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军最新战法----空海一体战(AirSea Battle)

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5月18日发布《AirSea Battle A Point-of-Departure Operational Concept》----《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起点》的报告。

原文下载:http://www.csbaonline.org/4Publications/PubLibrary/R.20100518.Air_Sea_Battle__A_/R.20100518.Air_Sea_Battle__A_.pdf

这个智库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极为活跃。

空海一体战(AirSea Battle),地位和产生背景与冷战后期的空地一体战(Air-Land Battle)有着异曲同工味道。均是帮助美军应对下一次高强度实力接近对手的局部战争。

TOP

http://www.csbaonline.org/4Publi ... y_AirSea_Battle.pdf
这是2月份的报告,由主席Andrew主笔,5月份的报告由海军专家JAN主笔,3个假想敌,中国排第一。必须结合网络战来看问题。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两个文件都看到了,马上组织人手翻译之.

TOP

2月份的报告装修前研究过,3月份的QDR会议链接全去掉了(很大程度上是AirSea battle探讨),5月的报告前天出的时候,仪式很隆重,在国会山举行,邀请参议员Joe Lieberman(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的头)出席。
一个较关键的问题是:如何保卫关岛的空军基地,防止PLA的导弹袭击,和台湾防务有相似之处。我们探讨Marine的COLT应注意一个问题就是陆战队的两栖与山地战的结合,要知道,台湾和福建沿海山地纵横,Marine的演习选择了珍珠港东北部的山地,在地形上有相似之处,Marine连级部队的目的不是打常规战,而是打二炮的隐蔽基地,这一点要明确。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上次与大嘴网上聊天,谈及美军未来10年走向。我个人觉得,美军有两极分化的趋向。地面军种(陆军、陆战队)发展重点转向低档次(low end)战争,环境是反游记和反叛乱。即美军目前面临的挑战。海军和空军除了继续支持地面军种应付当前的作战需求之外,已开始着手考虑高档次(high end)战争。这个就是针对中国的,特别是对中国反介入作战提出的回应。空海一体战算是开端吧。

TOP

局长,你看了没有它最新那个报告。关于空海一体战武器发展的建议,基本与我数月前发表的论点持平。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 ... 26amp%3Btypeid%3D24 (25楼)

1)高速巡航导弹
2)隐形无人战机,具有高强度渗透性能和持续执勤性能
3)空军的远距离打击(LRS),与2)性质类似,但航程更远和载量更大。这些平台不仅是动能杀伤,还可以进行电子攻击、网络战、ISR侦察等多项使命。
4)远距离防区外发射的反舰导弹
5)潜射或舰射常规中程弹道导弹,这个我没有提到。其实这部分能力是可以被LRS和敏捷全球打击所替代的。

TOP

幻客兄弟的评论让我很受启发。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两头跑的军事战略,应该说是放弃了中间,即美国人计划10年之内不打中大规模的常规战了。

TOP

列入优先阅读,谢谢

TOP

胡局长等看一下,1992年美国海军司令写的东东----A NEW AIR SEA BATTLE CONCEPT: INTEGRATED STRIKE FORCES。空海一体化作战啥时提出来的?此文中的概念是否与现行概念相同?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另一则新闻:Air-sea battle concept critical to future plans
Dec 2006
MilitaryTimes.com Community Editor
Air-sea battle concept critical to future plans
With U.S. acquisition and operations spending facing cuts in the years to come, the imperative among the military services is more cooperation.

That’s sometimes easier said than done.

To be clear, the services’ ability to work together is the secret of the military’s power, and jointness — thanks to legislation and combat necessity — has dramatically improved capabilities over the decades. But rivalries and historical grudges have hampered deeper collaboration.

The complex threats facing the U.S. are why Defense Secretary Robert Gates recently directed the Air Force and Navy to more closely cooperate. It’s a welcome move that shows Gates is focused on the current wars, but not at the expense of readying for future challenges.

Theorists have long urged the Air Force and Navy to adopt an Air-Sea Battle partnership that mirrors the Air-Land Battle concept used so effectively by the Air Force and Army to counter the Soviet Army in Europe during the 1980s. That cooperative effort generated a massive increase in combat power.

Sadly, the Air Force-Navy rivalry often simplistically pits Air Force land-based aircraft against the Navy’s carriers. In the late 1940s, the young Air Force convinced defense leaders to cancel the Navy’s large-deck carrier and instead buy giant B-36 nuclear bombers, fostering resentment and suspicion that continues to this day.

Yet it is aircraft around which more extensive cooperation can be forged.

Adm. Gary Roughead, the 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wants deeper cooperation on unmanned aerial vehicles like the Global Hawk and the Joint Unmanned Combat Air System, which both services plan to buy.

The two already cooperate extensively, with the Navy relying on the Air Force for refueling, airlift, communications and intelligence support.

Officials stress the new concept is not aimed at China, but emerging threats. That said, China makes a representative case where the deterrent advantages of greater cooperation are quite clear. China’s rapid military rise, combined with its unclear regional intentions and penchant for capabilities that undermine U.S. military advantages, remain troubling.

Prudence demands strategic planning. China’s long-range mobile missiles, such as the DF-21, hold U.S. land bases and aircraft carriers across Asia at risk. And the U.S. Navy and Air Force share vulnerabilities. The Navy lacks stealthy long-range strike aircraft to operate from its carriers, while the Air Force has only 20 B-2 bombers with the range and stealth necessary to operate effectively in high-end combat.

More broadly, a joint stealth task force composed of the Air Force’s F-22 and B-2 aircraft and the Navy’s attack and guided-missile submarines would prove a formidable challenge to any potential foe.

As would a more integrated, joint theater forced-entry force that weaves Air Force, Navy, Marine and Army units into a more powerful group than any of the services could field alone.

The immediate task is combining Air Force and Navy operations centers that are key to how the services do business.

Myriad technical, architectural and cultural challenges lie ahead, but success will hinge on leadership and building the most critical element — trust.

TOP

CSBA AirSea Battle Concept: More Stealth, Long-Range Strike to Counter Chinese Battle Networks
http://defensetech.org/2010/05/1 ... sea-battle-concept/
I spent the morning at 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 release of their new report “AirSea Battle: A Point of Departure Operational Concept” (you can find the report here as well as the briefing slides). Lots to unpack here from the 123 page report, the author’s brief and the lively discussion that followed.

CSBA says that China’s military modernization aims at denying U.S. air and maritime freedom of maneuver and access in the Western Pacific (WestPac) by targeting bases and ships with precision guided missiles. China’s buildup of increasingly capable anti-access/area-denial “battle networks” will, over time, make the current “American way of war” prohibitively costly.

This shift in the military balance is perhaps best exemplified by China’s widely reported development of “carrier killing” anti-ship ballistic missiles, a weapon that potentially threatens the very symbol of American military might and global presence.

CSBA president Andrew Krepinevich emphasized that CSBA’ AirSea Battle concept is not about fighting a war with China, or “rolling back” China’s influenc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Instead, it should be seen as an “offsetting strategy” that reaffirms a U.S. commitment to maintaining presence, coalitions and influence in that strategically vital area.


CSBA’s AirSea Battle concept envisions a two stage campaign. The first phase would be to survive what would likely be Chinese pre-emptive strikes on U.S. and allied bases across the Western Pacific, particularly airfields. It envisions more than just trusting in missile defenses and base hardening. Prompt U.S. counterattacks would first go after the PLA’s reconnaissance strike complex, the U.S. would try to deny China the ability to accurately target fixed installations and ships and conduct battle damage assessment.

This “blinding campaign” is at the core of the AirSea Battle concept, said CSBA’s Jim Thomas, the PLA’s surveillance and targeting systems are the “Achilles heel” of its anti-access networks. In any WestPac confrontation, one of the PLA’s main advantages is its very large, and growing, arsenal of precision guided missiles; those missile magazines could be rendered useless if they can’t be guided.

If China loses it’s over the horizon situational awareness, U.S. naval assets regain their freedom of maneuver and ability to close in on the Chinese mainland. Short ranged tactical aircraft could also be moved closer if allied bases weren’t being bombarded with PLA ballistic missiles. The blinding campaign would include cyber attacks, PLA space assets would be targeted, electronic warfare aircraft would spoof PLA radars and sensors and seaborne pickets would be targeted.

The blinding campaign would be followed by strikes against the PLA’s fixed and mobile missile launchers using land and sea based manned and unmanned stealthy penetrators. Using stand-off and EW, the U.S. would try and open corridors in PLA air-defenses. Simultaneously, PLA Navy ships and subs would be targeted to prevent them from getting out into the open ocean.

If the first phase of the campaign aims to prevent China from achieving a “knock-out blow,” the second phase would aim to win what would possibly be a prolonged conflict. In the second phase of the campaign, CSBA envisions the U.S. seizing the initiative by targeting PLA assets on the mainland and seas, establishing a blockade of Chinese sea lines of communication, surging supplies and warfighting material into WestPac and ramping up industrial production of precision guided weapons.

The real value of the ASB concept, Thomas said, is not to develop a new war plan, but rather to develop a conceptual “lens” through which to view future investment decisions. Peering through that lens, CSBA recommends some pretty hefty shifts in investment to execute an effective ASB campaign.

Much of what CSBA recommends program wise emphasizes stealth, long-range and prompt strike, redundancy and Air Force and Navy interoperability. There is a very extensive list of programmatic and force structure changes in the report, including:

• To mitigate the ballistic missile threat to Guam and other WestPac bases the Air Force should harden its bases on Guam and refurbish bases on Tinian, Saipan and Palua to allow aircraft dispersal and force China to play a shell game with American aircraft; the Air Force-Navy should jointly assess tactical air-based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s and laser weapons; and BMD exercises should be carried out with Japan.

• The Air Force and Navy should invest in a long range strike capability against time sensitive targets in a cost imposing strategy to force the PLA to beef up its own defenses; and the Navy should consider investing in conventionally armed, relatively short range sea-based ballistic missiles, similar to Tomahawk, that could be spread across the fleet’s VLS tubes.

• The Air Force and Navy should develop and field long-range next generation stealthy air platforms, both manned and unmanned, and payloads for these platforms; the Navy version capable of operating off of carriers.

• The Air Force and Navy should jointly develop a long-range precision strike family of systems that include: ISR, EW and strike. The Air Force should develop a stealthy multi-mission, long-range persistent bomber as part of this strike family. The Navy should expedite developing and fielding a carrier-based drone.

• The Air Force and Navy should develop joint command and control mechanisms to enable Air Force aircraft to target enemy ships using Navy surveillance and targeting systems.

• The Air Force and Navy should jointly develop a long-range anti-ship missile.

• The Air Force should equip some of its B-2 stealth bombers with an offensive mine laying capability to mine Chinese harbors.

• The Air Force and Navy should significantly increase investment in joint EW platforms both manned and unmanned.

• The Air Force and Navy should increas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 laser weapons for land and sea based point defense against missiles.

I’ll have much more as soon as finish reading the entire report.

– Greg Grant

这则新闻比较新

TOP

空军时报的新闻
New program could redefine AF-Navy joint ops

By Christopher P. Cavas and Vago Muradian - Staff writers
Posted : Monday Nov 16, 2009 6:43:26 EST
   
A small group of officers at the Pentagon is in the early stages of work on a new concept to combine the capabilities of the Air Force and Navy, offset their vulnerabilities and better use their assets to deter or defeat future enemies.

The idea has the potential, some observers think, to revolutionize the way the Air Force and Navy work with each other.

“This is the next big thing,” one veteran analyst said.



See More Video From Military Times

“It’s about putting missions on the table and cutting the pie a different way,” an industry analyst added.

Called the Air-Sea Battle Concept, the work is being done at the behest of Defense Secretary Robert Gates, based on ideas espoused by Pentagon strategist Andrew Marshall.

