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以色列的核武器计划揭密

来源: 本站稿件
编译:知远

首发于搜狐军事http://mil.news.sohu.com/s2007/yslhwq/index.shtml

    [译者按]以色列――一个被阿拉伯国家包围的犹太国家,一个遭受过种族灭绝灾难的国家,必然有强烈的危机感,也可以说是没有“安全感”。因此以色列始终在追求一个“杀手锏”来保护自己。“核力量”无疑是最佳选择。事实也毫无疑问地证明了这一点,经过不懈的努力以色列已经拥有了生产制造核武器的能力,成为五个核大国之外最具核实力的国家。但是出于种种政治因素的考虑,以色列从来没有宣布自己拥有核武器,那么以色列的核计划到底是怎样开始发展的?未来又会是什么走向?



启动核计划

文字上有记载的以色列核技术研究开始于1948年建国之初。当时的以色列人力、物力和财力都十分匮乏。但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积极与其他国家合作,并充分利用现有的人力资源寻求技术突破,为研制核武器进行秘密准备。1950年,以色列成立了由8名成员组成的原子能委员会,受国防部领导,后升格为部,由以色列总理亲自任主席,负责全国原子能研究的计划和管理。同时,以色列的魏茨曼研究院成立了一个同位素研究部,并且派出年轻的以色列科学家到国外学习核能和核化学等新兴学科。以色列的原子弹之父厄思斯特·戴维·伯格曼时任该院的化学部主任。1953年,时任以色列总理兼国防部长的本·古里安任命他的门徒西蒙·佩雷斯为国防部办公室主任,协助他负责以色列研制核武器的工作,并将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归于佩雷斯直接管辖。此后不久,在美国、法国、南非等国的协助下,以色列雄心勃勃的核武研制工作正式启动。

美国的支持

在以色列的核计划中美国总是扮演着双重角色。表明上进行反对和监督。实际上是纵容甚至提供了一些帮助。1955年,以色列政府在签署了和平使用原子能协议后,其核研究得到了美国的支持。1957年2月在美国援助下,以色列在里尚齐翁建立了第一座核反应堆。这座反应堆功率6兆瓦,以天然铀为原料,主要用于研究和生产放射性同位素。1959年,以色列又建成了纳哈尔索雷克反应堆IRR—1,这是由美国援建的5兆瓦轻水反应堆,不过该反应堆一直受到美国人的监管,不可能被派上军事用场。在此种情况下为达成发展核武器的目的,以色列先后与法国和南非秘密开展了长达数年的核合作,为其核武器的成功研制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法国的合作

法国是以色列核计划最初的合作者。讲到两国的合作就不得不提到以色列核武器之父恩斯特.大卫.贝格曼。建国之初,以色列约有三、四十位才华横溢的科学家移居巴勒斯坦。其中就包括贝格曼,他后来成为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主任,是以色列核武器发展的创始人。1949年,贝格曼负责以色列魏兹曼学院化学系。学院方面对他的核研究给予了大力支持。同年,贝格曼的好友原子能委员会委员法国核物理专家弗朗西斯.佩兰访问了魏兹曼学院。之前以色列科学家也应邀参观了法国萨克莱核研究中心的新建核研究设施。随后,两国建立了联合研制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合作关系是以色列通过本国专家的私人关系建立起来的。

法国当时的核技术水平也相当有限。二战之前,法国有一个核物理研究中心,但其技术远远落后于美国、前苏联和英国,甚至加拿大。以色列和法国在那时应该属于同一个技术层次。以色列的专家很有可能还为法国的核技术发展做过贡献。上世纪50年代早期,两国在核技术研发方面走得很近。如以色列科学家参与了法国位于马库勒钚G-1核反应堆和UP1核燃料再处理工厂的建设。上世纪50年代底和60年早期,以色列和法国的关系更加亲密。法国成为以色列武器的主要供应方。而当法国的北非殖民进程不稳定时,以色列向其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这些情报是从一些北非殖民国家的西班牙藉犹太人那里获得的。

