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核生化武器威胁影响澳大利亚国防

来源:澳大利亚防卫杂志
作者:Peter F. Calder, DSTO
编译:知远/蒋臣迪

M1135型“斯特莱克”核生化侦察车

搜索人员在伊拉克寻找核生化武器

“核生化武器防御”(核、生物和化学防御)这个术语是在“冷战”期间,在超级大国之间对抗时产生出来的,现在却是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已经在过去的十年中消退了,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开始质疑是否还有必要保留核生化武器防御能力?当然这样的质疑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大规模的使用化学武器,但是自从那以后,很多国家通常都有意避开使用这种滥杀滥伤的武器。事实上,很多国家都签署了化学武器和生化武器公约,禁止在战场上使用这些武器。此外,超级大国——前苏联的解体,使得世界从核冲突的边缘后撤了一步。
从表面上看来,世界已经变得更加安全了,现在由核生化武器带来的威胁也不是那么的显著了。这篇专题文章旨在表明,虽然大规模的使用核生化武器的可能性已经减少了,但是核生化武器威胁的性质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将持久的影响澳大利亚国防军。

核生化防御性质的改变
核生化武器对环境的危害,从全面的核战争到工业的污染,形成了一个宽广的威胁频谱。在这个威胁频谱的高端,是由世界性的核战争而产生的广泛的核污染。“冷战”的结束,使得世界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再卷入这样的灾难性战争中的可能性,已经变小了。
但是,世界各国仍然继续关心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使用。到20世纪90年代,世界威胁已经从冷战时期的东—西对抗的紧张局面过度到了地区间的冲突,并且一些国家也增加兵力部署以支持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冷战的分界线是相当明确的。结盟国家追随其超级大国盟友,他们遵循一个共同的信条。然而,现在很多国家更倾向于开拓自己独立的命运,他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行动,而不再受到大国盟友先前那样的密切管制。常规武器的拨款计划已经在减少了,而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可能被视为替代常规武器的,更加廉价的高科技武器。核生化武器防御是个复杂的领域,虽然现在核生化武器的威胁较小,但是有很多的国家已经制定了自己的发展计划了。
举例来说,尽管核不扩散条约限制核武器的扩散,一些国家还是在追求,或者已经拥有研制核武器的能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核能力被看作是一种威慑力,但是一些普遍被认为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处理边界争端时,如果没有得到严格的控制的话,就有可能逐步升级为核交换。核武器扩散问题是当今国际社会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1925年签署的日内瓦协议,严格规定禁止使用细菌和化学武器(自从签订以后,这个协议又被修订了很多次)。我们很高兴的看到,虽然芥子气和光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过,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没有再使用化学武器。当然由德国发明的比芥子气和光气更有杀伤力的神经毒气也没有使用过。虽然一些超级大国从那个时候起已经能非常熟练的使用化学和细菌武器,但是他们将再也没有机会使用它们了。虽然国际社会严厉谴责使用化学生物武器,但是在一些国家在国内和边界冲突中还是会时不时的使用生化武器,粗暴地违反日内瓦条约。伊拉克在海湾战争时,曾威胁说使用生化武器,这引起了联军的高度重视,并对伊拉克的生化武器的能力做了前所未有的国际检查。
一些压力集团和极端主义组织使用核生化武器来伤害平民,给世界带来了很大的威胁和恐慌。虽然在这些事件中使用的化学和生物武器的数量不是很多,并且污染程度也是有限的,但却是非常有破坏力的,可以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我们已经大致了解到这些组织是如何获得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值得一提的是,据报道从前苏联走私出来的核原料可能是造成这些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管是蓄意还是意外,在这个核生化武器威胁频谱的底部,就是由工业污染所造成的威胁。社会在大量利用有毒的化学物质。一次无法控制的化学泄漏,泄漏地区附近的人们也就相当的危险了。这些化学物品包括氨气,二氧化硫,氯化氢,氰化氢,氯气和光气,高浓度的这些物质通常是致命的。因为这些化学物质在社会中是被广泛运用的,所以与被特意制作生化武器的材料相比,它们被约束的效力小,在国内冲突中使用,可能就不会成为一个被关注的主要问题。
要在城市内或者是工业区内展开军事行动,工业化学物质就可能带来巨大的威胁,因为只要一开火,就可能导致化学物品的泄漏。
由核材料产生的核辐射污染也是相当严重的,无论是医用同位素,放射性材料或是核电站,都会产生核辐射。放射性材料无法控制的泄漏,可能导致严重的污染。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反应堆的融化,致使放射性物质的泄漏,导致俄罗斯现在都还有很大面积的地方都无法居住。今天,世界上有数以百计的核电站,由军事行动造成的任何损害都可能导致放射性物质的泄漏,从而造成严重的短期和长期的危害。
虽然有很多国家有能力生产化学和生物武器,但是最近又有很多国家加入到化学武器公约和生物武器公约中去,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国家还是打算永远放弃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但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愿意那么做的。这些公约主要作用是预防,检查,限制生化武器的使用。然而,生化武器代理商可以伪装成为一个合法的企业,从而在国家的基础工业中制造生化武器。在海湾战争爆发之前,世界各国非常关心伊拉克是否有意隐藏了其核生化武器研制活动的深度和广度。此外,普通的工业化学药品对军事行动来说,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威胁,然而许多国家和组织却在继续追求核生化武器防御的能力,这可能导致国家防御策划者忽视这些事态的发展。核生化武器对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影响将被彻底地探究,并得出适当的结论。这样做是十分必要的。