With the blessing of Air Force Chief of Staff Gen. Norton Schwartz and 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Adm. Gary Roughead — who signed a classified memorandum of agreement in late September to kick off the effort — the work is in its earliest stages but is seeking to gain a global perspective.

“We’re trying to present forces that are forces for stability and deterrence in the face of rapid militarization and advancing threats to U.S. power projection that could be destabilizing for everybody,” said Tom Ehrhard, a strategist who is a special assistant to Schwartz. “This is really more of an issue of trying to maintain global and regional crisis stability and deterrence.”

The effort will be driven by a group of officers ranking no higher than an Air Force colonel or Navy captain, four from each service.

“We’re keeping it to a relatively small group right now to make it manageable,” said Rear Adm. Robert Thomas, director of the Navy’s Strategy and Policy Division (N51). The group is embarking on a worldwide “listening tour” of theater commanders, asking them to look out “at threats over the next 10, 20 years, and see what’s developing, especially in the high-end of warfare.”

Their core question, Thomas said, will be “how do we integrate Air Force and Navy capabilities to meet your needs?”

Ultimately, the work will go after “not only those capabilities able to be integrated to give us better fighting power, better endurance, better mobility, [but] we’re also trying to identify gaps in capabilities, see where the Air Force or Navy capabilities can fill those gaps such that we are optimized as a joint force,” he said.

“There will be, I suspect, some gaps where the Navy and Air Force may not have an optimal capability right now and it needs to be developed over time in an integrated fashion.”

The joint agreement did not set a specific number of objectives.

“The MoA was very broad-brush,” Thomas said. “It basically set out the timelines and level of effort we want to put to this and what our overall objective is.”

Each service chief mentioned items that concerned him.

“This is a win-win,” Schwartz said. “It’s a recognition that we as the Air Force and the Navy have far more in common than what separates us given the nature of the threats, challenges and the budget pressures we both face.”

Among the issues that have to be resolved, Schwartz added, is how the two services will better integrate their operations centers. The Air Force’s air operations centers are critical to how the service functions. But the Navy’s new maritime operations centers use different information-sharing protocols, and those likely will need to be resolved.

“It’s a great start, but we’ve got some work to do,” Roughead said. “Clearly there’s room for cooperation. The Air Force operates Global Hawks, and we’re going to operate them as well. We’re both interested in [unmanned aircraft], and there are other areas where we can work together. The challenge is working out the details.”

One veteran analyst applauded the move.

“In an environment where the administration and the Pentagon are looking at ways of using what we have and not buying new stuff, this is very attractive. It’s about ways you can get new efficiencies out of things we already have in the Air Force and Navy,” the analyst said. “We have to get command and control of our command and control.”

Cold war roots
The idea for the effort derives to the Cold War Air-Land Battle concept of the early 1980s. That work strove to identify how the Army and Air Force handled overlapping missions such as air-ground support and worked to integrate supporting capabilities, such as Air Force ground-attack aircraft and Army attack helicopters and artillery.

“We see that Air-Land Battle synergy still working with the Air Force and Army,” said Ehrhard. “We need that emphasis on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Air Force and Navy.”

TOP


Emerging chinese Anti -Acc ess /Area-Denial Capab ilities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Emerging Iranian Anti -Acc ess /Area-Denial Capab ilities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另一问题,空海一体战(AirSea Battle)的始作甬者为谁?

TOP

中国和伊朗都在积极发展A2/AD,当然两国实力不是档次。美军自信还是能够保持波斯湾畅通的,而且说到底封锁波斯湾对伊朗而言等于自杀。它经济命脉是石油出口,大量日用品需要进口。老美现在重视的是中国封锁台海,美军到时无法及时援助台军。
面临二炮导弹优势,首先美军是追求分散部署它在西太平洋的航空兵资源。第二是加固机库和跑道快速维修能力。中国还在开发具有打击航母能力的中程弹道导弹。美军回应是先发制人干扰甚至摧毁远程预警和火控雷达以及卫星。失去传感器引导,弹道导弹打航母成功率等于零。
第三部是动用高度隐形无人战机(X-47B/X-45C这种级别的),突破中国防空网,直接猎杀二炮机动平台、C2系统,并提供不间断ISR侦察监视。

TOP

胡局长等看一下,1992年美国海军司令写的东东----A NEW AIR SEA BATTLE CONCEPT: INTEGRATED STRIKE FORCES。空海一体化作战啥时提出来的?此文中的概念是否与现行概念相同?
诺方 发表于 2010-5-20 17:50


核心内容大同小异。该文提出的一体化攻击部队(ISF)整合海空军作战资源,平时搞联合训练,与现在提出的空海一体战差不多。只不过那时没有现在这么迫切性。当时还没有国家在搞能够制约美军的A2/AD。

TOP

名词解释:反介入/区域封锁(A2/AD)

TOP

局长,你看了没有它最新那个报告。关于空海一体战武器发展的建议,基本与我数月前发表的论点持平。http://forum.defence.org.cn/viewthread.php?tid=28943&extra=page%3D1%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2 ...
幻客 发表于 2010-5-20 11:35


第五点以前我倒是常说的,走运了一回啊。其实当前中国的反介入战略很关键的一个手段就是打击美军体系的关键节点,比如关岛基地,航母还有卫星,这种能力最大的作用不是战时给老美造成多么不可承受的损失,而是平时的威慑力,意图使老美对自己高效战胜对手的信心产生动摇,从而获得谈判的有利条件。
那么反过来,老美在更强化自身体系的生存能力之余,拥有一种不很依赖体系,也不会被对方的攻击影响发挥的手段也是很好的。也许弹道类武器在技术上可以被高渗透力的飞航式平台所取代,但它带来的威慑力还是独一无二的。

TOP

有一定可信度的消息来源称,中国对自己的ASBM作战充分考虑了自身传感器体系被干扰和先制攻击的可能,打算在最坏的情况下,以伪装侦查船为基础瞄准点大范围覆盖发射,然后由具备变轨能力的导弹自行搜索目标。

TOP

看来海上战争也会和陆地一样,成为分散化的产物。不过聚集的速度也很快,这一点陆地受地形影响。另如果没有新的思想和训练手段,很难抗击老美,毕竟海军没有大海战的经验。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兰德公司近期有出了一篇关于中国空军现代化的分析报告。里面对二炮的导弹在战时所能起到的实际作用进行了分析。介于弹道导弹难拦截,二炮导弹数量又数量众多。如果是一次性饱和攻击,美国及其盟国现在和将来的反导系统很难承受。其能力能与美国隐形飞机媲美,即可视为全天候突破武器。二炮则可以被作为是中国空军的进攻力量倍增器(而非空军的暂时代替者)。导弹的缺点是它是一次性武器。兰德对二炮常规导弹的估计,加起来相当于投掷1000吨高爆战斗部。比较起来,美国空军的战术飞机和轰炸机一天出动架次就能空投相等威力的弹药,且可以长期保持此能力(美军光JDAM库存就有近20万枚)。

TOP

兰德的《中国空军能力发展》作证报告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好象不是全文......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呵呵,我当年构建弹道导弹打航母系统的时候,可没想到美国会反应这么强烈,还搞出个战略来。。。

不过,反航母系统的各种平台是分散的可不太好打。。。而且,我当年构建的时候,考虑的是反干涉与威慑。。。是为台海作战而服务的。。。

我想不比这么紧张。。。
renfeng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feng2012

TOP

请教幻客老师:AirSea Battle A Point-of-Departure Operational Concept译为《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起点》是不是恰当? 我看了这个题目好几天,总觉得A Point-of-Departure Operational Concept译成“作战概念起点”的话,把重点搞偏了,我觉得原文的意思是说“这个概念是初始性的”,意为还有待于进一步发展完善,因此译为《空海一体战:初始作战概念》是不是好一些,请指教,谢谢!

TOP

我觉得译为“全新的作战概念”的话,意思就是和其他作战概念相比了,而原文的意思只是说这个概念刚刚起步,是和自己的以后比的。 当否,请批示。。。 31# lhism

TOP

“空海一体战:全新的作战概念”,我本人赞同这个翻译。

TOP

老美一系列的动作,包括新国家安全战略放弃“先发制人”等,将会影响未来最少10年的美军建设。

TOP

应该说“空海一体战”主要作战对象一是中国;二是伊朗。
经济是一切国家行为的基础,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目前美国国家战略的调整应该说有此因素在里面,但不是主要因素。

TOP

会有,还没有公开。因为这个战术还在酝酿之中。

TOP

Air-Sea Synergy:Chief of Staff Gen. Norton Schwartz and his Navy counterpart Adm. Gary Roughhead were expected to sign a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Thursday outlining the two service's cooperation on ...
lhism 发表于 2010-5-29 16:20


空军的全球鹰,海军的BAMS,其实是同种无人机。训练和战术方面,合作是必然的。

TOP

介于美国财政情况依然吃紧,今后5~10年内军费压力增大。如果支付空海一体战成为一个很大问题。空海一体战属于高档次常规战争,仅对新武器投资将是巨大负担,美军面临开支零增长的局势,势必得从其他方面萎缩来挤出银子。有迹象表明,五角大楼正在内部辩论对兵力削减,特别是全球反恐战(这个名称已不用了,现在改称为海外军事行动)之后美军地面部队的扩张。虽然美军在西南亚的战事将继续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排除其开始陆续缩减陆军和陆战队,即恢复到2003年前兵力水平:现役陆军49万,现役陆战队18万。

TOP

海军也有两个趋势,一是加强控制全球海洋能力以及远程投送能力,二是大力发展应付低烈度地区冲突的能力,比如濒海战斗舰。

空军迫于政治压力,也不得不向“平叛战略”靠拢,修改第四代战机的采购计划

TOP

武器和战术并重。
战术方面
(1)分散部署西太平洋航空力量,抵消二炮导弹威胁
(2)加固机库和跑道,降低二炮导弹袭击后造成的危害
(3)提高跑道抢修能力,降低二炮导弹袭击后造成的危害
(4)西太平洋增加部署潜艇,以分担航空兵作战任务
(5)加强网络保护
(6)加强空间保护
(7)扩充ISR战场监视资源
武器方面
(1)海空联合高速巡航导弹,在未获取制空权之前快速打击内陆目标
(2)舰载无人隐形攻击/ISR飞机UCAV, 2000公里作战半径,航母不再需要前沿部署
(3)有限的常规全球打击CPGS:常规洲际导弹、下一代轰炸机,30~60分钟内摧毁地区任何一角目标
(4)远程反舰武器LASM,对抗中国建设中的远洋舰队
(5)多层弹道导弹防御:PAC-3、THAAD、SM-3,抵消二炮导弹袭击
(6)第五代隐形战机:F-22、F-35,夺取并维持制空权

TOP

为何未见濒海战斗舰?

