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联合作战进入”背景下美军两栖作战发展的若干问题探讨

本帖最后由 militiger 于 2015-3-26 14:56 编辑

“联合作战进入”背景下美军两栖作战发展的若干问题探讨


摘要:本文以美军“联合作战进入”为背景,探讨了美军两栖作战在实施主体、样式变化、运用方式、作战规模、战术编组、情报侦察、基本战法、指挥方式、保障方式、装备研发十个方面呈现出的新变化,指出在新的战略需求下,当前美军两栖作战正呈现出全新的使命、非独立运用、规模趋小、编组合成下延、侦察牵引、分散式作战、任务式指挥、海基式后勤、创新型装备等特点。


关键词:美军
联合作战进入
两栖作战

美军两栖作战是指“搭乘舰船以及飞机和舟艇的两栖部队从海上发起的一种作战,目的是将登陆部队投送上岸以便完成所受领任务的军事行动。历史地看,二战以后,两栖作战在美军的地位总体是由盛转衰的。二战时盛行,仁川登陆时达到顶峰,冷战期间降为配角,苏联解体后持续衰落,“两场战争”(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期间滑到谷底。在经历了几十年的萎缩后,近几年,在美战略重心东移的大背景下,对海军陆战队的使命、两栖作战理论的探讨再次复兴。综合近期美披露的材料看,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美军两栖作战在实施主体、样式变化、运用方式、作战规模、战术编组、情报侦察、基本战法、指挥方式、保障方式、装备研发等方面,有许多新变化和新特点。

一、两栖作战样式的实施主体——海军陆战队,面对“反进入/区域拒止” 挑战和军种间争夺军事预算的压力,通过持续的理论创新明确了军种的职能定位,通过缩减数量和优化结构提升了作战能力

美海军陆战队是两栖作战样式的承载实体、首要倡导者和实践者,也是美军内部影响两栖作战理论创新和发展方向的主体。海军陆战队在“两场战争”期间地位滑到谷底,沦为“第二陆军”,两栖作战技能荒废生疏。随着“两场战争”日渐尾声,为应对太平洋彼岸新兴大国的快速崛起,美国海、空军于2009年下半年提出了“空海一体战”概念,在确保军种地位和预算份额上夺得先机。陆战队为确保生存,摆脱不利,也于2010年提出《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概念》,重申军种远征传统,声称未来将以新的面貌,在连通陆地与海洋的濒海作战区内,发挥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与生俱来的灵活、机动、多能、适应性强的独特优势,确保濒海进入,打赢小规模战争。在陆军上将马丁邓普西任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后,海军陆战队抓住机会,联手陆军,于2012年1月推动参联会将海空军提出的“空海一体战”发展为更具联合性的“联合作战进入”概念,将陆战队和陆军包括在内。接着,双方又于2012年3月共同提出“夺取和保持作战进入”概念,将其与“空海一体战”并列,作为支撑“联合作战进入”的下位概念,重申了地面作战力量在未来“联合作战进入”构想中的重要地位。这些举动平衡了军种间的利益之争,扭转了海军陆战队在军种竞争中的被动局面,明确了其在应对未来新兴大国崛起形成的所谓“反进入/区域拒止”挑战中的职能与使命。阿富汗军事行动完成后,海军陆战队将从目前的20.2万裁减至18.68万。通过裁剪步兵、炮兵部队,以及飞行中队、支援大队指挥部,扩充或新建无人机系统中队、网络战力量和特种作战司令部,表面看数量减少了,但由于结构得以优化,其执行两栖作战和打赢“小规模战争”的能力实际是增强了。


