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中国人民战争理论、实践及对现代战争的意义

本文发表于:2009 年 10 月 1 日
空天力量杂志(ASPJ-Chinese) - 2009 年秋季刊


--------------------------------------------------------------------------------

中国人民战争理论、实践及对现代战争的意义
The Chinese People’s War Theory, Application, and Its Significance in Modern Warfare

作者:罗秦伯,台湾海军退役中校(Luo, Chyn-Bor)


前言

1945 年,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作题为《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首次正式提出“人民战争”一词 ,迄今已历 64 载。1 但事实上,毛泽东对人民战争的思考、理解、运用和发展应绝非始于此文,其之精髓散见于他先前的大量著作,尤其是《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等相关战争的著述中,且更入化于他对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和对多次战役的运筹帷幄实践。

美国国防部自 2002 年起发布 7 份《中国军力报告》,其中,2003 年版提到中国在其“网络战”中应用人民战争的原则;2 2004 年版指称中国以人民战争作为王牌武器之一,构成对陆上入侵的无形威吓;3 2005 年版认为中国的后勤系统为适应现代化人民战争的改革,整合其民间和军事部门的采购系统;4 2006 年版则举出尽管科技的进步,毛泽东的人民战争仍为中国军事思想的重要组成,对领导者而言,它是从科学观去评估战争必须如何打的基本原则。5

中国自 1998 年起发布 6 份国防白皮书,其中,1998 年版提出中国坚持人民战争的战略思想;6 2000 年版调整为中国坚持现代条件下的人民战争思想;7 2002 年版列出中国新时期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指导方针之一,是坚持和发展人民战争思想;8 2004 年版的说法是坚持人民战争思想,发展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9 2006 年版则强调创新发展人民战争的战略思想;10 2008 年的国防报告书载明,为“适应世界军事发展的新趋势,依据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的要求,中国制定了新时期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坚持和发展人民战争的战略思想。始终依靠人民建设国防、建设军队,实行精干的常备军和强大的后备力量相结合,增强国家战争潜力和国防实力。”11

吾人无法确实知悉,人民战争如何被写入类似西方军事准则的中国军事条令保密文件之中,但至少从上述公开的文献和文件来看,人民战争迄今仍被其所坚持着。60 余年来外界对涉及此项议题的研讨虽不在少数,但如以海峡两岸学者为例,除大陆方面大量教条式、同构型的论述外,台湾方面早期学者多受制于当时“汉贼不两立”意识形态的影响,视其为邪说异端,论述中大都强调它终将走向毁灭及构思反制之道。近期受完整西方教育或军事院校训练者的论述,则又多认为在西方“军事事务革命”或“军事科技革命”风潮的冲激下,它早该消失在历史的灰烬中。惟因其仍为中国军事战略指导思想的现实,本文试从客观的角度出发,对中国的人民战争作一初步的探讨、研析,以利尔后掌握对中国军事战略发展讯息的解读。

一、中国人民战争研究的途径

阅读相关中国军事科学文献时,会经常读到“人民战争”一词,浮面直觉其为语意空泛,意识型态浓厚的词汇,但在经学术性的深入研讨后,才认识到它其实是一个跨越多重领域,难以西方军事观念去准确定位的中国军事理论科学内容。

在中国自身所建构的军事科学体系中,人民战争也无法用单一的项目归类之。如以其 1997 年版的《军事百科全书》分类目录为例,吾人可在军事思想类中看到人民战争思想;在军事技术科学类中看到人民战争建军原则;又在军事学术类中看到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若单就军事思想类来说,军事哲学的战争观、认识论和方法论中有人民战争思想;军事实践的战争指导、军队建设和国防建设中,亦有人民战争战略战术、人民战争建军原则等内容。

台湾学者丁树范则指出,人民战争实已包含了“军事原则”的三个要素:即战争观(人民战争思想)、军队建设原则(人民军队思想)、与武装力量使用原则(人民战争战略战术)。但因中国在军事术语上的无法整合,导至将与毛泽东思想内容相当重迭的人民战争也定位在军事思想类,造成实用上的不适用。12 中国学者郭伟涛则从军事哲学指导的高度认为,研究人民战争不能仅限于对武装斗争的研究,因为在它之中,还包含其它内容,其它因素,是所有因素相互联系共同作用而形成的一种运动过程。13

