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声东击西避美追捕 斯诺登行踪成谜

声东击西避美追捕 斯诺登行踪成谜

20130625

早报网


(华盛顿综合电)让美国全球监视计划曝光而逃亡的泄密者斯诺登从香港飞到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之后,行踪成谜。昨天原有消息说他将乘搭飞机到古巴,可是后来证实他没上那一个航班。有消息说他可能转搭另一个航班离开了莫斯科。

国务卿克里提醒俄罗斯和中国,要注意这起事件对双边关系所造成的后果。

俄罗斯国际文传通讯社(Interfax)周一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斯诺登很可能已经离开俄罗斯。他可能搭另一架飞机离开。”

乘客名单有名字 却没出现飞机上

较早前的消息指斯诺登将从莫斯科飞到古巴首都哈瓦那。事实证明这个消息只是个烟幕弹。当时来自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Aeroflot)的消息说,斯诺登已经买了机票,定周一下午2时零5分(新加坡时间昨天傍晚6时零5分)从莫斯科飞到哈瓦那。

俄罗斯国际航空后来说,飞往古巴航班的乘客名单上有斯诺登的名字,但他并没有在飞机上。美联社和路透社派记者上同一班飞机,也没有看到斯诺登。

厄瓜多尔政府虽已证实斯诺登已向他们寻求庇护,但到截稿为止仍未表态。

在越南首都河内访问的厄瓜多尔外交部长帕蒂诺昨天证实,斯诺登已向厄瓜多尔寻求政治庇护,但拒绝透露厄瓜多尔政府将作何回应,只说政府会仔细研究有关要求。

拉丁美洲是作奸犯科和出卖美国情报者藏身的天堂。英国火车大盗(Ronnie Biggs)比格斯、盗窃客户资金的金融家韦斯科(Robert Vesco),中央情报局叛谍阿吉(Philip Agee)和维基泄密创办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等人都在那里落脚甚至终老。

阿桑奇一年前获得厄瓜多尔的庇护,一直住在该国驻伦敦大使馆内。

维基泄密说,维基泄密的一名法律顾问和一名公关人员正陪同斯诺登,并就政治庇护一事协助他。

美国政府已经以间谍罪及盗窃政府财产罪名,起诉斯诺登。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在斯诺登离开香港之前一天取消了他的护照,为的是设法阻止他到其他国家寻求庇护。

美要求交人 俄置之不理

俄罗斯对于美国要求交出斯诺登置之不理。总统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面对记者追问时,表示不知道斯诺登的行踪。“总之,我们对他一无所知。”他拒绝对美国要求交人一事置评。

在印度新德里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昨天警告斯诺登事件可能对美中和美俄关系造成影响。

当记者询问此事件对美国外交关系的影响时,克里说:“就美国和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而言,如果他们接获美国的要求却决定置之不理,不按法律标准办事,显然这将令人深受困扰。”

克里坚称斯诺登背叛了国家,必须对他的行为承担后果。

美国加紧追捕斯诺登,除了取消他的护照,也要求西半球各国不要让他入境。

国务院官员说:“美国劝请这些国家的政府,由于斯诺登面对严重罪行的指控,除非把人交给美国,否则不应当让他搭飞机离开。”

另一方面,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范斯坦说,斯诺登手上掌握了超过两百份机密资料。

她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说:“我们须确定他手上有哪些信息,他可能掌握很多消息,比我们估计的还多。这可能危及他人的安全。”

本帖最后由 金沙水 于 2013-6-25 20:16 编辑

奥巴马看到中俄两国的冷酷一面

2013/06/25

WSJ


任何重大比赛中,随时知道比分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现在,鉴于中国和俄罗斯在处理斯诺登(Edward Snowden)事件方面的表现,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会了解如下事实:在美中以及美俄关系方面将不存在私人情谊,有的只是冷酷的算计。

尽管美国方面明确希望能将揭开美国情报项目面纱的这名男子逮捕,但中国方面却未做任何事情来阻止此人飞离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与此同时,俄罗斯周一允许斯诺登在莫斯科机场逗留,尽管其这一做法会产生何种结果还无法确定。克里姆林宫的一名发言人说,俄罗斯人不打算介入此事,而其他俄罗斯官员则声称他们不了解斯诺登的行踪。
虽然最近几周奥巴马先后拿出大好时光会晤中国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和鬓发斑白的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但中俄两国在斯诺登问题上仍然做出了上述决定。
白宫方面能做的只是在周一凌晨发表一份哀伤的声明,称强烈反对中国和香港拒绝引渡斯诺登,并希望莫斯科方面鉴于美国近年来在将犯罪嫌疑人遣返回俄罗斯方面所做的配合,拘捕斯诺登。
人们难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人经过一番考量后认定,公然拂美国的意比配合美方要求从而冒引起国内民族主义者和反美势力反弹的风险要合算。中国似乎尤其认为,相较于要么与美国陷入一场法律争斗、要么因将斯诺登交给美国政府而导致国内反美情绪增长,让斯诺登悄悄溜走对中美关系造成的损害要小些。

不过,中国拒绝阻止斯诺登离开香港,这一做法与一年前在一种类似局面下美中双方的处境与目前截然相反时美国方面的处理手法形成了鲜明对比。那时,重庆市警察局长王立军与势力强大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生了激烈争吵。这位警察局长向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避难,美国没有接受他的避难请求,反而将他交了出去,导致王立军最终被捕。在这件事上,中国方面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人。而在斯诺登案上,美国方面没有得到其想要的人。
总之,奥巴马可能会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时机,可以提醒其他国家领导人,在双边关系中各方的需求究竟是什么。
普遍观点是美国需审慎行事,因为美国在应对伊朗和朝鲜核问题时需要俄罗斯和中国的帮助。事实确实如此。但这些需求是双向的,北京和莫斯科也需要美国的很多帮助。
与美国一样,中国也有防止朝鲜半岛出现核武竞赛的需求。更广泛的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奥巴马举行非正式峰会的强烈愿望无疑也发出了一个信号,表明他感到有必要显示出他将中美关系摆在一个更加平等的超级大国对超级大国的位置上。

中国还需避免美国插足中国与日本、菲律宾和越南的领土争端,或者更广泛地说,与这些国家结成一种反华轴心。此外,中国还迫切希望美国能避免激化其内部的西藏问题以及中国与曾经的盟友缅甸之间的紧张关系。
同样的,俄罗斯也有求于美国。比如莫斯科迫切希望保持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尤其是维持进入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通道,即便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盟友、该国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正被困于一场内战中。美国目前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如果阿萨德倒台,美国将有更大的话语权来决定俄罗斯是否能保持进入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通道。
俄罗斯在应对来自车臣的恐怖主义威胁方面也需要美国的帮助。此外,俄罗斯希望美国在基于欧洲的导弹防御系统计划上收手。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后,俄罗斯希望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体系。
尽管存在上述需求,但普京可能不愿在斯诺登问题上协助美国,因为美国曾通过一项新法案,制裁涉嫌侵犯人权的俄罗斯人,俄罗斯方面对此仍存不满。中国可能同样不愿协助此案,部分原因在于,斯诺登揭露美国监控行为的做法正好回击了美国对中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黑客袭击的指控。
更广泛的说,斯诺登案提醒我们,大国关系是建立在力量权衡而非情感之上。一些人认为现实政治(冷酷、现实的算计主导双边关系)时代已经结束。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Gerald F. Seib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