆卸、移动、冷冻、激光、微波、高速撞击等排雷排弹排爆措施产生的信号,并由中央控制系统对信号进行处理后输出起爆指令。将包括核弹在内的常规或非常规弹药战斗部置于这种容器状探测器内部并简单连接后,就成为具有全新功能,无法排除的反分离弹药,实现对现有弹药的人道化改造。


作战时,我方将反分离弹药通过人工或无人机,甚至火炮、导弹等方式投送到敌方目标处,目标包括有作战意义的无生命武器装备、物件,以及有生命的动物或植物(特殊情况下也可以是敌方关键人物)后,不会立即起爆,而是将目标(以军舰为例)劫持,军舰被反分离弹药牢牢锁定,迫使敌方接受我方意志。敌方不能就地诱爆弹药,任何企图将弹药与军舰分离或发生相对移动,采用各种排雷排弹排爆措施都会使弹药感受到排除信息后及时起爆,毁伤军舰,反分离弹药具有反触发功能,内置的时钟可以控制弹药在规定时间内起爆,能使反分离弹失效的密码或方法掌握在我方手中。敌方军舰完全无法摆脱这种弹药将要造成的伤害,除非在设定起爆时间到达前在弹药上输入我方提供的特定密码,或由我方遥控,才可以使反分离弹药不起爆,并能转移至安全处失效自毁,从而保住军舰。作战时,我方如果处于隐蔽位置或在敌方火力打击范围外,会使敌方无法反制,效果更好。


敌方军舰无法摆脱反分离弹药将要造成的毁伤,弹药对敌方形成高强度的迫近威慑,(就像枪炮或导弹在远处瞄准与在近距离瞄准对敌方的威慑效果大不相同)而且威慑度会随着弹药内设定起爆时间的临近变得越来越高,在临近起爆时间到达前达到极致,迫使敌方接受我方意志,在尽量不造成人员伤亡,不损毁目标的情况下实现作战目的,大大减轻了战争的残酷性,不战而屈人之兵,避免人员财产毁伤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种反分离弹药的迫近威慑还有驱离人员作用,即使最终弹药起爆,军舰上的人员也有时间撤离,被毁伤的只是军舰。如果将弹药投送到错误目标,或是投送到目标后我方改变主意,还可以使投送到目标的弹药失效,我方回旋余地很大,相对于投送出去后立即起爆的弹药具有更多的优势。


此外,对于发现的目标,传统武器以往能做的只有两种方式,一是毁伤,二是监视,往往监视过程中容易丢失目标,而毁伤目标可能没有必要,或时机不对。如果发现目标后投送反分离弹药实现对目标的可靠附着,则完全不会丢失目标,可以将目标的存亡掌握在手中,大大增强我方主动权。反分离弹药的出现,战争可实现从发现即摧毁到发现即劫持的转变。


自毁是安防的最后一道防线,反分离弹药还可以用于我方的装备管控。将弹药与有人驾驶装备、机器人、无人机等装备或设施、物件结合,一旦被管控对象丢失或失控,我方可以控制反分离弹药引爆,使被管控对象自毁,防止装备物件落入敌方或他人手中后被滥用或泄密造成负面后果。反分离弹药未来也可以用于防止人工智能机器人失控或反叛。


将安装有反分离弹药的重要装备物件提供给盟友或下属,也可以防止装备物件被非授权使用,控制使用范围,使装备只有在我方允许的范围内才能使用,否则反分离弹药会导致装备失效自毁,防止装备滥用造成负面后果,也可以防止装备秘密泄露。对方只能在获得我方提供的密码后,才能在规定的时间和空间使用,否则装备物件就无法使用甚至自毁。


反分离弹药还可以用于军控领域,使得某些武器装备可以不销毁,只需要通过安装反分离弹药限制其功能和使用范围等。


以上管控型反分离弹药都不存在需要投送到敌方目标的问题,可以从容设置安装,更容易实现。


现有的智能机器人武器除了可以由人远程操控外,仍然是传统武器功能的扩大,而非实现全新功能,机器人武器投送的还是当即毁伤的传统弹药。而反分离弹药可以在投送至目标后,可靠附着目标,实现对目标的劫持,这是反分离弹药实现的全新作战功能。机器人劫持目标只是用机器人代替人在现场劫持目标,是对人的功能的模仿,仍能被摧毁而失效,而任何企图使反分离弹药失效的动作都会使目标被及时毁伤,使目标无法摆脱被毁伤的威慑,这是现有机器人武器做不到的。


现有非致命性武器和致命性武器各有优势,但都有诸多缺陷,反分离弹药既具备高度致命性,又不会立即毁伤目标,对被劫持者施加强大的迫近威慑,大大增加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概率。反分离弹药及武器可以弥补这两种武器的某些不足,填补两种武器之间的空白区域,给作战方提供更多选择与回旋空间


