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构建新威慑:向美国战略态势委员会进言

Toward a New Deterrent: Analysi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Commission on the Strategic Posture of the United States 作者:新威慑工作组(the New Deterrent Working Group)*
       退役美国海军中将罗伯特·门罗(VADM Robert R. Monroe, USN, Retired)为本文作序。

序言美国的核威慑,庇护着我们安然度过 60 多年,但如今陷入衰落的严重危险。我们的核战略乃是冷战遗产,与当今的主要对手和威胁殊难相称;我们核武库中的那些核兵器实际上也已不顶用,并早超过设计寿命;我们的资深人员在逐步退休散离;还有,我们的核设施已经老态龙钟,每况愈下。

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最近说过:“美国自 1980 年代以来,没有设计过一件新式核武器,自 1990 年代初以来也没有制造一件新式核武器……。在所有公开宣称的核武国家中,美国是唯一既没有对核武库进行现代化升级、也没有能力生产新核弹头的国家。”1 更糟的是,即使我们马上开始现代化计划,认真付诸实施,并恢复必要的地下试验,仍然需要大约 20 年时间才能渐始更换我们的核武库。因此,相关的问题不是我们当今的核威慑是否安全、稳固或可靠,而是我们今天必须采取什么行动才能保证它在这 20 年中、在这充满变数和危险的世界中保持效力。

国会在连续多年拒绝为核计划拨款之后,于去年成立了一个由 12 人组成的美国战略态势委员会,由前国防部长佩里任主席,由担任过国防部长、能源部长和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施莱辛格任共同主席。委员会从 2008 年夏季开始运作,于同年 12 月呈交临时报告,并定于 2009 年春呈交最终报告。

与此完全独立的另一套班子,即由安全政策中心资助的、由一批国家安全和核武器专家组成的非正式同盟性质的“新威慑工作组”,在 2008 年早期就开始担心上述该委员会仅有两个“核计划”可供选择:一个是美国在冷战结束后 18 年间一直奉行但未公开宣布的“核冻结”计划;另一个是过去两年中由佩里、舒尔茨、基辛格和纳恩(Bill Perry, George Shultz, Henry Kissinger, and Sam Nunn)等人提出的“无核武器世界”计划。这两个计划都将导致美国单方面核裁军 — 第一个出于无心,第二个出于有意。为了提出第三个计划供选择,即一个强大的核威慑计划,该工作组拟定了以下论述,并在 2008 年夏呈交给委员会。
美国正在衰落的核威慑美国正处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在某种程度上,美国人、甚至美国许多政策制订者都不大清楚:50 年来一直作为脊梁支撑着我国防御态势的核威慑力量已经越来越陈旧、靠不住、甚至无效。这是我们在冷战结束以后这 18 年中基本“冻结”美国核武器战略和核武库所带来的直接的、可预知的结果。

遗憾的是,我们虽然可以冻结自己的武器政策与现代化计划,但是这样做并不能阻止核武库自身的变化。相反,这种核冻结使得武器老化与战略形势变化这两相结合的作用再无人过问,从而无可避免地导致国家威慑力量下降和对国家威慑需求的支持减弱。我们甚至对现存核武库的安全、戒密和控制所急需的改进拖延不顾,更无暇考虑只有通过地下试验才能验证的新设计。

问题不限于武器本身。在国家核安全局所属的核实验室和工厂里,我们威慑力量所必需的人力资源大量流失,基础设施濒临困境。在这个一度辉煌的工业领域中,已经找不到一名曾经设计、试验或生产过核武器的专家。同时,国防部全面降低了核武器的重要性和价值。最近一架 B-52 擅自携载六件全功能核武器的飞行事件及其调查结果表明,军方对核程序和政策普遍缺乏关注。2 简而言之,要把冷战时期的核战略和核武库改变过来,转而对付今天 — 以及明天 — 的对手,还有它们所代表的互不相同且远更分散的威胁,美国已经落后了许多年。
我们面临的核威胁将近 20 年来,美国基本上忽略了自己的核武库和相关的武器发展体系,而别国的做法截然不同。尤其是,俄罗斯和中国正在为其核部队现代化进行大量投资。我们有理由相信,其中有些投资旨在发展高度先进的、有特定效果的核武器(所谓“第四代”武器)。