对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影响
核生化武器的威胁隐含着许多对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影响。澳大利亚国防军如何选择回应,主要依赖于核生化武器如何威胁到澳大利亚国防军的行动。
随着苏联的灭亡,世界对核交换的恐惧已经被不受控制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增加所取代。鉴于有关俄罗斯,伊拉克和利比亚的生化武器的发展报告分析,这个全球的核生化武器不扩散条约的有效限制力还是远远不够的。这个条约旨在从世界武器库中消除核生化武器,或者是限制它们的扩散。虽然澳大利亚签署了这份国际条约,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签署了这个条约。澳大利亚继续防止其区域内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为谨慎起见,澳大利亚国防军继续保持了防御核生化武器威胁的能力,使之能保护自己,特别在近海岸的军事行动中,更是加强了阻止核生化武器威胁的能力。
澳大利亚当前的指导思想就是和其最大的盟友——美国,联合参与阻止核生化武器不扩散行动。履行这项职责,可能使得澳大利亚国防军更易暴露于核生化武器的威胁之下。例如,在海湾战争中,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在波斯湾的行动就切实遇到了生化武器的威胁。在这次行动中,美国把澳大利亚国防军看作是一个全面的合作伙伴,这是非常重要的。联合军事行动要求有统一协调的核生化防御措施,所以澳大利亚国防军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做出了有力的贡献。
澳大利亚国防军为联合国部队服务有着悠久的历史,在维和行动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常常是在一些受战争蹂躏的国家进行,这些国家的工业化学污染的是相当广泛和严重的。此外,若一个民用病理实验室被破坏,泄漏的传染性物质也可能污染相当大的一片地区。在这样的军事行动中,职业健康安全(OH&S)期望值可能比进行一场真正的常规战争还要高。如果澳大利亚国防军在这种被污染的环境中行动,那么必须要有适当的装备,政策方针和合理的操作程序,以确保军队人员生命安全不受到威胁。
现代的常规军事力量应该拥有高科技武器,具有强大的打击力量。然而,欠发达的国家却在积极的寻找其他策略去抵消他们在常规高科技武器方面的相对弱势。例如,北越人尽力避免在美国军队面前暴露可识别的目标,以此来挫败美军,使他们具有压倒性的优势火力得不到施展。同样地,一些国家可能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慑力来牵制比他们更强大的邻国。因为他们没有邻国那么强大的常规武器力量。所以在今天这个复杂的战争竞技场上,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常规力量上,显然是不恰当的。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我们自己的常规武器代价可能太高,而且必须要考虑战争安全的平衡因素。澳大利亚国防军保持核生化武器防御能力是非常必要的,当在面对这些威胁时,就不会措手不及。
核生化武器防御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工作人员不知道他是否已经暴露于核辐射,化学污染或生物污染的环境当中了。所有首先探测和识别污染的存在是十分必要的,然后才能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生化武器威胁能严重影响到军事行动,它要求外勤人员必须穿上防生化服装,这样就严重的影响到他们行动的敏捷性了。早期的探测能够有效的减少核生化武器造成的伤亡,所以采取早期探测措施是绝对必要的。另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就是要清楚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脱下防生化服装了,不然也会造成意外的人员伤亡。不必多说,如果保护措施不足,或者是不恰当,或者是被错误的理解和施行,那么对操作人员的危害就相当大了。在开发快速且经济实效的探测和鉴别技术方面,我们仍然要做很多的努力。因此,我们需要继续研究对策,以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危害,事实上,这已经被认为是澳大利亚的一项战略国策了。
远远在前面
随着核生化武器防御性质变化的越来越明显,这对澳大利亚国防军来说可能是一个机会,来检验其策略是否适当,特别是当面对拥有核生化武器能力的敌人时,更能检验出澳大利亚国防军的核生化武器的防御能力。即使在澳大利亚本土不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澳大利亚国防军也可能被派遣到其他的国家去,在那些地方核生化问题可能是妨害军事行动的一个主要问题。虽然最近澳大利亚国防司令部重组了,但是核生化武器防御的战略政策没有被忽视,并且还提出了一个适合三军发展的服务框架,以保持和提升澳大利亚国防军的核生化武器的防御能力。但是如果把施行核生化武器防御的政策不假思索的在全军推广,这不仅导致效率的低下,还可能导致反应敏捷度的降低。因为在全军各单位之间潜在的规则和装备是很不协调的。所以每一军种需要制定适当的战略行动政策,发展兼容互补的核生化武器防御能力,以切合自己特殊的环境。
核生化武器对澳大利亚本土威胁的可能性也不能忽视,特别是考虑到潜在的恐怖主义活动,我们对此更不该大意。如果有任何的核生化武器威胁事件出现,将会引起澳大利亚国防军的高度重视,且尽快有相应的政策,操作程序和装备到位,完全有能力控制任何的污染和最大程度的降低伤亡。这将要求澳大利亚国防军和民事当局有密切的联系,当需要的时候就能马上征求到澳大利亚国防军有关专家的意见。在发生灾难事件以后,才试图提出有关解决问题的处理方法,那就太晚了。
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地区军事行动是为了保卫澳大利亚安全,澳大利亚处于热带地区,其呈现的环境和军事行动条件和那些经验丰富的欧洲国家的情况特别的不同,而且核生化武器防御程序和装备最早都是由欧洲国家开发出来的。事实上,澳大利亚国防军向北部地区的移动,充分表明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澳大利亚国防科学与技术组织(DSTO)以其在核生化方面一流的技术,赢得了世界的赞誉。看起来澳大利亚继续进行其研究计划是必不可少的了,这样就能确保澳大利亚国防军装备最精良的武器,以防止澳大利亚受到生化武器的威胁。

