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再论威慑

本刊上期以威慑为主题,发表了数篇文章。因为威慑新思维对全球军事形势和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影响巨大,有关这个主题的文章大量涌现。因此本期两个首要栏目继续围绕威慑组织文章,所谓欲休还说。



美英两国战略专家去年在伦敦举办“构建二十一世纪威慑”研讨会。共同主持人之一美国空军研究所所长肖德退休上将致开幕词。这篇演讲归纳威慑战略在新世纪中对不同行为体的作用和局限,指出支撑延伸威慑理论的假设必须更新以反映正在呈现的当代安全环境。全文提纲挈领,与上期所登奇尔顿上将的演讲异曲同工,间有新意,尤其是肖文提出网空威慑的概念。



同期“将帅视角”栏目还刊登了空军参谋长施瓦茨将军 2009 年底在航空航天暨国防财务大会上的演讲。这是一份谨慎、节制但信息明确的讲话,主要听众是期待着国防订单的军工巨头。将军从空军能力、国际环境、预算紧缩、军工合作等四个方面勾画出美国航空航天事业面对的主要挑战,最后发出清楚地信息:无度地追求精密和先进战争装备的时光在飞速消失,“如果美国的武装部队还想继续成为远近所有国家的羡慕对象的话,那么投资者、管理者、制造者和顾客,都必须找到更适宜的平衡。”



围绕“无核世界”愿景,美国军政界俨然形成两个阵营。废核论者建议削减现有核武库,把核威慑从“三元”(陆、海、空基三位一体)收缩到“一元”(潜射),最终归向全球零核目标。拥核论者则呼吁保持三合一战略核力量,并现代化升级美国核武库。
“美国应当保持三合一战略核力量吗?”一文介绍核威慑思维的来龙去脉,提炼当前辩论的主要焦点,最后得出结论:三合一核战略的三条腿各有特征
快、明、隐、远
是以构成核威慑的全部,缺一不可;而废核论者所鼓吹的“最低限度威慑……只会置美国人民于更高而非更低的风险之中。”



欧洲军事学者对美国的威慑政策调整极为关注,并积极参与讨论。“美国核威慑政策:奥巴马总统以身作则引领世界正当其时”一文从简述美国目前面临的直接核威胁(核扩散、擦枪走火、意外发射,以及核恐怖主义)和间接核威胁(中俄等拥核国)着手,对照美国国家核战略的三个目标(削减核材料数量、消除扩散,以及改善地区稳定),详细解说美国拥有的三个选择:保持现存核力量、推行完全无核化,或者单边去核至最低威慑水平。在对这三种选择做出分析对比之后,作者认定第三种方案是美国的最佳国策。这篇文章行文据典引经,论说严谨沉稳,层层相扣,具有信服力,体现英国学者重视考证的写作特色。



情报、监视和侦察(情监侦)是本期的另一个主题。“对联合部队空中力量统一指挥官向平叛作战提供情监侦支援方式再思考”由一位有丰富情报作战经验的空军中校撰写。此文将“持久自由”和“伊拉克自由”
行动划为两个阶段:常规战争阶段和平叛作战阶段。美国空军作战准则要求地面指挥官在请求空中情监侦支援时,必须在空中部队执行飞行任务命令之前48小时提出,这意味着具体实施作战行动的旅级和营级战斗单位必须分别在72小时和96小时前向各自上级提出支援请求。到了平叛作战阶段,空军仍然延用这种48-72-96小时的时间框架。作者认为,常规战争和平叛作战是两种不同的战争形式,后者以战术作战为主,动态变化更急促和频繁。故而把适用于常规战争的情监侦支援方式套用于平叛作战,就显得力不从心。作者建议,应采用和请求近距离空中支援相同的程序,即允许地面部队提前 36 小时向空天作战中心提出空中情监侦支援请求。



“网络中心作战中的人智因素对分布式共用地面系统运作的影响”来自另一位专业情报军官。从信息变成情报,需要经过海量筛选,提取相关信息,成为“可行动情报”,然后迅速传给联合部队战地指挥官。作者认为,基于分布式共用地面系统的网络中心战实际上就是情监侦作战,它要求情报收集人员/情报分析人员/前线作战人员完美配合,因此情报员的专业判断素质极为重要,人智因素是决定因素。



1986 年《戈-尼国防部改组法》实施以来,美国武装部队朝着密切融合的联合作战方向改革,取得非凡的进展。但是,这种合力文化并未有效扩展到情监侦能力的研发、采购和管理领域。“加强联合采购,支援情监侦行动”一文痛陈国防部采购体制中缺乏情监侦统一发展愿景、统一审批流程、统一管理机制,或虽在呼吁“整合”,却有名无实或实施不力,导致各军种以一己之私申报情监侦研发和采购项目,形成情监侦资产重叠,资金浪费,效益低下,却仍填不了作战能力缺口。作者针对这些弊病,提出改革建议,包括制订情监侦发展全局框架文件、设立旨在提高系统部件交互操作的标准开发规范,和建立情监侦需求联合审理机构。



美国空军在 2008 年颁布《情报、监视和侦察(ISR)战略》,呼吁情报信息要多共享少独占,但是多年来,情报界打着“按需知道”的旗帜反其道而行之。“把敌人作为复杂系统来了解:以多学科团队协作方式解决多学科分析问题”一文作者身为美国空军国防情报高层领导人,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必须把敌人作为一个复杂系统来观察和分析,由此必须在空军情报界营造团队文化环境,以多领域多学科情报人才组成的综合团队来完成情报使命。作者进一步提出了关于人才教育、奖励机制、组织结构等方面的改革建议。



本期“广域研究”栏目刊登两篇中国留美学者的文章。“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改善西太平洋安全环境”
一文认为建立台海军事互信是大势所趋,无法回避,且时机已到。作者通过翔实事例为我们分析这个尚未开始的过程中的种种共识和分歧、障碍及变数、互动与制约、以及第三方美国的作用,最后提出铺设军事互信之路的四点建议。另一篇文章“中国军事力量的崛起
国庆阅兵随想”解说中国阅兵中几个关键亮点所折射出的长远意义,意图纠正西方观察家的种种“偏见”。



最后,细心的读者可能注意到,本期文章中出现了一个新名词:RPARemote Piloted Aircraft — 遥驾飞机),这是因为美国空军最近决定将无人飞机的各种提法统一成新名。记得本刊 2009 年秋季刊导读文专门提及了无人飞机名称从 UAV UAS 的演变,墨迹尚新,名称又变,其中尤以 Remote Piloted 取代 Unmaned 令人想起另一空军超级大国以色利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无人飞机的称呼(Remotely Piloted Vehicles [RPV])。一名之辩,引发无数讨论(本刊过去文章中多有反映),且一改再改,足见美军思辨的活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