TOP

国防授权法案里提到让国防部长在2011年4月前提交应对“反介入/区域封锁能力”的报告(见47楼英文),要发展的能力里包括了“增强C4ISR系统的鲁棒性”,问一下米军正在开发什么装备来实现该能力?
lhism 发表于 2010-6-3 23:14


C4ISR覆盖范围极为广泛,并非针对那个具体平台来讲。现役系统例如RQ-4全球鹰无人机、空军用于图像情报分析出了的分配式通用地面系统(DCGS),等等,都在不断的完善和加强性能。

TOP

为何未见濒海战斗舰?
诺方 发表于 2010-6-3 12:02


濒海战斗舰应不能算空海一体战武器平台。空海一体战目的是打破反介入/区域封锁,而濒海战斗舰优势恰恰是在海岸线近域行动。

TOP

“空海一体战”概念的实质
“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描述了一场在西太平洋战区针对以上挑战而进行的战役,包括了战役的主要组成部分:军事任务、任务完成方式、完成任务的兵力。“空海一体战”的成功实施要依靠大量因素,包括关键联盟国家和合作伙伴国家的积极参与、国防部对其项目计划进行明显改进的能力等。
“空海一体战”分为两个阶段。敌对状态爆发时的初始阶段包括四条不同战线:
•对抗针对初始攻击,限制对美国和联盟国家军队、基地的损伤;
•针对解放军作战网络实施“致盲战役”;
•针对解放军远程情报、监视和侦察以及攻击系统实施压制作战;
•夺取和保持空中、海上、太空和网络空间领域内的主动权。
这些战线及其主要组成部分在实施时间上是有所区别的。某些作战将同时进行,而其他一些作战的发起将视其他战役的发展进程特征而定。多线作战将对很多部队和能力提出极高要求,必须对这些力量的运用作出强有力的决策。
随后的第二阶段包括各种作战行动,通过为有利解决被延长的常规军事冲突创造机会支援美国战略。这些作战行动将包括:
•实施拖延战役,包括保持和利用各个领域内的主动权;
•实施“远程封锁”作战;
•维持作战后勤补给;以及
•加大工业产出(特别是精确制导武器)。
两个作战阶段之间并不必然有着清晰分界。一些后期作战行动也有可能仅仅是已有行动的延续。另外,两个作战阶段之间也不必然存有明确区别,当第一阶段作战行动正在进行时,某些第二阶段作战行动也有可能发起。

“空海一体战”的候选措施
无论是国防部关于兵力和现代化的相关项目计划,还是目前空军和海军的作战概念,都不足以形成足够的能力,无法满足按照以上所提到的各种战线成功实施“空海一体战”战役的需要。本报告建议,空军和海军应该采取大部分以“双军种”为基础的多种措施,为“空海一体战”形成必要的兵力和能力。这些措施包括:
•降低针对关岛及其他特定基地以及海上部队的导弹威胁;
•修正中美军队之间对高价值目标或/及时限敏感性强的目标进行远程攻击的不平衡状态,包括发展和形成较强的渗透能力、防区外远程情报、监视和侦察以及精确打击能力和实力;
•提高水下作战能力,包括潜艇、水下自动系统和水雷;
•弥补天基指挥控制系统、通信以及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的弱点,包括建立起支持天基系统的高能力机载指挥、控制和通信(C3)中继网络;
•强调未来的标准化、互操作性数据链、数据结构以及指挥控制和情报、监视、侦察设施;
•更注重跨军种电子战能力和实力,并进行投资;
•加强网络战(CW)进攻和防御能力;以及
•发展和生产定向能武器(DEW)。

“空海一体战”的核心
“空海一体战”是以空军和海军在西太平洋战区作战行动的紧密结合为基础的。其中,每个军种都在完成重要任务中为对方发挥重要的促进作用。互相支持的重要实例包括:
•空军以反太空作战“致盲”解放军天基海洋监视系统,从而阻止解放军跟踪航空母舰等高价值海军水面单位,实现海军在海上的作战性机动自由(需要时,海军平台也可执行反太空作战,支援空军的太空控制任务);
•海军以“宙斯盾”战舰增援保护空军前方基地和日本的其他导弹防御设施;
•海军以潜艇和航空母舰(运行远程空中平台时)情报、监视和侦察以及攻击作战攻击解放军的综合防空系统(IADS),降低其效能,促进空军的攻击作战;
•空军以远程渗透攻击作战摧毁解放军陆基远程海上监视系统和远程弹道导弹发射架(包括反舰和对地攻击导弹),提高海军机动自由度,降低对美国和联盟国家基地和设施的攻击;
•海军航母舰载战斗机逐渐削弱解放军有人和无人航空情报、监视和侦察平台和战斗机的能力,保证空军加油机和其他支援飞机的前方行动;以及
•空军以隐身轰炸机进行攻势布雷支援海军的反潜作战,以非隐身轰炸机的持续攻击支援海军舰艇的“远距封锁”作战。

TOP

据国际防务评述2010年5月7日报道,美国海军正在推行一项计划,发展舰上操作无人机的能力。目前,美国海军对于新型舰载无人空中监视和打击系统(UCLASS)发出了信息请求书(RfI),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GA-ASI)、诺•格公司和波音公司都对此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UCLASS项目的目标是研发4到6架隐形舰载无人机(UAV),该无人机用于情报搜集、监视和侦查(ISR),并能在有争议的空域执行打击任务。该无人机能够在常规条件下着舰。

美国海军在信息请求书中提出,希望UCLASS无人机在2018年底被用于执行特定任务,在无补给的情况下持续飞行11-14小时。 波音公司发言人Chris Haddox透露,企业部门希望海军方面能够在2011年1月之前提供一份UCLASS的提案申请(RfP)。

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用于UCLASS项目的竞标机型——喷气式海基“复仇者”无人机,基于该公司的“掠食者C复仇者”无人机。“掠食者C复仇者”无人机目前并没有投入使用,但是,该无人机被该公司用作美国空军MQ-X无人机竞标项目的候选机型。MAQ-X项目是美国空军下一代、中空情报、监视、侦查/打击能力无人机项目,该无人机能进入争议空域执行任务。

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商业发展部负责人Chris Ames说,海基“复仇者”无人机将于2018年投入使用,其研发将吸收涡轮螺旋桨无人机MQ-1“掠食者”和MQ-9“收割者”的研发经验。海基“复仇者”将使用多项技术,这些技术目前已经用在该公司的其他飞机上。海基“复仇者”还将使用一些新的设计方案,以更好的适应海洋环境,例如:使用折叠翼,使其在甲板上的覆盖区域 比F/A-18“大黄蜂”战斗机更小。

Ames还表示,他相信通用原子公司能够在2018年之前研发出自动起降的海基“复仇者”无人机,目前,自动起降技术已经用于“掠食者”无人机,该无人机基于MQ-1C“空中勇士”无人机研发而来。

“我们将使用海军通信系统辅助无人机在舰上完成自动起降,”Ames说。该通信系统不但能够辅助自动起降,同时也能够帮助海基“复仇者”无人机完成空中燃料补给,这些功能的实现指日可待。“但是,当无人机进入巡航过程后,将使用卫星进行通信和导航,这将会有一个微小的延时”Ames说。 他还说,海基“复仇者”将进行空气动力学方面的改进,以适应在舰上着陆,包括帮助无人机起飞的系统,以及如果尾钩没有钩到阻拦索的话,无人机将进行复飞。

舰上操作也需要加固机身,使其能够承受高下降率以及阻拦降落中的突然减速。虽然海基“复仇者”将需要进行机身加固,但是Ames说,他不希望看到该无人机的重量增加。 无人机能够内部和外部的有效载荷均为为3000磅(1360千克)。传感器包括“山猫”合成孔径雷达和光电/红外照相系统。

对于波音公司方面,他们透露将不会使用其“幻影射线”无人机参与UCLASS项目的竞标,虽然有报道推测,该机型是UCLASS无人机的合理选择,但其机身最初是为另一个类似的海军项目——无人战斗空中系统演示验证(UCAS-D)而研发的。 UCAS-D项目将演示验证在恶劣天气以及甲板的横摇和纵摇情况下,隐形固定翼无人机着舰的可行性。波音公司的“幻影射线”无人机(正式型号为X-45A),并未得到UCAS-D的合同。(获得合同的是诺•格公司的X-47B无人机)

波音公司Haddox说,该公司已经对海军的UCLASS信息请求书作出了答复,参与竞标的是一型待命名的无人机,但是他拒绝进一步透露该无人机细节。而诺•格公司有可能使用其X-47D UCAS-D无人机参与UCLASS竞标。(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张晓帆)

TOP

6月11日,美国空军与海军分别成立了一个“空海一体战”的协调机构,用于协调两个军种在“空海一体战”方面的协同。

TOP

本帖最后由 .过客. 于 2010-6-14 11:09 编辑

此空海一体战非彼空海一体战

美国为啥今天重提空海一体战?对美国来说,现在,只有现在,美国提空海一体战才比较现实。因为近几次高科技战争证明,目前是双方主战武器呈现高度一致的时期:
1、空军主力是飞机导弹,海军的主力也是飞机导弹,在速度射程方面高度一致
2、虽然海军飞机数量有限,但是,有巡航导弹、其他导弹和防空导弹做补充。
可见,这个空海一体战是经过近几次高科技战争检验过的崭新概念,已经初步形成新型作战理论。不过,由于最近几次战争中的空海一体战多多少少带有战时零时性被动联合的色彩,现在战前就开始主动探索制度化的空海一体化合作,这种新型作战理论当然也可以说是在新起点上的初始概念了。但是,必须牢记:由于空海主战武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空海一体战概念与30年---50年前的空海一体战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概念,相当于两个同名同姓的人。
另外,这也从侧面说明至少在代表美国水平的战争前期,空陆一体战已经不现实了,不是不愿意而是做不到,因为美国陆军太落后了,美国空军的三代机四代机根本没办法与美国陆军在战争前期就展开空陆一体战。只能战争基本结束,陆军才能出动。美国陆军无论是否承认这一点都必须背负这份屈辱。

TOP

既然弹道导弹(二炮)是那么高性价比的利器,为什么米帝没有偏向倚重发展自己的弹道导弹部队??既然未来各国的航母编队威胁越来越大,反航母弹道导弹又那么的有效,为什么米帝不发展自己的反航母弹道导弹呢??不得其解...

TOP

本帖最后由 .过客. 于 2010-6-15 14:26 编辑

20年后可能诞生的未来美国高科技陆军的模样,可能接近中国的二炮
美国是核弹道导弹最多的国家。即使常规弹道导弹美国也有,不仅有常规战术导弹,还在研制常规洲际导弹。
对反航母弹道导弹探讨最多的其实也是美国,美国完全掌握反航母弹道导弹技术。但是,由于航母主要是美国的,英法有少量。而敌人例如中国根本没有航母。所以,没必要研制和装备反航母弹道导弹而已。

TOP

对付航母,弹道导弹是高性价比。作为远程打击火力使用,弹道导弹是一次性武器,性价比并不高。
美国由于受《中程弹道导弹条约》限制,不能发展和部署中远程地对地导弹。此外,它过去几十年投资集中于航空精确火力,再加之能保证制空权,不需要弹道导弹。即使以二炮对台部署2000枚弹道导弹计算,也就是千吨左右战斗部。美军航空兵一天出动架次就能提供类似吨位的弹药,而且可以长期保持每天均投入相同的火力。光JDAM老美库存就有20万发,非几千枚导弹可以比拟的。
美国海军的航母编队比其他所有国家海军航母编队的总和还强大。目前还不需要反航母武器。介于中国正在积极建设远洋海军,美国已经开始着手研制远程反舰导弹了,但并非一定是弹道导弹,高速巡航导弹可能性也很大。

TOP

刚了解到,美国海军的VLS,导弹发射用完以后,并不能及时重新补充。这个弱点对空海一体战存在重大约束。提康特罗佳巡洋舰有122个VLS单元,伯克驱逐舰有96个VLS单元,朱姆拉姆尔特驱逐舰有80个VLS单元。但是,并不是每个单元都装导弹。同时,也不是每个单元只能装一枚导弹。比如,ESSM是四联装的。有的VLS单元安装的是导弹起重吊运设备,无法装导弹。

TOP

无论海军的首代无人战机采用何种型号。其负载能力规定为内装保持隐形能力不减弱,与F-22A内装弹数量相当。执行攻击使命,可带2枚450千克级别JDAM或8枚110千克级别SDB。后者搭配形式更适合猎杀地面防空系统或地对地导弹发射车。

TOP

美国空军宣布它已经选择了B-1B轰炸机作为其“首代ISR平台”。B-1B也将率先安装定向能武器,至于是激光还是高能微波没有说明白。

TOP

PLA不一定采用“反介入”战略吧。就台海问题而言,无论从军事角度还是政治角度,“反介入”战略是中下策,另有更多可操作的战略选项优于“反介入”。PLA使用若干作业手段是“反介入”的,并不表示PLA的战略是“反介入”。外界对PLA的想象是一厢情愿自娱自乐。