从上述学者的论述中,不难理解人民战争严谨的研究途径尚未能形成共识。本文为利于论述,试对中国人民战争的研究途径提出两点想定:一是,将毛军事思想的核心内容视为人民战争。毛泽东军事思想、人民战争思想和人民战争三者虽在中国军语的分类上,难有精准的归属认定,但在运用上,因均包含了军事原则应有的三个要素,应可视场合、问题来运用这三个军事思想概念;二是,将人民战争的内容,视为包含人民战争思想、人民军队建设和人民战争战略战术的组合。

二、文献回顾

就笔者研读范围所见,以人民战争作为专题的当代中英文专著、论文并非丰富。虽然近两年以来,美军因陷入反恐战的“长期战争”(Long War)之中,而开始认真地研究“人民战争”。但回顾历史,东西方军事思想的代表性人物孙武和克劳塞维茨分别在其《孙子兵法》和《战争论》两篇军事著作中,早已对它有过着墨和启发。兹就相关的东西方论述,作一回顾整理。

孙武的论述

两千多年前孙武的《孙子兵法》是中国最重要的军事理论著作之一。对人民战争而言,《孙子兵法》亦可被视为人民战争思想与实践之启发。如《始计篇》开宗明义的“兵者,国之大事”和“经之以五事”等,是人民战争思想所强调的“群众性”、“总体性”战争概念;《作战篇》中的“取用于国,因粮于敌”及“智将务实于敌”,是人民战争初阶时后勤补给的方针和原则;“兵贵胜,不贵久”就是人民战争战略战术中所谓的“在战略上持久,在战术上速决”;《谋攻篇》中“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等,都可印证在人民战争思想中,建军的目的除了赢得战争,还要能遏止战争。

克劳塞维茨的论述

西方兵学鼻祖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对当代战争的特点,透过俄国 1812 年卫国战争和 1813 年普鲁士战争,说明民心和民意在国家、军事和作战的力量中,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依靠常备军进行的战争是“一般战争”;依靠全民力量进行的是“民众战争”。14 从军队的制度上,可以看出前者与过去战争的不同处,在于它拥有可使军队数量快速增加的征兵制、后备军、以及民兵制度,善用此一手段的国家,比那些轻视民众战争的国家占有一定的优势。15 克氏将人民与战争间的联系关系称为“国民战争”(Volksbewaffnung),其意为,“运用人民在战争中”,此与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中的“兵民是胜利之本”内容是一致的。16

郭伟涛的论述

郭伟涛的《人民战争论》是从综观的角度来论述人民战争的专著,指出“发动人民、组织人民、运用人民”从事战争的形式,是随同其它种类的战争,存在于人类社会的战争中,已有数千年历史。只是这些战争,从未被冠以人民战争之名而已。毛泽东的人民战争虽为世人所熟知。但在毛之前,人民战争其实已经历过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发展阶段,被奴隶、农民、地主和资产等阶级,为了各自本身当时的目的而曾不断地使用过。专著论述层面甚广,仅就其中三项重点作一梳理。

(1) 存在形式
马克思主义依据唯物史观的主张,从军事思想的高度来解释人民战争,认为人民战争所依持的前提有二:一是,人类社会一切主要的物质和精神财富,都是由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所创造,人民群众才是社会的当然主人;二是,一切社会现象和过程包括战争,都只有在符合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和意愿的前提下,才可能是公正合理的,否则就是不公正与不合理。17 据此,将所有的战争划分为,合乎人民根本利益的“正义战争”,和相对的“非正义战争”两种。

正义的战争合乎人民的利益和意愿,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不仅投入非武装的战斗,还积极参加与军队结合的武装战斗。如此,就形成高度具“群众性”和“整体性”战争形式的人民战争。反之,在非正义性的战争中,人民不会有积极的态度,甚至在进一步了解战争的非正义性后,还会反对和抵制它。如 1950 年的韩战和 1966 年的越战,美国最终都因国内的民意,而不得不结束一场没有完成,人民最终认为不再具正义性的战争。2003 年的伊拉克战争,由于出兵的正义性始终未获有力的佐证,联军虽然获得军事上的胜利,但却在战后的治理中遇到了麻烦。