促成以色列和法国核合作的直接原因是苏伊士危机。1956年10月,以法连同英国实施了针对埃及的“联合苏伊士-西奈山”行动。行动前一个半月,以色列意识到该向法国提出帮助自己建设一个核反应堆的时候了。一年前就有先例,印度原子能局(DAE)和加拿大、美国达成建造40兆瓦“加印美核研究反应堆”(CIRUS)研究堆的协议。以色列总理兼国防部长大卫.本.古里安的一位重要助手希蒙.佩雷斯和贝格曼与法国原子能委员会的成员进行了会晤。双方达成了初步的共识,在9月份建立一个研究核反应堆。10月29日,苏伊士战争爆发。尽管以色列的行动十分成功,在11月4号之前就占领了整个苏伊士半岛。但是法国和英国却在11月6日沿苏伊士运河的进攻中陷入困境,随后迫于美国和苏联的压力而宣布失败。英国和法国的撤出让以色列孤军奋战,承受来自两个超级大国大的压力。苏联总理布尔加宁警告,如果以色列仍一意孤行,坚持不从西奈山撤军,那么苏联将对其进行核打击。1956年11月7日,以色列外交部长果尔达·梅厄、佩雷斯和法国外交和国防部长克里斯蒂安·比诺和布尔热莫鲁进行了一次秘密会晤。法国方面对自己作战中没有成功支援盟国而十分懊恼。然而以色列却十分关注苏联的核威胁。这次会议中,双方在改良研究型核反应堆上达成初步一致。佩雷斯似乎要确保达成一个协议来帮助以色列发展核威慑能力。会谈后几个月,以色列就在法国的帮助下建成了一个18 兆瓦的EL-3研究型核反应堆,并掌握了钚分离技术。随后,规模又正式升级为24兆瓦。但是在使用相同能力钚平台的前提下,实际向工程建造人员提供的核心冷却管的规格足以保障三倍于这个能力的反应堆。具体如何进行升级过程的还不得而知。

以色列在其南部贝尔谢巴附近的内盖夫沙漠中的迪莫拉秘密建立了这个核反应堆。几百名法国工程技术人员赶到贝尔谢巴。虽然贝尔谢巴是内盖夫地区最大的城市,但还是很小。一些参与法国马库勒核设施建设的公司也加入到建设计划中,如法国和以色列的钚分离工厂都是SGN建设的。1958年,迪莫拉进行过EL-102反应堆的试验(法国知道)。反应堆所需的重水是从挪威购买的。以色列以动力反应堆试验的名义达成了这次交易并同意挪威对重水的和平使用进行32年的监督。但是挪威只在1961年4月这些重水用于迪莫拉核反应堆之前被允许进行了一次监察。为了掩盖计划的真实内容,以色列将迪莫拉基地称为一个“锰试验工厂”(虽然显然不是一个“纺织工业试验工厂”)。不过,美国情报部门还是在1958年知道了这个计划,并利用U-2侦察机对试验计划进行了侦察,确定了这里很可能是一个核反应体系。无容置疑,法国人参与了这个计划。

内盖夫核研究中心是以色列的核武器计划的中心。它位于沙漠城市迪莫拉的附近,因此简称迪莫拉。上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法国在这个中心建成了一个核反应堆和一个钚生产车间。所有制造原子弹所需的特殊材料都在迪莫拉生产制造,包括钚,锂-6氘化物以及浓缩和未浓缩的铀。但是原子弹的设计和组装是在别的地方进行。



美国“科罗娜”侦察卫星在1971年拍摄的内盖夫核研究中心

由于以色列对这个空域进行了严格警戒,因此不可能利用普通侦察飞机对其进行侦察。在上世纪60年代,一架以色列空军的“幻影”由于误入这个空域而被击落。





“科罗娜”和分辨率较低的商业成像卫星"斯波特"所拍图像对比。

“斯波特”的图像上对迪莫拉核反应堆的圆顶建筑和钚生产车间Machon 2进行了标注。



迪莫拉核反应堆圆顶建筑

1960年,反应堆运转之前,法国(时任总统是戴高乐)重新考虑了这次交易并决定暂停这一计划。经过几个月的谈判,11月双方达成了一致,以色列必须许诺不制造核武器并向世界宣布这个计划,否则停止“钚工厂”工作。1962年,迪莫拉核反应堆进入关键的阶段。法国人重新进入建设钚车间。整个工程计划在1954年或1965年建成。显然从一开始以色列就是为了军事目的搜集反应堆和相关技术而非不是“军民两用”的目的。迪莫拉(官方称内盖夫核技术研究中心)戒备森严。1967年,以色列空军的一架“幻影”飞机由于误入迪莫拉空域而被击落。后来,在上世纪60年代末的一段时间以色列被认为是世界上第六个制造原子弹的国家。