当然啦,空海一体战适用的范围很广,并不局限于针对反介入,它是美军应对未来作战的努力。

不能认同这样的观点:认为空海一体战是高端作战,而地面分散式作战是低端作战。这2个作战方式应是未来作战的不同阶段,是前后的时间次序,而不是敌对方的强大弱小差异。地面分散式作战不仅仅是应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游击队相若的敌人,大国间如有陆战也会是这种形式。中古时作战用人员聚集战力,上世纪作战用装甲车辆火炮堆积战力,而未来作战可能是传感器的堆积,严格地说应是能力的聚集,即让人员分散,使作战能力聚集[不光是火力的聚集]。

一战时往海边跑是地面战线的侧翼迂回,二战时空降是立体迂回,未来作战应是全领域全纵深的,战争可能从天际和电子网络际开始,第二阶段进入空海一体战,再接下来是地面分散式作战。

TOP

美军上个世纪发明空地一体战时,就是针对苏联的大纵深作战理论,可以说已经没有战争前线和紧后方的区分了,PLA的集中兵力也是学前苏联的战法,海空一体战,分散式作战,其内在对应关系何在,老枪的看法不错,传感器的分散,C4ISR的集中更是高科技,当然和幻客兄弟的武备紧密结合,不过,我更欣赏英国的target acquisition的提法,估计美国人也会汲取。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各有千秋吧
就过去几次高科技战争的水平和今后10年内能达到的水平看,高低端说和阶段说都是一回事。
高低端说是从武器角度说的,海空一体战主要是使用飞机导弹打击敌人,称高端不过分吧?陆军分散作战主要是炮弹子弹打击敌人,称低端没小看吧?
阶段说是从时间顺序角度说的,先有海空一体战结束主要战争,再投入陆军实施占领,只有革命分工不同,并无高低贵贱之分,这说法当然也正确。
而网络中心战作战理论则是陆海空三军共同的崭新作战理论,装备人员分散,能量打击聚集,无前方后方等等都属于网络中心战作战理论的具体原则。

TOP

4# 诺方

抱歉,打扰一下,想问一下:“AirSea Battle A Point-of-Departure Operational Concept”翻译出来了么?可否共享一下?非常感谢

TOP

呵呵,看到所谓的弹道导弹打航母就知道这帖子毫无价值了!所谓的ASBM根本就是天朝对老美CSG无可奈何而弄出来的自慰型概念而已!老美出于天朝威胁论的需要、地缘政治和从国会获取拨款的需要将计就计、配合天朝假戏真唱!其实这东西基本上是捡当年毛子的剩货R-27K而已!不过毛子不想骗自己,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到研发有战略轰炸机携带的ASCM正轨上来!说句题外话,要是ASBM真的有用的话,凭借老美独步全球的固导技术和七八十年代就已多次在各型弹道导弹上测试的MaRV、AMaRV技术早就造出重量不会超过DF-11但射程远超过DF-15的SLMRBM塞满VLS发射井了,中导条约可没限制老美研发SLMRBM/SLIRBM!

TOP

楼上文章是自相矛盾。美国现在不急需反舰弹道导弹ASBM,它的目标在哪里?中国现在有航母吗?弹道导弹即使采用最先进的末端主动引导和机动战斗部,也达不到巡航导弹和制导炸弹的精度。JASSM的CEP在5米以内,激光制导炸弹的CEP已可以做到3米。别忘了老美追求的是最大程度减少附带伤亡。SLIRBM和SLMRBM,就是反应速度快些,没有突出优点。潜艇发射高速巡航导弹,可以基本做到这些,价格比弹道导弹便宜得多。IRBM和MRBM射程又达不到敏捷性全球打击要求,真的达到ICBM射程条件了,如前几年提出的CTM,如何区分导弹是核弹还是常规弹头?被核国家误判为核弹,人家实施核报复,考虑过没有?

TOP

69#

本帖最后由 .过客. 于 2010-6-28 18:35 编辑

这贴是谈美国最新作战理论,即空海一体化作战理论,实际就是网络中心战作战理论的最新发展阶段,由原来分属空军海军的两种网络中心战作战理论合并而成并在此基础上有新的发展。
截止我这个跟帖,这贴里共71个贴,除了59楼跟帖网友偶然插话意外询问美国为啥不发展弹道导弹打航母之外,就是69楼你跟帖偶然插话意外提起弹道导弹打航母。除此之外的所有跟贴基本都是在谈空海一体化作战理论,除了出于礼貌回复59楼和69楼话题之外,任何1贴都没有主动谈论弹道导弹打航母。

TOP

毕竟空海一体作战理论中也涉及到美军对我军反航母弹道导弹的防范和对策,并且多少还将其当作研究重点,所以tigerwhale 在此谈到弹道导弹打航母也不算太离谱啊!

TOP

武器和战术并重。
战术方面
(1)分散部署西太平洋航空力量,抵消二炮导弹威胁
(2)加固机库和跑道,降低二炮导弹袭击后造成的危害
(3)提高跑道抢修能力,降低二炮导弹袭击后造成的危害
(4)西太平洋增加部 ...
幻客 发表于 2010-6-3 02:04


我看该报告原文中非常强调中国潜艇部队的威胁,好象反复声称要将其限制在第一岛链之内的水域,因此研发部署新一代反潜武器应该对美国人的空海一体战理论也很重要吧?

TOP

反潜战发展侧重于濒海流域活动的柴电潜艇:台湾海峡的PLA潜艇,黄海的KPA潜艇,波斯湾的伊朗海军潜艇。反潜武器发展重点是传感器更新换代,以及新一代水下无人艇(UUV)开发。UUV作为侦察平台跟踪潜艇。反潜火力发展重点是MK54(MAKO)轻型鱼雷。这个鱼雷是MK50和MK46两种鱼雷的混合体。美国海军只保留有限数量的MK50用于公海流域的高端反潜战。MK54作为濒海流域反潜战,全面取代冷战时代遗留的MK46。MK54可以低空射,高空射(安装滑翔翼),舰对潜射(ASROC导弹战斗部从MK46换成MK54)。老美似乎无打算装备更高性能的鱼雷,如高速的超空泡鱼雷,应该认为目前无此急需。
对付潜艇最好的还是潜艇。海军30年造舰计划要求保持有48艘SSN和SSGN。它如果把大部分(30艘左右)SSN和SSGN部署在西太平洋,可以较长期维持其水下优势。毕竟,无论潜艇性能还是人员训练和操作经验,加上西太平洋水文资源积累,美军要比PLA领先不少。

TOP

上图 MK46鱼雷
中图 MK50鱼雷
下图 高空区域反潜武器能力(HAAWC):MK54鲭鲨(MAKO)鱼雷安装滑翔翼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美国下一代反潜巡逻机P-8A“海神”目前正在测试中,从该报告看P-8A将来也会部署在亚太地区,该机无疑将是未来PLA潜艇部队的严重威胁。
P-8A除了用于反潜(ASW)外,还将担负ISR等任务。

TOP

6月11日,美国空军与海军分别成立了一个“空海一体战”的协调机构,用于协调两个军种在“空海一体战”方面的协同。
诺方 发表于 2010-6-13 08:15


诺方可否提供此信息的消息来源吗?若真是这样的话,说明美军已经开始正式将“空海一体战”付诸实践了,不再是理论探讨了!

TOP

作为P-3C的后继者,P-8A并非仅仅是反潜(ASW)平台,它也承担起反舰(ASuW)任务。美国海军现在有一个计划是把P-8A作为导弹发射平台用,BAMS无人机作为目标搜索的传感器,两者结合起来行动。后者为前者寻找目标。P-8A机翼外挂就可以带6枚MK54鱼雷。安装滑翔翼的鱼雷可以从20千米高空投下,通过GPS制导寻找到落水点。这要比现在反潜机投射鱼雷前必须俯冲接近水面,要存在不少优势:将来的潜艇可能携带自防用的对空导弹,对低空飞行的反潜平台造成威胁;反潜机每次俯冲投弹,对机体和燃料消耗都造成压力。
作为反舰平台,P-8A内装外挂可携带10枚反舰导弹。美国海军已放弃了捕鲸叉III项目,下一代空射反舰导弹候选者有:JSM,JSOW-ER,JASSM-ASuW。这也是空海一体战中的一环,对付中国远洋战舰。

TOP

幻客兄知识之渊博,消息之灵通,实在令人叹服!!真不知道在美国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美国空海军真的已经成立“空海一体战”协调机构以相互协调吗?

参考二战期间德国潜艇在大西洋上的表现。以后面对美国先进潜艇、反潜飞机/直升机、水面舰艇、海底声纳阵组成的严密反潜体系,再加上其技术优势,我海军潜艇部队面临的压力甚至比水面舰艇、航空兵部队更大,如何有效发挥其作用并尽可能减少损失值得认真探讨!

TOP

潜艇若没有其他兵力的配合和掩护,单枪匹马与对方死打硬拼,二战期间大西洋上的德国潜艇就是前车之鉴。

TOP

幻客兄知识之渊博,消息之灵通,实在令人叹服!!真不知道在美国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美国空海军真的已经成立“空海一体战”协调机构以相互协调吗?

参考二战期间德国潜艇在大西洋上的表现。以后面对美国先进潜艇、 ...
米格31 发表于 2010-6-30 23:51


近年来,PLA潜艇数次接近美航母打击群,不知道是老美故意做给PLA看,还是真正没有探测到。冷战之后,美国海军忽略反潜战至少10几年,也就是这几年随着中国潜艇发展才重新重视。不能以冷战时代美国海军反潜能力来做参考。别忘了,潜艇技术也在不断发展,AIP噪音甚至低于核潜艇,与当年老毛子那些噪音特大的前提不能比。当然,反潜传感器技术发展也是突飞猛进的。特别是无人潜艇(UUV)的出现和运用

TOP

外界传闻,这次PLA在东海举行6天的军演是针对反航母,可能首度亮相测试东风-21D导弹。

TOP

近年来,PLA潜艇数次接近美航母打击群,不知道是老美故意做给PLA看,还是真正没有探测到。冷战之后,美国海军忽略反潜战至少10几年,也就是这几年随着中国潜艇发展才重新重视。不能以冷战时代美国海军反潜能力来 ...
幻客 发表于 2010-7-1 00:14


美国人对中国潜艇战斗力评价真有那么高吗?按照近期的一些报道,国外普遍认为中国新型的093攻击核潜艇和094战略核潜艇分别只相当于30年前的苏联“V-III”和“D-III”级,与现代潜艇相比性能差距很大。最近好像有韩国媒体报道称,094战略核潜艇一出动在美军关岛基地都能发现。当然这有些夸张,但至少说明目前中国潜艇对美国海军带来的威胁远远比不上冷战时期的苏联潜艇,因此美国人近年来这样强调中国潜艇威胁,难道真的是虚张声势,多骗经费?