另外,核武器技术最近已经扩散到多个无赖国家。我们有理由担心,某个或多个这样的国家可能愿意帮助恐怖组织获得核武器 — 也许还会使用核武器。

总之,当前已在明确(或暗地)实施核武器发展计划的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除美国之外,所有这些国家 — 大约拥有世界上一半的人口 — 都在努力加强自身核能力。

不管你愿不愿意,世界上存在着成千上万件核武器,这些武器以及制造这些武器的技术和能力都不会消失。知识,一旦学到手,就不可能被条约冲洗掉,美国单方面核裁军更无济于事。对子孙后代来说,我们的生命和文明将依赖于对抗这些威胁的有效手段。
核不扩散的失败核武器技术在某些地区,像巴基斯坦、北韩、伊朗和叙利亚的加速扩散,不啻是对企图通过军备控制来避免扩散危险这一做法的谴责。全球防核散机制多年来不断衰败,现已到了无能为力的地步。最后一次“防止核武器扩散条约审议大会”筹备了五年,但结果一事无成。签署了该条约的无核武器国家越来越藐视自己的国际义务,他们打着民用核能活动的幌子,秘密进行武器计划。

这种无赖国家一旦得逞,就可能引发地区核扩散的连锁反应,并迅速波及全球。有些以前靠美国“核保护伞”庇护的盟国和朋友,可能会感到迫不得已而加入这些扩散国队伍。 这部分是因为他们对我们陈旧的武库失去了信心,不再相信我们有能力或意志去动用它。这个连锁反应很可能导致一个动辄使用核武器的世界,从此走上不归路。

为了防止出现这种恐怖前景,美国必须一方面消除对我国核威慑可信度的种种怀疑,另一方面采取更有效的防扩散手段。要想有机会完成这两项任务,避免世界陷入万劫不复的危险,我们必须大刀阔斧地改变美国的政策和计划。
恢复元气的计划美国必须重新确立曾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冷战期间拯救了西方国家 — 以及世界 — 的核力量态势。在那几十年里,我们的核态势曾作为一个关键因素,阻止再次爆发全球性常规战争及其可怕后果。为了给未来提供一份类似的保单,我们最起码必须采取以下八个关键步骤: 当务之急当务之急是做好两件事情。其一,总统必须发表一份明确而坚定的声明,宣布一个可信、安全、戒密、可靠的核威慑体系是美国安全必不可少的保证,美国将始终视之为头等大事。

其二,我们必须重新建立“可靠替换核弹头”计划,通过这项关键措施来阻止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属下的实验室和工厂丧失核武器制造核心能力,同时作为最佳方式更新核武库中的陈旧兵器以应对未来数十年的需要。此弹头更换计划是我们当前的唯一机会,我们可以据此整合那些久经考验的全面型管理专家,为从概念定义到实际服役的新型核武器开发全过程提供指引。舍此,则这项极其宝贵的能力,连同其所有意图和目的,都将丧失殆尽。
全国辩论以威慑阻止核袭击,这个议题虽关乎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死存亡,但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几乎从未大张旗鼓辩论过。如果美国希望保持有效的核威慑,必须达成强大共识,得到两大党派的坚定多数支持,且落实为一部可持续数十年的实施计划。为获得此坚定多数,我们只有把实情告诉美国人民,取得他们的支持。