西摩·赫希说,列维·埃斯科尔总理在迪莫拉工厂建成后推迟了核武器的生产。但是反应堆仍在继续工作,因此无论是否进行分离,钚收集仍在继续。现在公认以色列在1965年开始进行钚提取。分离提取出的钚足以在六日战争前生产出一枚原子弹。至于到底有没有生产不得而知。赫希说,莫夏·达扬在1968年初下令开始核武器生产。这时才开始全面的钚分离。当以色列开始以每年3到5枚的速度生产原子弹后,1967年威廉·巴罗曼 和罗伯特 ·文杰姆就在《临界点》上公开了以色列已经生产出两枚原子弹。埃斯科尔也确实在六日战争其间进行了第一次的核警告,部署了这两枚原子弹。1971年以色列开始购买弧光放电充气管(Krytron)。Krytron是一种极速电子转接管,既可用于民用工业也可用于核武器生产。

与南非的合作

以色列和南非的核合作好像在1967年就开始了,并持续到70年代和80年代。这次合作以色列是以技术换资源。在此其间,南非是以色列迪莫拉基地铀的主要供应者。有一个疑问就是在1979年9月22号南非在南印度洋进行的核爆炸中以色列到底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外界普遍认为这次试验是南非和以色列共同完成的。1997年4月20号以色列国土报的一篇报道称,以色列和南非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就开始合作研制核武器。这篇报道是通过对南非官方人员采访得到的。接受采访的人包括代理外交部长阿齐兹?帕哈德和退休将军康斯坦德·维尔容。康斯坦德·维尔容是南1980-1985年的总参谋长。在其任期内,南非开始核武器的研发计划。1993年南非公开其核计划以及与以色列有至少是间接的核合作。南非曾透露从以色列那获取了一些氚(一种制造核武器的重要原材料),但是至今也没有关于两国核武器研制方面直接合作的权威报道。不过帕哈德告诉《国土报》以色列与南非在一些非常特殊的军用设备上有合作。帕哈德说:“核问题最为保密。许多档案资料都被销毁。”他没有向美联社做进一步的评论。但是,助理说这位代理外交部长过去也做过相同的论述。引用南非前总统韦尔金的话就是:“我们希望从任何国家得到核技术,同样也包括以色列。”《国土报》同时引用过去的一些报告称以色列曾从南非购买了550吨铀来供应迪莫拉核试验平台。作为交换,以色列向南非提供了提高核弹头威力的核技术。

以色列国内的铀是死海旁边一个磷酸盐矿的副产品。每年的产量只有10吨,很难满足以色列的需要。因此以色列对没有燃尽的铀进行循环再利用。很多国家都没有这样做。另外,众所周知以色列利用别名在国际市场上购买了200吨的铀。但是最主要的铀还是来自与南非的一次交易。这次交易以色列答应协助发展南非的武器计划。作为回报南非向以色列提供600吨的铀,这些足以满足迪莫拉的燃料需求到1997年。

秘密暴光

讲到以色列的核计划不得不提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以色列的迪莫拉核试验基地的一名前中级核技术员莫迪凯·瓦努努(1954年10月13日出生,1963年迁入以色列)。大多数以色列核计划详细情报都是由他透露出去的。



以色列迪莫拉核试验基地的核技术员莫迪凯·瓦努努

瓦努努曾在进行钚生产和原子弹其他一些部件制作的二号车间(Machon 2)工作了9年。后来他因连续参与左翼的亲巴勒斯坦政治运动而被解职。离开之前他拍摄了约60张Machon 2 的照片,基本上覆盖了Machon 2的每个角落。经过几个月吉普赛式的周游世界后,他在澳大利亚成为了一名基督教徒。他的信仰是强烈反对核武器。因此他很快就决定将所知道的关于以色列核武器能力的东西全部公之于众。他与伦敦的《星期日邮报》取得了联系。很快报社就将其接到伦敦并准备为其做一个专题报告。不幸的是,以色列政府发现了他的之一行动并计划派情报机构摩萨德将其绑架回以色列接受审判。



