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俄罗斯战略导弹部队的作战后勤保障

俄罗斯战略导弹部队的作战后勤保障
来源:EVP 杂志
作者:V.P. Karulin, I.S. Korolyov
编译:全球防务(知远/刺刀)
自从俄罗斯联邦国民经济整体下滑以来,俄联邦军队未能很快得到新型武器和其他装备,继续保持在役的武器处于良好的工作和战备状态,就成为当前一个突出问题。这种环境使得技术支持(TS )的作用增加,特别是在部队各级和联合单位全部战斗行动支援系统范围内。
    技术支持首先意味着要建立一套组织机构和技术规范,这项工作应由军方制定,并与工业机构和企事业单位有连带资产,其主要目的是创造一个能达到战略水平和主要装备的可靠胜,以此来保证这些武器装备在确定的时效范围以确定的功率正常使用。下列任务在程序上是固定的:调整、控制武器装备的发展和制造;推动技术支持单位和下级部队在军事装备、军需物品和人员方面发挥最大实力;调试和准备主要类型军事装备应对作战使用;还有经常维护这些装备处于良好工作状态。
    另外一些附带的任务也伴随主要任务-起:一如过去在处理技术支持任务时,军事装备在核安全防护和事故预防条件下的功能;遵从社会生态学要求;在作出主要类型装备退役决策后,分解这些装备并隔离那些危险成分。
   正如我们所见,当前武装部队改革要求填补一个空白:目前应对作战行动的技术支持机构应修正,从而修订目前的方针政策。现阶段提供了一种可能——作出一个激进的过时的修订或者不恰当地去逼近技术支持系统的裁并。与此同时最重要的事情是防止从包含着系统本身错误的文献中开发新的文献,并与当前技术支持测量组织标准文献存在显而易见的矛盾。
    调查证明:当前系统存在着概念上、体制上的严重缺陷,并且武装部队中每个勤务和战斗兵种在专门术语的本质特性上也存在类似问题。因此,最重要是:在编成新系统时,形成一个统一的步骤去明确表达主要概念,并创造出一种新的技术支持机构。首先,所有的系统概念必须明白无误,并确定相互间的联系。在我们看来,在定义有关技术支持(战斗特征事物和后方勤务支援系统)的高层次原理上还做得很不明晰。这个概念是(作战行动支援系统),是当前既没有明确阐明目标和经常性任务,也没有在建制内子系统中严格区分功能(作战行动支援类型),甚至仍然停留在使用装备建立相互连接,并在执行武装部队分派的任务和战斗兵种遂行任务过程中,确定他们的位置和角色。
    此外,每个权力机构必须以单独的概念体系为基础。对当前存在的、不同来源的(百科全书、词典、国家标准规范,等等)“技术支持”术语分析表明:将偶尔解释为某一或者只是不同表达习惯下的同样术语。那些统一步骤的复杂细节,清楚地表达了主要概念,清楚地分配了任务,并且人们毫不含糊地理解。遵守下列的主体需求,并置于术语学基础地位,做到这两点似乎更重要。
    首先,每个术语必须严格符合他所表示的自然现象。举例来说,许多翻译短语“武器和军事装备”时,意味着武器不是军事装备的一部分,这就会在以后自然而然地带着这种基本印象。给定的术语要求不能干扰州门的固有印象,必须更正确,在我们看来,使用这个排列“武器和其他军事装备”更适当一些。
    其次,术语的定义不应导致解释上的含糊不清。举例来说,在很多案例里“火箭”这个术语被理解成运载工具,然而其他运载工具也能以前部区域(比如:太空飞船)完成了这个任务。
    第三,一条术语必须符合具体的等级概念层次,低层次的定义(或派生概念)不应当与高层次的定义(或主体概念)不一致。例如:术语“导弹武器”和“特种武器”在较高概念层次时,如何命名“武器”。实际上,“导弹武器”通常不包括武器、特种武器输送车和武器用控制系统。为了克服这个缺陷,指导文献里将导弹武器里包含核军需品的结构正式化,以特种装备称呼为好。例如:“特种装备”和“特种作战装备”有一点必须说明,不同的代理机构在发布专业词汇词典的时——国家标准规范、部门标准规范等等,常常未能跟上上述要求,这种情况一点都不稀罕。从而中断了术语要素的统一。为消除这些状况,在我们看来必须做的是:正视国家权威机构的出版物的指示一一删去不正确的术语措辞,并强制使用替换术语,哪怕是来自官方悬而未决修正版本(或新的出版物)。