为达此目的,我们必须发起一场全国性的思想辩论,议题包括:(1) 威慑在这个新时代的性质;(2) 威慑在美国外交政策及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3) 核武器在这项战略中的作用;(4) 现在和未来保持有效威慑所需要的核武器的特征及大概数目。
先进技术我们必须重建一个持续而坚实的研究、发展、试验及评估计划。目前,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与先进核武器设计相关的数十个领域的研究、探索、开发和快速开发,把握这些领域的尖端技术。

如果美国希望了解物理学、武器效果、材料学、炸药学、诊断学等领域中的种种可能潜力,科学的方法必不可少,对美国和潜在的对手莫不如此。确凿的证据表明,为了抗衡美国并扩大自己的战略利益,我们的同等对手们正在埋头发展新的、更实用的系统。如果我们任凭他们无所顾忌地继续下去,美国也许会丧失世界领导地位。最起码,如果不投入相应的研发努力,美国将威不足慑,无法保持与新兴核威胁相称的威慑力量。
军事准备国防部必须重新负起责任,为可预见的将来保持一个适当的核武库,以及部署和使用这些核武器的必要能力。为此,就需要保存美国现有的核武器平台与能力,还有规划、预算和执行远程行动的种种方案,是以应对变数丛生的核未来。

具体说,武装部队必须采取以下措施:

1. 制定军事需求,确定需要什么样的新型核武器才能有效地威慑目前及未来的对手和威胁。这些反扩散武器应该具有低当量、高精确度和确保不会被擅自启动的本质安全特征,还必须做到附带毁伤低和残留辐射少,但能摧毁深层地下掩体,也能压制生化战争企图。

2. 为后继战略潜艇、海基和陆基洲际弹道导弹、轰炸机、巡航导弹等制定计划、项目和预算。

3. 加强对核专业技术人员、核战略战术、核武器演习的重视。

4. 与能源部和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密切合作,以振兴和改造核武器基础设施。此外,军方的洞察力和专业观点将对上述全国性辩论起到极其重要的宣传作用。
新型核武器美国必须重振国家决心,不间断地设计、试验和生产新型核武器。核武器事业如同“表演艺术”,只有参与其中才能保持常练常新。简而言之,这项事业极其复杂和危险,高素质专业化的综合管理是唯一保障,这反过来又需要连续不断的实际运作经验。从武器数量上讲,虽然当前生产量也许每年只达几十件(而不像冷战高峰期整个体系通常每年生产达数百件),长远来看,如果没有一个保持运作的生产体系,包括一条“热”生产线,我们就不可能拥有令人信服的威慑力量。 核基础设施美国必须立刻启动核武器基础设施的全面现代化改造计划。我们已经在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问题上争执了多年,提出了一个又一个计划,却几乎从未见诸行动。与此同时,我们的设施越来越陈旧、圮塌、不安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需要一套生产核弹头心脏部件的现代化“弹核”制造设施,其设备应具有充分的灵活性,能同时生产数种设计,其生产能力足以按合理速度替换武库中的陈旧武器。 核武器效能我们必须重新恢复五角大楼检查核武器效能的国家科研计划。美国武器系统(常规武器与核武器)的生存能力,我们的指挥、控制、通信和计算机系统,以及我们针对各种核武器效能的情报、监视、侦察系统,都取决于我们是否能成功地加固和测试这些系统。良好的设计和模拟器试验会有帮助,但是要保证生存能力,实际的地下核试验是必不可少的。这种试验和鉴定对评估及改进国家民用基础设施关键部位的薄弱环节以抵抗电磁脉冲等威胁而言,同样必不可少。 防止核扩散最后,美国必须彻底改变有关反核扩散的观念。毫无疑问,要想达成全面效果,必须改变全世界 — 而不仅仅是美国 — 在防止核扩散上的做法。但是,除非美国采取一种更务实的战略来对付这种威胁并只有在此之后,全球防止核武器技术与能力扩散的努力才有可能改善成效。

