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197322841 于 2020-4-7 23:27 编辑

我觉得这样翻译更符合实际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翻译首先要准确反映客观实际,其次要便于目标语言读者理解。客观实际放在军衔翻译上就是谁高谁低,相差多少。现实社会中表示等级,有时数字小的等级高,有时数字大的等级高,因语境、习惯、应用等的不同而不同。如果士官等级简单用一二三级来翻译的话,单摘出来一个一级,不看军衔表,谁能知道他是比三级大还是小?军队里面,表示级别高低,最直观的就是编制级别高低,班排连营依次升高,营级肯定比排级高,这是基本常识。用该级士官所能担任士兵领导职务的相应单位的编制级别来表示士官级别的高低,再恰当不过了。

军衔都是固定用法,不能片面按字面意思逐词直译。军衔的字面意思绝大部分都是反映其数十年前甚至数百年前的历史成因,极少描述其现实功能。军官军衔就是不按字面意思翻译的范例,将校尉、上中少,简单明了,好像没人把中尉、少尉翻译成第一副官、第二副官什么的。又如Staff Sergeant,表示的只是一个等级,并不代表他一定要从事参谋或助手工作,从事基层领导工作、技术工作的大有人在。所以按字面翻译成参谋军士是不恰当的,既不能反映出它的级别高低,又片面缩小了它的授予范围。中文里上士也并非班长专属,只表示一个军衔级别,所以Staff Sergeant译作上士是很合适的。

大部分军衔和职务是分开的,但也有一部分军衔是担任特定职务的反映,或者说是职务军衔合一的,这就是各级士兵领导职务军衔。这类职务,在台湾军队一直被称作士官长。2014年起,解放军在部分部队的连、营、团、旅四级试点士官长制度,同样也是叫士官长。那么,美军的同类士兵领导职务和军衔也就应该翻译成士官长,再叫军士长就不合适了。在中文里,军士长一词并不具有领导职务的含义,只是一类资格较老的士官。在解放军军衔里,高级士官军衔全部被称作军士长,而这些高级士官绝大多数从事的是武器装备维护等技术工作。因此,用军士长来称美军的士兵领导职务军衔,反映不出其担任的领导职务,所以必须用士官长。

美军自排级以上各单位均设有士兵领导职务,他们在各级单位的功能职责都是一样的,为了便于理解,最好统一译作士官长,并冠以所负责单位的名称或级别,不宜因级别不同派生出不同的叫法。如果不带Major就不能叫长,前面也说过了,军衔按字面意思逐词直译是不明智的。本来叫连士官长就解决问题了,级别、职务一目了然,如果再出现什么首席军士,概念繁复无助理解,而军衔本应表达的级别关系也无法反映。此外,像SEA高级士兵顾问这些也都应该译作士官长,不该按字面直译。它高级在哪?美军E-7以上的就属于SNCO高级士官,SEA的S就是SNCO的S,低至排士官长同样可以称作排长高级士兵顾问,不这么叫是因为有传统称谓,不必如此啰嗦。什么地方叫SEA呢?就是多军种联合单位的士官长,为政治正确,既不能用陆空军传统的高级士官称谓,也不能用海军传统的高级士官称谓,只好编个不海不陆的中性词SEA,其实这些都和传统称谓的士官长功能职责是一样的。包括参联会主席高级士兵顾问,SEAC其实质就是武装部队总士官长,或称美军总士官长。SEA不应直译还有一个原因,作为美国官职advisor和中国的顾问完全是两回事,SEA翻译成高级士兵顾问无法使中文读者理解其本意。因为中国的顾问一般是哄离退休老干部玩的可有可无的闲职,一无编制二无经费三无办公场所。而美国的advisor有国家安全顾问,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日常工作负责人,实权大员。美军的SEA也是各类单位必不可少的领导成员,设SEA的单位覆盖面比解放军设政委的单位都广。如果按中文的顾问去理解,某司令高级士兵顾问就是当官的找了个老兵充门面,完全不是那个意思。

