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任兄着眼全球大局,且将中印关系置于其中来全盘考量,这个视角够大。

记得这些年来我们讨论过的东守西进,现在一路一带已经既成事实,但也有很多新情况,比如里海以北,本来指望经陆路连接欧洲,但乌克兰变乱,俄欧猜忌,终不能顺利,而且全球变暖之后北极冰消,最近一天然气船经俄国北部沿海绕行白令海峡到韩国,只用22天(苏伊士航线一个多月),日后俄国把持这个北海航线,终不能为我所用,只便利日韩且为俄国加分,还削弱了陆路连接欧洲的优势。

里海以南是什叶派伊朗,到欧洲要经土耳其,日后库尔德人做大,时局未知,虽然到地中海沿海可以有一条“什叶派走廊”供我方使用,但有以色列对“什叶派走廊”作梗,陆路经地中海沿海到欧洲不见得太平。而且什叶派伊朗肯定不愿用其领土开辟到逊尼派主要国家,特别是阿拉伯半岛的陆路和海港通道,这样一来,里海南北,前苏联领土和伊朗这一整个西线,就变得更像油气通道,为我国供应俄国和什叶派控制的油气资源,这些油气资源在世界油气资源中所占比例份额已经很高,我国西北又本身产油气(且不计西北的煤制油气项目),所以这一线的能源通道会趋于饱和。反而是通往西亚非欧的货物通路欠缺,所以,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的意义就十分重要了。

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是我国西部通往逊尼派国家和苏伊士运河的捷径(同时也是航空通道和未来的空军通道),因此巴基斯坦必须力保。印度人看了自然不爽,但也没办法,印度与中国陆路被广阔的青藏高原隔绝,边境又被喜马拉雅山的迎风降水危坡分开,所以以往论者所期望的经过印度海港出海的构想,并不容易实施。

TOP

话说中国与恒河流域的印度,山重水复,历史上极少直接交往,更不用说兵争,只是近世印度次大陆为西方殖民者侵占,英国当局又沉迷Great Game,幻想通过青藏高原打通亚洲腹地,于是才造成现在中印边境的诸多纷争。这笔账应记载西方殖民者头上,今天印度自以为继承英印当局的衣钵,西方国家自然怂恿,印度又蠢到这个程度自己去咬钩,我们如果再意气用事,与印度大打一场,导致日后东西两线受敌的局面,就太不明智了。

但印度人头脑发热,今年又逢独立70周年,民族主义膨胀,再加上美国最近多项举措支持印度,因此要有些措施来使印度清醒清醒。

其实70年前印度次大陆分治的原因是什么?印度国内最大的政治问题是什么?印度最大的边境问题是什么?印度最严重的分离主义运动在哪里?这些问题都指向印度的宗教民族问题,现在印度不管这些正事,倒来和我们纠缠,我们就要有所动作来让印度回到其原来的“正事”上去。

比如在克什米尔边境沿线增加压力,印度空军据说有“局部优势”,但要分兵到克什米尔前线,锡金这里又顾不上了。

至于印度国外则如任兄所言,联巴制印,孟加拉湾上的几个国家,就实力而言很难象巴基斯坦那样与印度海军直接抗衡,但幸好这里离云南很近,在云南南部和西部多搞一些空军基地,反正现在云南已经属于南部战区,南部战区原来就有对付南海方向空中突击力量,在孟加拉湾也可用于压制印度海军。日后南部战区有自己的航母,只要开到泰国湾,也同样能威慑孟加拉湾的目标。

TOP

打铁还要自身硬,现在试述一下中印陆地边境上我们自己该做的事。

中印陆地边界,大体由尼泊尔分开东西两段,东段虽然再被不丹隔开,但不丹被印度控制较多,中不边境(尤其是东段)可看作麦马线的延长段。

在中印陆地边界西段,特别是在印控克什米尔(拉达克),印度的边防补给要翻越喜马拉雅山,拉达克即便是纵深区域海拔也多在3K4K以上,所以印军在这里的最难维持,1999年卡吉尔战争,巴军控制了俯瞰通往拉达克公路的几个山头,印军就要拼死夺回,否则整个拉达克的印军陷于孤立。

我方虽然理论上也只有疆藏公路通往边境,但这条公路走线很妙,先贴近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的北面,再沿中巴中印边境走向,极利于防守和边防补给,以往有论者将疆藏公路和青藏公路相提并论,我看低估了疆藏公路的便利性,打个比方,如果中印边界东西两段同时有事,西段的支援部队从低海拔的修整补给地叶城出发,东段的支援部队从也是相对低海拔的修整补给地格尔木出发,大家都走公路,当西段的支援部队到达边境出事地点时,东段的支援部队可能连唐古拉山口还没过。