结论
随着东方和西方世界紧张局势的缓解,所以发生涉及使用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的全球性战争的可能性也降低了。虽然核生化武器威胁频谱高端方面的威胁降低了,但并不意味着低端方面的威胁就没有了。尽管很多的国家(当然也包括澳大利亚)做了相当大的努力去制定有效的条约,以禁止使用生化武器,但是一些国家还是又重新发展这些武器,因为它们是现代常规武器的廉价的替代品;这个趋势我们不能忽视。
现在看来,核生化武器的威胁变得更加的复杂了。现在世界更关心一些小范围的冲突,因为我们清楚的认识到这些发生冲突的国家很可能运用生化武器来对付国防军以及平民。伊拉克生化武器的发展,加剧了这些武器扩散到其他国家的危险性。即使是威胁使用这些武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牵制别国的军事能力。越来越复杂的核生化武器威胁,要求我们切实的制定好有关的政策,以使澳大利亚国防军面对一切的现实突发事件。因此,我们仍然需要有效的政策,理论组织和有关装备安排到位,我们既要把这些看作是军事行动准备的一部分,也要把它们看作民事权利的可能援助的一部分。任何国家忽视核生化武器威胁性质变化的这一事实,将会是非常危险的,这将使自己更易受到核生化武器威胁,而如果采取适当的防御措施,将会有效的减少这样的压力。
澳大利亚国防军的调度情况,特别在支援联合国和一些联盟伙伴的行动中,将意味着澳大利亚国防军人员可能不得不在一些高危险环境中展开军事行动。这些危险的地区往往是被核辐射,化学或者是生物细菌所污染过的了。在城市或者其他的战争中,这些污染可能是有意或者是意外造成的。因此,澳大利亚国防军要继续保持和提高其有关的保护措施,以确保我们在核生化的环境下,能有效的运用相关的武器系统和防御平台。澳大利亚继续保持积极有效的研发计划,并有权访问国际数据基地,这使得澳大利亚国防军能有了最佳的保护措施。
世界的很多地方仍然可能受到生化武器(可能是多种形式的)的威胁,那时澳大利亚国防军很可能就被调遣到这些地区行动,这表明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我们仍然需要拥有适当的核生化防御能力。在二十一世纪里,澳大利亚国防军继续保持这样的军事力量是势在必行的。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HERE I STAND!

好东西。谢谢楼主的无私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