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太空军可能成为美军新军种吗?

本帖最后由 金沙水 于 2018-8-1 16:54 编辑

太空军可能成为美军新军种吗?
2018年8月1日
巴布

五角大楼关于如何建造太空机构,包括创建太空军或太空部队的报告,将无法在原定期限星期三之前交给国会审阅。
五角大楼发言人陆军中校杰米·戴维斯(Jamie Davis)星期二表示:“我们呈递国会的报告正处在最后协调阶段。当协调结束后我们就会发布报告,我们预计这很快就会发生。”

川普总统多次呼吁建立太空军作为军队的新分支,和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警卫队“分开但却平等。”

然而,众议院的战略部队小组委员会的议员们对创建新军种并没有表达太多兴趣,但有意在空军内建立一个新的太空部队。

在国会要求审阅报告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曾向国会领导人发出过一封信,反对创立新军种。在去年10月的这封信中,马蒂斯表示,目前军方正集中精力削减管理费用并整合联合作战功能,他不认为在这种时候有设立新的组织层级的必要性。

五角大楼上交报告的最后期限是星期三,但一名官员告诉VOA这份报告“几天内”应能准备就绪。

一份被《国防一号》资讯站看到的报告草稿表明,五角大楼准备在年底前创建第11个联合作战司令部,专注于太空方面。美国太空司令部的设立方式将与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和美国网络司令部类似。特种作战司令部督管各军种的特种部队。美国网络司令部则督管各军种的网络行动。

如果只从需求上看根本没必要,美帝现在三军的太空战防御能力根本已经绰绰有余,中俄现在在太空战方面的能力和规模以及紧迫性达到冷战时期苏联的水平了吗?没有!要知道,二战中美国即便没有“空军”,美帝的空中力量,依然很强!

但是现任的特朗普是一个有点像里根的人物,经济上减税之类就先按下不表,军事上一定会压迫中俄,这个时候,太空军的政治连带意义就显现出来了,一来,军事上,构建进攻性和压迫性的优势;第二,通过军事上的优势,把中俄拉进军备竞赛的经济泥潭。至于天朝为什么最后一定会掉进这个泥潭,这个涉及很多方面,在此先不表达。

可以想像到的是,无论最后这个天空军的真正实力如何,对外一定是宣称完全具备进攻性的,从HGV等各方面的研制需求来看,美帝要求的是完全进攻性、可常态化部署的武器(不等于在轨部署),并且一定会形成实实在在的威胁,就如同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一样,今天很多人看来是吓唬苏联人的,但是当时一定是会让苏联人感到如芒在背的。

像HGV、X37、天基激光/动能武器,对于以前的美帝来说由于顾及舆论会有点引而不发,但是借着这一波经济增长和某朝威胁论的东风还有特朗普的支持,美帝一定会尝试将它们实战化,以美帝的实力,其技术高度一定是要满足压制中俄至少二十年的要求的,看一下B2、三叉戟、海狼、F22这一些冷战结束前的“基石”项目就大概能知道美帝的战略要求。另外一方面,美帝在太空方面的军民融合,一定也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经济上,这也一定会是像SpaceX、波音、……这一些太空概念股新一波牛市的开始。

总体上,对现在的特朗普当局来说,太空军一定是一个志在必得有利无害的项目。

TOP

当前美国军事航天任务是分配给美军和国家侦察局(NRO)。美军方面,空军掌握着绝大多数军事航天任务,包括采办,保障、操作。
2018国防授权法要求重设美国太空司令部,作为美国战略司令部辖下的次级联合司令部。1985至2002年间的美国太空司令部是独立的一级联合司令部。
美国战略司令部原设空间联合机能司令部,去年改编为联合部队空间构成司令部,指挥官从第14航空队队长(中将)提高到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上将)。
空军为了抵制天军,主动做出了调整。负责赛博网络的第24航空队退出空军太空司令部,移交给空中战斗司令部。空军太空司令部只领导军事航天的第14航空队以及负责采办的空间及导弹系统中心。空军参谋部增设A11分部专管太空,但国会未批准此计划。A11空军副参谋长的原定角色被空军太空司令部增设的副司令取代。
2017国防授权法曾提出建立第六军种:美国航天队(US Space Corps),与美国空军继续保持特殊关系,参照美国海军陆战队与美国海军关系,两军许多辅助功能继续共存,一体化。2018国防授权法提交之前,川普公开表示支持美国天军(US Space Force)。从名称而言,这个天军显然要比航天队的独立性更强,与空军是平起平坐的地位。
2018国防授权法否决了组建太空支援局(Space Support Agency)的倡议。太空支援局的目的是集中军事航天才办,研发,以取代空军太空司令部的空间及导弹系统中心。
到底是纵向集中搞单独新军种,在空军部设航天队或天军。还是继续优化横向一体化,让现在军种掌握各自军事航天,美国太空司令部协调。这两种模式哪个或胜出,还很难说。俄罗斯于2015年把空天防御兵重新并入空军,空军改名为空天军。宇航兵降级为空天军内部的兵种,与空军太空司令部在美国空军内部的地位角色相似。由此来看,搞单独的天军似乎并不合理,空与天是很难硬性划分的。而中国军方在2016年给改革,是把赛博网络、电子战、军事航天三大任务整合为战略支援部队。战略支援部队具备双重角色:即使新军种,作战责任又与四大战区看齐。