从南疆经昆仑山脉到阿里的交通线,不但军事意义重大,经济上也很有价值,阿里地区是青藏高原其中一个最干燥的部分,高寒干燥的环境形成大量盐湖,其形成环境与智利玻利维亚阿根廷边界的“锂盐湖带”十分相似,只是面积和储量都比智利大一个数量级,其中很多盐湖是碳酸锂型盐湖,开采成本极低。另外昆仑山脉是我国现在最有可能找到大量镍钴矿藏的区域,特别是现在东昆仑区域已经找到大型镍钴矿藏的情况下,疆藏公路所在的西昆仑区域找到镍钴矿藏也指日可待,钴和镍的意义不用我多说了。

TOP

而且中印边界克什米尔段离塔里木盆地只有三四百公里,塔里木盆地海拔也就1K~1.5K,且地势开阔,又临近塔里木柴达木油田,便于炼油设施的兴建和补给,是部署空军基地的理想场所,相对于中印边界东段我方的“高原机场难”问题,中印陆地边界西段我方空中力量的部署潜力巨大,因而能对印度一方构成优势,与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东西夹击则构成绝对优势。即便是中印边界东段这次出事的锡金段,由于其地理位置偏西,所以进行空中后方支援的最佳机场位置,我看也是在南疆南部的民丰到若羌一线。

所以只要加大南疆塔里木盆地西部和南部的基础设施建设力度,进而在疆藏公路沿线和中印边界克什米尔段构成军事设施的局部优势,再加上日后疆藏铁路能沿疆藏公路通达阿里首府狮泉河,则中印陆地边界西段优势尽归我方。克什米尔是印度的颈喉,为保克什米尔印度只能分走中印边界东段有限的军事力量。

TOP

中印陆地边界东段,如果从我方的地理与交通布局来看,可以由源于隆子县的西巴霞曲分为面向林芝波密察隅的高山丛林峡谷段(在东),以及面向山南日喀则的雪山+山口段(在西)。

林芝波密察隅海拔相对较低,物产较丰富,适宜多屯兵驻扎,而对面的印军处于印度东北部补给线的末端,相对较弱,62年的时候丁盛在察隅正对的瓦弄干掉印军一个旅,就是欺负印军的末梢。而且这里的地理位置偏东,西部战区在四川的空军也刚好够得着,印军在这里很难占便宜。但海拔相对较低,印度洋的水汽容易进入,造成了林芝波密察隅后方的念青唐古拉山及其余脉伯舒拉岭雨雪极多,冰川广布,道路泥泞,是川藏公路最险的一段,这也制约了我方的补给能力,所以这里要等川藏滇藏铁路修筑才能谋长远之计。

在西巴霞曲和康格多雪山以西,喜马拉雅山的高度普遍隆升到5K6K以上,成为天然的地理障碍,只有少数山口可供大部队翻越,其中最大的两个山口就位于中国不丹边境线的东西两端,东面是错那--达旺山口,5060年代这里见证了中印关系的多事之秋,包括康巴叛军挟持DL小和尚出逃印度,以及62年印军在达旺公路上的大溃败。西面就是此次出事的亚东山口,英国控制南亚次大陆时,数次入侵西藏都通过这里,在印度边境一侧有从英国殖民时期就开始修筑的山区道路和山地城市补给站,比如大吉岭,噶伦堡和锡金首府甘托克等等,总体而言这里是整个中印边境上印方优势最大的区域,所以我方历来在这里采取守势。

但随着拉萨到日喀则的铁路修通,印方的优势开始消减,试想一下,如果日喀则到江孜到亚东再修成铁路,那么意味着部署在西宁格尔木铁路沿线的部队和大量重装补给可在一天之内到达边境前沿。同时铁路补给还意味着铁路沿线可以大量构筑坚固的军事要塞,使到印度幻想着要复制英军进攻西藏的好事完全泡汤。

当形势发展到印度在整个边境线上都毫无胜算的时候,也许印度就会清醒过来,认识到对华友好才是唯一出路,这个时候,通往中印边境的公路铁路,才可以发挥中印友好纽带的作用,也就是说,一个对华友好的印度才值得中国帮助其修建各项基础设施,包括连接中印陆路边境的交通设施。