    在武装部队的所有勤务和作战兵种中,仅考虑装备类型的结构是权宜之计。如我们所见,这个因素在密切联系术语方面应当成为一个主要的代表性因素。
    有效的指导证明:在关于技术支持系统的目标和它与其他系统原理链接时缺乏清晰的思想,战略导弹部队必须尝试创造出如结构并来描述主要原理。近来已发展的战略导弹部队文档是基于装备类型的机构图的。
系统缺陷包括入档的等级结构文件的实际缺失,这些文件内容涵盖技术兵种和其他作战行动支援。例如:在说明文档里的兵种包含关系的简要说明,作为一个规则一一以简化通信类技术支持或者最起码是常规任务的备份。在文档里找到一个明确表述的兵种是很难的:清晰地定义每一种技术支持的领域,并确定理想的行动效果,同时也能够提供机会,以评价在一定量的条件下对指定目标达到的彻变。
    当前作者们相信,技术支持系统的原理间联接的忽视,控制的复杂化,使得系统在不同的平台运行时缺乏稳定性,在战争准备或引导作战行动时这种缺陷表现尤为突出。兵种机构的缺陷为因果关系目标的建立预埋下了困难,一方面不管是当前导弹武器组成部分,还是技术支持种类,另一方面在战斗行动支持类型的分配上也带来困难。这种依次轮流的环境,使得将武器系统和作战行动支持摆到优先地位变得复杂。
    似乎是作战行动支持类型的排序导致了不同理事会和服务机构之间形式上的不平等,并造成他们感情上的“自卑”,并可能造成他们之间的对抗。然而,实际上在理事会和服务机构中军事上的“不平等”和“不均衡”关系,正如我们所见,在处理相同事务的兴趣下履行某个方面职能,正应归结于缺乏法律规定优先权,从智力上来说,这有有意专门考虑的必要性。
    体系中优先地位的出现使得对作战行动支持的主要类型倾注更多关注,并使得单位(联合部队,大型战略部队)评价胜能主要基于系统功能的成效。这涉及到必需资源的供应、主战装备的技术保养、和联合部队的组建,,部队与基层倾是否尽全力在人员和主要支持类型装备开发上。
    然而,尽管指定给主要类型装备同样的功能和目的,战略导弹部队、海军和空军战略核力量部队和航天部队对于同样类型的技术支持(尤其是导弹技术支持)的意义给予不同的解释。涉及武装部队的等级使得执行统一的步骤更为复杂,在导弹装备调整、制造、操作和现代化过程中控制在不同作战兵种可接受的范围内更为困难,尤其重要的是来自财政限制背景的反对意见。
    在我们看来,拥有主要技术支持类型并保证它们的名称和结构同主要装备类型的协调一致是必然的。此情况明确暗示着导弹技术支持的机构包括了两种技术支持类型:导弹工程技术和核技术,服务于战略导弹部队导弹系统、海军核打击力量部队和空军的核打击力量部队;导弹工程技术和航天技术为航天部队的导弹空间系统服务。技术支持的这种主要结构类型将提高技术支持控制的稳定性,并确保对核武器和作战信息系统技术情形的完全掌控。
一个应当注意的细节:在作战行动支援系统中安排核技术支持的地位,一份指导性文件分析显示在此方面存在实质性矛盾。在一些疾呼忽略的微小程度这可以归于存在于核导弹武器概念上的缺陷,同时因控制作战行动技术支持的机构已经成形,并使得那些矛盾实际上更不可能解决。我们认为,造成这些事件情形的主要原因是主要武器装备的人为割裂导致了明确的任务分派问题,装备核导弹武器的作战兵种分为两个实际上相互独立的部分:导弹武器和特别武器。结果,一方面对核导弹武器的完全技术控制原则并未得到完全贯彻。另一方面对核军需品的技术情形应达到的职责程度和配套的作战装备未能确定。
    当前笔者认为,为了纠正这些实质的缺陷明确官员间各自的职责,举咧来说,这使得将核支持划分为“核技术层面”和“核作战层面”。
    核技术支持应当在副指挥官指导下执行,这些副指挥官包括联合部队负责军备的副指挥官(大型战略部队的指挥官、作战兵种指挥官、武装部队总司令、俄罗斯联邦军队军备司令一一助理国防部长)。控制程序中的主要任务是发展和维持核军需品和配套的作战装备经常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并安装在火箭上准备发射,做好同指定的任务一致备用。.