TOP

当前美国军事航天分为黑白两块。保密的黑色属于国家侦察局(NRO),负责天基间谍侦察系统。白色属于海陆空三军,分别为海军网络战司令部(舰队赛博司令部管制下),陆军空间及导弹防御司令部,空军太空司令部掌管。
国家空间防御中心(NSDC)是空军与NRO共同负责的美国空间感知指挥中心。
联合空间作战中心(JSOC)不久前改名为合并空间作战中心,是美军与其友军的太空军事行动指挥中心。
国家安全空间学院(NSSI)是美军军事航天专业人员教育培训学校,是空军大学属下的学校。
军事航天任务具体分配
NRO:间谍侦察卫星
空军:所有军事航天发射,GPS定位系统,宽频通信卫星,军事气象卫星,导弹预警卫星,天基进攻性武器,地基空间监视及导弹预警雷达
海军:窄屏通信卫星,海洋监视卫星
陆军:通信卫星地面接收,微型卫星

TOP

美国战略侦察卫星和信号情报卫星主要是美国家侦察局(NRO)负责。侦察局拥有超高分辨率的“锁眼”光学侦察卫星和高分辨率的“长曲棍球”Lacrossel/Onyx雷达侦察卫星。其天线直径上百米的“猎户座”信号情报卫星更是国家侦察局专用的大型卫星。美国为了发射先进的“猎户座”卫星,甚至专门对重型“德尔塔”IV火箭进行升级,提高它的静止轨道运载能力。国家侦察局拥有的顶尖间谍卫星是美国空间侦察的核心力量,也是未来“天军”成立后觊觎的宝贵资产。
最善应变者得生存

TOP

针对幻客提到的陆军微型卫星,是否称为微纳卫星?美国陆军缺乏海空军的大型卫星,但正在研制各种微纳卫星,尤其一种叫做“红隼眼”成像微纳卫星。它能以数十千克重量实现1.5米级的分辨率。“红隼眼”遥感星座将为美国陆军提供廉价和高效的对地成像侦察能力,满足陆军战术侦察的需求。
最善应变者得生存

TOP

赛博网络、电子战、军事航天  这三个大相径庭,光是相关人员的专业出身就几乎完全不一样。(以下是凭常识瞎猜的:)赛博网络应该是软件工程、信息安全(病毒、防火墙等),电子战传统上是电子工程类(信号与信息处理专业、通信专业、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电路与系统方向)),不知道现在各院校改来改去的有没有把信息安全专业也改得能涉猎电子战中偏软的部分(那是什么部分?我也不知道。几十年前的传统的电子战是“硬”的,并不存在编个病毒灌到敌人电台里这种科幻的情节)。   所以,这三个合一起,就是为精简而精简吗

TOP

关于天军讨论,现在已不仅仅是个军事议题,它参入了政治因素。川普不止一次公开表示支持天军,要求五角大楼为此制定计划实施。美军方内部本没有提出这个建议。2017年众议院关于美国航天队倡议被同年国防授权法否定,那时从国防部长到空军部长到空军参谋长均持反对意见。现在是不得已面对白宫强迫式要求。但美军不是自己说可以组建新军种就能实现的,军种存在需法律地位,故必须得到国会批准。
数日前副总统彭斯再次公开表示支持天军,之后国防部发表了升级版1601报告(针对2018国防授权法的关于军事航天最终报告),我总结了一下关键内容

空间发展局(SDA),作为联合君主空间系统研发与采办,参照导弹防御局模式。但没有提到SDA是否接管军种空间采办权,特别是是否合并空军采办部门(空军太空
司令部的空间及导弹系统中心,掌握美军85%空间预算)。


美国太空司令部(USSPACECOM),这个很可能直接跳跃2018国防授权法要求置于美国战略司令部下的次级联合司令部,而成为独立的第11个联合司令部。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将由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兼。而美国战略司令部联合部队空间构成司令部(原空间联合机能司令部)予以取消。


建立以专业空间专家、人事,并进行专业培训、发展统一标准的空间作战部队(Space Operation Force),以取代现在各军种空间人员的教育和军事航天发展。空间作战部队模式参与特种作战部队,美军特种作战部队来自各军种提供,但在条令、培训、装备采办等领域采用统一规格标准。

这个报告之外,还有传闻说五角大楼增设主管太空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这个岗位最终将演变为天军部长。也就是说,天军与空军届时将完全分离,行政上归属各自军种部门,并不是海军部同时管理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模式。

TOP

航天与赛博网络确实存在许多协同性(Synergy)。天基系统全靠人员地面遥控,依赖电子系统和软件。赛博和电子攻击地面终端达到破坏甚至摧毁军事太空力量,比起所谓的杀手锏卫星或天基武器直接杀伤更有效更实际。毕竟目前人类航天技术有限,人员直接去太空参战还只存在于科幻作品。
以前美空军太空司令部同时领导空军军种的航天部队和网络部队,也是基于两者间协同性强。现在拆散主要基于政治压力,因为说空军对于太空不重视不给力。美海军目前太空力量依然属于其军种赛博司令部领导下,两者还是高度一体化的。
电子战属于电磁域,肉眼看不见但是物理上存在。赛博则是完全虚拟域。但两者在应用上面也存在许多协和作用,许多时候需要同时出手相互配合。美陆军已把电战专业岗位并入赛博兵种。电子战专业军官培训前14月课程与赛博专业军官吻合,只有最后3个月教育是针对性的。电子战专业军士培训增加到6个月,与赛博专业军士看齐。
由此来看,军事太空,赛博网络,电子战,三者联系在一起是有道理的。特别是赛博与电子战。中国信息化作战(实质是美国赛博、电子、心战/宣传战等加在一起。美国信息战范围则只限于心战/宣传战,这个是基于信息系统硬件和软件条件基础。扯远了。。。

TOP

建立太空军动议已在国会被否决了···
最善应变者得生存

TOP

2018年国防授权法没有通过,但2020年建立天军目标未变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