被捕后的瓦努努



瓦努努在向媒体传递信息

摩萨德的一位女特工谢丽尔·班托夫使用假名"辛迪"成功地让他进入了圈套。他被逮捕回国。当时在伦敦时报报告发表之前他的失踪是一个迷。1985年10月5号这份报告最终还是在几天后发表了。几个月后,瓦努努被指控为以色列罪犯并将接受审讯。尽管禁止与外界联系,瓦努努还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向外界告知了自己被捕的一些细节。在被飞快带出法庭的瞬间,他将事先写在手心上的东西展示在了媒体面前。按瓦努努所讲,迪莫拉有9个车间(Machons),其中包括核反应堆车间,共雇佣了2700人。

经过18年牢狱生涯之后,尽管刑满获释,但瓦努努的人身自由却仍然受到许多限制。由以色列内政部长签发的文件规定,一年内禁止瓦努努出国;过去由以军后方指挥部司令官签署的对瓦努努进行限制的一系列规定,如禁止他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等,今后半年内仍然有效。另外,在这些限制规定到期之前进行评估,决定是否需要延长。
  以色列有关当局认为,对瓦努努仍然采取限制措施,主要是防止他继续做出有损于国家安全的事。尽管以色列被普遍认为拥有核武器,但是政府的公开政策则是刻意含糊,只说以色列不会成为第一个将核武器引入中东的国家,因此,有关以色列核研究方面的情况讳莫如深。但瓦努努说,现在他身上已经没有任何核秘密了,目前唯一的愿望就是离开以色列。
  以下是瓦努努向公众媒体暴光的以色列核计划的一些细节:



Machon 2钚分离车间的控制室

Machon 1是一个核反应堆车间。有一个60米高的镀银圆形屋顶。
Machon 2是瓦努努工作的地方。里面还有150名工作人员。外表上,Machon 2是一个普通的两层无窗建筑,80米宽,200米长。地面部分有一个空气过滤车间、一些办公室、储藏室和一个工人的小卖部。Machon 2内有几架通往地下部分的电梯。这些电梯能将人们带到地下的六层,距地面8米。这个地下厂房有一个钚铀自动分离萃取车间,钚生产和回收车间和用氘化锂和铍制作弹药的车间。钚铀自动分离萃取车间位于前四层(被称为“隧道”)。钚、氘化锂和铍的生产车间位于第五层。“隧道”一般每年进行34星期的生产,其他时间进行维护和翻修。
Machon 3是化学车间,生产锂-6氘化物,加工处理天然铀以及制作反应堆燃烧棒。
Machon 4是废料处理车间。用于处理从Machon 2的钚提取过程中排出的放射性废物。车间可以对这些废料进行常规的转化处理。也可以将其中的铀提取出来进行再利用。
Machon 5给铀燃烧棒镀铝。
Machon 6 是迪莫拉的保障车间,提供动力和其他的服务。
Machon 8 (没有Machon 7)有一个实验室,用于进行测试和工艺技术开发。
840单元是气体离心机用于铀浓缩。
Machon 9内有一个激光同位素浓缩平台。也可以进行铀浓缩。
Machon 10生产废料铀金属来制造反装甲军火。
弹药的成分是钚、锂-6氘化物和铍,在Machon 2的第五层进行生产。生产好的弹药被没有牌照的汽车运往海法北部的Rafael的弹头装配工厂。

核生产能力

在评估以色列的核武器生产能力时最不能确定的是迪莫拉核反应堆的实际有效功率。有报道称,以色列不断地进行升级反应堆来提高钚的生产量。瓦努努说,以色列拥有100-200枚核武器(暗示有400-800 kg的钚),并且可以每年生产40 kg钚。这就意味着有平均150 兆瓦的负载功率。分析家普遍认为这个数据有水分。一致认为最初功率的是40兆瓦,在1977年前升至70 MW。在1996年斯德戈尔摩和平研究院组织的一次调查做了一个稍小范围的估计:以色列在1995年生产出来了330-580 kg的钚,足够满足80-150枚核武器的生产。(极限的范围是190-880 kg)

瓦努努提供的情报显示铀燃料每天要燃烧400 MW。这个数据与美国核武器生产初期时差不多。这就需要是含2%钚-240的高级别的钚。瓦努努说,140根燃烧棒进行约3个月的燃烧,为钚提取做准备。70 MW的迪莫拉反应堆每年要消耗48吨的燃料,只能生产出18 kg的钚。瓦努努同时称,以色列拥有混合推进武器,并已经研制了氢弹技术。他还提供了锂-6和氚的生产信息。他称,最初的氚是在Machon 2的一个Unit 92的设备生产的,作为副产品从重水缓和剂中少量分离出来。1984产量得到了提升。主要是因为引进了一种新的设备Unit 93。这种设备是在经过反应堆照射的浓缩锂中提取氚。以色列能够大量生产氚的事实可以通过南非得到证实。1977到1979两年时间以色列共向南非提供了30克的氚。这就清楚地表明当时以色列的氚生产量已经足以满足核武器的加速生产。除了制造核武器,很难找出其他的理由拥有这样大的氚生产能力。



