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蚕食战------ 21世纪大国间战争之可能样式

回顾人类战争历史,可以发现一个现象,如果大国间的战争是在短时间内发生的并且被占领者的文化程度比较高,那么这个战争的结果即使一方完全占领了对方的领土那么也不能长久的统治,而如果战争的双方或者多方战争是长期的,经过了经济文化的交流,那么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一方可以完全的取得最后的领土和统治权。后者,就是历史上的长期战争,交融战争,或可以叫做蚕食战。古代的历史就不多说了,就说近现代的,俄罗斯帝国的发展就是蚕食战的一个表现,俄罗斯所征服的亚洲地区的文明程度往往比较低,而欧洲部分倒是比较高,所以俄罗斯的长期领土在亚洲地区最多。到了二战,第三帝国跟苏联交战,就属于前述的前者现象,也就是在短时间内占领了苏联的重要领土,而最后却很快的崩溃。
      为什么会发生前述的两种现象?可以从战争本身来解释,同时引入一个概念,叫“势力线”,合在一起那么就更好解释了。战争一般说来是比较剧烈的,一个国家的势力范围如果用势力线来表示的话,那么战争结果就是势力线的表现。在中国古代,战国时代,秦朝的势力线是不断地延伸的,这是通过战争来表现出来的,当然,战争本身是极为剧烈的,所以最终还是通过侵犯到核心领土范围即通过最后十年的秦灭六国来完成最后一击,结果是中国的领土经历百年战争形成了雏形,这就是古代的蚕食战。什么是蚕食战?即势力线有多大,一个国家的军事行动空间就有多大,而且在一定的时间范围,交战就在这条势力线上。再提提二战,德国当时的势力线在哪里?应该在苏联南北贯穿莫斯科的大铁路动脉左边大约两百公里处,也就是说尽管德国是短期到达了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一线,但是可以长期固守在大动脉的左边。   到了二战以后,随着核武器及导弹技术的出现和发展,大国间的战争看似不可能了,但是,并不是说不可以交战了,远的不说就说进入两千年后,俄格战争就很说明问题,这就是俄罗斯和北约的一次交战。不过作战样式有些新的特点,那就是,要么是大国直接和小国(对方大国的代理人)在对方核心领土范围交战,要么就是大国间直接的战争,只是说不在核心领土范围交战而是在势力线上交战,这就是说21世纪的大国间战争最可能样式就是蚕食战。这里不得不提提现在比较热的美国针对我国、伊朗的空海一体战。其实这个提法就有问题,因为这个战法包括了直接打击中国的核心领土范围即中国国土内部的导弹基地,而不是交战于中国现在的势力线一带,所以空海一体是打不起来的,而在今天中国的势力线上就不一样了。现在中国的东边势力线大概在第一岛链附近,这才是交战的场所。也是最有可能发生战争的地方,这里有日本、菲律宾。它们都是美国的代理人,而美国自己呢,直接和美国交战的可能也是有的,也就在这条线上。也即是美国现在的势力范围的边界。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涉及到核心区域交战是不可能的,中美也好,俄美也好,也是不存在的,这是现代社会的发展决定的,但是双方的直接交战却是可能的,交战位置就在势力线上。会有局部的,短时间的,激烈的交战。当然,双方间直接攻击代理人是最有可能的。东亚也好,中欧也好,中东也好,大国的直接介入都是常见的了。

嗯,就像著名的富勒和利德尔哈特关于间接战略的辩论一样,有时候这些东西并不是那么清晰的。
富勒评价间接战略其中列举了一个非常精彩的例子;“若认为间接路线为万应灵丹,实乃大错。如果目的是要击败敌人,若能用直接路线达到此种目标,则又何乐不为。间接路线只是一种不得已的下策而已。究竟应采取何种路线要看双方的态势来决定。假使遇到一个歹徒,我有一把手枪而他没有,则我应采取直接路线,如果双方都只带着短刀,则我也许必须采取间接路线。”


