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即将到来的情报革命

译自:国际关系与安全网(http://www.isn.ethz.ch/ , 2008年11月)
作者:Kristan J Wheaton(美宾夕法尼亚州梅西赫斯特学院情报研究学助理教授)
编译:知远/小鹏

据说,1815年6月,银行家内森•迈尔•罗斯柴尔德在滑铁卢的附近派驻了一名信使。当战斗一结束而且确信无疑威灵顿已经胜券在握后,那名信使按照事先约定的要求,一路快马加鞭跑回伦敦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这位银行家。结果,罗斯柴尔德在次日的伦敦交易所内大赚了一笔。

2007年4月,美国校园枪击案杀手赵承熙在维吉尼亚技术大学枪杀了32人并致使23人受伤后,随即于当天上午9点51分自杀。就在当天下午的3点16分,赵承熙疯狂大屠杀的新闻就被张贴在Wikipedia(维基百科,一个在线百科全书网站)。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不断有人把新的新闻细节增添上去,改动达到300多处。不到两个星期,相关的帖子达到8000多个,致使一份名为《罗诺克(Roanoke)时报》的当地报纸都把“Wikipedia”当作该事件新闻线索的来源地。

这两个故事对情报工作的意义是再明显不过了。关于滑铁卢之战的故事,虽然是带有传说的意味,但还是有其可信之处。因为在1815年,只有像罗斯柴尔德那样有钱有势的人才可能拥有必要的资源做到“先知”,并得以有机会利用重大的消息来获利。

到2008年,情况就大不一样了。现在的人们,只要随身带上各种快速通讯装备,并配上一些简单的在线软件,就可以随时随地的掌握各种新鲜资讯,并具备一种情报搜集能力。诚如美国前国家安全局主任麦克•海登在2002年10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所称,基地组织不需要发展独立的通讯系统,他们只需要利用现有通讯产业的各类产品。这些产品中,既有能应用于全球通信的产品,也有能够进行实时复杂加密的通讯设备。

可是,现代通讯技术及其相关应用所带来的变革已经让整个世界近似透明。而这已经对情报工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三种趋势,即公开来源情报地位的上升,情报工作流程的瓦解以及公众对情报看法的转变,正可能在未来5到10年间对情报工作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公开来源情报地位的上升
近年来,在利用公开来源获取情报方面做了不少工作。2008年9月12日,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主办的第二届“公开来源情报(OSINT)年度会议”在华盛顿特区闭幕。与会的人数大大超过了预期的估计,与会代表来自世界上各个组织与机构。对公开来源的情报十分赶兴趣的不仅仅是美国的情报界,媒体对今年会议的热情更是大大超过了上一届。

被美国情报界称之为“情报分析之父”的谢尔曼•肯特于1947年指出,情报界每天所使用的情报中,大约有80%来自公开来源。在他于1949所著的书中——《为美国世界政策而服务的战略情报》,他指出,虽然有些情报可能是通过秘密途径获得的,但是大量的情报必须是来自平淡无奇的、光明正大的观察和研究得来的。2006年,前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塞缪尔•威尔逊(Samuel Wilson)中将则把公开来源情报所占的比例增加到90%。

对公开来源情报信息的兴趣大都是来自——间接或直接地——对美国情报工作能力的毁灭性的批评,特别情报部门在“9•11”事件以及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情报工作中出现重大失误之后。在“9•11”事件调查委员会认为美国情报界过于复杂和神秘的同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委员则更进一步,在其内部报告中建议情报部门扩大使用公开来源情报。

虽然美国情报界采取了许多措施以加强公开来源情报工作,但是构建开放化的情报系统却比公开来源情报走的更远。如今,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情报机构正努力构建一种开放化的系统。例如,美国情报界于2006年宣布开发类似于“Wikipedia”的“Intellipedia”(情报百科),而且近来更是公开宣称要建立一种类似于MySpace这样的社交网络平台,并取名为“A-Space”。

导致情报工作在开放化方面停滞不前的部分原因在于情报工作的“重心”。有些人可能会说,许多情报工作的专业人士太过于把重点放在对情报的“保密”和“分类”上。保密从某种程度上可以保护敏感的情报来源和方法,同时留给决策者更多的选择余地。事实上,过度的保密和分类可以导致一些重要信息传递不畅,使其不能在正确的时间到达正确的人手中。因此,从这一点来说,这似乎与情报机构的宗旨和目标并不相符。因此1987年,里根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主任罗德尼•迈克丹尼尔(Rodney B McDaniel)就很不情愿的指出,“从安全的角度进行分类,只有两个作用,一是保护秘密,二是保护官僚主义的皮囊。从现实世界的角度来看,我认为90%的作用是保护官僚主义的皮囊,而只有10%的作用是保护秘密。”

协作,也是首度在《美国情报战略》中公开提到,并在由国家情报主任麦克•康奈尔所主导的《远见•2015》文件中提升成为整个情报界的“价值观”。此外,在《第205号情报界指导》文件中,情报分析人员被允许利用外部的专业资源,并使其成为情报工作的一部分。

协作以及超越传统意味着在情报工作日益开放化,情报资源会更便于使用,并且在现有手段的帮助下情报的效益会得以最大化。而且在美国情报界每年所支配的600亿美元的带动下,情报部门,不论本国或外国的,不论执法部门的还是商业的,都极有可能会紧随这一趋势。与之相反的一种可能性就是重新回到某种慢慢吞吞、僵硬的,看似安全和明哲保身的情报体制。但事实上,情报体制要始终保持在一种状态,能够对瞬息万变的威胁立刻作出反应。最终,只有一种合理的选择,那就是如因特网创始人迪克•克拉伦斯•哈德特(Dick Clarence Hardt)在2005年所举行的“自由软件大会”上所提出的——“开放、简单就能取胜。”

