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近距离空中支援

自 2008 年 5 月美国空军高层发生重大人事变动之后,敦促空军转变思维的呼声日渐转强。发展相对遥远的绝对空中优势能力和发展迫切需要的近距离空中支援(CAS)能力相比,孰轻孰重? 全新研制空战主机 F-22 和现代化改造 CAS 专用机 A-10 / AC-130(以及研发新一代多功能战术机 F-35)相比,孰先孰后? “转变空军思维定势,运用联合兵种优势,提供近距空中支援”一文旗帜鲜明地提出:空军必须大局为重,调整心态,全力支持地面作战;“空军的轻重缓急、观念发展、以及资源分配等,应朝这个方向演变。”文章尤其建议,鉴于空军的现实情况,应优先调整 F-35 设计配置,在此机种中至少发展出一个专用于 CAS 的型号,且培养 CAS 专职机队。此文思路清晰,辩论过程层次分明,举例和分析到位,建议充实可信,结语提纲挈领,是为佳文。

在本刊 2008 年秋季版中,我们介绍了美国陆军新版战地手册 3-0,其中最重要的概念是,陆军正在开展包含进攻、防御、维稳和民政支援四类行动在内的全谱作战。维稳行动的特征之一是“不对称”,这种特征导致地面部队对空中部队发出的 CAS 支援请求远远超出 CAS 的传统定义,并进一步引发如何优化使用传统的空中 CAS 平台(如战斗机/轰炸机)和新兴的空中 IRS 平台(如无人驾驶飞机)的问题,以及 CAS 与 IRS 合二为一的现实考虑。一位拥有丰富空中支援经验的前线军人据此写出“不对称空中支援”一文,分析中肯实在,提问一针见血,文短意深,对空军如何调整战略思维支持当前战争有棒喝作用。

对 CAS 的思考,当然不止于空军高层人事变动后的空军,其他军种都在深刻研讨。“消除差异协同作战 — 提升空地联合近距离空中支援效能”一文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一名少校在空军指挥参谋学院上学期间的获奖论文。这篇论文或许比不上专业军事研究者的文章质量。但是,再一次,我们看到美国军人做学问的严谨和视野的宽阔。论文从作战准则及作战训练的角度切入,探讨如何在联合作战中提高 CAS 和前进空中控制的效能,当值得重视。

“军队后勤改革势在必行”一文是和上期有关作战支援保障的主题相关。三军未发,粮草先行,此原则向为中外军事家奉为圭臬。然而美国《联邦时报》在 2005 年揭露:伊战开打后的第一个月中,“国防部运送给美国陆军的辎重中有价值 12 亿美元的物资不知去向,数百批货物运输延误……”作者认为,问题原因在于美军在战略/作战/战术层面的后勤程序互相割裂,且三军之间各自为政,争夺预算。作者赞成美国国防部长在 2003 年 9 月指定美军运输司令部担任国防部的军品配发主管部,但同时指出,后勤运输和供应领域的前方与后方在做法上严重脱节,信息技术领域的问题更是积重难返,又有文化思维定势和预算利益作崇,因此需要果敢的四星将军强势推动,才有可能实现三军后勤“统一指挥,统一努力”,彻底改革美军的后勤程序。

飞行员防瞌睡是各国军队面临的科学和道德难题。2002 年 4 月 17 日,加拿大轻骑兵部队正在阿富汗进行反坦克演练,忽遭美军 F-16 飞机一枚激光制导导弹袭击,造成 4 死 8 伤。驾机者在审判中辩称事先服用过亢奋药物 Go pill,即抗睡丸。(顺便提一下:Go pill 的对立药物是 No-Go pill,即速睡丸,属抑奋类药物。)于是舆论沸腾,纷纷质疑美军使用亢奋药物的道德、法理及适宜性。“战用抗睡丸:偏见、适宜性及实用性”作者身为研究亢奋药物作战实用性的科学家,挺身而出,通过区分民用和军用同一药物的不同意义及后果,通过解说空军对亢奋药物的审慎指导方针,得出“美军的亢奋药物使用政策在道德层面无可厚非”的结论。但作者承认,迄今为止,“美国是目前唯一允许在作战行动中使用安非他明及其它一些抗疲劳药物的世界大国。”

在亢奋/抑奋药物道德问题上,并非所有军事医学工作者都和上述作者一样肯定和坚定。本期另一篇文章“人体机能强化:造就超人还是造就道德困境?”所持态度相当谨慎。作者认为,军队对人体机能强化类药物(当然包括 Go pill)的使用,必须置于西方社会的“自决权、无伤害、仁慈、正义”医学道德原则框架内来考虑。作者进一步把此类药物的道德考量和纳米技术及基因技术进行比较,从药物效用的终身跟踪必要性甚至跨代效应的可能性质疑军人签署知情同意书的有效性。作者在文中提出的大量疑问和四点建议,对美军空军部而言既是启示,更是难题。

大力延揽民间专业人才进入后备役部队的做法,是美军的一大特点,向为外界所称道。但是军队报酬不如民间,对医生而言尤其如此。如何吸引专才加入后备队? 本期“争鸣建言”栏刊登的“空军后备队未来的医生资源”一文提供了一些建议,或可给我们一点启迪。

美军专业人才不断外流,连天之骄子的空军飞行员也不例外。如何阻止人才外流? “为什么我们应该终止飞行员继续服役奖金计划”一文或可引发一些思考。作者以 9/11 事件为时间分界线,对比飞行员继续服役奖金计划出台期间民航高价揽才的历史背景和当前严峻的就业状况,得出这项奖励计划已无必要的结论。但作者没有进一步探究此奖励计划取消之后可能出现的副作用,似为缺憾。

本刊“将帅视角”栏目最近相继刊登美军太平洋军区空军司令、第五及第十三航空队司令的文章。本期中,我们继续刊登第七航空队司令伍德中将的文章“朝鲜半岛上的空军转型”。这几篇权威文章从不同角度阐述美军对中国周边地区的军事布局、政策和走向,表达对中国及亚太地区军事发展的期待、理解和担忧。将帅视角,无疑是我们研究美中军事关系的重要依据。

本期付梓之时,适逢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就任国家总统。整个世界在惊叹美利坚民族展现出的深厚活力的同时,也对这位新总统寄予厚望。美国朝野亦就美国面临的各种内外问题向新政府建言。本刊首篇刊登曾担任尼克松访华美方首席翻译、且日后在美国驻华使馆及其它多家使馆任职的傅立民大使(Chas W. Freeman Jr.)的文章。这位外交家于 2008 年 4 月在美国战争学院校友会上发表演讲,阐述他对二十一世纪美国对华政策的看法。其时,两党候选人角逐总统的局势尚未明朗,而今尘埃落定,读者从这篇文彩璀璨结构严谨的演讲文稿中,应可体会出一位学识丰富、经验深沉、目光远大的退休外交官特有的前瞻、冷静和睿智,并对照观察新总统在处理对华关系上将有哪些作为。



姜国成
《空天力量杂志》中文编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