以色列制造出来的氚

美国武器和试验中使用的气体混合推进技术很难研发,但可能是主要的技术。虽然核爆炸武器能够不经过试验研发出来,但是它们太大太重,现在以色列的运载系统可能都不能与其兼容。当时很有可能使用了锂-6氘化物燃料包围在钚核周围的这样一个“闹钟”系统(实际上瓦努努画出了一个这样的试验模型)。]氚可能是用于点燃混合燃料,增大推力。类似苏联在400 Kt "乔-4"中使用的样。

赫希报道(没有任何消息来源),以色列已经生产了大量的战术核武器,包括高效推进裂变式原子弹、 中子弹 (截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有数百枚)、核炮弹以及核地雷。它的一个兵工厂可能生产了100多枚核武器,并利用核原料生产了一些战术武器。但是由于缺少试验计划,中子弹和爆破型原子弹很可能没有研制。中子弹的生产也需要大量的氚。每枚需要20-30 g。氚的产量又与钚的产量密切相关。一克氚需要80克钚进行置换。同样核炮弹也由于钚的浪费而不会投入研制。战术武器可以是依靠飞机和导弹进行搭载,或是以预先埋设的地雷为载体。伯罗斯和温勒姆称(没有指明消息来源),以色列已经生产了300枚核弹头,包括过去销毁的。他们估计现在还有200多枚。

一些报道称,以色列在迪莫拉已经有了一些浓缩铀。瓦努努称,气体离心机在Machon 8里工作。一个激光浓缩平台在Machon 9(以色列在1973年获得了激光同位素浓缩的专利)。产量测量车间在1979年到80年运转。由于空间有限,离心机运转规模不得不受到限制,也可能是为了尽量多地燃尽反应堆的燃料来更有效地使用铀。虽然很简易,但如果真正投入使用激光浓缩系统还是能够大规模地生产出制造武器所需的材料。如果能够这样大规模生产高质量的浓缩铀,那么以色列的核工厂的生产能力就远大于单独通过钚产量估计出来的能力。

夹缝求生的“法宝”

1973年10月6日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埃及和叙利亚闪电进攻了以色列,开始了犹太人赎罪日战争。这个时候的以色列军队只有常规岗哨执勤。整个前线处于一种低警戒状态。埃叙两军利用这个时机很快就击溃了以色列的防线。10月7日下午,在格南高地南部没有驻守以色列军队。叙利亚军队到达高地的边界,并看到了约旦河。据报道,因为这次危机导致以色列第一次发出了核警告。赫希说,总理果尔达·梅厄和他的参谋团队于10月8日做出了利用“杰里克”导弹以及F-4攻击机对叙利亚和埃及进行核打击的决定。10月9号早晨在以色列发出核警告几个小时后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显然就意识到了,立刻决定向以色列提供物资援助,以避免冲突的升级。10月14号以色列飞机就接到美国飞机运来的物资。