TOP

不是已经披露这次东海军演是东海舰队某快艇支队,能具备打航母的能力吗?
而且我认为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也不太可能参演,一来到底研发成功没有甚至真的有没有这种武器都问题;二是按照中国一贯低调的作风,不可能会把这样的武器公开亮相;三是东风-21D过早亮相,其相关参数有让潜在敌人测定的威胁,96年台海军演美国“宙斯盾”巡洋舰就有过类似的行动。目前美国舰载“标准”-3的拦截对象应该就包括东风系列导弹吧

TOP

如果不是一个特别特别大的战略忽悠局计划,那ASBM的存在基本是可信的。只是它并非像国内某些激动人士想象的那样,这边一按纽,千余公里外美国航母上的官兵就只有抓紧时间跳海和等死两种选项。
比较客观的国内防务观察人士的观点是,制约这东西效能和作用范围的,是中国SA体系的建设,包括体系本身的规模,性能和抗打击能力。受各种因素限制,ASBM的命中率不会很高,有效距离也很难超过四位数。

这个体系最大的意义是,给予对手一个相对可信的威慑,即我也许不能保证打中你,但你也没有绝对的信心说自己不会被打中。同时相关的SA体系,也是发展远洋军事存在不可或缺的。至于ASBM的距离,并不需要什么让美国舰队在整个西太坐如针毯,只要将对手限制在其舰载机不通过一次空中加油就无法有效打击自己沿海目标的距离上即可,这也比较符合中国SA体系的能力,尤其是生存能力。

TOP

关于水下作战的问题,好像那个反鱼雷鱼雷STT最近没消息了?德国人的海蜘蛛都搞出来了呢。

一旦这个东西成熟,水面舰艇与潜艇间的攻防可能发生大的变化。如同能拦截反舰导弹的舰空导弹出现后,攻击一方很难再重演埃拉特号事件一样。再先进的反舰导弹,也无法仅凭一两枚突破防御,数量成为攻击成功的必要条件。而潜艇一则无法集结较大数量进行齐射,二来无法再增加单艇的同时发射数量,面对能硬杀伤鱼雷的目标,攻击的效率可能会严重下降。

同时当反鱼雷鱼雷的小型化与智能化进一步发展时,就可能由舰载直升机或无人旋翼机携带,在护航舰的指挥下为较多数量的运输船提供机动防御。

TOP

如果PLA真的想搞ASBM,东风-21D迟早要试射。导弹和飞机作战性能和可靠性都是通过实弹(机)试飞获得的。中远程弹道导弹试飞,预警卫星和雷达可以探测到。除非美国政府刻意低调,否则中方试验ASBM,消息会外流。

TOP

如果真有东风-21D,现在倒是个亮相机会。
亮相后发布公告:不反对美航母在黄海的公海海域与韩国军演,但绝不容许侵犯中国的黄海领海
面子里子就都有了

TOP

空海一体战,未来美军高端战争模式2010-07-04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李健 郭慧志 江明
摘要:为保护美国在西太平洋和波斯湾地区重要的政治及经济利益,确保美国军队向这两个地区投送军事力量的能力,以对抗不断增长的地区性军事实力的威胁,2009年9月,美国空军参谋长诺顿•施瓦茨上将和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加里•拉夫黑德上将签署了一份机密性备忘录,要通过空军、海军的共同努力开发出一种新的作战概念,即现在所谓的“空海一体战”。本文从“空海一体战”的概念产生、“空海一体战”涉及的战术及装备入手,系统地分析了“空海一体战”的由来及未来走势。文章最后简要分析了美军“空海一体战”未来存在的问题与困难及对我军的启示。
关键词:空海一体战  反介入/区域封锁 分散式作战  战术  装备发展
当我们审视诸如中国这样的国家的军事现代化进程时,我们应该少关注他们对美国形成对称性挑战——战斗机对战斗机或者舰艇对舰艇的潜在能力,而应该多关注他们扰乱我们自由行动、挤压我们战略选择空间的能力。他们在网络战和反卫星战、防空武器和反舰武器以及弹道导弹方面的投资,将对美国力量投送的主要途径以及对太平洋地区联盟国家的援助,特别是对前置空军基地和航母战斗群形成威胁。这一点,将降低近程战斗机的作战效能,还将增加超视距打击的威胁——不管这种能力采取了何种形式。
——美国国防部长 罗伯特•M•盖茨
1.前言
美国国防部在今年2月发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明确地指出 ,为在反介入环境中遏制和击败进犯,应制定“联合海空作战(joint air-sea battle)”概念。为了击败各种军事行动中的敌人,包括具备先介入能力和区域对抗能力的敌人,空军和海军正在共同研究制定新的联合军种作战概念。在这一概念指导下,空军和海军将融合空中、海上、陆上、太空和网络空间等所有作战领域能力,对抗不断增长的挑战行为。
由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主席安德鲁•F•克雷皮内维奇执笔的《为什么要运用“空海一体战”?》 报告中指出,美国军队在西太平洋和波斯湾的力量投送能力是美国介入重要政治经济利益区的保证。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发展,美国目前面临着一个战略抉择:或者接受这种军事平衡的消极转变,或者探索抵消这种势头的途径 。由于这两个地区基本上都是空、海领域,因此,空军和海军应该通过开发“空海一体战”概念,探索武力投送的方式。
由此可见,“空海一体战”并非美军心血来潮,而是自冷战结束后,其综合国际形势与威胁而进行的一次必然的军事战略调整。美军未来10年走向已呈两极分化的趋向,地面军种(陆军、陆战队)发展重点转向低端(low end)战争,作战目的是反游击和反叛乱,即美军目前面临的挑战。海军和空军除了继续支持地面军种应付当前的作战需求之外,已开始着手考虑高端(high end)战争,这就是针对中国及伊朗的“空海一体战”。
2.“空海一体战”的提出
“空海一体战”(AirSea Battle)的地位和产生背景与冷战后期的“空地一体战”(Air-Land Battle)有着异曲同工的味道,均是帮助美军应对下一次对手实力接近的高强度局部战争。
“空地一体战”理论是由曾在1977-1981年任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TRADOC)司令的多恩•斯塔瑞提出的。斯塔瑞提出这一理论旨在开发一种新的陆军作战条令,应对在中欧地区由前苏联军队潜在的多梯次攻击对美国和北约部队施加的挑战。斯塔瑞认识到,在对抗苏联第一梯次部队的同时,也要打击其第二梯次部队。要实现这一目标,陆军将需要空军的配合。为表达出他所构想的条令性转变,斯塔瑞称该陆军新作战概念为“空地一体战”。“空地一体战”理论中关于“空”的一部分是要告诉空军:陆军认为,两个军种之间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是不可或缺的。因此,“空地一体战”理论最终变成了“陆军条令”而不是“空军条令”,更不是“联合条令”。1983年,空军和陆军领导人共同正式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加强对“空地一体战”条令的联合执行。因此,空军也很快接受了该思想,1984年,空军将“空地一体战”概念纳入《美国空军基本航空航天条令》。此后,空军和陆军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同年,两军种又签署了第二个备忘录,围绕“空地一体战”中的“空——地作战”采取31项特别措施。尽管他们成功地开发出了“空地一体战”概念,并努力加以实施,但他们的合作还远远称不上是“无缝”的 。
早在1992年5月,时任驱逐舰舰长的现任美国欧洲司令部司令兼北约最高盟军司令的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弗里兹就在其具有远见卓识的《A NEW AIR SEA BATTLE CONCEPT:INTEGRATED STRIKE FORCES》一文中首先提出了联合海空作战的构想 ,而一体化打击力量(ISF)则是此概念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体化打击力量(ISF)是一个概念性组织,包括一个海军航母战斗群、一支空军混合联队和海军陆战队的两栖后备群以及随同部署的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
詹姆斯•斯塔弗里兹认为,在一次危机爆发之前进行早期的有效控制需要真正的海空联合力量。海空联合作战部队可以提供一个安全的作战地区,让后续的部队进入并开展大范围的行动以占领敌人地区。海空一体化一旦形成,就可以进行无往不利的战略(针对敌人重心的深度打击)和战术(战场)轰炸,并完全封锁所有的港口和沿岸地区。海空一体化打击力量需要由传感器、远程陆基飞机、机载和舰载加油机以及海面后勤的支持。它可以在战争的整个梯级提供有效的进攻和防御能力。
詹姆斯•斯塔弗里兹还认为一体化打击力量(ISF)的概念有许多益处。第一,部队可以在部署或行动前一起进行数月的战术和作战训练、演习。许多基本的条令和技术问题本来只有在战争发生时才会发现,这些问题可以在一体化进程的早期进行检验。第二,可以扩大训练靶场的使用,空中战斗机动和加油;通信频率分配节约;国家级情报和报告的共享,支持设备的相互利用。 第三,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设备,充分发挥设备效用,如空军轰炸机的远程打击能力、海军战斗机的空中优势、联合E-2/E-3行动侦察能力。第四,可以利用建制性打击装备弥补后勤和基地的不足。空军战斗机难以利用前线基地来掩护陆基轰炸机的任务,而海军的战斗机就可以。在沿岸地区行动的海军“宙斯盾”巡洋舰可以为空军战斗机提供空中控制能力。第五,可以真正做到作战条令一体化,促成现实中的一体化部队。第六,联合打击部队的机动性和灵活性非常高。远程轰炸机可以在数小时内抵达全球各地,数天之内航母上的飞机可以抵达目标地区,空军和海军联合航空部队可以一个星期内抵达。这样的一体化行动危机地区的攻击任务达到了一个连贯的时间序列。
当年的概念构想如今进一步演变为现实、成为计划、变成行动,其战术构想很大部分仍然适用于现在的“空海一体战”。
2009年9月,美国空军参谋长诺顿•施瓦茨上将和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加里•拉夫黑德上将签署了一份机密性备忘录,要通过空军、海军的共同努力开发出一种新的作战概念,即现在所称的“空海一体战”  。据称这是美国海军和空军十几名上校共同努力的结果。
今年3月份举行的美国国防大学QDR研讨会会议论文的网络链接因“空海一体战”的探讨而被删除,可见美军对此的重视程度。今年5月18日,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的“空海一体战:初始作战概念”报告发布仪式在国会山隆重举行,并邀请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乔•利伯曼(Joe Lieberman)参议员出席并讲话。这也是美国军事智库的一个高调动作。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海军上将迈克•马伦认为这个新概念是“我们打破军种之间、联邦部门之间和国家之间自上而下机构模式的榜样”。他还认为,这还需要各军种“跟上更加扁平化、更快和合作更紧密的世界发展”。
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把这个概念称作军队面对未来所需要的“更加创新的战略和联合方法”。在5月份海军联盟“海空天博览会”上,盖茨把海军和空军之间的一体化作战概念称作“振奋人心的发展”。他说,“这个概念可以像20世纪末的空地一体战概念一样,促进21世纪初的美国军事威慑能力”。
3.“空海一体战”战术分析
面对中国第二炮兵的导弹优势,美军首先必须分散部署它在西太平洋的航空兵资源。第二是加固机库和跑道快速维修能力。针对中国还在继续开发具有打击航母能力的中程弹道导弹(ASBM),美军的回应是先发制人,干扰甚至摧毁远程预警和火控雷达以及卫星。第三是动用高度隐形无人战机(X-47B/X-45C级别),突破中国防空网,直接猎杀中国第二炮兵机动平台和C2系统,并提供不间断侦察监视。
美军战术应用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1)分散部署西太平洋航空力量,抵消中国第二炮兵导弹威胁;
(2)加固机库和跑道,降低中国第二炮兵导弹袭击后造成的危害;
(3)提高跑道抢修能力,降低中国第二炮兵导弹袭击后造成的危害;
(4)在西太平洋增加部署潜艇,以分担航空兵作战任务 ;
(5)加强网络保护 ;
(6)加强太空资源保护;
(7)扩充战场监视资源。
美国众议院通过的2011年的国防授权法案第1234节提出要针对潜在敌对国家的高级封锁能力造成的威胁进行防御,其提及的相关内容包括:
(1) 发展联合海空战斗概念;
(2) 扩展未来远程打击能力;
(3) 开发海底战优势;
(4) 提高美国前线部署和基地设施的灵活性;
(5) 保证进入太空和利用太空装备的能力;
(6) 提高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侦察和监视能力;
(7) 保证网络空间安全;
(8) 发展区域导弹防御结构 ;
(9) 击败敌人的传感器和作战系统;
(10) 提高美国海外部队的部署和反应能力。
美国海军陆战队目前正在研究的“分散式作战”则是“空海一体战”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分散式小单位作战,而非两栖突击,海军陆战队放弃了由海登陆、机动作战的传统思维,转为从舰到目标区(Ship-to-Objective)、两栖与山地战相结合,用直升机突击到岸滩后方纵深目标,进行空中突击作战或渗透作战,其目的不是打常规战,而是打击中国第二炮兵的隐蔽基地,这么做的目的是增强打击的精准性。因为来自科索沃战争的经验是,在丛林和高山地区,空中打击精度不高且容易受假目标欺骗。
美军现在最小的地面战术单位是陆战远征队(MEU)的营登陆队(Battalion Landing Team),它是由陆战步兵营加强而来的。而美军认为,现实战争需要更小规模的地面部队独立机动、独立作战,故提出了连登陆队(Company Landing Team 简称COLT)的概念。一个连登陆队(COLT)可以投入距海岸线40公里的内陆单独行动,合成兵种作战下放到了连级单位。连登陆队(COLT)火力支援基本上全靠外援,其建制内C4ISR能力也基本达到陆战远征队(MEU)水平。
连登陆队(COLT)是陆战队战斗实验室的项目,最早可追溯到2004年至2006年的分散式作战(Distributed Operations;DO)项目;严格地讲,连登陆队(COLT)项目明年才会正式开始,现在还处在强化连级作战(Enhanced company Operations;ECO)项目阶段。连登陆队(COLT)战术运用也有创新,既可以单独自主行动,也可以依据实况由若干个附近的连登陆队(COLT)临时合成。如果遭遇强于自己的敌军时,它所欠缺的是火力,必然得依靠空中支援。今年7月将有一次强化连级作战(ECO)的登陆演习,旨在收集经验并为明年的EMO/COLT(Enhanced MAGTF Operations/Company landing team)项目提供概念基础。演习示意图见图1。此次演习地选择了珍珠港东北部的山地,地形上与福建沿海山地相近,其目的性由此可见。