CSM译作司令部军士长同样是照字面意思直译的问题。command大家熟知的意思当然是司令部,但在这个地方则不是。command作为名词有一种意思是其作为动词的下指令、下命令的受体,即指挥权限范围内的一切。如果一个营长说in my command,指的是全营,而不是营部HQ。广义上讲,任何军事机构都可以称作一个command,而把command译作司令部只是一个并不怎么准确的狭义的特例。比如,PACOM大家都习惯把它译作美军印太司令部,但它实际指的是整个印太战区的全部军事力量,并不是战区机关HQ那千把号人,PACOM译作印太战区才更准确。那么,如果说一个CSM在司令部里工作,所以叫司令部军士长,是完全错误的。首先要分清command和HQ,一个完整的独立建制单位叫command,一整个连叫一个command,一整个营叫一个command,一整个旅也叫一个command,但连部、营部、旅部都不是,它们是HQ,是独立建制单位的内设机构,而非独立建制单位。显而易见,CSM工作的地方是在HQ,不是command,或者也可以说,全营所有人都在营这个command内工作,不只CSM等一小部分人。知道了command的正确含意,那么CSM的意思就很好理解了,就是负责一个完整独立建制单位的士官长,即负责全营、全旅、全师的士官长。什么叫独立建制单位,就是授有军旗的单位,基本上美国陆军是营以上,空军是大队以上。中国军语称之为部队,因此,CSM应译作部队士官长。

很多人认为E-4以上就都是士官NCO,其实specialist是个例外。specialist从来就不是士官,历史上specialist是有别于士官的一个独立军衔序列,不仅有E-4,从E-4到E-9都有,是给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士兵设置的,现在仅存一个E-4 specialist,仍然不属于士官。所以,specialist不应译作军士。specialist军衔持有者有的是军龄两年以上的老兵,也有大学四年毕业后刚入伍就被直接授予此衔的新兵。这个军衔还被作为军官训练学校地方报考者在新兵训练时的过渡军衔,所以比较特殊。考虑到其非士官的属性,以及被授予者具备一定的知识或技能水平,并参考其历史渊源,译作技术兵我认为较为合适。

TOP

本帖最后由 197322841 于 2020-4-9 09:20 编辑



开个脑洞

不光是外军军衔翻译问题,中国自身的高级士官军衔称谓也是存在问题的。

88年恢复军衔制以后,90年代志愿兵分军士长和专业军士,各分四级,一级最低,四级最高;2000年以后引入士官概念,士官分六级,一级最低,六级最高;现行士兵军衔,中高级士官又叫回军士长,分四级,这次成了四级最低,一级最高。一会儿数字大的高,一会儿数字小的高,没有方向区分,所以用数字表示级别并不理想。

民国以后的现代军衔称谓就很科学,沿用古代军职将、校、尉、士、兵表示等级,并用上中下这些方位名词表示级别,既有民族特色,又有明确的高低指向。如果高级士官军衔称谓能向这方面靠拢,效果会更好。但是,士字已经被初级士官占用了,上中下士,充其量再加个大字。民国初年确立现代军衔时,士官还没有这么多级别,现在用一个士字涵盖全部士官等级肯定是不够的。高级士官需要有区别于士字的独立称谓。

唐代在军士之上有个军职叫军曹。军曹大家很熟悉,日本近代以来在用。日本用的这个军曹就是从唐朝的军职里借来的。但是它的用法不对,它的军曹不是在军士之上,而是代替了军士,兵之上就是曹。战后,自卫队军衔出现了士,但跟我们的士又不一样,是因为战后日本对兵字比较忌讳,就用士字代替了兵字。现在自卫队军衔的曹和士,实际上是士官和兵,跟我们基于传统理解的军曹、军士的含义是不同的,但曹高于士的基本等级次序还是保留了下来。从日语对美军军衔的翻译看,只是简单机械地用曹替换了Sergeant/Petty Officer,然后按英文字面意思在曹字前后加上层层修饰词,除了用着唐朝军职称谓军曹,毫无可取之处。

但它提示了我们,高级士官军衔等级称谓可以沿用来自唐朝军职的曹字,不必局限在军士、军士长、士官这些带士字的名字里转圈圈。在初级士官的上中下士之上,可以有高级士官的上中下曹,不够用还可以设大曹。尽管军曹这个称谓被日本鬼子叫臭了,中国军衔几乎没有可能再采用,但翻译外军军衔不涉及民族感情,可以试试,挺好玩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本民族传统的东西被人剽窃了,用臭了,自己的原版就不能再用了?也是挺可惜的。现在不是提倡四个自信么,什么是文化自信?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