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利文沃斯课程H300

如题,看看和我们的军事硕士教育的差别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本人也不想吐槽国内的中高级军事教育,今天查了查国家社科军事学的项目,尼玛,垃圾一堆。
军事学的项目作者应当以战役和战术研究为主。
战略和思想谁都会研究。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是这样的,细节很重要。

TOP

军事学这个科目是培养军事家的,不是培养军事理论家或军事思想家的。
真正的军事思想家都是军事家,孙子、克劳塞维茨、约米尼、毛泽东等等
军事家就太多了,巴顿、林彪等将帅。
那些“赵括”们自我标榜是军事理论家,试图往军事思想家上靠,但在军事家面前一下就原形毕露了。
美军也有军事理论家,如麦格雷戈、德赛格和博依德,但这些人一定程度上都能称得上是军事家。
反正老胡见过懂战役战术的军事家寥寥无几,军事理论家天天在电视上,悲哀啊。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我到觉得战略思想的指导地位是很重要的,像秦国在扩张的过程中的战役都是围绕他的战略思想展开的,对秦来讲最开始最大的敌人就是三晋。克劳塞维茨、约米尼要称为军事家,好像不大得当,一家之言啊,不足请见谅

TOP

正好可以讨论一下。
现在在联合国框架下,战略上的主动性远不如过去,从人类发展史来看,趋同的趋势很强。拿过去的例子,尤其是古代的例子来证明现在的形势显然是不妥的,大环境使然。人类目前科技和社会进步已经远远超过了过去人们的想象,讨论战略当然可以,但现今人们似乎更喜欢讲战略,搞军事的、学国际关系的、做外交工作的、研究经济和管理的、包括从事情报学的专业人士,都试图以所谓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文化、社会等各种角度去审视战略问题并进而拔高自己,战略类书籍可谓汗牛充栋。相比之下,战术及编制类书籍少得可怜,这又是为什么???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回到军事家的话题,作为拿破仑战争的亲身经历并系统总结者,约米尼是军事家是无疑的,毕竟生前就赢得了军事界的敬仰。克劳塞维茨和梵高一样,是死后才被人们注意的。 他的Vom Kriege (On War)生前没有完成。所以人们称其为military theorist,就是军事理论家。
军事家的英文并没有完全对等的,如果用google翻译就会发现是战略家Strategist
按照中文字面理解军事家似乎应该是战术家Tactician
美军除了战略专指军事战略,还有大战略专指政治经济等其他手段的说法。
我们可以接着讨论军事研究的课题该如何做,说白了,如何做得更专业,而不是更扯淡。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我觉得现在空军对于战略一词的运用比较多些,而陆军的话战役战术的例子从二战到伊拉克战争就数不胜数了,可能是我的知识比较少吧,对空军的战役战术了解还基本是空白。

TOP

回复 5# duke607


    约米尼有些抱怨没有获得大展宏图的机会,其实是有丰富的军事经历,他只是没有作为司令官独立指挥一方军队参加大型会战,叫军事家没有不妥,当然如果当年运气好点的话,现在就可以叫他“名将”。

TOP

研究战略容易讲空泛的东西,其实战术也可以泛泛而谈。前面老大有提到约米尼,他那个时代的战术不就是“大炮轰,骑兵冲”吗?我也可以讲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么简单,要不然也就不会用一整本一整本的书去写那个时代的战斗,更不会左一本错误连篇,右一本张冠李戴了。

TOP

纸上弹饼而已,何必哪么认真氼?
AMCLUB

TOP

回复 7# 胡佛


    研究战略问题把握大的方向不会出什么问题,也不会出政治问题;而战术问题和技术问题很容易被转入政治方向问题,所以没人敢讲,技术或战术问题容易政治化。要不能讲大家都知道的就没什么意思,没有你思考的空间。我是比较佩服美军的地方是他容许有不同的观点,即使这个观点和主流观点相背,也是可以讨论的。我们不容许有。

TOP

其实战术和技术问题才最不应该和政治挂钩,战略才和政治挂钩。但国内的确如此,比如老胡研究国内战术,就涉及到林彪,一个忌讳的话题。
再就是不能和主流观点不一致,这非常容易造成问题,法军在普法战争、一战、二战前一直犯这个错误,所以失败不是偶然的。
Justice is the greatest good 正义是最大的善
Injustice is the greatest evil 不公是最大的恶

TOP

我看了国内将军和技术军官写的关于现代战争的书,比如信息战之类的,将军基本上是八股文,什么内容都没有,技术军官基本上是数学家和电子工程师,写得很具体翔实,哎,我不知道谁是主流。

TOP

我觉得主要是因为研究战略方向比较容易,因为只需要一个大方向就可以进行研究,放放嘴炮多容易的事情,而研究战役乃至战术问题或者是辅以战史的研究战役、战术问题需要深层次深究细节问题,很有可能还要对某一战术的历史沿革的研究,因为它不容易出成绩。还有一个原因是战术层面的问题是经过实践得出来的,比如苏联装甲兵元帅卡图科夫在1941年姆岑斯克战斗以及莫斯科保卫战后写出了《对敌坦克、炮兵和步兵作战守则》一书,这是具备时效性的经验。这给后人研究战术问题造成了一些瓶颈,当然也并不是不可解决的问题。对于外军近年来的作战问题就可以当作是教材来研究。而战略问题,更加容易让广大群众了解、理解。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在研究所谓的战略和军事理论,其实无非是想高产一些,自欺欺人罢了。

TOP

感谢讨论

TOP

回复 13# 胡佛


    浮在面上的不好当真,那些都是喷子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