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以作战准则为基础,焕新并保持核体系

The Doctrinal Basis for Reinvigorating and Sustaining the Nuclear Enterprise 作者:詹姆斯·W·哈弗德(James W. Harvard)*
健全的作战准则是焕新(Reinvigorate)并保持核体系的基础。作战准则提供原则指导,确保美国展现可信的威慑,同时培育有助于加强核信任、消除核安保事故风险的文化思维。空军新版作战准则 AFDD 2-12《核作战》(Nuclear Operations)就旨在提供这样的基础。

核作战始终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关键所在,诚如 2006 年版《国家安全战略》所言:“安全、可信和可靠的核力量继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1 核威慑战略欲求奏效,就必须让你的威慑对象意识到你拥有可信的能力和动用能力的意志。“动用能力的意志”属于政治决策范畴,但“拥有可信的能力”是军人的职责,而美国空军肩负着其中的主要责任。

在两起广为人知的核安保事故发生之后,人们对美国空军能否保持可靠能力产生怀疑,将此等事故视为美国空军核体系出现系统性全面性退化的标志性事件。其中一起事故是 2007 年 8 月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空军基地擅自将核武器空运转移到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另一起事故是将四套“民兵 III”洲际弹道导弹前端组件误发到海外。2 有关部门针对这些事故展开多次调查并提出报告,其中之一是空军的《焕新空军核体系战略计划》。这份报告认为空军应把更新核体系作为首要任务,并提出若干建议,包括恢复合规文化,重建我们的核专业队伍,投资发展我们的核能力,建立明确的责任体制,从制度化着手保持对核安全的关注,以及焕新我们空军的核守护职责。3

依据战略威慑的这些基本观念和空军以“重建核体系”为首要任务的思路,作战准则编写和教育中心(李梅中心)最近出版空军作战准则 AFDD 2-12《核作战》。这部新准则以核部队在组织、训练和装备方面的丰富经验与教训为基础编写,为空军核作战提供原则指导。新准则由一系列主题组成,包括核作战基本要素、核作战指挥与控制、规划和保障、核安全保证,以及训练。准则文件通过阐述这些主题,展现焕新和保持核体系所遵循的作战原则。本文简要介绍核作战的一些原则,并列举新版与 1998 年版之间的主要变化。
威慑和效果AFDD 2-12 首先审视空军核作战在日常职责框架内的作用,它是威慑的一个元素,并提供战略效果。新版准则对关键概念文字均采用加粗显示。文件开始不久即给出这段陈述:“虽然核力量不是威慑公式中的唯一因数,我们空军的核能力撑持着威慑中的其它所有元素,美国核武库的根本目的是以威慑阻遏敌人动用核武库或其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4 这段陈述充分说明核作战在威慑中的关键作用,从而也点出可信核能力的重大意义。

延伸威慑是 AFDD 2-12 详加阐述的另一个重要政策构件。通过结盟和签约,美国运用延伸威慑战略向友邦及盟国提供核保护伞,以核保护伞信守对盟国的承诺,保证盟国的安全,并消除盟国自主发展和部署核武库的需要,故而又起到防核扩散工具的作用。5

核威慑被认为具有战略效果,这是因为敌人(或潜在敌人)的领导者应该相信侵犯美国、美国利益、或者美国的盟国,需要付出的代价将高于可能的收益。核武器的实际使用也将产生战略效果。AFDD 2-12 强调指出:“核武器的本质,在于其之使用将产生远远超过物理效果的政治和心理效应。”6 鉴于核武器的巨大潜在毁伤力,美国只有总统有权命令动用核武器。

核威慑的概念自冷战时代以来,随着国家安全需要而调整和演变。在 2001 年,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指出,“可信威慑不能再完全基于大规模报复的惩罚观,而必须以进攻性核能力和非核防御能力相结合为基础。”7 2001 年版《核态势评估》对国防部长的观点加以诠释,定义出新的三合一战略核力量观念(New Triad),它有别于冷战时期以战略轰炸机、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组成的三合一战略核力量(见图)。8 但是,这种新三合一战略没有得到全面吸收和认同。事实上,受命审查国防部核武器管理的国防部长特派组通过调查发现,空军中参与执行核使命的许多官兵没有普遍理解“国家和国防”政策文件中对新三合一战略的解释。调查报告建议空军根据新三合一战略更新其核作战准则。9 在新版 AFDD 2-12 中,新三合一战略容纳了战略进攻和防御能力的结合,它包含核打击和非核打击、防御、坚实研发基础结构和工业生产基础。AFDD 2-12 有如下描述:

打击能力
已经部署的核打击能力包括三合一战略核力量中原有的三条腿(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战略轰炸机)和基于战区的具有核常双重能力的战机。非核打击能力包括先进常规武器系统(长程、精确制导武器和相关发射设施)、进攻性信息作战、以及可执行机动导弹搜寻或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设施的特种作战部队。

防御
主动防御包括防导和防空;被动防御包括能降低脆弱性的各种(警)戒(保)密措施,如作战戒密、通信戒密、辐射防护、人身防护、机动、疏散、冗余、伪装、隐蔽、加固,等等。被动防御对迫近来袭威胁发出预警,为袭后管理提供支持,努力降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造成的损失,并保护关键的信息系统。新三合一战略中的这一元素包括为美国国土、美国海外驻军、盟国和友邦提供防卫。