(2) 基本内容
作为一种军事思想,人民战争的内容理应分为军事哲学与军事实践两部分。在军事哲学上,郭认为人民战争发生的根本原因和指导进行的最高原则是战争发生的“正义性”、参与战争的“群众性”以及战争实践的“整体性”。18 至于,在军事实践的内容,则是将这些意念落实为战争指导、军队建设、国防建设的基本方针和原则上。其实,所有的战争都具备某些正义性与群众性。人民战争不同于其它战争,如武装暴动、民众起义叛乱或恐怖主义活动之处,在于实践上的人民参与方式与斗争形式的不同而已。19

从参与的方式来看:一般的战争是由正规军队所从事的正规战,胜负取决于正规军的人力、物力与精神力,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有限。武装暴动、起义叛乱甚至恐怖主义所发生的战争则是纯由人民群众发起,没有正规军参加的非正规战争,一般规模不大,难以持久,且非有绝大的正义性,失败的机率很高。一般的人民战争则是指由任何治理者所发动人民间接参与非武装支持,和正规军结合的正规战争,战争是由正规军担任,人民群众只负责非武装性的支持工作。中国的人民战争则是正规军仍然担负正规作战,但人民群众除间接参与非武装性的支持外,还组成武装力量直接的与正规军并肩作战。这种直接参与作战的方式,可使得敌我力量的对比发生转变,最终能获得战争的胜利。20 不同参与方式与其内容关系可简列如下:

一般的战争
军队 → 战争
正规战

武装暴动/起义叛乱/恐怖主义活动
人民 → 战争
非正规战

一般的人民战争
人民间接参与 + 军队 → 战争
正规战

中国的人民战争
人民直接参与 +人民间接参与 + 军队 → 战争
正规战+非正规战


从斗争的形式来看:一般正规战的战争形式,主要是由正规军所进行。此等战争通常表现在敌我双方进攻和防御的相对运动上。战争的内容是处于不同地位、具有不同规模、发生于不同空间和地点、具有不同性质的敌我双方进攻与防御间的斗争。这些斗争的相互联系构成一个有机的正规战结构(见图 1)。非正规战的战争形式是指武装群众的游击战争,在其结构中,同样亦可列相互联系成一个有机的非正规战结构(见图 2)。至于中国的人民战争形式,却是前述两种方式的整合(见图 3)。惟此种整合并非两种战争形式在图样上的单纯并列,而系着重在彼此实际相互联系、制约、与互补后,所整合而成的另一种新的战争形式。21 此亦是中国人民战争所具有的特色。

图 1:正规战示意图
资料来源:基于郭伟涛《人民战争论》,180页。

图2:非正规战示意图 22
资料来源:基于郭伟涛《人民战争论》,181页。

图 3:正规战与非正规战整合示意图
资料来源:基于郭伟涛《人民战争论》,182页。

武装暴动、起义叛乱、恐怖主义所能发动的战争,因为缺乏正规军的组织,只能从事非正规的游击战争。就如同克劳塞维茨所述的民众战争一样,战斗力脆弱有限,无法与敌对的正规军决战或作持久战。惟就人民战争而言,此类斗争往往可能就是人民战争的前奏。因为如战争果真具正义性,再加上正确的领导和正规军的建立,就可演变成为人民战争,如中共所自认的建国过程。至于一般的人民战争与中国人民战争的差异,如依郭氏的论述而言,在于调动人民力量的深度与广度,以及作为军事力量依托的是国家政权还是人民群众。

(3) 以弱胜强
人民战争为甚么能够“以弱胜强”? 郭氏认为可从三个方面来论述:一是战争“强胜弱败”的规律虽是客观的,但在战争的实践中,可因人们主观的努力和时间的因素,从而转变敌我力量的对比。23 二是人民战争的战争观,具有正义性和群众性的特质,具备了能转化战争“潜力”为“实力”的功能。其特有武装力量的组成方式,就是实现这种功能的不二法门。24 三是战争的过程在于实践,人民战争有了战争观和武奘力量,但最终还需通过战略战术的良好运用,才能实践于战争中。就中共建国的经验而言,这些战略战术包括:充分发挥人民整体威力和基础的统一战线;坚持积极防御,反对消极防御;在战略上的立足持久和力争速决;适时进行战略转变;发挥人的因素等。25

白邦瑞的论述

美国学者白邦瑞(Pillsbury, Michael)于 2000 年所撰写的一份研究专著《中国辩论未来安全环境》,是从美国的视角,针对中国对未来国家安全的各种观点进行分析和评估。报告在论及中国对未来战争的预测分析时,将其研究国家安全的军事学者分为三派,即人民战争学派(People's War School)、局部战争学派(Local War School)和军事革命学派(The RMA Advocates)。白氏认为三种以战争思想划分的学派,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中国国防力量结构的现状、军事学说和准则发展概况,和现有军备以及对未来冲突所假设的可能模式。此种代表中国军事体系中不同力量结构间的关系,白氏认为可用一个立体三角形或金字塔来表示(见图 4)。26

图 4:中国对未来战争的三种思想学派力量结构图
资料来源: Michael Pillsbury, China Debates the Future Security Environment, Figure 1.