虽然物资损耗严重,但是以色列军队在10月8、9号就稳定下来了。当储备物资源源不断运往战场后,困境开始化解。重要补给到来之前,以色列军队进行了反击并扭转了战局。10月11日,一次格兰高地的反击破坏了叙利亚的后方阵地。10月15日和16日,以色列然越过苏伊士运河,包围了埃及第三军并开始对其进行歼灭。如果以军将其吃掉,这样埃及的首都开罗就会完全暴露在以军面前。在这种情形下,前苏联总书记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在10月24号威胁要空运苏军来支援埃及。美国总统尼克松以核警告作为回应。于是以色列又进行了第二次核警告。但是布伦斯和温勒姆没有承认这一点。奇怪的是这次突然的危机很快就平息了,梅厄同意停火,缓解了埃及的压力。据赫希说以色列通过全面努力成功地从美国情报部门获取了大量的目标数据。美国犹太裔情报人员乔纳森·波拉向以色列提供了前苏联大量的卫星图像数据。显然,以色列希望核军工成为一种威慑、政治杠杆或是独立报复苏联的能力。
1981年6月7号在开始竞选前几天以色列利用美国KH-11“锁眼”卫星的图像数据策划了对伊拉克“奥斯伊拉克”搭模斯-1核反应堆(还未开始运转)的攻击。攻击出动了8架F-16和6架F-15,投掷了16枚延迟引信的2000 lb炸弹(其中15枚击中目标,第16枚击中了旁边的一座房子),在这个核反应堆混凝土的圆形顶部留下了一个大洞。轰炸将整个反应堆摧毁,让它成为一堆垃圾。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对核反应堆的攻击。赫希和伯罗斯以及温勒姆都认为以色列在1991年1月18日沙漠风暴开始的第一天就进入核警报状态。当天7枚飞毛腿导弹向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和海法尔发起了袭击(但是只有2枚击中特拉维夫,一枚击中海法尔)。这次核警报持续了43天直到战争结束。对萨达姆军队使用化学武器进行报复的威胁可以理解成如果以色列遭到伊拉克的化学攻击,以色列将对伊拉克进行核打击。

六日战争后,旺盛的国内军工生产体系的建立以及美国稳定的国防援助让以色列的安全形势有所好转。可是上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早期在核计划有了显著发展的前提下以色列的安全形势却不如从前。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早期,以色列就试图从美国那里得到北约成员国和日本一样的安全保证,但是最终无功而返。如果有一个积极的政策来限制以色列的核扩散并且有一个安全防务协议,那么以色列的核计划可能就会停止。

“三位一体”的核优势

  过去几十年,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拥有常规军事优势尤其是绝对的核优势,在该地区被称为“瘦小的超级大国”。布利克斯向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交的报告,认为以色列目前可能拥有200件核武器。目前以色列核武库的规模,各方估计不尽相同。但有一个共识是,以色列早已掌握了核武器技术,并具备了海陆空三位一体的核打击能力。

以色列的中程弹道导弹如 “杰里科-1”(Ya-1 "Luz"),500公斤有效载荷,480-650公里的射程。1973服役。“杰里科-2” (either Ya-2 or Ya-3) ,1000 kg有效载荷,1500公里的射程。1990年服役。正在研制中的“杰里科-2B”有2,500 km的射程。这些导弹一定是为搭载核弹头设计的(虽然不排除搭载化学弹头)。可以肯定已经有50 枚“杰里科-1”和50枚“杰里科-2”进行了部署。另外,以色列还有100多枚美国提供的射程115 km 的“兰斯”战术导弹。虽然现在这些导弹都只是安装普通的弹头。但是一旦需要它们就能很快地更换成核弹头或化学弹头。

以色列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飞机来进行核武器的部署。用于进行核武器部署的飞机和部队驻扎在特拉维夫的空军基地。最初担任这个任务的可能是1969引进的F-4“幻影II”。现在换成了F-16。F-16无需空中加油的飞行半径是1250公里,可以达到伊朗的西部、黑海岸、利雅得或是黎巴嫩的边界。如果进行空中加油就可以飞得更远。不需空中加油的单航道任务可以飞抵莫斯科。

德国按以色列的要求提供了三艘 “海豚”级潜艇,装备了美国提供的、可以从潜艇上发射的“鱼叉”导弹,配备了以色列的核弹头。以色列国防部官员向外界透露,以色列的“海豚”级潜艇已于2000年5月在印度洋成功进行了这种巡航导弹的潜射试验,并准确命中1860公里远的目标。这样,以色列拥有了从海底发射核武器的能力。潜艇机动性和隐蔽性都很强,以阿拉伯国家的技术要想全部消灭它们是完全不可能的。

另外,1988年9月19日,以色列利用“沙维特”发射火箭将“地平线-1”人造卫星送入了太空,从此拥有了自己的卫星侦察系统,不再需要美国提供情报了。“沙维特”类似于列杰里科-2导弹系统。1990年4月3日“地平线-2”发射。1994年9月15日“地平线-3”的首次发射失败。但是在1995年4月5日第二次发射成功。卫星的成功发射表明以色列已具备向世界任何目标发射核弹的能力,其综合能力远远超过朝鲜和伊朗。发射平台和侦察导航平台的建立让以色列成为中东惟一具备“三位一体”核打击能力的国家。