基础结构
新三合一战略中的这个构件有两个元素。第一个元素是技术研发和工业基础结构,包含研究设施、生产能力,以及技术人才队伍,藉以保障新三合一战略中各种元素的生产、维持和现代化升级,支持情报和指挥与控制功能运作。第二个元素是快速响应性基础结构,它能及时开发出新的系统,加速生产出现成系统,从而增强美国的军事能力,为新三合一战略提供战略纵深。10
指挥与控制有效的核作战需要置于坚实的指挥与控制(C2)能力之下,以确保对核武器实施积极的控制。AFDD 2-12 指出:“高效运作的 C2 结构是恰当运用核武器的关键所在。”11 在 C2 结构的最上层,始终由国家公民政府领导人做出是否动用核武器的决定。如前所述,在美国,只有总统有权命令动用核武器。C2 能力的运作需要通信系统提供保障,此系统必须具备生存力强、冗余、安全、互通运作的特征。C2 系统还必须能在核生化辐环境中保持生存和运转。通信系统必须有冗余,才能保证通讯不会中断;通信系统必须互通运作,才能保证通讯贯穿于 C2
结构的所有层级。
核安全保证AFDD 2-12
专门增加一个新章节,强调核安保的重要性。这一章以坚定的陈述开始:“核武器作战的标准就是在核安全、核戒密及核可靠这三方面做到万无一失。”12 为确保不发生核事故、事件、损失,或者擅自及意外动用核武器,空军实施严格的核安保计划,所有材料、人员和工作程序都受其约束。安全、戒密、可靠,这是核安保计划有效运作的标志。

核安全(safety)的关键在于严格遵守规定程序和武器系统设计规范,这两者相结合,可保证故障安全,防止发生擅自或意外动用核武器的情况。这方面的做法包括采用积极控制措施,如弹头内置防止意外或擅自部署核武器的特定设计功能,以及实施防止意外或擅自动用核武器的操作规程等。

核戒密(security)是核安保计划有效运作的第二个关键。AFDD 2-12
指出:“核武器及其部件的管理不得出现疏漏,防止发生丢失、偷盗、破坏、损坏、或者擅自动用等事件。”13 戒密设施经过专门设计,相关人员经过严格训练,这是做好核武器戒密的保证。

核可靠(reliability)是核安保计划有效运作的最后一个组成部分,它包括武器系统的可靠性和人员的可靠性。核武器系统的可靠性在于做好维护、测试和现代化升级;人员的可靠性在于确保所有接触核武器、载运发射系统和指挥与控制系统的人员都经过训练、认证并证明可靠。人员监督制度可保证只把那些正直、可靠、放心、忠诚和忠于美国的人配备到核武器相关岗位。

参与核作战事业的所有个人都对核武器的安全、戒密和可靠负有责任,而指挥官必须保证核安保计划始终得到有效实施。AFDD 2-12
认为核安保计划的效果意味着:“我们的敌人和盟友都应高度信任美国空军具备确保核武器不发生偷盗、丢失、意外或擅自动用等方面的能力。”14

核安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效的战略威慑需要可信的能力,可信能力取决于有效的核安保计划,核安保起始于对
AFDD 2-12 作战准则的原则理解。
结语核作战及核作战对战略威慑的贡献始终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关键方面。威慑欲求奏效,就要求军方展现可信的核能力,促使敌人(或潜在敌人)的领导者相信如果侵犯美国、美国利益、或者美国的盟国,所付出的代价将高于可能的收益。这种可信能力来自于核体系的焕新和持久。AFDD 2-12《核作战》是焕新和维护核体系的作战准则基础。
 

[ 返回《空天力量杂志》中文版  |  读者留言电子邮箱  ]

注释:
  • US White Hous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国家安全战略], 2006, 22.
  • Report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Task Force on DoD Nuclear Weapons Management, Phase I: The Air Force's Nuclear Mission [审查国防部核武器管理的国防部长特派组调查报告,第一部分:空军的核使命]. Secretary of Defense Task Force on DoD Nuclear Weapons Management, Arlington Virginia, September 2008, 13.
  • Reinvigorating the Air Force Nuclear Enterprise [焕新空军核体系]. Air Force Nuclear Task Force, Headquarters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24 October 2008, 1,3.
  • Air Force Doctrine Document 2-12 (AFDD 2-12), Nuclear Operations [空军作战准则 AFDD 2-12:核作战], 7 May 2009, 2.
  • 同上,第 2 页。
  • 同上,第 3 页。
  • US Senate. Statement of the Honorable Donald H. Rumsfeld, Prepared for the Confirmation Hearings Before the US Senat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ices [拉姆斯菲尔德为美国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确认听证会准备的声明], 11 January 2001.
  • See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Nuclear Posture Review [Excerpts],” [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态势评估(摘要)”] GlobalSecurity.org,
    http://www.globalsecurity.org/wmd/library/policy/dod/npr.htm (accessed 10 September 2009).。
  • Report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Task Force [国防部长特派组调查报告], 3.
  • AFDD 2-12, Nuclear Operations [空军作战准则 AFDD 2-12:核作战], 6–7
  • 同上,第 22 页。
  • 同上,第 22 页。
  • 同上,第 25 页。
  • 同上,第 22 页。


* 詹姆斯·W·哈弗德,美国空军退役中校,现在空军作战准则编写和教育中心(李梅中心)担任作战准则资深研究员。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