情报工作流程的瓦解
关于情报理论,情报专家之间多有不同意见,但是关于情报工作的流程,人们的看法大都差不多。普遍的看法是,对情报的需求自然而然是来自决策者,因此才有相关的情报搜集工作,情报分析,并生产出情报产品,最终提交回决策者。事实上,没有一个情报行家里手会真正的认为,情报工作就是如此。事实上,真正的情报工作并非如此简单,而是十分复杂。

只不过在情报工作神秘光环的笼罩下,对情报工作流程的这种普遍看法,直接或者间接的深入到决策者对情报工作的看法。如果问一个议员对情报工作的看法,他肯定会提及上面的那个情报工作的流程。

目前,在情报工作者以及学者的大力推动下,情报工作的流程得以作出一些改变,使其更加符合实际。只有一人,那就是前CIA分析员罗伯特•克拉克(Robert Clark)试图完全打破这一情报工作流程。他心目中理想的模式是以目标为中心的情报工作,并有众多的专家、情报人员以及决策人员参与其中(参见罗伯特•克拉克所著《情报分析:以目标为中心的方法》)。在这一模式中,每一个人既参与情报的搜集,又在对目标有共同理解的基础上进行情报分析。虽然他对情报工作的理解有点偏激,但是在情报工作应该如何运转上,他也是很难突破传统的情报工作流程。

现在的情报工作流程是少数几个从冷战时代保留下来的政务流程。例如,西方经历了遏制、缓和、接触以及全球化,与此同时美军的战略也从积极防御,过渡到空地一体,再到如今的网络中心战。与之相关的则是,决策者为满足其政策的需要,对情报工作的要求也越来越复杂。例如,如今在伊拉克部署的“融合细胞”小组就与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在波斯尼亚部署的“国家情报支援小组”在工作目的上极为类似。虽然我们从公开的渠道很少获知他们工作情况,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他们这种首创性都取得了成功,而且他们的情报工作流程也大大不同于现在的。

除非情报部门把他们那些新的情报工作流程记录下来,在实践中不断加以证明其效用,并以简洁的理论形式表达出来,否则旧的情报工作流程不会自己消亡。这一任务,对情报部门来说并不十分困难。谁将首先使用新的情报工作流程,谁就将占据有利的竞争位置。因此,可以说旧的情报工作流程时日不多了。

公众对情报的看法不断变化
当人们被问及情报是什么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们立刻就会联想到密码、暗杀以及好莱坞电影里出现的间谍。虽然这些看法对情报工作有其美化的一面,但却是不切实际的。对那些工作在政府以及民间情报部门的人来说,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是主动投身这一行当,他们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才涉入其中。

然而,变化却以惊人的速度发生着。越来越多的民间的、非政府的以及执法部门意识到,那些能从大量潜在的、相关的、杂乱的,甚至是不可靠的、虚假的信息中提取有价值信息的专家对于情报工作是何等的至关重要。对于下一步计划、竞争对手活动情况、犯罪分子或是恐怖分子以及相关国家的信息所进行的可靠分析正日益为人所关注。

对于民间或执法部门来说,从事传统的情报活动是违法的,至少也是不道德的。因此,现在这些部门要从事情报搜集和分析工作的话,就要求拥有训练有素的情报专才。即使是美国情报界也不得不向外寻求承包商的帮助,情报界中27%的员工有是来自承包商。

诸如“执法情报分析员国际联合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Law Enforcement Intelligence Analysts)和“竞争情报专业人员协会”(Society of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这些大型组织都在为情报工作的不同领域培育情报专才。而且,越来越多的学生也会被吸引到情报事业中去,实现其个人价值。

当越来越多的人要求从事初级的情报分析工作时,那些能够提供专业的情报技能培训的机构也就会随之增加。而且,在美国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里,有很多的学校还提供情报研究以及应用情报方面本科和硕士层次的教育,而且这一数字还将不断增多。“情报教育国家联合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telligence Education)就致力于推动情报教育的研究、普及和职业化发展。四年之后,其成员从创立之初的60人扩大到遍及世界49个组织的400多人。

在情报教育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的同时,越来越多的学生会像学习工程和建筑时那样直接学习情报知识。甚至,那些来自政府和私营部门的工作人员也都希望接受初级情报知识培训。最终,一些教育机构也开始提供情报学方面的正式学历,就如同法律和教育学一样。专门教授情报学未来也会成为一个职业。在这样一种良性循环之下,情报工作在普通民众以及部门心目中的形象也将大大改变。

即将到来的革命
四种趋势——科技的快速发展,情报工作中公开来源以及开放式系统日益显现其重要性,对情报工作新流程的迫切需求以及人们对情报工作看法的日益转变——正在汇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并将对未来5到10年内的情报工作产生革命性的影响。尽管在这一过程中会有不同的声音,但是情报工作的变革却不会受到丝毫的影响。

情报工作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必须要做出选择。如果我们不能够正确理解情报工作的内涵,不懂得情报的意义和其所服务的对象,那么情报工作就只能是对报纸上发生过的事件做出反应,提出权宜之计,并最终永远地辜负人们的期望。

情报工作不会消亡,但是情报工作必须做出变革。谁能抓住历史的机遇,深刻理解情报的核心功能并将其融入到与我们生活密切相关的科技等变革中去,那么不仅仅是在经济战场中,更重要的是在国家安全战线上,谁就将占据主动。
HERE I STAND!

不错的译文,很长见识,谢谢楼主的无私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