从上述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了解。
   其实构成战争的方式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最高统帅部里面所得出的结论,有时候未必能一致。
   譬如2战人们普遍对蒙哥马利评价不高,认为其防御有余,进攻不足。这个评价并非说是错误,但若以此完全否定蒙哥马利的才能和背景环境多少就有些偏颇了。
   为什么呢?
   我们注意到,相比起同时期苏军名将朱可夫元帅或者美军名将巴顿将军等,蒙哥马利所在的英国综合实力终究要单薄几分。苏军在巴巴罗萨可以一败再败,但它的战术体系和综合实力却还能支持(包括领土和人力资源等)。而大英帝国在2战开始时已经不具备昔日世界强国的力量,它一旦有战略上的任何一次失败,那都必然将是决定性的。所以,尽管蒙哥马利的指挥风格有其性格导致的必然因素,但其指挥条件所要考虑的背景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这正如顾剑教授曾做过的一个形象比喻;“这就好象一个穷家庭,给了儿子很多钱让他出去闯荡,这个儿子自然就会格外珍惜这些钱的。”


    那么,说这么多到底是想表明什么呢?
    事实上,构成战争的方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个本质,一曰物,二曰人(废话?)。
    前者很好理解,不同国力背景和环境的国家,能否采用同一种方式作战,这不是很好说的。好比前段时间我们在《对中小国对应强国空袭问题的几点思考》中所谈到的,一个国力如利比亚一样的中小国,能单纯的与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进行单纯的制空争夺战吗??
    显然,这是不合适的。
    而换过来,假设说当年抗战的中国是类似纳粹德国一样的军事强国,那么它又何必去“一寸山河一寸血”呢??
   
    至于后者说人则更是一个颇为玄妙的话题。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树叶,同时也没有完全一样的人。
    不同身份、不同性格、不同习惯、不同生活经历的人,在同一个环境下所得出的结论未必就是一致的,否则的话,战争也就不会有所谓失败者了。

    也从这个意义上说,蚕食战固然有道理,但究竟是否采用,何时采用,其实更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场战争双方所要追求的目标。
    而同时我们可以预想的是,当这种蚕食战能作为一种长期指导并被贯彻于一个宏伟的战略构想中时,这种战争的毁灭性将不亚于现实的核武。

   

    笔者所最推崇的观点是这样的
    “从来我们衡量战争的程度与其毁灭性,是根据其参与规模来看的。但确切的说,规模空前还有一种体现,那就是因时间的变化而形成的空间概念。我们往往只把某场小战役或者小冲突作为一个独立事件来看待,但倘若有这么一种伟大的战略构想,将许许多多个小范围的、看似很难联系在一起的,甚至到几乎可以在时间上忽略的冲突、博弈、战斗等等方式联成一块最终要实现的战略目标。那么这种伟大的战略构想又将具有何种难以预知的威力呢??
而事实上,即便在今天我们仍旧可以不赞同美国等国家已经有了该种“利用一个民族百年以至数百年的全部资源和精力,以最终将其敌国彻底打倒和彻底消灭的构想。”但却也还是可以基本达成一个共识;即对我们现在的许多人,尤其是从事国防研究工作的人来说,如何去有效的避免和防范这种非常有可能的灾难,是我们当代义不容辞的责任。至于这种战争方式,笔者将其称为;民族性总体战争。未来之民族性总体战争,不打则已,打则必定要亡国灭族,当然,这仅仅是针对于失败者而言了。
只不过令人恐惧的是,笔者上述所说的,仅仅是军事层面的表现方式。事实上在可遇见的将来,当一个大国利用空中决战兵器对付另一个大国进行具体的军事行动之前,那么这个对象国恐怕早已陷入了组织腐败、经济乏力、民心愚昧、世风不正的险恶境地。而这,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最令人恐惧的并非是灾难本身,而往往是对灾难的毫无认识、毫无准备。



青蛙在沸水下会一下子跳起来,但却不会在渐渐加热的温水中意识到危险。
此谓,温水煮青蛙。

TOP

两年了,今天的俄乌战争有似于此嘛。

雪之痕兄,今天安好?

TOP

回复 3# 爱国者1号


    托福  一向还好  能吃能睡  嘛嘛香

TOP

回复 4# 雪之痕


    很久没看到雪兄的精彩发言的咯,一定要记得哦。

TOP

回复 5# 爱国者1号


    还好还好 近来都闷声看书 工作 带队伍   没怎么注意时事。尤其一直就觉着   现在时事的问题是  消息太多 真假难分   所以只好弱弱的慎言了

TOP

回复 6# 雪之痕


    雪兄原来是管理人士,呵呵,多交流啊。

TOP

回复 7# 爱国者1号


    呵呵 共同进步  取长补短

TOP

这个时间节点,看看印度的表现了。。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