此外,从武器发展的规律看,反分离弹药的出现和使用具有必然性。


劫持属于中性词,是一种古老的战术,本质是一种高效率、高强度的威慑,武器与弹药的发展史是威慑强度、威慑能力,也就是劫持能力不断提升的过程。武器的发展为实现一个目的:通过提高毁伤能力,提高威慑强度和威慑效果,保存自己,战胜敌人,尽量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战争境界。


人类最原始的武器是近身搏斗的棍棒、石块,然后是比棍棒锐利,杀伤力强的刀剑,但仍是近身搏斗工具,最多只能靠人力短距离投掷。使用这类武器时,使用者与目标距离近,不利于保护自己。后来又出现了弓箭,投石机等靠机械力投掷的武器,既可以杀伤较远处的目标,又能与目标拉开距离,在杀伤敌人的同时较好地保护自身。近代出现的枪炮大大增加了对目标的毁伤距离和毁伤强度,再之后的导弹打击距离更远,甚至可以打击全球范围目标,有的还可以跟踪移动目标并将其摧毁,更利于保护自身。


从武器的发展史可以看出武器的发展轨迹:武器越高级,毁伤能力越强,打击越精确,远距离打击能力越强,使目标越来越难以逃脱武器的打击,武器操作方则可以越来越远离目标或隐藏在安全区域,越来越利于打击敌人,保存自己。因此,越是高级的武器对对手的威慑度越高,也就是劫持能力越来越强。


但这些武器都有个问题,就是目标多少都有躲避打击的机会,也有发现发射者,对其反击的机会,因此威慑效果有限。武器要做到劫持能力和威慑度达到极致,就得升级为无人化劫持战武器,这种武器依靠现有技术的组合可以实现。


如果用反分离弹药武器对目标进行无人化劫持,我方可以在敌方打击范围之外,或是隐蔽使敌方无法发现,安全性相当高,目标因为被反分离弹药可靠附着,没有逃脱的可能,是百分百的精确打击,形成对目标的迫近威慑,达到打击敌人,保存自己的最佳效果,威慑三要素中的力量、决心能获得最大程度展现,力量与决心的信息能及时准确传递给被劫持方,使威慑力度达到极致,给对方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迫使敌方妥协,接受我方意志,实现无需伤人毁物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反分离弹药的这些功能是传统武器无法做到的。


(二)反分离弹药的人道意义,符合人道法的方面


通过上述简介,可以看到反分离弹药促进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人道效果,下面再举个极致化例子,也就是非致命性核战争作战想定,假设19458月美军对日本长崎投掷的是战斗部为核弹的反分离弹,可以在不毁灭长崎的情况下实现作战目的,至少可以减少长崎十几万人的伤亡。


把时间倒退回19458月,假设当时美国造出了反分离核弹,排雷技术没有可能将其排除或转移。反分离核弹可通过人工投送或空投等方式,置于长崎市区,并向日本政府和民众明示反分离核弹的性能特征等资料,甚至在附近提供同样功能的反分离弹(战斗部为常规弹药)供日方排雷人员实验用。


这种反分离核弹也有防丢自毁功能,一旦丢失,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不能输入特定密码,就会引发自毁(非核爆),还能防止核弹被内部人非授权使用,避免核弹失控造成的严重负面后果。


因为是第一次使用核弹,或许在广岛还是需要使用原子弹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失,以形成真实可信的威慑信息。因此,这里只考虑对长崎使用反分离核弹的问题,使用后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反分离核弹被安放在长崎后,日方无法将其排除或转移,但也不接受美方提出的条件,任由反分离核弹在时间到达后起爆,长崎被毁灭,但伤亡人数极少,财产损失也相对较少,因为居民在核弹起爆前基本撤离了城市,并带走大量重要财物。之后日方被迫投降。美国对日本的核战造成了广岛的毁灭和巨大的人员伤亡,以及长崎城市财产的毁灭。


第二种可能,日方在长崎市民撤离后,接受了美军条件投降,长崎的人员和财产都得到了保全。


第三种可能,长崎市民及其他日本国民出于对自身生命财产安全的考虑,向政府施压,日本政府被迫在反分离核弹起爆时间到达前,接受了美方条件,获得核弹解除密码,长崎没有被毁灭,没有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美国对日本的核战只造成广岛一个城市毁灭和人口伤亡。


而历史上出现的真实情况却是:美军使用的是投送到目标后立即起爆的核弹,广岛和长崎都被核弹毁灭,共伤亡三十万人左右,并造成大量财产损失。最后日本还是无条件投降。


这四种情况下,结果其实都一样,那就是最后日方接受美军条件投降,日美双方付出的代价相差悬殊。只要使用了反分离核弹,就有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的可能性,最坏的结果也只是毁灭一个城市,但是是保留了人员和大量财产,少伤亡十几万人,大大减少了核战给日美双方带来的负面效果,对战争双方都有利,这比历史上出现的真实结果好得多。