图1:计划2010年7月进行的强化连级作战(ECO)登陆战演习示意图
2009年11月19日在佛罗里达州巴拿马城举办的“美国国防工业协会(NDIA)远征作战研讨会”上,海军陆战队作战实验室(MCWL)试验科主任海军陆战队退役上校Vince Goulding披露了未来强化海军陆战队空陆作战(EMO)项目试验计划:
2011年:EMO LOE 1 指挥与控制,情报、侦察和监视/火力(实兵)
•发展和评估可以增强海军陆战队空陆特遣部队能力以支持强化连级作战行动的火力能力;
•确定和评估C2/ISR 相关能力,增强此类能力以促进海军陆战队空陆特遣部队,全面采用强化连级作战行动。
2012年:EMO LOE2 后勤 (实兵和虚拟)
•太平洋美国海军陆战队 (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
•确定和弥补后勤能力差距并发展后勤能力以促进海军陆战队空陆特遣队支持强化连作战行动。
2013年:EMO LOE 3 海军陆战队空陆特遣部队(虚拟)
•评估在之前项目中所测试的增强的C2ISR、火力和后勤能力的联合影响。
2014年:EMO 4 海军陆战队空陆特遣部队(实兵和虚拟)
•总结EMO 状况;
•提供实兵演练,让海军陆战队作战发展司令部(MCCDC)评估C2ISR、火力和后勤能力的联合效果。



图2:强化连级作战实验项目发展示意图
实际上,美军也可以采用陆军特种部队如游骑兵(Ranger)来完成此项任务,因为如果中国采用中程弹道导弹攻击航母,导弹配置通常在大陆沿海一线,而对中国沿海一线的入侵与渗透行动,除非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在台湾作训驻扎,才能执行此项任务,但显然这是对中国领土和主权的变相侵犯。在此形势下,美军采用陆战队进行海上攻击并补给的方案更可取。
4.“空海一体战”所涉及的主要装备及发展走势
“空海一体战”顾名思义是在空中和海洋上进行,实际运行还高度依赖空间和网络空间能力,这里的海洋是指远离海岸线的公海或者岛屿,例如关岛。海军是“空海一体战”的主体,而空军受地理限制,它在空海一体战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如海军突出。空军的作用主要体现在提高空基ISR能力和攻击敌人的相应作战能力。
4.1美国海军主要装备发展走势
“空海一体战”以中国为假想敌。是海军和空军合作的大项目,要比远距离打击更为迫切。海军方面,主要是考虑到两个项目:一个是作战无人机,X-47B可能不再仅仅是技术验证,如果2015年前技术成熟的话,会被直接列装,到底是作为ISR/攻击性质的猎歼平台还是单纯攻击平台,海军还在酝酿中。在今年2月份发布的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审查报告》中,重申了对无人机继续进行投资的承诺。另一个重点是发展“弗吉尼亚”级潜艇,增强其攻击性能。这个涉及到海军和空军准备搞的联合高速巡航导弹。
舰载无人空中监视和打击系统(UCLASS)计划。UCLASS的目的是发展一种隐蔽性高、可以以航母为基地的无人机系统,执行情报、侦察和监视以及打击任务,是为反介入作战而优化的平台。据《国际防务评述》2010年5月7日报道,美国海军对于新型舰载无人空中监视和打击系统(UCLASS)发出了信息请求书(RfI),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GA-ASI)、诺•格公司和波音公司都对此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其中波音公司的设计概念尚未命名,而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将会提交“海上复仇者”设计概念,诺•格公司将会提供X-47B设计概念。
X-47B如果真成为实战平台,其潜力巨大。首先,美国海军势必会减少F-35C的装备数量。第二,美军新一代电子战系统NGJ也可以考虑使用X-47B,而不再升级改造EA-18G。第三,X-47B可携带近2吨的内部载荷,发展潜力可观,除了武器,还可以携带各种大功率空中或地面传感器。也可以同时带武器和传感器,成为猎歼平台。最后,X-47B航程近4000公里(不加油情况下,X-47B具备加油能力可以进一步延长作战半径),保证航母即使部署在远离海岸的情况下照样能发挥作战能力。这是对付反介入环境的最有效办法。如果执行单一攻击使命,一架次X-47B可携带2枚900千克JDAM或8枚SDB。如果执行ISR/攻击猎歼使命,X-47B所载弹药减少一半,携带EO/IR/SAR/GMTI/ESM/IO传感器。诺•格公司设想的X-47C,载量达到4吨,翼长52.4米。
值得注意的,美国唯一的第六代战机计划——海军的F/A-xx,已经正式被无人战机N-UCAS所取代。
未来十年,海军的投资将侧重于加快舰载无人机的研制步伐。“无人战斗机系统验证机” (UCAS-D)将加速舰载无人机的研制步伐并计划在2013年进行舰载适应性验证。2020财年将投入约70亿美元用于研制多用途无人机平台。海军目前正就这种未来海基无人机系统(CVN UAS)的主要性能进行分析研究。可选择范围较广,包括用于不规则战争的、具有长续航能力的ISR/攻击平台和为应对先进防空系统而设计的隐身无人机系统。


图3:2011-2020财年多用途无人监视与攻击机数量及投资趋势
远程反舰武器LASM。随着中国远洋海军日渐强大,远程高效反舰导弹成为空海一体战核心组成部分。海军设想用战术无人机BAMS(RQ-4N)与P-8巡逻机一起行动,前者为后者捕捉目标。后者作为反舰武器发射平台。类似当年俄罗斯用轰炸机携带远程反舰导弹对付美国航母。JSOW-C-1安装双向数据链,可拦阻在近海和公海航行的舰船,满足海军近期对反舰武器的需求。中期考虑,海军需要一种性能更好的反舰导弹,不仅可以空射,也可以在战舰上用VLS发射,用它取代服役数十年之久的“捕鲸叉”导弹。自从2009年“捕鲸叉III”项目取消后,迫使海军重新考虑其反舰武器需求。目前候选方案有JSOW-ER、JASSM-ASuW、JSM三项。JSM的优势在于它能内置于F-35战机,并且是一种专用反舰武器(JSM是挪威NSM的衍生型号),技术风险最低。远期来看,国防先进技术研究计划署的远程反舰导弹(LASM)潜力最大。LASM现在还处于技术演示阶段,承包商洛-马公司同时进行两种模式的LASM评估:弹道导弹和高速巡航导弹,以证明哪个技术更为有效。LASM可以说是美国对中国反舰弹道导弹威胁的一种直接回应。
高音速巡航导弹。目标是5年内列装一种“战斧”级(1000~1500公里/450千克战斗部)海空军联合武器。该导弹从起飞到飞越全程只需15~20分钟,而“战斧IV”飞越全程需要1.5小时。该导弹可以用海军水面战舰VLS和潜艇发射,也可以从空军轰炸机上发射,用来对付临岸和近岸数百公里内的高风险高价值目标。高速巡航导弹与无人战机可以很好地起到互补作用,前者适用于临时获取需要及时应付的陆基目标,后者则作为高突防高持续性直接攻击平台,适用于那些严密设防的地面目标和随机捕捉到的目标。2010年5月26日,美国空军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太平洋海岸,试射了一枚X-51A型高超音速巡航导弹,导弹最高速度达到马赫数6。X-51A在以最高速度飞行200多秒后坠入太平洋。
常规快速全球打击CPGS。“常规快速全球打击(CPGS)”计划是美国正在实施的一项战略计划,旨在获得对移动目标、深埋加固目标、时隐时现目标等多种目标的全球快速打击能力,这些目标可能是恐怖分子藏身处、敌国导弹发射架和指挥控制系统等。2009财年,美国国会批准为CPGS计划共计拨款1.476亿美元,其中0.45亿美元用于研发“兵力运用与从本土发射”(FALCON)计划中的高超声速滑翔飞行器(CAV)。美国计划于2014-2020年获得CPGS系统的初始作战能力,这些备选的CPGS系统包括常规型“三叉戟-2/D5”导弹系统(近期方案——CTM-1;中期方案——CTM-2)、“潜射全球打击导弹”(中远期方案——SLGSM)、“常规打击导弹”(CSM-1,CSM-2)高超声速巡航导弹等。目前,美国正在对CPGS的各种方案进行进一步的评估,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是评估CPGS所需解决的关键技术问题。
虽然美国此前已公布该计划,但具体内容仍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该报道称,新型武器将于2014年或2015年初步部署,而全面部署则将从2017年开始。美国政府在2011年度预算案中就CPGS提出了2.5亿美元的预算请求,以作为调查费用。
2011财年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DARPA)新增加了一个项目:弧光(ArcLight),这是一个新的常规敏捷性全球打击(CPGS)演示项目。它用的是“标准-3II”弹体和高速滑翔器装弹,战斗部只有90千克,射程高达3600公里,直接用海军垂直发射系统发射。
SSGN巡航导弹核潜艇。海军现役4艘SSGN巡航导弹核潜艇具有很好的隐身性能及强大的对地攻击火力。高速巡航导弹研制完成后,会率先装备它们。而海军三十年造船计划并没有提到SSGN的后继者,这些平台预计在20年内先后退役,要么延长服役寿命(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核潜艇需要更换核反应堆燃料),要么就是对部分将来建造的“弗吉尼亚”级攻击核潜艇进行改造以提高其携带导弹的能力。海军目前是偏向后者,在役的“弗吉尼亚”级艇可携带12枚巡航导弹。
多层弹道导弹防御。美国弹道导弹防御战略重点转向了以“宙斯盾”战斗管理系统和陆基“标准-3”拦截导弹为基础的战略。“标准-3IB”完成了设计评估,目前正在为2011年一季度将进行的首次外大气层飞行测试做准备。“标准-3IB”系统包括改进的传感器、数据处理电子系统和能源管理系统。与日本合作研发的“标准-3IIA”拦截导弹直径为21英寸(53厘米),预计2011年1月进行设计评估。“标准-3IIA”拥有更大、更灵活的动能弹头以及可以从更远处探测目标的传感器。这种类型的拦截导弹推进力更大,因此可以利用较少的导弹防御更广的空间。这种导弹有海基和陆基两种型号,预计2018年会在美国的欧洲导弹防御计划中采用。
继续推进先进导弹防御雷达(AMDR Advanced Missile Defense Radar)计划来进一步确定海军部大型水面作战舰的长期发展计划。过去几年中,海军已经实施了一项研究:为“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舰体安装一套先进导弹防御雷达组合来满足美国海军近期和中期的舰队防空和反导需求。美国海军认为这可能是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
战区高空区域防御(THAAD)系统是美国在90年代为战区导弹防御(TMD)计划重点开发研制的第一个专门的陆基系统。其主要目的是:1)用“直接碰撞杀伤动能拦截弹”技术防御中远程战区弹道导弹,旨在保卫大的区域免遭射程小于3500公里的导弹的攻击;2)作为陆军双层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高层防御系统,既可以在大气层内40公里以上的高空、又可以在大气层外100公里以上的空间拦截来袭的弹道导弹。可防御“少量、复杂”弹头的系统将在2011年问世。
联合高速船JHSV。美国海军三十年造船计划中唯一产量有所扩大的船型是JHSV联合高速船。除了陆军购买5艘JHSV之外,海军订货增加到40艘左右,并正在考虑用JHSV与LCS混编为濒海两栖作战群,与远征打击群形成高低搭配。以JHSV与LCS为基础的两栖作战群,可以搭载营/连级规模的陆战远征部队。
重启“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所有新建造的导弹驱逐舰在交付的时候都将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不仅如此,2016财年以后采购的该级舰将以弹道导弹防御作为主要任务来建造。尽管要确定其最终的设计方案仍需假以时日,但是可以想见,“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的衍生型必将升级其雷达和处理能力,并对相应的动力系统和冷却系统进行改进。这些经过升级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采用了最好、最新的技术,进一步提高了一体化防空反导能力,是衔接今天能力和下一代巡洋舰能力之间的桥梁。这种新舰的造价是以现有“阿利•伯克”级舰为基础确定的。在完成了舰体和雷达研究之后,海军正在确定这些新型防空反导雷达驱逐舰的需求,并在未来报告中调整这些舰所需的费用。
4.2美国空军主要装备发展走势
从设计思路来看,美国下一代航空作战平台,无论是NUCAS还是空军下一代轰炸机(LRS),均必须ISR兼攻击两用,单一使命平台已经成为历史。
战略无人侦察机RQ-4“全球鹰”。RQ-4 “全球鹰”是诺思罗普•格鲁门公司研制的,服役于美国空军。据美国空军主管ISR的高级官员大卫•德拉特将军透露,参谋长诺顿•斯瓦茨将军与海军参谋长加里•拉夫海德计划在六月初就两军共同使用各自的RQ-4“全球鹰”和广域海上监视无人机系统(BAMS)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德拉特表示,他与海军信息管理副主管大卫•多塞特一道,在RQ-4和BAMS在训练、基础设施以及作战方面,“已经达成多项一致意见”。德拉特说,两名主管已在研究周三提出的MOU,并希望遵守空军和海军在周四讨论会上的意见。该飞机将广泛用于联合支持美国本土、安德森空军基地、关岛以及意大利西西里的西格奈拉(Sigonella)基地。军队也正在研究联合训练课程、飞行员互换、维护以及承包商维护等相关问题。
近期,空军将在2018年以前采购39架RQ-4“全球鹰”无人机。通过加装合成孔径雷达和光电红外传感系统后,“全球鹰”可在昼间、夜间和恶劣气候条件下执行目标情报观测任务。空军将改进其老式指挥与控制(C2)机队,但目前正在评估未来采用新平台的替代方案。
MQ-9“死神”无人机。多用途战术无人机也能起到一定作用,这包括MQ-9“死神”无人机以及其后继者MQ-X。不过,MQ-9受射程和非隐身限制,在空海一体战中所能起到的作用有限。MQ-X如果与海军无人战斗机最终合并为一个联合项目,将更具潜力。近期,空军将继续引进MQ-9“死神”无人机。这种无人机可携带制导弹药,是一种兼具精确打击能力的优秀的ISR平台。MQ-1和MQ-9的空中在位数量将从2011年的50架增加到2013年的65架。当安装了“广域空中传感器”系统后,MQ-9的视野将更为开阔,从而能扩大监视区域。此外,空军还将使MQ-9具备电子战能力。近期引进的MC-12W ISR飞机对加强空中在位能力起到了补充作用。
未来空军还将考虑MQ-9 的后继平台,通过分析来确定后继无人机的作战能力和装备数量。