二、两栖作战样式将内嵌于联合战役中,作为“联合作战进入”构想的支撑性手段,在联合战役的框架下实施,不再是独立的主要作战样式。
从2003年以后,美军JP3-02号《两栖作战联合条令》,10年未更新,这对注重作战理论和条令创新的美军来说是较为罕见的。“两栖作战”易使人联想到诺曼底登陆式的大规模投送兵力上岸作战的传统样式,会给反对者提供陆战队无用和应加以裁减的口实。在此期间,陆战队发布了大量关于未来海军陆战队职能、构想、概念的出版物,但更倾向于使用“濒海进入”、“小规模战争”、“夺取和保护进入”等概念代替“两栖作战”。战争形态的变化、军事需求的萎缩、联合作战的法定约束、军事预算的缩减,都导致了传统的大规模两栖突击作战可能性很小,作为陆战队-海军团队核心职能和主要作战样式的独立的两栖作战,未来不再是美军重点发展的独立作战样式。在新的战略需求下,两栖作战将内嵌于联合战役中,作为“联合作战进入”构想的支撑性手段发挥作用。未来的两栖作战样式,将以濒海地区实施的战役机动战为基本形态,通过直接打击岸上目标(包括纵深目标)、夺取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制造持续的沿海威胁使敌人分散防御力量三种方式,促进“联合作战进入”构想的实现。
三、两栖作战专业力量将有选择性地编入联合部队,在统一的联合部队指挥官指挥下,在海上和陆上行动之间“铺路搭桥”、弥合缝隙,确保联合部队的濒海进入

历史上,强大的两栖作战专业力量(海军陆战队、海军两栖舰船部队),一直是美军大规模向岸投送兵力独立遂行两栖作战的骨干。未来,这些力量将有选择性地编入联合部队,在联合部队指挥官指挥下遂行联合作战。在联合作战中,两栖作战力量的独特之处在于,它能“在力量投送最危险最关键的节点上,在海-陆-空相接的跨域环境中发挥作用”,其作用类似于尖刀,而不是重锤。通过在海上和陆上行动之间“铺路搭桥”、弥合缝隙,与其它作战力量跨领域协同,“夺取和保持作战进入”,确保联合部队的濒海进入。这种海军陆战队特有的可以在海洋和陆地间无缝转换的跨域能力将使敌人在战略、战役和战术上都处于两难境地。战略上,一支编入了两栖作战力量的联合部队,将使潜在敌人在技术和反进入防御投资上面临更复杂的决策。战役上,两栖作战能力将迫使敌人扩大海岸防御线的宽度和纵深,敌人要么分散力量进行防御,面临被逐个击破的危险;要么集中部队防守,在其它地方暴露缺口,从而让陆战队部队得以长驱直入。而无论潜在敌人如何选择,陆战队的机动战能力都能迫使敌人进行机动,从而使其自然成为联合部队侦察、监视、定位和打击的最佳目标。

四、两栖作战规模总体趋小,两栖袭击等小规模两栖作战地位上升,成为填补传统作战与特种作战之间能力缺口的重要手段,其与特种作战的界限日益模糊。

美军在两栖作战和特种作战的建设与使用上有着别国军队无可比拟的经验,但仍感到在常规作战力量与特种作战力量之间存在能力缺口。海军陆战队编成内的具有特种作战能力的陆战远征分队,作为规模介于常规作战与特种作战之间的力量,在连接海洋和大陆的濒海区实施小规模行动时,在输送手段、专业技能等方面表现更加出色。美军认为,未来大规模向岸投送兵力将日益失宠,两栖袭击、两栖佯动等小规模两栖作战,以其运用上的灵活、多能、易用、低风险日益受到重视,成为填补常规作战与特种作战之间缺口的重要手段。小规模两栖作战的编组、指挥、装备日益专业化和特种化,在表现形态上与特种作战界限日益模糊,难以严格区分。从海上发起的特种作战行动与小规模两栖作战的区别日渐缩小,这两种作战规模有限的行动,地区性联合作战司令部和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均有能力组织,行动的性质最终可能要取决于行动主要由哪个司令部来组织和指挥。

五、两栖作战编组更趋小型、合成、下延,地面的基本战术单位将是连以下规模,探索“加强连作战”概念

尽管目前美海军陆战队正式编制中最小的运用单位通常是陆战远征分队,对应的地面作战力量单元是加强营规模,但美军认为,先进技术的运用使得部队的敏捷力、杀伤力及生存力大为提高,凭借指挥控制、情报、后勤、火力等均大大增强的作战小组,连一级的作战能力大为提高,有能力完成过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小的作战编组不易暴露,易于在未来的“联合作战进入”发起前,先期渗透进入敌反进入/区域拒止防线。战场形势的迅即变化也使得在未来战场上连长将“处于风暴漩涡的中心位置”,连这一级将成为两栖作战中地面作战的基本战术单位。为此,2007年,陆战队战争实验室根据其1号条令《作战》和《陆战队2025构想和战略》,提出一个以增强连级作战能力为着眼点的作战概念,称为“加强连作战(Enhanced Company Operations; ECO)”。“加强连作战概念包括绕开自然障碍和敌人建立的防御措施以避免成为敌集火打击的目标,从多个分散的进入点向敌岸投送大量机动分队实施两栖作战。与加强连作战概念相对应的地面作战编成称为“连登陆队”。与加强营相比,“连登陆队”可以投入距海岸线近30公里的内陆单独行动,兵种合成下延到了连一级。“连登陆队”火力支援基本上全靠外援,其建制内C4ISR能力也基本达到陆战远征分队的水平,其物资消耗需求更小,可从多种类型的舰船上出发,在更远距离上遂行更长时间的两栖作战行动。