模糊的核政策

以色列至今没有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上签字。政府在核武问题上一直采取“模糊政策”,即不承认也不否认拥有核武器。这一政策的高明之处在于:不承认,有助于化解国际社会的压力;不否认,又能对周边阿拉伯国家形成核威慑。

一方面,不否认自己拥有核武器,甚至制造些舆论宣传自己的核力量。面对周围日益复杂的形势,面对伊朗可能进行的核计划,以色列不可能放弃自己的核计划。为了达到威慑的目的,以色列也许希望人人都知道自己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有阿拉伯国家的首都全在其射程内。这样就可能在政治、军事上对阿拉伯国家施压。自1974年初以来,国际上出现了许多报道,称以色列已经拥有核武器。《耶路撒冷邮报》1974年3月报道,以色列已经拥有激光铀浓缩的技术。1974年,以色列总统说:“以色列一直想发展核武器的潜力,现在以色列已拥有这种潜力。”1978年1月26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发表了1974年9月4日的一份备忘录,说以色列已经拥有核武器。可以说以色列拥有核武器可能是保密工作做得最差的一例。而恰恰这样有意无意的透露自己的核计划很好地对周边阿拉伯国家形成了核威慑。以色列坚持核计划最有利的解释是:如果核计划的目的不是进攻侵略而是严格用于防御,那么它就不应该排外。

另一方面,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以色列不会正式承认拥有核武器。周围的阿拉伯国家强烈反对以色列的核计划,普遍感到不安,并对以色列的核政策提出了尖锐批评。包括阿盟在内的国际社会多次强烈呼吁以色列立即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要求缔约国采取行动来监督制止以色列的核计划。1960年12月2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一份申明说以色列拥有秘密核设施。截止12月16日这一消息已经众人皆知,并出现在了《时代》杂志上。12月21日,本.古里安宣布以色列正在建设24兆瓦的核反应堆是“和平利用核能”。1961年,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表面上美国接受了这个事实,但私下不断给以色列施加压力。以色列不得已接受了一次由物理学家尤金.魏格纳和拉比负责的仓促检查。不过本.古里安始终拒绝接受国际核查。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以色列同意和平利用核设施。并接受美国检查团每年一次的检查。检查从1962年开始,1969年结束,只对一些地面设施进行了检查,并没有涉及地下部分。地面部分伪装成一个控制室。核查人员检查时,通往地下的通道就被封堵起来。

以色列模糊的核政策之所以能够继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支持。实际上从1969年起,美国已接受以色列作为核国家的地位,却没有要求它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对于美国在核武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的做法,许多国家表示不满。其实,美国支持以色列的核政策是其中东政策的一部分。显然,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一个重要的棋子,是制衡一些反美国家如伊朗的最重要也是最有效的力量。中东局势仍就危机重重,伊拉克国内的形势依然动荡,伊朗对于核问题态度仍就坚决,一些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始终存在敌意甚至根本就不承认这个“夹缝中”的国家。因此以色列现在决不会放弃自己的核计划。但是出于对世界整个大环境的考虑也不会正式承认自己的核计划。这样的“模糊政策”可能还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HERE I STAND!

杰里科-1应该退役了, 杰里科-3寸不存在除了以军自己, 没有人知道. 但假设杰里科-3是在沙维特火箭上的改装, 达到远程甚至洲际的可能性很大.
文章中的兰斯(Lance)导弹, 中文一般翻译为长矛, 这个1970年代产物肯定退役了. 长矛射程这么短, 根本就不能作为战略威摄工具.
以色列的空基战略平台已经全部是F-15和F-16. 只是因为保密, 外界不晓得到底哪些以色列空军的基地被赋予核打击使命.
捕鲸叉导弹先天不足, 不太可能作为以色列海军核弹头运载工具. 我们假设以色列的核弹头体积与美国同级弹头大致相等的话, 捕鲸叉再改, 最多也就是300~400千米射程. 这对于部署在地中海东部的以色列潜艇, 是没有作用的, 对伊朗进行核打击, 至少需要1000公里以上的巡航导弹. 这个导弹现在已经存在了, 就是喷气式凸眼(Popeye Turbo).

TOP

bbbbbbbbbbbbbbbbbbb

TOP

好文章。谢谢楼主的无私分享

TOP

好文章,下来看看学习一下,谢谢楼主分享!

TOP

幻客的情报分析好强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