图4:2011-2020财年多用途无人监视与攻击机采购数量
远程攻击平台(LRS)。空军对空海一体战的另一个贡献可以是下一代轰炸机。2006版QDR提到的2018轰炸机在2010版QDR中正式更名为远程攻击平台(LRS),服役日程表从2018年推迟到2020年。空军至今也没有决定是采用载人还是无人设计,常规轰炸机还是常规/核两用轰炸机。比较有可能的是采用“系统之系统”发展模式,即开始型号为载人模式,后继型号为无人模式。可以肯定的是,LRS与UCAS设计思路大体上是一致的,必为ISR和攻击兼具。LRS无非就是航程更远些,载量更大些。空军可以现役和将来的隐形飞机(B-2A,F-22,F-35,LRS,MQ-X)编组一支反介入空天远征队(AEF),在台海或者朝鲜半岛战时吃紧时部署在关岛上。
新一代运输机。空军在空海一体战中的第三种贡献是空运。2015年,空军计划开始研制新一代运输机。此运输机可能是机身机翼一体化的“飞翼式”隐形设计。隐形运输机能像隐形战机和轰炸机那样突破反介入环境,安全有效地提供所需兵力和装备。这也是空海一体战不可缺少的。
第五代隐形战机。夺取并维持制空权任务主要由F-22、F-35承担。美国空军共引进了187架F-22A,2004年和2009年各坠毁1架。所剩部分仅有150架是战备飞机,显然无法满足空中优势使命。F-22A机队型号组成:63架F-22A Block30和87架F-22A Block35作为战备库存,34架F-22A Block20用于训练和测试,其余两架为专用测试平台。Increment3.1升级方案定于2012年开始实施,Increment3.2升级方案定于2016年实施。
F-35A型机初步形成战斗力的时间推迟到2016年,这是F-35最迟服役的型号。相比而言,海军陆战队F-35B计划在2012~2013年期开始服役。F-35采购目标未变,空军还是1700架左右。目前研制推迟已经造成价格大幅上涨,从2001年的5000万美元涨到2010年的1.12亿美元,采购数量将会有所减少。
根据美军2011财年计划,美国空军既定政策是不采购新的四代战机,排除了引进F-15SE“沉默鹰”(Silent Eagle)的可能性。现役F-15E和179架服役时间最短的F-16C将获得AESA雷达(APG-63(V)3)和AIM-120D空对空导弹,升级为所谓四代半战机,F-16C用于补充F-22A执行制空权任务。获得AESA雷达的F-16C被命名为“金鹰”(Golden Eagle),将承担起未来国土防空的重任,包括防御巡航导弹的使命,这部分飞机将由空军国民警卫队承担。F-15C计划将服役至2030年。2011年之后,F-15C/D库存降至250架左右,其中199架为战备飞机,其中176架为F-16C“金鹰”。
由于无法实现空优战机全部隐形化,迫使美国空军修改战术。F-16C“金鹰”将与F-22A同时出征,前者通过电子干扰以支援后者突防来完成任务。F-15C其他优点还包括持续航行性能和载弹数量,弥补F-22A不足。
有关空军其他战术飞机规划为,所有347架A/OA-10A都将陆续升级到A/OA-10C,使其获得数据链和使用精确制导弹药的能力。233架早期生产的A-10还将更换机翼以延长其服役寿命。A-10计划服役到2030年之后。F-16服役寿命目前定在2024年前后,由F-35A接替。在此之前,F-16机体型号通用化项目(CCIP)将在2010年底完成。届时只保留F-16C/D Block40/42和Block50/52。
4.3美国海军陆战队装备发展走势
连登陆队(COLT)进入内陆行动,主要以直升机为运载平台,即MV-22倾转旋翼机和将来的CH-53K直升机。因MV-22型机内无法运载“悍马”装甲车(HUMMER)以及防地雷反伏击车(MRAP)。那么可以猜测,连登陆队(COLT)机动除了徒步之外,唯一可行的代步工具是非装甲的全地形车(All-Terrain Vehicle;ATV)或者轻型突击/机内运输车(LSV/ITV)。由此,我们可以再推断出连登陆队(COLT)是想依靠机动而非装甲来提高生存性。另外,美国海军陆战队准备今年年底装备无人驾驶运输直升机,为连登陆队(COLT)长期行动进一步创造条件。
中型空中突击平台MV-22倾转旋翼机。MV-22是世界上机动性最强的战场攻击支援平台。传统直升机受到水平旋翼和飞行速度的限制,而MV-22既可以像普通直升机那样前进,也能如螺旋桨飞机那样高速飞行,它能以相当高的速度爬升或下降,总之,与其他中型直升机相比,MV-22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在战区着陆或撤离。这将是连登陆队(COLT)的有力支援工具。
重型空中突击平台CH-53K“超级种马”直升机。目前处于研究状态中的CH-53K具有3台6000轴马力的涡轮发动机,采用新型旋翼材料和更宽敞的机舱。美国海军的设计需求是一个晚上可将整个远征旅运送至着陆点。英国《飞行国际》网站2010年5月10日报道,西科斯基公司的CH-53K直升机项目已经推迟到2018年,但通用电气公司(GE)7500轴马力级的GE38-1发动机项目仍将按既定时间表进行。目前的项目计划是,GE公司仍可以提供GE38发动机用于地面试验,直到直升机机身交付,可用于飞行试验。GE公司已于4月交付了第二台GE38发动机用于地面试验。首台GE38发动机的性能已经超出了该项目的预期目标,该发动机至2月15日已经实现了176次开车和177小时的运行,并且实现了持续输出7760轴马力的功率,峰值甚至达到8300轴马力,超出了 CH53K直升机需求的7500轴马力的上限。
据《简氏防务周刊》透露,因项目推迟的原因是主承包商“西科斯基”一直找不到拥有适当专业经验的下级承包商,而且也担心下级承包商不能同“西科斯基”的发展进程保持一致。而且由于海军的CH-53HK项目发展速度缓慢,原来的国会资金转移到了其他项目。五角大楼决定将订单增加44架造成了项目总额从原来的187亿美元增加到了255亿美元。


图5:重型空中突击平台 CH-53K假想图
AH-1Z“毒蛇”直升机。连登陆队(COLT)深入内地执行任务时,火力支援依赖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AH-1Z“毒蛇”直升机是AH-1W“超级眼睛蛇”的后继者,作为陆战队未来数十年的攻击直升机。贝尔AH-1Z“毒蛇”直升机,又称“超级眼镜蛇”,是一种双引擎攻击型直升机,主要特征是配有4片螺旋桨叶,复合材料主旋翼系统,完全集成的武器、航空电子设备和通信系统。
据海军技术网2010年2月8日报道,美国海军授予贝尔直升机公司一份长期的材料和组件采办合同,以建造新型UH-1Y“毒液”直升机和AH-1Z“毒蛇”直升机。此项工作将在德克萨斯州的阿马里洛进行,预计2014年1月完成。
下图中AH-1Z“毒蛇”直升机外挂8枚“地狱火”空对地导弹(将来是JAGM空对地导弹)和38枚70毫米火箭弹(将来是同口径的APKWS II制导火箭弹),2枚“响尾蛇”空对空导弹,前置20毫米三管加特林机炮,上方是AAQ-30光电/红外瞄准系统,能与AH-64D的APG-78“长弓”雷达相媲美。