在过去几十年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遭到曲解,注意力都投在该条约推动理事国核裁军的方面而不是防止核扩散的方面。这种偏见,除了导致美国的核武库不断收缩以外,并没有引起世界上现存核武器明显减少,也没有阻止核武器向其他国家迅速扩散。

在 40 年前,世界 193 个国家中有 188 国签署了这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这块防止全球核扩散的公认基石为我们的努力提供了依据。但是,如果想让条约真正发挥作用的话,我们必须把注意力和努力转移到它的实际语言和用意上来。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目的是防止核扩散,它认可 5 个国家 — 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 — 为核武器国家,并要求所有其他签字国保持为无核武器国家。188 个签字国都自愿接受了这种不平等,批准了这部对 5 个核武器国家设计、试验、生产和部署核武器不设任何限制的条约。

鉴于以上提及的严酷战略现实,美国应该根据以下思路重新调整其防止核扩散政策:(1) 强调防核扩散需要强制;(2) 敦促 5 个核武器国家承担这份不言自明的责任;(3) 在所有 5 国取得共识之前,愿意单独或联合采取份内的防扩散行动;(4) 定期对我们的核武库进行现代化改造,使其保持有效、安全、戒密、可靠,并且有能力强制实施不扩散政策。如果没有这些行动,全球防核扩散的残存努力将无可奈何地沦落下去,遭受冷落而无能为力。
美国何去何从:软弱还是强硬?归根结底,这个国家现在必须在软弱和强硬之间作出抉择。取前者,即维持已持续 18 年的后冷战时代现状,只会导致危险的、美国单方面的核裁军。我们将误听误信,而采取鼓吹者视为能使垂死的防核扩散体制“起死回生”的、加速解除美国核武库的议程。此等鼓吹者提出了一些建议,其中有:(1) 进一步削减我们已经大幅度降低的核武储备;(2) 不可撤销地(以条约约束)承诺放弃必要的试验;(3) 克制所有实质性的核武器现代化或更新活动。他们相信:这样做将导致我们的对手削减自己的武库,并促使整个世界最终放弃核武器。3

遗憾的是,从以往的经验或逻辑来看,这些崇高的愿望都是海市蜃楼。相反,历史清楚地表明:美国单方面的削减不仅没有引发类似的响应,而且实际上还刺激对手们囤积核武器。其二,事实上,根本不可能核实核武器是否全部消除。其三,数量的削减是在鼓励发展旨在解除对手武装的第一次打击能力。其四,也是最重要的,无核武器世界这个终极目标不仅无法实现,而且是个乌托邦的幻想。核武器既已发明,就不可能“退回去”。美国对这种目标的追求将会构成这样的格局:一方面美国威慑力量中的精华被进一步抽空,另一方面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些最险恶的国家、也许还有非国家行为体拥有核武器 — 把世界推入充塞着恐怖和混乱的难以想象的境地。

鉴于这种种理由,美国除了依靠持久核实力来求和平的政策外,别无他途。以上八条措施将保证这种实力长久维持下去。有此实力,势将有助于构建一个既无核战争也无全球常规大战的世界未来。
 

[ 返回《空天力量杂志》中文版  |  读者留言电子邮箱  ]

注释:
  •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 2008 年 10 月 28 日在首都华盛顿向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上所作的演说,http://www.defenselink.mil/speeches/speech.aspx?speechid=1305.
  • 参看国防科学委员会保障核武器安全永久特别工作组的报告:“Report on the Unauthorized Movement of Nuclear Weapons” [擅自运移核武器事件报告],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the Under 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Acquisition, Technology, and Logistics, February 2008).
  • George P. Schultz et al., “Toward a Nuclear-Free World” [迈向无核世界], Wall Street Journal Online, 15 January 2008, http://online.wsj.com/public/art ... 6422673589947.html.

* 新威慑工作组是由一批国家安全和核武器专家组成的非正式同盟,由安全政策中心提供资助,目的是敦促立法者及公众关注美国保持可信及有效核威慑的必要性。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