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改革美国驻欧空军,加强波兰力量:F-16 向东飞

本文发表于:2009 年 10 月 1 日
空天力量杂志(ASPJ-Chinese) - 2009 年秋季刊

原文发表于:2009 年 3 月 1 日
Air & Space Power Journal(ASPJ-English) - Spring 2009


--------------------------------------------------------------------------------

改革美国驻欧空军,加强波兰力量:F-16 向东飞
Transforming United States Air Forces in Europe and Empowering Poland: F-16s Fly East

作者:克里斯托弗·S·塞奇,美国空军中校(Lt Col Christopher S. Sage, USAF)


美国驻欧空军在继续改革……更加关注东欧。

                           — 美国驻欧空军前司令汤姆·霍宾斯上将

波兰也许是欧洲最亲美的社会。

                           — 波兰共和国总统莱赫·卡钦斯基
 

在战略联盟这块国际舞台上,触发重大变化的机遇之窗很少开启,而且稍开即合。冷战初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立即为一例;冷战结束和 2001 年 9 月 11 日恐怖分子袭击之后形成的全球战略环境,又呈现了一次机遇。波兰异军突起,一跃而成为北约中的活跃成员国及美国政策的坚定支持者。的确,波兰军队最近采取了空前的措施,积极接纳西方的观念、训练和军事装备。1 同时,美国驻欧空军肩负着与东欧新北约成员国加强关系的重任,将冷战时期部署在西欧的强大军事重心逐步东移。2 因此,继续改革美国驻欧空军,把目前部署在意大利的美国 F-16 战机转移到波兰的新基地,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波兰和美国双方的战略、军事和政治利益正相互靠拢,形成有利于此战略举措的局面,但有利局面不会很长。波兰坚定地支持美国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外交政策,向这两个战区派出了军队,然而它期望美国礼尚往来。3 让美国战机入驻,而且同意在其国土部署美国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的部分设施,将使波兰成为这个地区更强大的战略伙伴。随着 F-16 的陆续抵达,波兰目前正对其民用和军用航空基础设施进行升级,一笔史无前例的美国对外军火交易,加上美国国会批准的贷款和商业投资,由此做成。4 虽然俄罗斯的措辞渐趋强硬,波兰仍然保持着亲美的政治气候。不过,如果抨击美国政策的民族主义之声占了上风,这种形势就可能变化。

战略环境

《美国 2004 年国家军事战略》报告强调了美军适当布位和存在的重要性,是以加强盟友信心、增强互通操作性、提高美国开展全球反恐战的能力。此报告并激励作战司令官调整部队水平,做到“与多国部队一道迅速行动,覆盖全球。”5 把 F-16 战机调往波兰的决策将促成这些目标,并向正对波兰炫耀武力、在 BMD 问题上大做文章的俄罗斯做出响应。波兰空军通过一项称作“波兰和平天空”的计划,在 2002 年购买了 48 架 F-16 战机,从而促进了军事硬件的共同性和更高的互通性,以及依照美军战术与战役开展训练的深度。6 波兰首批 F-16 飞行员正在美国基地接受训练,此做法将延续到波兰空军形成自主训练能力为止,其后美军飞行教官将以交换军官的身份向波兰提供训练帮助。7 波兰正在崛起的现代化作战部队将使其国家占据技术前沿,能够在北约的旗帜下迎接本地区和全球的挑战。

美国驻欧空军的战区安全合作计划办公室在 2006 年颁发指令,号召加速与波兰的联系,包括增进军队之间的合作和训练,目标是获得领空出入和基地使用许可,并加强我们这位北约盟国的军事力量。8 与波兰建立更密切的关系,还有更深远的战略意义,它涉及到顺应正在变化的欧洲关系,将兵力部署悄然靠近俄罗斯,从而发挥战略影响。9 美军的进一步东进还有助于疏散我们驻扎在西欧的重兵,因为假如发生不受欢迎的战争,某些西欧政府可能禁止美军在其领土部署,使我们的军队无处立足。10

