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本所研究员李延旭评“准则之解”

最 初 接 触 “Doctrine” 一 词 是 在 “US Army Training and Doctrine Command”(简写TRADOC)中,我们通常翻译为 “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于是认定 “Doctrine” 为“条令” ̶ 权威部门发布的条文化、格式化的命令,必须所有人遵照执行。但在贵刊中文版 2008 年夏季刊中读到 “准则之解” 一文,才意识到 “Doctrine” 的更准确译法可能是 “准则”,而非 “条令”。但仍一头雾水:既然是权威部门发布,为何不具约束力,可以灵活变通 ? 中美两军在不同文化传统背景下对对方语境词义在理解上显然有差异。再次在贵刊 2008 年秋季刊中,读到中国读者王志波对 “准则之解” 的评论和编辑的回复。回复文中强调,“Doctrine” 是 “则”不是“令”, 尤其指出“Doctrine”是“权威指导。因为是对战争经验的提炼和总结,所以权威;因为战场形势多变,故而只 ‘导’ 不 ‘令’。 ”读到此,我这一头雾水才算冰消云释,阅后畅然,完全明白了 “则” 和 “令” 的区别。一直都是贵刊的忠实读者,对贵刊认真细致、理论密切联系实际的办刊方针非常敬佩。这种严谨、准确、务实的作风,值得我军大多数院校刊物学习和借鉴。

此评论发表在美国《空天力量》杂志秋季刊“编读来往”栏目中。
HERE I STAND!

也就是说,doctrine并一定要硬性执行,而是作为参考。

TOP

这个理解和行为习惯有文化差异,一如双方的教科书差异。我国的教科书是一帮子专家对概念和理论做盖棺定论后就一统江湖,学生们只能接受遵行,听不到别的声音,也不能有质疑,也不能有变通,考试时学生用自己的话来说而不用教科书的文字会被判错;任何新的见解都是错的,都会被无视,这些概念和理论一直到不能再维持下去为止,再来一帮子专家再重新做一次盖棺定论,如此循环。而美国的教科书就可能是谁谁谁如何定义如何说,谁谁谁又是如何定义如何说,那我们认为应该如何定义如何说,理由是什等等,其概念和理论是可以探讨的,可以被质疑的,所以能够随时跟上时代步伐,能够被学生活用而不是僵死套用。中国式的教育是灌输式的,美国式的学习是探索式的。研究和学习在英文里是同一词汇,在中国哪个学生说在研究某个问题恐怕会被老师旁人笑话。

这种文化差异也就表现在对Doctrine[教义,教范]理解和行为上的差异。国内政府部门有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毛病,这有管理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僵化教育带来的后果。其实中国人的学习研究能力是很强的,比俄国人日本人强,与美国人相若,但就是没有象美国人那样全社会自觉学习的习惯,一定要到环境所迫才会去学习。把中国军队丢到战争中滚2-3年,到时绝对学得猴精猴精的。

最后用大嘴本家的一句话结尾: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