金字塔底端的人民战争学派,代表着当今人民解放军总体的 80%。主要拥护者来自资深的党务军官、总政治部成员、民兵组织与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最高领导人。该学派以毛泽东军事思想为其理论基础,坚持毛人民战争思想的长期有效性,对未来可能的冲突,暗示在二十一世纪很可能爆发另一场世界大战,出现对中国本土的入侵或使用核武器。有关此类论述的文章,大都发表在军方的刊物上。第二层的局部战争学派,代表着海、陆、空部队中的少数,占总体的 15%。第三层是军事革命学派,代表了人民解放军的最少部分 — 重要学术机构的战略家、国防科工委军官、二炮的一些战略、巡航导弹部队成员,约占总体的5%。27 白文分类,被多人引用,报告方向与论点应持肯定,但也存有某些观察的盲点,兹列举两点如后:

其一为中国军事文献的实用性究有多少? 一般坊间的中国军事文献,近年多可见于大量公开的出版刊物中,以西方标准而言,其实际内容大多参考价值不高,如谈他国者多,论自己者少;论调雷同空泛者多,涉及实务数据者少等。超强如美国,尚且认为,国际社会对支撑中国军备现代化的动机、决策和重要能力了解仍属有限。解读资料的不完备,应是主因。

其二是将中国学者划分为三派,并称这三派学者之间清楚存在尖锐的、排他性的不同。作者认为,三个学派恰好说明人民战争循序演变的过程,也就是人民战争内容中所指战争样式“整体性”的变化。中国学界的论述从来就是追求如何适应和结合此三种进程,而非存有相互间的尖锐和排他性。如被白氏归类为局部战争和军事革命学派的中国军事学者王普丰少将,在其专著中特别指出:“人民战争是从战争的政治性质和群众参与程度来说的,信息战争是从战争中主导技术对战争型态的影响来说的,它们是从不同的角度来区分战争的,谈不到互相矛盾的问题,却有互相适应的问题。也就是说可以在人民战争的基础上打信息战争,也可以在信息战争的型态中打人民战争。”28。

三、中国人民战争的理解

就研究中国军事科学而言,由于其当今领导人的重要谈话和国务院公开的军事文件中都还坚持着人民战争,它仍是探讨其内容的重要研究途径。前曾述及人民战争在中国军事科学分类和运用上的疑义,及与毛泽东军事思想内容的相似性。因此,将其准确定位为军事思想、理论或是战略,即使在中国的军事学界,也尚未建构成一定的典范。欲求人民战争类似西方学术上单一严谨的定义,目前尚待更多的论证,本文仅就相关定义的综整资料列述于后。

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1972 年版的《军语》关于人民战争的诠释是:“广大人民群众为了反抗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组织起来进行的战争,……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革命战争,就是以人民军队为骨干,依靠和组织人民群众参加的人民战争;它是主力兵团与地方兵团相结合,正规军与游击队民兵相结合,武装群众与非武装群众相结合而进行的人民战争。”29 1990 年版《中国军事辞典》增加了:“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是毛泽东军事思想体系的组成部份或核心,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战术的基础,是进行革命战争的根本指导路线。”30 1997 年《中国军事百科全书》是目前较新的版本,它的叙述为:“人民战争(People’s War)为谋求阶级解放或反抗外来侵略,组织和武装广大人民群众进行的战争。人民战争符合被压迫阶级、被压迫民族的根本利益。是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动力。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下的人民战争,是群众基础最为广泛的人民战争。以人民军队为骨干,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进行人民战争的思想,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31