意大利形势

从全球反恐战开始,意大利就坚定站在美国政策的一边,它接待了数以千计的美国军人,包括提供美国第 6 舰队驻港、多个陆军驻地和空军基地,还接纳北约国防学院和美军南欧部队司令部驻扎。但是政府是会变的,在意大利社会的一些阶层,始终存在着不赞同美国外交政策的政治与社会态度。这种情绪从 2006 年始出现高涨,新当选的总理普罗迪由于批准扩建位于维琴察的埃德尔军营这一有争论性的决定而差点儿被赶下台。11 大约有 4–10 万人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美国增兵。12 意大利社会内部的这批敌对分子,也对驻意大利的美国指挥官们带来安全和部队保护的忧虑。

位于意大利北部距威尼斯以北 75 英里的阿维亚诺空军基地,驻扎着美军第 31 战斗机联队、两个 F-16 作战中队、以及约 1700 名军事人员(不包括家属)。13 就当地情况而言,阿维亚诺基地也面临挑战。该基地在 1911 年由意大利空军修建,当时位于乡村地带。14 而今环抱阿维亚诺的村庄和城镇不断扩张,把它分割成了七个互相分离的地域,不仅造成后勤上的挑战,而且引发部队保护的担忧。15 阿维亚诺周边以内的房源有限,因此基地住房几乎不存在。16

这个基地过去一直接纳远征战斗机,在美国于 1992 年把驻西班牙的空军战斗机永久转移到该基地之后,情况发生变化,基地的战术训练环境逐步恶化。民航公司飞越欧洲和亚得里亚海的航班增多,用作空战训练的中空空域逐渐被破坏。17 进一步,低空训练也由于外人经常擅入禁地和政治敏感性而受损害;1998 年一架海军 EA-6B 战机低飞剪断空中缆车缆索而引发的灾难性事故,将这种政治敏感性推向高潮。从实际运作的角度看,空地攻击训练已经不存在。18 另外,意大利缺少可用的靶场,因而不能开展实弹训练,而此技术对战术战斗机而言必不可少。19

美国与意大利的关系久经考验,但是潜在的挑战和忧虑挥之不去,美国领导必须尽力化解。虽然意大利很可能继续允许大批美军驻扎,但我们需抓准机会,把美国战机转移到更加友好且政治环境更少限制的波兰去。

友好的波兰

波兰这个转型中的国家,急切挣脱掉共产主义的锁链,很快接受了西方的思想和制度,并开始了持续的军事现代化计划。北约于 1999 年接受它为同盟国成员,以资鼓励。在全球反恐战中,波兰是美国的朋友,它几乎完全无条件地支持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作战行动,甚至从 2003 到 2007 年主导了在伊拉克中-南地区行动的多国师,而且目前正在考虑往阿富汗增兵。20 波兰总统最近声明:“我们并非作态,而是尽一份义务。身为一个联盟的成员,我们觉得有义务作出反应……我们也期待着回报。”21 但是,当伊拉克契约所承诺的回报一直没有兑现,而且美国为了构筑 BMD 导弹防御基地又请波兰相助时,总统的声明就反映出一种情绪,即他的国家准备以双边安全保障作为交换条件。22 有些分析家认为,这个条件会以“爱国者”导弹的形式来满足。但是,美国对波兰的坚定承诺还可通过另一种方式来表现,这就是将两个美国战斗机中队驻扎到波兰。23 这一行动将有助于加强我们的北约伙伴在东线的力量。

我们的战斗机可以方便地和波兰目前的 F-16 共用同一基地,这些基地正在进行现代化改造,升级到世界一流机场,同时波兰购置的新机群也在逐步交付,计划 2009 年全部到齐。24 共享基地有助于加速训练,对双方空军都有利,同时可将波兰的新战机中队迅速纳入北约的战术和战役层面。波兰还拥有极好的低空航线和空战及对地攻击训练场,包括美军急需的实弹靶场,这一切当可有力强化美军飞行员的训练。25 正如美军驻欧空军前司令霍宾斯将军指出的那样,“传统的欧洲(西欧)民航交通环境已经极大地约束了我们的训练能力。”26 这种约束在东欧则不存在。