    赋予联合部队(单位)参谋长核作战支持职责是有利的。在他领导下并同总参谋部有关为作战兵种司令官的计划、任务的指示保持协调一致,拥剥冶联合部队(单位)提供弹头的任务,并负责给他们调动导弹团(部队),补充和维持弹头(核军需品)的库存量,等等(见图2 )。
    据说现有的技术支持控制系统使得贯彻统一的技术方针和确保技术支持在整个作战行动支持系统内应有的地位不太可能。当前如笔者所见,对军备的发展和操作中控制过程有脱节的地方。许多人期望的应当注意的事实是:武装部队没有统一的设备来控制技术支持,这将仅仅局限于密切协调武器和其他军事装备的任务,保证开发、操作和使用过程中同他们既定的目标一致。
    现如今,作战支持也包含应用于核军需品上的成套有组织的技术测量手段,最直接的职责是:计划、组织和控制核军需品技术测量执行过程,这是赋予参谋长的义务。今天在我们看来不仅仅导致使用核导弹武器的作战效率低下,而且浮现出十分严重的灾难。
    鉴于前面所述,介绍一下武装部队司令部和掌控技术支持控制组织的编制是有利的。这个模式图里一个重要的成分是技术支持首长----助理国防部长(当前名称是:俄罗斯联邦军队军备司令官,助理国防部长),他的职责不但包括军事装备的采购计划和战备动员工业企业员工后的训练控制,也包括指导对口单位的全部技术支持评估(也许甚至是首要职责)。
    负责技术支持的助理国防部长必须直接主管技术支持(军备)理事会(该理事会为武装部队勤务机构和作战兵种的主战装备服务,如导弹武器、航天部队的作战信息系统、地面部队/空军/海军的主战装备等等)和通用军用装备理事会。
    每个主要理事会的长官指挥三个理事会首脑:负责研发武器和其他作战装备的,负责操作武器和其他作战装备的,负责核技术支持的;从而形成明确的责任分派,达到对武器和其他军事装备技术情况的统一(完整)控制。在该篇文章中,对核技术支持负有职责的理事会,负有保持技术上耐用性的义务,不但在核军需品而且在核或者放射性同位素能源方面,并保证战备使用同指定任务协调一致。
    任务(不超过战斗支持框架内)的可操作部分应当移交给负责核作战支持的理事会长官,他在总参谋部框架内处理这些任务。
    作为一个整体明确地表达作战行动支持的目的和任务,并和对战略导弹部队的作战行动在细节上提供技术支持,在它指挥控制结构中系统基础和最佳编成之间确立一个确定的优先次序,尽管潜在敌手的妨碍在反对同削减战略核力量组成的背景下,也将有助于成功的执行战略使命。
    正如战略导弹部队所关心的那样,主要类型标题应包括使用中的装备,这是为了使武装部队勤务机构或战斗兵种及技术操作资产同指定任务保持协调,例如:主要装备是有关于导弹武器(核导弹武器和其他技术操作资产)的。
HERE I STAND!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