TOP

以上瞎说一通,算是对任兄在一楼提议不战而屈印度之兵的附翼,中国东线沿海面临强敌,再在西线擅起兵端非常不智,而且今年印巴两国刚加入上合组织,创始成员国与新成员打起来象什么话?所以如果印度想在日后再来磨蹭纠缠,咱们也不怕,就在山口上对峙一阵子嘛,咱们的雪季工程技术能力完全可以承担这样的任务。同时要在类似克什米尔这样的印度G点上加点压力使印度不敢在东线随便乱来。时间推移之后,楼上咱们的诸多软实力措施施行,印度知道这样长期与中国对峙下去没好处,自然回到谈判桌,反正外交部也从未说过双方要恪守1890年条约之类的话,印度想就锡金段订立新的中印条约也在可选之列,但印度必须先接收中国提出的各种条件,类如不干预南海事务,不与第三国构成针对中国的同盟等等,印度自然要说考虑考虑,考虑完再谈判,谈判完再考虑,时间一久,咱们通往边境的铁路都修完了,印度更处于下风。

总之,对付印度这样的国家,用对付东盟小国的办法是行不通的。他有一定的综合国力,小恩小惠打不动,短期吓唬一下亦不起作用。想玩合作共赢吗?结果看看莫迪在厦门开完会之后去了哪里签了哪些协定就知道此路不通鸟。印度与东盟国家的国情相距甚远,印度次大陆的形势也与东盟内部的形势完全不同,我国面临印度次大陆的边境形势地理环境更是与中国---东盟边界有天壤之别。所以,对待印度次大陆问题,不可照搬解决东盟问题的套路,而要另有一系列长期的综合既定策略,分步实施,持之以恒,比如如何竭制印度针对我国的问题,就可以从印度次大陆最为严重的民族宗教问题以及印度的其他内部问题入手,联合印度周边国家,一步步消减印度现在咄咄逼人的势头,兼以强化中印边境我方一侧的防御设施,最终达致“逼和”印度的目的,“逼和”之后再谈中印之间的长期合作,这样一个被“逼和”之后的印度,松散但维持统一,内耗但相对和平,不致发生大的动乱和难民潮,这对于一带一路的实施非常重要。

至于印度次大陆庞大的人口,未来作为低端世界工厂也未尝不可,但那时中国已经是高端世界工厂了,大家届时还可相互补充,中南半岛和印度东北部成为高端世界工厂和低端世界工厂之间的产业过渡带和陆路交通纽带,还有克拉地峡运河相通。届时中国处理南亚东南亚事务,就可以效仿现在美国处理东亚事务的模式,分而治之,再加上青藏高原边缘和喜马拉雅山南麓以及印度洋岛屿上的军事基地,以海空军和天基系统予以监控,那么全球最具经济活力的区域就在中国掌控之下了。

TOP

中世纪的伊斯兰学者鲁比尼对印度次大陆作过精辟的评价,他说“印度是玻璃和宝石混在了一起的地方”,我的看法也与他类似,印度次大陆既有混杂的人种,也有混杂的气候,除非印度与中国的敌国结成稳固的军事同盟(有条约那种),否则我个人不将其视为敌国,但想把印度变作中国的盟友,显然也不现实,个人认为中国对印度次大陆的长期政策,就是要处理和管控好这种非敌非友的关系,尽最大可能防止印度加入反对中国的军事同盟当中,避免东西两线受敌的局面。

从高黎贡山到帕米尔这整个高寒边境线,除南疆盆地具备较好的军事后勤潜能(而且还要在基础设施完善以后)以外,其他地段都不具备大规模用兵的可能,即我方与印度,都难于给对方致命一击(除克什米尔方向与巴基斯坦合击之外)。这样的军事格局,与对付南面的东盟小国不同,与朝鲜半岛和台湾第一岛链这样可以伸手可及也迥异。所以对印的军事准备,应着重于“逼”(比如象任兄建议的高原集训基地),而不着重于打。逼使印度与反对中国的军事同盟保持距离。

至于印度次大陆未来的前景,个人认为取决于伊斯兰复兴运动是否有向南亚东南亚扩散的趋势,最近的罗兴亚人问题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这类穆斯林反叛运动与当地政府的冲突,会使到冲突的双方甚至地区上的多方都无暇反对中国,就像罗兴亚人难民问题扩大化以后,印尼这样原来揪住南海的国家就被罗兴亚人问题吸引过去,对南海就没那么关心了。

印度有两亿穆斯林人口,而且基本上都居住在印度各个要害部位,所以其他内部反叛势力,都没有穆斯林这样的全局的影响力,因此在中国“逼和”印度的路线图中,穆斯林与巴基斯坦孟加拉会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但是否需要肢解印度,这个值得商榷,因为印度一旦瓦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一定会占上风,就像莫卧儿帝国时期那样,所以适度利用好穆斯林反叛运动,使其能不断削弱印度,维持一个“病夫状态”即可,“病死”就大可不必,至少2050年以前没这个必要。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