图6:AH-1Z“毒蛇”直升机
轻型突击/机内运输车(LSV/ITV)。ITV要求不仅能在CH-53直升机内也能在MV-22型机内运输,ITV侦察型已全面替换了原来的LSV。军方最终采纳的ITV/LSV是已淘汰的M151 FAV快速突击车(吉普)改造型,由美国“咆哮者”公司改装之后重新出售给陆战队,单价飙升到40万美元/辆,陆战队计划购买超过700辆这种改装吉普,大部分是LSV型,装备侦察营,少量是ITV型装备120迫击炮连。
模块化先进武器机器人技术系统(MAARS)。作为一种新型远程遥控武器系统,MAARS机器人配备有机动性很强的履带式底盘,最大行进速度可达12公里/小时。为了进一步提高机动速度,福斯特-米勒公司还准备为MAARS换装轮式底盘。该机器人配备有卫星导航系统、光学和红外传感器、激光测距仪,以及可使操作人员在一公里外进行遥控的通信和数据交换系统。
MAARS的旋转炮塔上既可以安装杀伤力巨大的M240B型7.62毫米机枪,也可以安装用于发射烟雾弹、照明弹、催泪弹和杀伤榴弹的多用途发射器。由于采用了模块化设计方案,MAARS还可以安装其他设备。尤其是可以更换为负重能力为45公斤的机械臂,用于执行排雷和清除爆炸装置的任务。当然,它也可以装备扩音器和能够使敌军士兵暂时失明的激光武器。MAARS所配备的新型系统可使其避免向己方士兵开火。据悉,操作人员可为MAARS机器人设定允许开火和禁止开火的范围。此外,该机器人上还安装有一套特殊的系统,能够避免其向美军阵地开火。MAARS上的导航系统中还集成了传感器,这使其能够时刻将自己的位置显示在己方坦克、车辆和其他军事装备所配备的电子地图上。
XMQ-19A“探空器4.7”无人机。目前作为测试平台来检验新型UAS技术;为连登陆队(COLT)提供ISR能力,最有可能选中的是小型战术无人机(STUAV)方案。
地面无人支援系统(GUSS)。无人越野车系统,负载500磅,可以遥控,为班或排提供补给,以减轻负担,节约水和动力。
连登陆队(COLT)C4ISR装备。主要由分布式战术通信系统 (DTCS)、下一代指挥与控制系统(NGC2)、连级作战中心(CLOC )移动战术网络(METN-CE)和松下 CFU-1终端组成。
分布式战术通信系统 (DTCS)使用范围从100英里扩大到250英里以上,支持“从舰到目标机动作战”(STOM)。两栖攻击舰装备的舰载DTCS可以提供从登陆部队作战中心(LFOC)到连级作战中心(CLOC)的超视距通信保障能力。
下一代指挥与控制系统(NGC2)采用移动网状网络技术、压缩运算等技术,提供网络位置信息及网络管理能力,形成无缝网络信息传输与控制。
连级作战中心(CLOC )移动战术网络(METN-CE),可将当前的海军陆战队作战实验室的DTCS、TW、模块化移动指挥与控制(M2C2)或战术级作战人员信息网整合在一起,为连级作战中心创建一个移动的、超视距的战术网。
松下 CFU-1终端,是排级和连级单位采用的装备,是未来指挥所(CPOF)和战术地面报告系统(ITGR)的作战和计划工具。
4.4虚拟领域装备发展走势
空海一体战最后一道也是最为关键的环节是太空与网络空间的保护。丧失太空与网络空间等于不战自败。这是美军当前最薄弱的环节。美军认为,在保护空间资源方面,首先得拥有空间感知能力;其次,建立多重预备能力;第三,发展有限的空间进攻力量。
随着军用通信系统战略战术层次联网融合一体化,网络攻击/电子战/信息战之间界限越来越模糊。反介入一方在国土防御方面,防空占有很重要位置。压制克制防空系统,直接又有效的措施是电子战。美军认为,将来压制防空使命(SEAD)绝不仅仅是发射诱饵迷惑防空雷达或者用反辐射导弹摧毁防空雷达,其决定性因素是电子软杀伤,并逐步演变为真正的网络战,直接侵入敌方战术网(这里专指敌方防空系统C2BM系统)。正是因为此原因,2011年海军预算草案决定增加购买26架EA-18G电子战机,原先计划撤销的4个海军远征电子战中队予以保留。EA-18G、F-35,还有战术无人机均被考虑作为下一代电子干扰器(NGJ)的携带平台。
另一需要特别关注的是美空军的“舒特”计划,该计划是美国空军实现从传感器到射击器的无缝一体化作战网络的计划之一。“舒特”计划的目的是将情报、监视与侦察(RC-135V/W“联合铆钉”电子侦察机)与进攻性反信息作战(EC-130H“罗盘呼叫”电子战飞机)和进攻性防空作战(F-16CJ)横向一体化集成。执行侦察任务的传感器平台通过指挥所与武器平台连接成一体化的作战网络。该计划将对我军防空指挥系统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胁。
5.结语
美国“空海一体战”尚处雏形阶段,还需要进行长期的验证、试验和完善过程。鉴于美国目前财政情况依然吃紧,今后5-10年内军费压力增大,如何支付“空海一体战”将成为一个很大问题。
据美国《空军时报》网站5月23日报导,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的分析家承认,对五角大楼领导人而言,按“空海一体战”制定者要求的那样,对政策和开支进行必要的调整是非常困难的。从财政方面讲,国会必须资助各类新的武器系统和建设项目,其中包括新的远程轰炸机,新的反舰导弹,以及能够抵御导弹袭击的飞机库和跑道,还有在太平洋小岛上扩建备用机场等费用。分析家马克•冈津格说:“这将需要花费数十年的预算开支。”
空海一体战属于高端常规战争,仅对新武器的投资就会是巨大的负担,美军面临开支零增长的形势,势必要从其他方面挤出所需经费。有迹象表明,五角大楼内部正在辩论对兵力削减,特别是对全球反恐战(现改称海外军事行动)之后的美军地面部队。虽然美军在西南亚的战事将继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排除其开始陆续缩减陆军和陆战队,即恢复到2003年前的兵力水平:现役陆军49万,现役海军陆战队18万。
思战方能善战,善战才能不战。笔者认为,针对美军目标性极强的“空海一体战”,短期内,应在以下几个方面采取有针对性的策略:
一是加强反卫星武器研制,打击美军弱点环节;
二是加快网络战力量体制建设,制约美军整体实力的发挥;
三是密切关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术转型,进行针对性的反渗透和山地战训练。
长期来看,不断提高部队的现代化装备水平和训练能力依然是重中之重。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军和美军均视对方为假想敌(OPFOR),由于台海局势的稳定,短期内开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长期的局势相对复杂。从历史上看,1882年袁世凯在朝鲜诱捕大院君,日军尚无法与清军抗衡,13年后,甲午战败。对中国及其近邻而言,朝鲜半岛的局势将直接影响中国的未来,“天安”舰事件已经暴露苗头,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因此,台海局势已经被未来的朝鲜半岛局势所取代,成为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战略目标。
在今后一段时期里,高科技武器装备的发展依然是美中双方共同追求的制胜法宝;未来不容乐观,但未雨绸缪,知己知彼,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
  李健,男,退役于中国海上卫星测控部,知远战略与务研究所创始人。
  郭惠志,男,青岛科技大学情报学副教授,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江明,男,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美军研究专家。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 2010》,P55
  《Why AirSea Battle?》 by Andrew F. Krepinevich 见http://www.csbaonline.org/4Publications/PubLibrary/ R.20100219.why_airsea_battle.pdf
  关于此问题的总体介绍,见安德鲁•F•克雷皮内维奇:《五角大楼之递耗资产》,《外交事务》杂志2009年7-8月号。
见哈罗德•R•温顿:《合作与紧张:越南战争至“沙漠盾牌”行动期间的陆军和空军》,第100-199页,《参数》杂志1996年春季号。
  A NEW AIR SEA BATTLE CONCEPT: INTEGRATED STRIKE FORCES,by Commander James Stavridis, U.S. Navy,National War College May, 1992
  克里斯托弗••卡瓦斯、瓦格•穆拉甸:《新计划将重新定义空—海军联合作战》,《空军时报》2009年11月16日,见http://www.airforcetimes.com/news/2009/11/airforce_navy_cooperation_111509w/
  Toward a Modern Seabased Expeditionary Capability,NDIA Expeditionary Warfare Conference Panama City, FL;19 Nov 2009,P7
  Toward a Modern Seabased Expeditionary Capability,NDIA Expeditionary Warfare Conference Panama City, FL;19 Nov 2009,P3
  《美国“快速全球打击”计划关键技术分析》,周 伟 岳江锋
《美海军作战部递交国会的报告:2011财年海军造舰长期计划》
美国《空军杂志》网站2010年5月28日
《美国国防部2011-2040财年飞机投资规划》
《美媒:美将推进海空联合作战对付中国》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1703213.html

TOP

本帖最后由 .过客. 于 2010-7-5 18:08 编辑

方向不错

TOP

呵呵,米帝有很多重要节点的,如过于依赖卫星系统等,只要一开战把这些米帝眼睛耳朵全捅下来,米帝战力立即后退20年,这还没包括什么网络.伤亡承受力...等等死穴

TOP

过去两年中,美国海军对其水面战舰发展做出重大决定与调整。

DDG1000驱逐舰从原定7艘减产到3艘,并且放弃了双波段雷达(DBR)中的S波段雷达SPY-4,只保留X波段雷达SPY-3,为将来可能升级到防空与导弹防御雷达(AMDR)定好基础。

恢复DDG51FlightIIA驱逐舰生产线,增产9艘。

停止CG(X)未来驱逐舰项目,选择DDG51FlightIII驱逐舰作为未来水面战舰,为其研制防空与导弹防御雷达(AMDR),计划建造24艘。

如果以上计划得以实施,作为中流砥柱的DDG51,总产量为95艘,成为战后美军舰之最。最后一艘DDG51将在2030年左右服役。

巡航舰现代化项目(CMP)未动,22艘安装有垂直发射系统(VLS)的CG-47都将得到升级。

在2010年夏宣布濒海战斗舰(LCS)获胜方案,并重启招标来选择制造厂家。首批量产LCS
合同为5年期,产量为10艘舰。

防空与导弹防御雷达(AMDR)也是S和X双波段雷达,介于DDG51舰体比CG(X)小了许多,AMDR宽度设计从原先6.7米缩小到4.3米,势必影响性能。此外,DDG51所能携载武器受制于MK41垂直发射系统,但问题不大,因为奥巴马政府已经否决了动能拦截弹(KEI)而是采用标准-3BlockIIB用于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防御。DDG51另一个技术风险是电力供应,新雷达以及设想的电子炮和定向能武器均需大量电力,DDG51舰体进一步开发潜力受约束。
DDG51在空海一体战中担负有重要角色,其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可用来抵消敌对国的弹道导弹(包括反航母弹道导弹)威胁,亚音速和超音速巡航导弹甚至敏捷性全球打击又使其作为对敌攻击利器。关于后者,参照国防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的弧光(ArcLight),其官方网址:http://www.darpa.mil/tto/programs/arclight/index.html
该武器射程达到3600公里,20分钟内完成飞行,90千克高动能战斗部可应付所有地面目标,对付地下目标亦有一定作用。

TOP

弧光试验的具体时间定了么?

话说为何要一下子试那么远的射程,如果是作为对付极少数特别目标的武器,SLIRBM的部署量足可满足要求,技术难度也较低,潜艇相对来说也更容易抵近目标区部署.
把尺寸限定在MK41的运用范围,恐怕还是想发展一种不依赖舰载机的普及化打击武器.

另外CGX中止以后,老美就真的完全不打算搞一款新一代的水面舰艇?总结DDG1000的建造使用经验,及待相关技术更成熟后,发展出CGX经济缩小版,这样的方案不更有长远眼光么.伯克的身子终究不适合定向能时代.

TOP

从海军总体宏观角度看,一艘朱姆沃尔特级导弹驱逐舰设两座被称为先进舰炮系统(AGS)的155毫米舰炮是巨大败笔,越往远看败笔越大。极大消弱其远距离精确打击能力,极大消弱其空海一体战能力。应取消这2座155火炮,腾出空间设远程导弹垂直发射系统或f35的停机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