六、两栖作战侦察情报的作用更加突出,强调运用“侦察牵引”战术,以及时、准确的全源情报为基础,迅速准确地识别和建立突破口,牵引后续部队向前发展进攻

传统的以平面登陆为主的大规模两栖作战中,登陆地域和登陆地段一般事先选定,行动发起后一般不做大的调整。从上世纪80年代起,美军两栖作战条令开始强调,在两栖作战计划时先期选定的预定登陆地域和登陆地段,在航渡和发起作战后,可以根据实时收集的情报,逐步确定最终登陆地域和登陆地段:当航渡至距敌岸400海里左右时可在其上千公里的海岸线上选择防守薄弱地域,24小时后发起突击;距敌岸200海里左右时可在其700余公里的海岸线上选择登陆地段,12小时内发起突击。而在“舰到目标机动”作战理论中,美军进一步提出,未来的濒海地区战役机动战中,从舰上发起突击时刻起,从舰至敌目标区的几十海里内,都要具备能实时调整机动方向和突破口(进入点)的能力。机动是良好情报的产物,要想在敌方不断变化的防御态势中,及时正确地识别和建立突破口(进入点),重要的是联合作战指挥官和分队指挥官能及时获得相关的情报。未来的“联合作战进入”中,前出执行任务的两栖作战分队获取并及时回传情报,是形成敌反进入作战体系通用态势图的重要手段。在多种无人航空系统、传感器支持下的人力情报收集人员、侦察人员和狙击手,将与连级情报小组提供的报告合成为一体化的全源情报,对战场面貌进行准确细致的描述。在整合各种渠道所获情报的基础上,迅速在敌岸识别和建立起突破口,从前沿将已方战斗力从后往前牵引,美军称此为“侦察牵引”战术。具体设想,从陆战远征分队(营规模)抽组一支连规模的小组用于执行作战任务。行动的基本单位是步兵班,班既可作为单一小组行动,也可集合为排或连的小组行动。根据任务要求和地形特征,作战小组通常由MV-22运载或从水面渗透进入作战区,对敌防御面和突破口进行搜寻,并将情报迅速回传。突破口一经发现或建立,其余从平面机动的部队就迅速跟进,加以利用。行动中,作战小组所需补给可通过无人飞行器进行空投或使用无人后勤分发系统进行地面发放。

七、两栖作战战术将以“分散式作战”为根本,这种作战将在战场更加广阔、战线更加分散、网络化程度更高的背景下实施,力求以最大程度的战术灵活性,实现对敌的作战优势

近几年,海军陆战队的作战理论创新主要是在战术领域,有代表性的就是“分散式作战”(分布式作战)概念。分散式作战指的是可在战役和战术级加以运用的一种实现路径,指挥官运用它分散和集中网络化的部队,产生可行动的情报,指导精确联合火力去塑造作战空间和实施“侦察牵引”战术。这种实施路径寻求创造对敌增强的位置、心理、技术和时间优势。最早由海军陆战队作战发展中心提出并实验的“分散式作战”概念,目前已经为其它军种和国防部高层所接受。2013年4月24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在访问我国防大学时发表演讲称,“未来美军将向分散式作战部队转变。”目前,分散式作战还仅仅是在战术层面发挥作用。美军认为,空间上分散的小分队,可在更广阔的战斗空间中更多地与敌接触,从更多的战线、针对更多的目标,给敌持续施加时间更长、强度更大的压力。通过赋予从火力小组到营的这些分队级单位以充分利用技术的能力,作战指挥官可通过对多种作战职能进行分散式而又网络化的运用,以同时采取多种行动的方式在多个作战领域占据优势。在未来“联合作战进入”的初期,前沿部署的远征打击大队及上载的“具有特种作战能力的陆战远征分队”,可以编组分散式作战小组,搜集作战可用的高质量情报、增强战场塑造能力和实施精确作战。分散式作战小组可被派往远处、长时间地搜集情报,通过近距离保持对特定目标或人员的侦察监视,获得持续的可用情报;可从众多方向和进入点以分散方式“楔入”作战区内并展开,使指挥官可以影响到深度和宽度上更广阔的战场空间,增强指挥官对整个作战空间的影响力和塑造力;还可召唤火力对移动目标和隐蔽目标实施精确打击。美军认为,未来可预期的反进入作战环境尤其要求美海军陆战队提高分散式作战能力。在“空海一体战”构想中,美军提出,将采取两栖作战与山地作战相结合的方式,用小股兵力搭乘直升机,通过空中和地面渗透到敌岸滩后一定纵深内,以“分散式作战”搜索和袭击对方纵深的战略、战役目标(如沿海山地中解放军的导弹部队阵地)。