让两个美军飞行中队、连同随行保障队伍和随军家属来波兰安营扎寨,也将有利于当地的经济,使美国通过直接交往来影响波兰社会。这种结合应该不会遇到多少阻力,因为波兰民族是一个相对均纯且亲美的社会,很少发生内乱或冲突。27

俄罗斯的反应

在波兰和美国签署 F-16 战机购买合同之后,俄罗斯立即把新的 S-300 防空系统部署到白俄罗斯。几乎毋庸置疑,把美国战斗机中队派驻到与俄罗斯领土(加里宁格勒)接壤的国家,肯定会激起反应。28 提议的这个行动,加之目前有关 BMD 导弹防御系统的争议,都需要美国谨慎行事,周全外交。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考虑并巧妙地化解这一行动为美国和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所带来的战略风险。美国应该援引目前已有两名美国飞行教官在波兰训练波兰空军的事实,把这一行动演绎成是既定训练项目的延续和扩展;美国还可以把这一行动与目前的 BMD 计划联系起来,将之表现为一个相关的双边安全协议。

我们需要进一步认真运筹,测算俄罗斯的反应程度。俄罗斯的过激行动有可能颠覆这个地区的稳定,继暂停执行《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之后,俄罗斯还可能退出更多的限武和限军条约。29 美国踏足中亚之后,也促使俄罗斯在 2003 年把部队和飞机调到附近的俄罗斯机场。30 根据它最近的这种姿态,美国和波兰应可预见,俄罗斯对这一计划将作出类似的反应。

挑战

毫无疑问,战机转驻波兰是一个大胆的建议,将面临许多挑战 — 尤其是对美国纳税人造成的负担。如果把我们的部队驻扎在已由东道国开始现代化改造的波兰基地,可以减轻财政负担。但是预期的费用仍有可能超过 10 亿美元,相当于陆军在意大利扩大驻军的估计价码。31

其它的挑战包括环境考虑、苏维埃时代遗留的陈旧基础设施,以及东欧落后的后勤保障等。32 我们还需要评估和改进空中交通控制基础设施。而且,生活质量问题也有可能出现,因为波兰的生活水平尽管在迅速提高,仍落后于西方。还值得注意的是:最近波兰的公共对话反映出民众对美国 BMD 计划的意见分歧。33 反对在波兰建立 BMD 基地的人肯定会诉诸类似的推理,设法阻止美国战斗机中队进驻。这些挑战虽然严峻,但美国凭借在许多盟国建立基地的经验,应可加以克服。

结语

9/11 事件之后,世界形势动荡不安,欧洲比其它地区享受了更多的安定,但是东欧的安全环境一直处于变化之中。欧洲司令部司令班兹·克拉多克目前正在重新评估一项 2005 年的安全计划,该计划旨在重新调整目前驻欧基地结构,把美军驻欧规模从 11 万人减少到 6 万人。34 有位分析家指出,部队的规模务必要保持在足以向“盟友和潜在敌人传达强硬信息”的水平。35 把 F-16 从阿维亚诺空军基地转移到波兰,所传达的正是这样的信息,并可巩固美国与波兰的关系。此举还将加强北约盟国所飞行的相同武器系统的互通操作性,向渴望美国支持的新兴盟国提供力量支撑,并因此而排除西欧普遍存在的训练上的障碍,从而提高美国驻欧空军 F-16 机队的战斗力。此建议是一项有利于战役与战术环境的战略举措,我们必须当机立行,因为机遇之窗不会敞开太久。

注释:

The Members of Europe, the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and the Eurasia Division, and the Deputy Under Secretary of the Air Force, International Affairs, “Transforming Poland’s Military: A Focus on Western Concepts, Training, and Hardware” [改革波兰军队:重视西方观念、训练和军事装备], Defense Institute of Security Assistance Management (DISAM) Journal, 28-1 (Fall 2005): 17, http://www.dbsoftware.pl/Transfo ... g--and-hardware.php (accessed 17 July 2008).
Michael Sirak, “Hobbins: USAFE Continues to Transform and Look Eastward and Southward” [霍宾斯:USAFE 持续转型,目光投向东欧和南欧], Defense Daily 235, no. 19 (27 July 2007), http://defensedailynetwork.com/VIP/common/pub/dd/dd07270708.html (accessed 9 September 2007).
Mike Blanchfield, “Poland Counts on NATO’s Help against Russian “Threats”: Solidarity Works Both Ways, Top Official Says after Contribution of 1,000 Troops” [波兰渴望北约帮助对抗俄国“威胁”:团结一致双方得利,波兰出兵 1000 人后高官如是说], Edmonton Journal, 12 March 2007, A3, http://web.lexis-nexis.com/universe (accessed 9 September 2007).
Robert Little, “U.S. Dollars Wooed Ally in Iraq Coalition” [美钞引来盟友加入伊战联盟],Information Clearing House, 17 October 2004, http://www.informationclearinghouse.info/article7097.htm (accessed 8 October 2007).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美国国家军事战略], (Washington, DC: Joint Chiefs of Staff, 2004), 11, http://www.defenselink.mil/news/Mar2005/d20050318nms.pdf.
Members of Europe et al., “Transforming Poland’s Military” [改革波兰的军队], 17.
同上。
Louis A. Arana-Barradas, “USAFE Reaching Out to Establish Security Ties” [USAFE 寻求建立安全纽带], 30 March 2006, http://proquest.umi.com/pqdlink? ... T=309&VName=PQD (accessed 25 September 2007).
“U.S., Europe and Russia: Shifting Bases, Shifting Priorities” [美国、欧洲和俄罗斯:转移基地,转移重心], STRATFOR, 11 December 2003, http://www.stratfor.com/products ... ticle.php?id=225616 (accessed 9 September 2007).
同上。反对出兵伊拉克的重要人物德国总理施罗德站在法国一侧,企图阻止一切军事行动。此举显示 :把美国(驻欧)兵力的 80% 部署在一个国家可能不是好事。把美军第 173 空降旅(从德国)合并到意大利驻地以后,美国在意大利的兵力将会增加。
Christine Spolar, “War Outcry Hits U.S. Base in Italy” [抗议战争的呼声响彻美军驻意基地], Santa Barbara News-Press, 20 March 2007, http://www.newspress.com/Top/Art ... =564984226296234087 (accessed 23 September 2007). 值得注意的是,再加上其它的政治危机,普罗迪最终在 2008 年 1 月失掉信任票,他的总理位置于 2008 年 5 月 8 日被一贯支持美国外交政策的贝卢斯科尼取代。
“Tens of Thousands Protest Plan to Expand US Air Base in Italy” [数万人抗议扩建意大利美国空军基地的计划], Agence France-Presse, February 2007, http://findarticles.com/p/articl ... 200702/ai_n18655184 (accessed 8 October 2007).
“The Air Force in Facts and Figures” [从事实和数字看美国空军], Air Force Magazine 90, no. 5 (May 2007): 51, http://www.afa.org/magazine/may2007/0507structure.pdf (accessed 12 October 2007).
“Guide to Air Force Installations Worldwide” [美国空军全球设施指南], Air Force Magazine 90, no. 5 (May 2007): 118, http://www.afa.org/magazine/may2007/0507bases.pdf (accessed 12 October 2007).
“Aviano Air Base, Pordenone, Italy” [意大利波代诺内阿维亚诺空军基地], GlobalSecurity.org, http://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facility/aviano.htm (accessed 8 October 2007).
海军军事学院学员、阿维亚诺空军基地前 F-16 飞机驾驶员 John Bosone 少校在 2007 年 9 月 30 日发给本文作者的电子邮件。