各版百科全书或军语辞典中对人民战争的诠释文字并无实质差异,不同处仅为描述的详简而已。笔者认为可从三个层面来作解读。

首先,从分类层次来看,“广大人民群众为反抗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而组织和武装起来进行的战争”是指一般共产主义者的人民战争;“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革命战争”则是指中国的人民战争,两者间是“一般”和“特殊”的关系。王三欣指出一般的人民战争是从广义的政治性质上来看,只是涉及到战争的“正义性”问题。因此,一般常见到的人民革命战争、人民解放战争、正义的反侵略战争等,这些名词都是通用的。而中国的人民战争则从较狭义的观点来看,即在“正义性”的基础上,还要加上“群众性”和“整体性”的特征;除考虑人民群众参加的深度和广度,还要关注战争进行的方式和内容。32 这是两种人民战争的最大不同,即它并非只是一个空想的意念或图腾,而是一项能完整实践的军事思想。

其次,从内容层次来看,如将人民战争定位为一种理论体系,则在中国的运用,是依据具“中国特色”的人民战争思想作为指导。此种中国特色的内容包括:坚决依靠人民,充分动员人民、建立一支人民的军队、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以武装斗争为主与其它斗争形式紧密配合、以人民军队为骨干,实行主力兵团(解放军)、地方兵团(预备役及武装警察)与游击队,民兵相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等。33

最后,就人民战争在中国军事科学研究的途径来看,“毛泽东军事思想”和“人民战争思想”的同质与重迭是已存的事实,目前尚待更合学术性的诠释与规范。惟自 1980 年代以来,中国军事学界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研究主张进行更细的分解,以便能与各项实际的工作相联系。34 中国学者袁德金认为学者间对此种更细的分解虽然存在着不同的看法,但归纳起来主要仍为下列两种:一是由几种不同的理论体系所建构(参看图 5);二是由一个多层次的理论体系来建构(参看图 6)。这些为毛军事思想所建构的研究体系,将有助于了解中国人民战争内容的本质。

图5:毛泽东军事思想体系图(条列式)
资料来源:基于袁德金《毛泽东军事思想教程》,11 页。

图6:毛泽东军事思想体系图
资料来源:基于袁德金《毛泽东军事思想教程》,12 页。

上述两种图列式的建构,是运用西方社会科学论述表达方式的尝试。35 其实,如将该两图的主标题“毛泽东军事思想”改以“人民战争军事思想”;理论层次的“人民战争理论”、“国防建设理论”分别用“人民战争思想理论”、“人民战争战略战术理论”替代。整个的体系的意义与内涵,应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图 6 还预留了箭头所指的空间,应是着眼于思想体系未来的延续与发展。

四、人民战争理论和实践对当前的启示

中国人民战争的内容,无论其思想、建军、和战略战术,均围绕在兵民是胜利之本,也就是“如何动员人民、如何建设人民,如何运用人民”上。但要如何动员群众? 袁德金指出,为了有效的进行战争动员,毛泽东曾提出许多行之有效的动员方法:如把进行战争的目的告诉军队和人民;说明达到战争目的的步骤和政策;要有合民众口味的宣传动员方法;使战争的动员保持经常性等。36 显而易见,这一切的目的就是推动人民群众认同战争的正义性与正当性,从而得到民众的支持。

这些才是发动人民战争的根本源头,掌握了它们才能回应人民对为何而战的疑义,人民群众因此而能全心全力地响应战争动员,全民参与,与正规军相辅相成作战,就能汇成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如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战争,及其建国以后的抗美援朝、中印、中苏、惩越等数次对外战争,莫不是获得了广大民众的认同和支持而取得成功。但此种经验复制在第三世界的革命战争中,由于缺乏人民战争与正规军结合的战争方式,古巴传奇革命人物格瓦拉(Che Guevara)的人民游击战,缅共、菲共、马共、印共的丛林游击战,则均以失败落幕。

精准打击武器下的人民战争

世界进入精准武器时代已有十数年。然而对人民战争之成败的正反印证我们同样可从许多现代局部战争案例中看到。如 1975 年越战、1979 年前苏联在阿富汗的失利、1991 年索马里内战和 1999 年科索沃从南斯拉夫剥离,都证明了人民战争动员概念现实的有效性。而 2003 年开打的伊拉克战争本是高技术条件下对人民战争的检验,但未见伊斯兰情结所激励出的人民战争动员力量,萨达姆政权为此败亡;继而,美英联军虽取得正规战的闪电式胜利,却因无法获得伊国平民社群的广泛支持和认同,无法开展兵民整合性的建设,以致陷入正规军短暂胜利后的长期清剿战争中。