八、两栖作战的指挥权限进一步下放,新型“任务式指挥”将成为基本指挥方式。通过处于战术末端的作战小组指挥官实施分散化决策,将情报优势和决策优势转化为作战优势,加强已方指挥的统一性和行动的内聚力,瓦解敌方的内聚力。

机动战理论是未来美军两栖作战的顶层指导,它强调发挥作战的快节奏和突然性在获取主动权和打击敌人内聚力方面的重要作用;分散式作战是未来两栖作战的基本战术,它要求以分散化的指挥机构,通过真正的分权式指挥(即任务式指挥)达成作战目的。任务式指挥是在指挥控制方面达成机动战和分散式作战的必然要求。所谓任务式指挥,是指在更高级别的指挥官企图达成的众多目标范围内,整合作战职能、同步运用力量去理解、设想、筹划、描述、指引、评估并适应分散式作战以便完成任务的科学与艺术。任务式指挥的主要特征是指挥的分散化,是指在符合上级指挥官总体意图的前提下,赋予下级指挥官更多的主动权,赋予尽可能低层级部队力量,以便其能获得合成兵种能力、权威与权力,去夺取、保持和充分利用主动权。美军认为,任务式指挥有以下优势:一是下级指挥官们更接近战术末端,几乎可以直接观察战场,在更接近行动点的时刻更及时敏捷地做出决策,更好地把握和利用战机,以快速的行动去瓦解敌人的内聚力,形成对敌作战优势;二是众多的下级指挥官们可以比一个上级指挥官创造和利用更多的转瞬即势的机会,从而在忠实于上级总体意图的情况下,以更快的速度获得和保持行动的主动权;三是分散化决策还可以让下级指挥官们在计划过程中准备更充分,提高预案的周密性、科学性和多样性,提高行动时的灵活度。任务式指挥要求上级指挥官要重视来自下级战术末端的信息、观点和洞察力,鼓励下级发挥冒险精神。经验证明,即使是经过严格训练有更多经验的上一级指挥官,在遥远的指挥位置做决策的时候,其及时性和细致性都比不上就在行动点及时获取态势感知的下级指挥官们。采用任务式指挥的指挥机构适应性强,能更快地调整适应新情况,在决策的快速化和分散化上,其反应要超过集中式的对手。

九、两栖作战保障将运用海基式后勤,注重发挥强大的“海基能力”,从超视距外的海军舰船上,采取“越岸后勤”方式,向敌岸一定纵深内提供支援和保障,传统两栖作战初期的以夺建登陆场为中心任务的模式不复需要