“Air Transport Portal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Traffic Management” [欧洲委员会的空运门户:交通管理], [http://ec.europa.eu/transport/ai ... sesame/index_en.htm (accessed 12 October 2007).
这是作者在 1999 年 1 月到 6 月派驻意大利期间的观察。高空缆车事件一周年纪念日是 1999 年 2 月 3 日。
Bosone 少校发给作者的电子邮件。目前在意大利没有对美国战机开放的空地打击靶场。距离最近的靶场在德国,但由于距离远,而且也没有适当的训练时间,所以很少使用。空战靶场的空间通常高达 24,000英尺,必须先由意大利空军让出后才能使用。
Blanchfield, “Poland Counts on NATO’s Help” [波兰渴望北约帮助], A3.
同上。
Jeffrey Fleishman, “U.S. Ally Fears Price for Loyalty” [美国盟友担心忠诚的代价], Los Angeles Times, 16 March 2007, A12, http://articles.latimes.com/2007/mar/16/world/fg-missile16 (accessed 17 July 2008).
“Polish Missile Defense Help Might Come at a Price” [波兰在导弹防御计划上的帮助也许有价码], Global Security Newswire, 19 July 2007, http://www.nti.org/d_newswire/is ... 1-f7ef0ab4f8b0.html (accessed 23 September 2007).
Members of Europe et al., “Transforming Poland’s Military” [改革波兰军队], 17.
这是派驻波兰 Krzesiny 空军基地的美国交换飞行教官 Eric Salomonson 中校于 2007 年 10 月 11 日发给作者的电子邮件。目前在 Krzesiny 基地的波兰 F-16 战机最终会转到 Lask 空军基地。这两个基地都有全新的世界顶尖设施。其中有个空战靶场的空间高达 66,000 英尺,在这个靶场能进行高空和超音速训练。这种训练在意大利空域是不可能的(据 Bosone 少校说,意大利训练空域为 24,000 英尺,参看注释 16)。Nadarzyce 空地轰炸靶场允许各种类型的武器投送,包括激光制导炸弹。
Sirak, “Hobbins” [霍宾斯:USAFE 持续转型,目光投往东向和南向].
“The World Factbook” [世界年鉴],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 ... ctbook/geos/pl.html (accessed 9 September 2007).
Fleishman, “U.S. Ally Fears Price” [美国盟友担心忠诚的代价], A12.
Sergei Blagov, “Missiles for Kaliningrad” [往加里宁格勒部署导弹],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Security Network, 16 July 2007, http://www.isn.ethz.ch/news/sw/details.cfm?ID=17863 (accessed 14 October 2007).
“Poland Sees U.S. Missile Shield Deal by October, As Russia Beefs Up Kyrgyzstan Base” [波兰有望 10 月与美国签署导弹防御协议,同时俄罗斯加强吉尔吉斯基地力量], Agence France-Presse, 27 June 2007, http://www.spacewar.com/reports/ ... zstan_Base_999.html (accessed 9 September 2007).
“Plan to Expand U.S. Military Base in Italy Sparks Row” [扩大美军驻意基地计划惹争议], Xinhua News Agency, 23 September 2006, http://www.china.org.cn/english/international/182021.htm (accessed 23 September 2007).
Bosone 少校发给作者的电子邮件。
Steven A. Hildreth and Carl Ek, Long-Range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in Europe [欧洲的远程弹道导弹防御],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RL34051 (Washington, DC: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13 June 2008), CRS-8, http://www.fas.org/sgp/crs/weapons/RL34051.pdf.
Gordon Lubold, “Should More US Troops Be Kept in Europe?” [应该让更多的美国军队驻守欧洲吗?],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4 April 2007, 3, http://www.csmonitor.com/2007/0424/p03s03-usmi.html (accessed 17 July 2008).
同上。

作者简介:

克里斯托弗·S·塞奇,美国空军中校(Lt Col Christopher S. Sage),现任空军参谋长助理执行官。他于 1994 年自美国空军军官学院毕业,2001 年获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8 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罗德岛州纽波特市的海军战争大学海军指挥参谋学院并获国家安全与战略研究文科硕士学位。他最近毕业于海军高级作战学院的海军作战策划科目。 塞奇中校是高级飞行员,拥有超过 3,400 小时的飞行经验,其中 1,700 小时飞行 F-15E。他在“精心锻造”、“北方守望”、“联盟力量”、“伊拉克自由”及“持久自由”等作战行动中投入 640 余小时的战斗飞行。塞奇中校和他的妻子 Jessica 有三个孩子,现居于弗吉尼亚州 Alexandria。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