再看黎以战争。2006 年夏天以色列挥军突入黎巴嫩,追剿黎国伊斯兰什叶派政军组织“真主党”游击队。这场“城市游击战”是又一次在高新科技下人民战争的体现,在该次军事行动结束时,以色列预先设定的两大军事目标 — 扫荡真主党与救回人质 — 均未能达成。在历次中东战役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以色列雄狮,面对已与黎境平民融为一体的真主党游击队,其高科技下的空优、精准制导武器,都失去了用武之地,因为面对着广大的群众,“雄狮”陷入了找不到目标打击的窘境。37

2009 年 1 月,美国将驻扎在伊拉克的 14 万军队的作业权与绿区移交给伊拉克政府,然而伊战是否正式划下句点仍存疑问,美军仍在许多地区受到地方武装力量的频繁骚扰。伊战至今,4000 多美军阵亡、近 40,000 美军受伤,耗费 6000 亿美元,而伊拉克平民死亡人数难以胜数,更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或沦为邻国难民。38 战争耗损的对比,突显伊斯兰情结的其来有自,说明战后治理纷扰的重要源头,仍是在于伊国人民的感受和认同。

2009 年秋天即将增兵达 10 万人的阿富汗有着相同的经验,在战区每日巨额经费的消耗下,外科手术式的精准军事打击既难一举摧毁隐身于民众中的激进神学士及反叛组织,反叛力量又能不断从民众中增补兵员。面对此种非正规军事对抗的困境,华府当前值得深思的战略课题应为,如何刚柔并济,避免经由少数恐怖组织骚扰战升级成为广大群众的大面积反抗;如何确保战争过渡政府的正当性、有效性和其民众的接受性;如何从长期战争泥淖中全身而出等。而中国人民战争理论中的“正义性”、“如何动员人民、如何建设人民、如何运用人民”,恰能为这些战略命题提供启发。

信息化环境中的人民战争

中国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曾指出,“人类战争经过冷兵器战争、热兵器战争、机械化战争几个阶段后,正在进入信息化战争阶段。”39 信息化时代的来到,促使人们对战争的进行方式重新思索。中国也意识到在常规和核武力量上,可能都无法与主要的对手美国抗衡。但在信息战上,中国却发现了超级大国的“阿喀琉斯之踵”,这是由于美国对信息网络的极度依赖所致。而人民战争动员广大群众的特性,恰能符合掌控这个领域的关键因素。

自1990年代以来,中国相关信息战的论著甚丰。40 其所认知的信息战是:“把电子进攻的重点放在电子系统薄弱的环节和要害部位,点其要穴,瘫其全身,寻求最佳作战效益。”41 若落实为实践,即可“依靠和发动人民羣众进行信息的网络战。”前者,说明信息战的性质其实就是一种“以弱击强,避实击虚”的人民战争概念;后者,除了给予自身人民战争新的内涵外,还可以想象无论任何国家与拥有 13 亿人口的国家来进行网络战,其壮观的景象将是何等震撼。2001 年中美发生 EP-3 撞机冲突后,双方民众敌对情绪高涨,在该年中国五一长假期间所爆发的黑客大战,虽仅只是入侵对方网站,作出涂改首页(Home page)的情绪性发泄动作,但却真实检验了信息战争环境中人民战争的可能。

在当次的网络战争中,美国白宫网站曾被迫关闭达两个多小时,众多的各国黑客也被吸引参与了双方的行动。这些行动说明未来网络战造成损害的可能,及战场规模的浩瀚与无远弗届。据统计该次行动,大约有 8 万中国网民参加,被入侵的美方网站有 1600 多个,其中重要网站(包括政府和军方的)有 900 多个;中方被入侵的则有 1,100 多个,重要网站有 600 多个。42 这些彼此攻击的数据,恰可说明运用人民战争在现在或未来信息战争中的可行方向及其优越地位。

另据非正式的统计,中国在 2009 年初已有近 3 亿网民。国际社会中任何对中国的出言不逊,或涉及辱华的讯息,经由因特网往往就会迅速传播立即升高至实际抗议的抵制行动,美国《商业周刊》说,从西藏事件到奥运圣火传递,再到最近的四川大地震,全球跨国公司都已不敢忽视中国网民的怒吼。43 就是因为此种信息战争新样式意涵的出现,让人民战争在经历过往的平淡发展后,重新又找回续存的理由和空间。