美海军陆战队认为,海基能力是实现其未来两栖作战中“远征机动战”和“舰到目标作战机动”的核心赋能因素。事实上,海基能力最初就是由美国海军陆战队于上世纪90年代末因应两栖作战的直接需要提出的理论。它表现为在两栖作战中,将指挥控制、航空、后勤保障部队尽可能地部署在舰船上,两栖部队的部署、人与装备和物资的结合、指挥控制、向岸投送、回撤重建和再次部署都在海上完成。传统的两栖作战初期夺建滩头登陆场不再成为必需,后勤保障也不再是传统的舰船-滩头-纵深目标的补给模式,而是从舰到目标的“越岸后勤”。海基能力的思想提出后,相继被海军、国防部、参联会、陆军、空军接受。目前不再仅限于两栖作战领域,其内涵已扩展到联合作战领域。根据国防部定义,联合海基能力指不依赖于作战区内的陆上基地,对来自海上的联合战斗力的部署、组建、指挥、投送、重建和再运用。其本质是通过充分利用可在全世界海洋上行动的,完全自主、分散联网的部队实施战役机动,达成联合作战进入的目的。未来,在海基能力支撑下的美军两栖作战将发生根本性变革:一是依靠具有完全主权的海上基地投送和支援联合部队,减少因需依赖友方港口、机场、过境飞越权而造成的被动;二是通过将关键资产尽可能地部署在海上,减少在敌岸建立登陆场和对其进行防护的依赖,避免给敌人提供易遭攻击的固定目标,降低登陆部队岸上作战的脆弱性;三是以海上的移动平台取代岸上的固定前进基地,使对手更难以侦测、定位和实施攻击,提高了联合部队的生存能力;四是运用可在海面上横向和纵向自由机动、可从超视距外发起初始突击的两栖部队,使登陆方向和突破点更难预测,更易于达成突然性;五是不在敌岸滩头建立登陆场,直接将物资和装备从舰船投送至目标处,可减少后勤中转环节,减少在敌岸的后勤摊子(足迹),提高保障效率,加快战役节奏。

十、两栖作战装备方面,在继续发挥美军两栖作战装备技术战术优势的基础上,注重在新的作战概念牵引下研发轻型化、无人化、多能化的作战和保障系统。

轻型化。海军陆战队提出,未来的空地特遣部队必须更小、更轻、更有效率。两栖作战装备必须大幅轻型化,除KC-130飞机外,每种战术装备都必须能够部署到一艘两栖舰船上,所有配备了可升级的装甲防护装备的地面战斗车辆,其装甲都必须可以与车辆分开独立装运。要减少单兵负载和装备的重量和尺寸,单兵攻击作战负载不能超过75磅(34公斤)、生存负载不能超过150磅(68公斤),所有战斗装载中的装备都不得超过25000磅(1.13吨),步兵连在没有战斗车辆支援的情况下,必须能独立自我维持72小时。无人化。在两栖作战领域,无人化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地面行进时的承载力进而提高机动力,以及改善空中的战场情报、侦察、监视和通信能力。海军陆战队战争实验室在发展“加强连作战”的作战概念时认识到,连级以下的战术编组,因强调小型精干,原建制和外部支援的运输车辆等大幅减少,特别需要无人化的可自给系统,来减少陆战队员沉重的消耗品携载。同时,未来加强连规模的小分队在大范围内实施分散式作战时,迫切需要利用无人航空器搭载的通信中继系统,构建空中网络,填补因山峦、丛林遮盖而出现的许多通信空白,建立起各分队、各层级间的联系,以及执行情报、监视和侦察任务。为此,海军陆战队在2010年发表的《部队结构评估报告》称:“扩大无人平台25%,从而充分利用无人机系统的情报、监视与侦察、指挥控制和未来的打击能力”。目前,海军陆战队有1200多架无人机和400多台无人地面车辆,更多的无人系统,如自动控制驾驶的卡车、可进行电子或动能攻击的无人机等还在研制当中。多能化。传统两栖作战装备海军有制式两栖舰船(两栖攻击舰、船坞登陆舰、两栖船坞运输舰),这些都是专用于两栖作战的舰船。美军认为,未来装备发展中,由于平台成本和预算现实,专用平台的时代很快就要结束了。美军正在通过新研或改造旧平台,使其尽可能可以完成更多任务。如同海军濒海战斗舰通过搭载不同的作战模块使其具有灵活的制海、反潜、防空、两栖等多种作战能力一样,未来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装备的发展趋势也强调多功能化,要求兼有两栖作战能力是不少海上装备设计和发展时的重要考虑。

总之,未来美军两栖作战将在新的战略需求下,呈现出全新的使命、非独立的内嵌式运用、规模趋小、编组合成下延、侦察牵引、分散式作战、任务式指挥、海基式后勤、创新型装备等许多特点。对那些代表了未来两栖作战发展趋势的技术和战术变化,我们应认真分析、吸收借鉴;而对忽视大规模两栖作战的态度,我军应该力避和批判借鉴。美、中两国战略需求不同,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和正确的态度。

好像知远发过该文章

TOP

没有明白是如何保障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