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网络安全公司火眼收购Mandiant

旧金山——公司和政府都在努力抵御复杂的黑客攻击和受政府资助的数字化攻击,在一起可能会广泛影响这些机构的交易中,网络安全软件供应商火眼(FireEye)收购了因擅长紧急应对网络入侵而闻名的Mandiant公司。

此次现金加股票的交易以火眼目前的股价为基础,价值超过10亿美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

直到周四股市收盘后,这单于周一达成的交易才被公之于众。它是2013年规模最大的网络安全交易之一,撮合了两家珠联璧合的企业。在市值670亿美元的全球电脑安全市场,二者联手可以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与赛门铁克(Symantec)及英特尔(Intel)旗下迈克菲(McAfee)等反病毒巨头展开竞争。

火眼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维·G·德沃特(David G. DeWalt)曾是迈克菲的管理者,直到迈克菲于2010年被出售给英特尔为止。据当时传闻,德沃特是英特尔最高职位的竞争者,但他却在2012年离开公司加入火眼,让公司内部人士大吃一惊。

Mandiant公司最知名的本领是派遣紧急救援队根除把软件植入企业电脑系统的攻击者。该公司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于应对来自中国的攻击。去年,该公司对名为“评论员”(Comment Crew)的黑客组织的详尽研究成了头条新闻,该研究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些黑客和驻扎在上海郊外的一支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有着密切的关系。

前述两家公司中的一家以别出心裁的方式探查攻击,另一家则负责应对攻击。这两家公司结合之时,美国企业界已经对依靠联邦政府来监督互联网和预警攻击产生了疑虑。

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的泄密事件增大了这种忧虑,到莫斯科寻求临时避难之前,斯诺登转移了数千份文件。

这些文件向各家公司清晰地表明,美国既监控对手也监控盟友,包括友邦政府、国际组织和一些互联网公司的网络。其中的一些被监控者可能会向火眼和Mandiant之类的公司寻求保护,这是一个有趣的转折,因为Mandiant公司的许多雇员都来自美国情报界。

Mandiant创始人凯文·曼迪亚(Kevin Mandia)说,“斯诺登事件之后,在目前的政治气候下,没人会对政府说,‘来吧,来监控我们的网络吧。’”曼迪亚将担任合并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Mandiant是一家私人公司,此次收购案最大的赢家是公司创始人曼迪亚,从2012年开始担任Mandiant董事会主席的德沃特,以及该公司的风险投资者。Mandiant已经通过风险投资公司KPCB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投资部门One Equity Partners筹集了7000万美元。

火眼的现有成就主要来自一种探测攻击行为的技术,该技术不同于大多数杀毒产品。大多数产品都能监控网络,并识别那些已经开始攻击全球受害者的恶意软件。

然而,等到攻击行为被发现和阻止的时候,恶意软件已经获得了进行破坏的机会,已经有机会盗取公司的商业秘密、删除数据或清空客户的银行账户。

火眼的软件能将传入流量隔离在虚拟容器中,并在虚拟培养皿中寻找可疑行迹,然后再决定是否让流量通过。

“各家公司为一种不管用的模式花费了数百亿美元,”德沃特说。“这需要人和产品之间的合作。”

火眼公司发现恶意软件后,Mandiant经常会收到援助请求。在这种情况下,Mandiant会利用自己的威胁探测技术来确定攻击行为的源头,并设计对策。

曼迪亚和德沃特接受采访时表示,合并后的公司将有能力在探测到异常行为后立即告知用户,进行临时修复,然后派Mandiant团队去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公司还会拓展Mandiant的工作范围,因为火眼的全球合作客户超过1000家,其中包括40家国有军事企业。

根据交易条款,Mandiant将成为火眼的一个业务分支,曼迪亚将负责火眼的服务、云计算及终端安全操作事宜。

曼迪亚表示,在开启收购谈判之前,他曾考虑让Mandiant上市。曼迪亚表示,他在过去几个月才开始对收购计划感兴趣,当时他意识到,火眼的探测产品和Mandiant应对攻击的技术属于“天作之合”。

火眼是硅谷最吃香的新企业,赛博安全市场的潜力巨大。

TOP

火眼公司IPO上市时每股40美刀,三个多月以后已经涨到58美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