人民战争理论运用在信息战的重要关键为:首先,它能打破军民界限,利用信息技术在军民使用上的共同性,来达到军事上的目的。如可利用民用电子信息设备进行情报的截取和传输;民用网络系统进行战争动员;民用计算机进行网络攻击或防御等。其次,在人员的运用上,人民战争讲求兵民的结合,其在初、中阶时,尚需藉野战军、地方军和民兵三结合的方式来增强力量,但在进入信息时代的高阶时,平民已与战士的身分合一,键盘代替了枪炮,青少年也能成为神鬼战士。最后,在战争输出的整体性上,现有通信、交通、金融等专有的信息网络,早已藉由无远弗届的因特网,密结成为全球化的军民通用网络系统,为人民战争提供了无限大的虚拟作战平台。人民战争的未来性就是在于,它能适应现代信息战争观下,战场空间无限化、作战平台家庭化、和战争斗士平民化的变革。

五、结语

中国学者郑云华使用“阶段”来看人民战争历史发展的过程,认为在经历了解决生存问题的初级阶段,和解决民族解放与国家独立问题的中级阶段后,如今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它正进入解决国家和人民安全发展问题的高级阶段。44 人民战争虽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产物,但当进一步探索历史上出现的各种人民战争时,其实,不难发现它们之间仍有着明显的差异,不同的人民战争观赋予了不同的使命和地位。就探讨人民战争而言,不同阶段的人民战争有着不同时代的价值观。

现阶段对中国的军事总设计师而言,未来最可能面对的战争形式是围绕其外围的局部战争。针对先进的对手,中国最可望利用的国防素材还是其固有的众多人口和领土纵深,使用军民整合和动员,以及应用传统的速决、奇袭、欺敌和诡道战术策略,即人民战争仍需铭记在心。45 更重要的是中国仍然认为,尽管科学持续不断的发展,武器日新月异的进步,但现代战争基本上并未改变人民与战争间的关系。不管武器有多先进,还是需要人民来提供与操作,战争进行有多快速,亦不能缺少人民的支持与参与,人才是主要的决定因素,民心的向背,基本上还是制约着战争的最终结果,在现代战争中它仍具有重要的意义。46 在现代条件、高技术条件或尔后其它新历史条件等的战争观下,中国人民战争的思想和理论是否也能随着进入高阶发展,或只能停留在朴素的初阶,与中阶。将有待后续的观察,和其自身在未来实践中的验证。
注释:

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1041。
DoD, “ANNUAL REPORT ON 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28 July 2003, http://www.defenselink.mil/pubs/2003chinaex.pdf, pp.36.
DoD, “ANNUAL REPORT ON 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2004, http://www.defenselink.mil/pubs/d20040528PRC.pdf, pp.14.
DoD, “ANNUAL REPORT ON 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2005, http://www.defenselink.mil/news/Jul2005/d20050719china.pdf , pp.41
DoD, “ANNUAL REPORT ON 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2006, http://www.defenselink.mil/pubs/pdfs/China%20Report%202006.pdf, pp.25.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政府白皮书,外文出版社,2000:352。
中国政府网,2000,10,16,http://big5.gov.cn/gate/big5/www ... 1/content_61220.htm
中国政府网,2002,12,http://big5.gov.cn/gate/big5/www ... 26/content_1384.htm
中国政府网,2004,12,http://big5.gov.cn/gate/big5/www ... 27/content_1540.htm
中国政府网,2006,12,http://big5.gov.cn/gate/big5/www ... /content_486759.htm
中国政府网,2009,01,http://big5.gov.cn/gate/big5/www ... content_1210224.htm
丁树范,中国军事思想的发展1978-1991,台北唐山出版社,1996:11-14。
郭伟涛,人民战争论,解放军出版社,1992:218。
杨芳南等译,战争论,Clausewitz, Karl Von 原著,台北城邦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1:170。
杨芳南,前引书:464-465。
国民战争、民众战争、人民战争三者是否同义? 战争论是以德文完成,译者杨芳南等称其为“国民战争”,但译述中又常使用“民众战争”一词。中国学者王三欣曾表示:“恩格斯称 19 世纪初西班牙人民反对拿破仑侵略的战争是人民战争,中国 1857 年开始的反对英法帝国主义侵略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也是人民战争。”(王三欣,毛泽东军事思想研究,国防大学出版社,1988:195。)笔者认为,国民、人民的相同处均是指广大的群众,相异处则在于意识型态下的不同,唯心史观下的群众是指“国民”,唯物史观则因其否定国家的框架,所以其所谓的群众是指“人民”。至于“民众”和“人民”的差异,笔者解读为可能只是译名上的认知而已,且在译本中也曾使用人民战争的词汇。(杨芳南,前引书:599。)
郭伟涛,前引书:1、186、192、173。
郭伟涛,前引书:1、186、192、173。
郭伟涛,前引书:1、186、192、173。
郭伟涛认为:人民间接参加战争是指在组织形式上,以间接方式参加战争的人民群众,在战时被组织起来的形式与在和平时期并无多大差别,在活动方式上,是以非武装性的为主。(郭伟涛,前引书:177。)通常现代国家大都具备类似的动员体制,如以医院、学校、工厂或车辆等的动员支持。人民直接参加战争是指人民直接参与武装性的战斗工作。但它又非常态性的正式军队编制,如中国三结合武装力量中所指的预备役、人民武装警察和民兵的编制。(前引书:174-178。)
郭伟涛,前引书:180-182。
指1991年以前非正规战的空间,受到物质条件的限缩,其战场的空间应仅及三维空间。
郭伟涛,前引书:219、223、230-242。
郭伟涛,前引书:219、223、230-242。
郭伟涛,前引书:219、223、230-242。
Pillsbury, Michael, China Debates The Future Security Environment [中国辩论未来安全环境], (Washington, DC: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Press, January 2000), chap.6, http://www.fas.org/nuke/guide/china/doctrine/pills2/part09.htm.
Pillsbury, Michael, ibid, chap.6.
王普丰,明天的战争与战法,军事科学出版社,2001:327。
王三欣,前引书:198-199。
赵先顺等主编,中国军事辞典,解放军出版社,1990:14;房中立等编,战争、战役、战斗,见《军事百科字典》,中国华侨出版公司,1991:15;陈章华等主编,中国军事史辞典,河北人民出版社,1993:2。以上引书都有着同样的记载。
张家裕,人民战争,见《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学术Ⅱ,军事科学出版社,1997:547。
王三欣,前引书:195-196。
张家裕,前引书:547-548。
潘石英,毛泽东军事思想若干基本理论问题的探讨,见《当代中国军事思想精要》,解放军出版社,1992:9。
详细论述内容请参阅袁德金编《毛泽东军事思想教程》,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9-11;潘石英,前引书:9。
袁德金,毛泽东军事思想教程,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139-140。
王嘉源,民兵训练有素,武器配备精良,真主党真难打,以国检讨战略,中国时报/国际新闻,2006.07.28。
林博文,伊战五载仍难见一线曙光,中国时报/国际新闻 F2 版,2008.03.19。
此为江泽民 1998 年在九届一次人大会议军队代表团上讲话的内容。王辉,武器装备发展的五代大变革,人民网,2005.01.28,http://www.people.com.cn/BIG5/junshi/1078/3153072.html
较具国际知名度的如 1990 年沈伟光所著《信息战》、1994 年朱幼文、冯毅、徐德池合着的《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战》、1995 年王普丰着《信息战与军事革命》,以及 1999 年王保存着《世界新军事革命》、2003 年的《世界新军事变革新论》等。
张有才,登陆战役电子对抗作战指导的几个问题,见国防大学科研部军队指挥教研室编《高技术条件下作战指挥研究》,国防大学出版社,1997:328。
赵楚,2001年中美网络战大事记,国际展望/总第483期,国际展望杂志社,2004:15。
徐尚礼,中国网民强悍 跨国公司不敢惹,中国时报/ A13版,2008.06.01。
郑云华,人民战争的历史命运,见马保安编《战略理论学习指南》,国防大学出版社,2002:185。
DoD, “ANNUAL REPORT ON 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2006, http://www.defenselink.mil/pubs/pdfs/China%20Report%202006.pdf, pp.25.
熊光楷,国际战略与新军事变革,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45。


作者简介:罗秦伯,台湾海军退役中校(Luo, Chyn-Bor),毕业于台湾海军官校 1968 年班,三军大学海军学院 1977 年班,台湾国立东华大学公共行政研究所法学硕士,中国吉林大学 2009 年国际政治法学博士,研究领域为中国军事科学及东北亚国际关系。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