由此可见,反分离弹药相对于现有发射即毁伤的弹药具有明显优势,可以大大提高威慑度,增加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概率,符合人道法原则和伦理。反分离弹药不但对使用者有利益,被使用方也获得更多回旋空间,和平或少付出代价解决矛盾的概率更大。


具体来说,反分离弹药符合国际人道法以下基本原则:


一,区分原则。反分离弹药的迫近威慑功能可以将敌方人员驱离装备或阵地后,再毁伤装备,弹药发射到错误目标后,或是发射到目标后我方改变主意,还能使弹药失效自毁,尽可能精确打击目标,不伤及人员,不会滥杀滥伤。


二,比例原则。反分离弹药被投送到正确目标后,在必要时才毁伤目标,有相当概率不会毁伤目标,作战手段方法与预期的、具体和直接的军事利益成比例,没有过分的攻击、过分伤害,不使敌方产生不必要痛苦。


三,限制原则,反分离弹药能够驱离敌方人员后再决定是否毁伤目标,也能在投送到错误目标后使弹药失效自毁,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作战手段和方法,其人道效果超过了精确打击武器。


此外,反分离弹药虽然具有反排、进行环境识别并自主决定是否起爆的功能,但不属于现在争议很大的自主无人武器,因为反分离弹的目标识别、选择和发射还是依靠人做决定,而且反分离弹药投送至目标后,是否毁伤目标的决定权仍然在人手中。


反分离弹药以迫近威慑姿态出现在目标处,不是诡雷,甚至不是渥太华公约禁止的人员杀伤地雷,因为使用反分离弹药需要先选择目标,弹药附着于目标后也不会立即起爆,而地雷或水雷是自主识别目标并起爆,经常不分青红皂白,人或装备触发地雷就会起爆。


反分离弹药可用于装备管控,防止装备失控或滥用造成人员财产毁伤和人道灾难,避免失序混乱,也是一种重要的人道效应。


通过对反分离弹药功能和使用方法的规范,还能起到更多、更好的符合人道法和伦理道德的效果。


(三)对反分离弹药的伦理和法律控制


对符合人道法原则和相关伦理的反分离弹药的功能和使用方法,应允许研制生产和使用,甚至可以鼓励和推广,以促使战争和武装冲突减少人员财产毁伤,降低残酷性。


反分离弹药如果通过在技术上作出某些改进,使其具有不必要的、超出人道法原则的功能,或是被滥用,仍会造成人道灾难。因此应立法对反分离弹药的功能和使用方法进行限制,对其研究、生产和使用进行规划和控制,使其符合人道法原则和相关伦理,防患于未然。


反分离弹药的功能和使用方法应符合现有人道法基本原则和具体条款,并应符合马尔斯顿条款,即使现有人道法没有禁止,其功能和使用方法也不能违背公众良心,要符合人道原则,比如以下问题应考虑:


虽然违反人道法的某些弹药战斗部(如生化弹)被改造成反分离弹药后,可以减少毁伤概率和负面后果,但仍有产生毁伤造成人道灾难的可能性,所以应禁止生产带非法弹药战斗部的反分离弹药。


反分离弹药战斗部的毁伤威力要以足够毁伤目标为准,禁止安装具有过分伤害力和滥杀滥伤作用的战斗部,避免伤及目标周边无关人和物。


应禁止反分离弹药及使用成为背信弃义的战争手段和作战方法,如起爆时间限制不能设置为长期,战役或战争结束后不能继续附着于目标构成威慑。


反分离弹药投送到目标后,不能成为诡雷,应有显著标志,并有说明告知敌方弹药的基本功能。


此外,使用反分离弹药的回旋空间大,负面效果少,可能会导致使用门槛降低,导致其使用概率比使用传统发射即毁伤的弹药概率更高,开战概率增加,因此需要规定发射投送方的负责。反分离弹药投送至敌方目标处后,即使因敌方故意导致弹药起爆,或弹药意外起爆导致人员财产毁伤,投送方也应负责,投送反分离弹药即等同于开战,即使没有引发造成毁伤。也不能因为反分离弹药被投送到目标后不会引发毁伤,就放宽作战攻击对象。通过以上规定,可以提高反分离弹药的使用门槛,减少产生毁伤的可能性。


影视剧中曾出现过不少以人为目标的反分离弹药雏形,虽然比直接毁伤更人道,但很多时候会对现有伦理和法律构成挑战,对以人为目标的反分离弹药的限制,应该比对装备物件的反分离弹药要严格得多。


最后,因为用反分离弹药管控后的武器装备可以控制使用,可能导致武器装备扩散的门槛降低,如将反分离弹药管控后的核弹提供给无核国家,仅在规定时间允许其获得密码后用于核试验装点门面,但不能用于实战,或实战的时间空间有限制,否则就会导致核弹失效或自毁(非核爆),对此问题应有所对策。




欢迎光临 知远防务论坛 (http://forum.defence.org.cn/)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