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国为何极力打压美中关系的基础?

本帖最后由 金沙水 于 2018-9-20 14:37 编辑

美国为何极力打压美中关系的基础?

2018年9月20日

林枫


长期以来,中国官方一直把美中经贸关系比作是两个大国关系的压舱石稳定器。但自今年3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对华301调查报告出炉以来,美中贸易争端几度升级,并很有可能演变成一场涉及所有美中贸易商品的全面贸易战。VOA记者林枫最近就美中贸易战的根源和出路专访了华盛顿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资深研究员、经济和贸易专家史剑道(DerekScissors) 。以下是这次专访的第三部分美中关系的压舱石怎么了?


记者:在贸易谈判的立场上,中国目前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那就是,中国不会在美国的压力下做出让步。如果这场贸易争端持续下去,如果中国像自己说的那样,不做出任何让步,那么它的结局会是什么?


史剑道:我完全理解中国政府不在美国压力下妥协的立场,这也是中国的一贯立场,不仅限于这次贸易战。但美国要求中国让步是因为,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一个很差的贸易伙伴。如果中国不希望在压力下做出让步,那么就请应该在压力来之前做出让步,做出改变。中国可以猜或者押宝美国的压力是不会持久的,也许中国猜对了。但中国在这场贸易战中并不像一些人所说的,是占据上风的。如果特朗普总统决定把这场贸易战进行下去,不放松对北京的压力,那么美国是会赢的。原因很简单。中国在金融方面依赖于美国,中国需要美元。而美国没有什么是必须依赖中国的。美国可以找到替代国家。我理解中国政府不在压力下妥协的立场,这是合理的。既然如此,中国早该在三年前就做出改变。我认为,现在中国做什么不做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国会不会坚持下去。或许不会。但如果美国不修正目前的政策,中国最终会被迫做出妥协。但是美国也可能会在那之前就让步了,或者改变主意,它也可能会被其它问题扰乱计划。


记者;如果这场贸易战变成一场持久战的话,一些外国企业可能会选择将生产搬出中国,以规避高关税。有人将其解读为脱钩。他们的说法是,美国和中国打贸易战的目的是让美国在经济上与中国脱钩。您的见解是什么?


史剑道:我的说法是脱离,是同一个概念。2002年美中贸易额占美国GDP的比例是现在的三分之一。那么,我们就回到2002年的水平就好了。我们不会在六个月内实现这个目标,因为那太唐突,也太具伤害性。我们可以慢慢来,先设定一个目标。我不认为特朗普总统会明确讲这个,或许是个隐晦的目标,也就是让美中经贸关系回退到以前的水平。目前的美中贸易规模太大了,而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贸易伙伴,不应该和美国拥有这么大的贸易量。我不认为美中贸易要完全终止。当然,中国对于要和美国保持一个什么样的经贸关系也有自己的盘算。但我的确认为,脱钩应该是美国最好的选项,除非中国修改自己的政策。


记者:中国官方的说法是,美中经贸格局的基本盘没有改变。美国仍然在产业链的上游,主导高科技领域和服务业,中国基本上仍然处于产业链的中下游。您是否认为,美中的经贸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


史剑道:就像我刚刚提到的,最大的变化来自于中国入世。从那之后,美中的经贸关系发生了变化,已经不一样了,有好有坏。但是美国并不满意。特朗普总统的贸易行动并不是从中国开始的,而是钢铁,现在是汽车,并不是只针对中国。真正让美国不满意的是制造业。所以说,美中经贸关系仍以中国组装,输送零部件为主,这一点我赞成,但情况却不完全是这样。我理解中国感到困惑,因为2003年时候,美国对这个关系没问题,2011年也没问题,但现在不行了。正如中国可以用《中国制造2025》来提升自己的产业政策,美国也可以对美中经贸关系改变看法。这就是所发生的。


记者:您认为,美中能否达成协议?美中还能否回到过去那样?中国一些人士的考量是,共和党可能会在中期选举中惨败,丢掉国会至少一个院。那会给特朗普总统传达一个明确的信号,就是美国人不想和中国打贸易战。


史剑道:这种观点是荒唐可笑的。民主党人在贸易问题上比共和党更反华。所以,如果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美国的反华情绪会更高涨,而不是会减少。我不知道中国某些人的这种看法是从何而来,这是很奇怪的想法。或许是中国人认为国会众议院民主党人会像奥巴马总统那样。但其实不然。奥巴马2015年要求国会推动贸易促进授权(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时,几乎所有民主党议员都投了反对票。民主党议员比共和党议员更反贸易,他们比奥巴马更反贸易。所以,如果中国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中期选举民主党翻盘上,那是很不靠谱的。我倒觉得,还不如寄希望于特朗普总统改主意。在中兴通讯的问题上,他就改主意了。或许他在关税的问题上也会改主意。这比寄希望于中期选举更靠谱。


记者:您认为,美中关系能否恢复到奥巴马执政时期?或者说,美中关系能否转向更积极的方向发展?


史剑道:不会。我认为,奥巴马政府和小布什政府都承认,他们在美国的对华政策上犯了错误。现在,美国想要在短期内修正这些错误,这是非常困难的。而中国则感到非常不公平。华盛顿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想要回到奥巴马时期。民主党不想,共和党也不想。美国商界在2007年和2008年是非常挺中国的。现在,他们对中国的支持有所减弱。美国的政治环境与10年前相比大相径庭。当然,这不能都怪中国。但我的确认为,我们是回不到过去了。没有一位参选总统的候选人会说,我希望回到2015年大家都相安无事的时代。民主党候选人不会,共和党候选人也不会。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的焦点应该放在如何构建一个有助于与中国脱钩的关系。除非中国改变,要么我们就把这场贸易争端进行到底。只有这三个选项。


记者:中国政府的一些高层人士希望华尔街能在这场贸易战中替中国说话,或者是游说美国政府,不要打贸易战。但我们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是为什么?


史剑道:金融危机让华尔街名声扫地。美国金融界的政治力量已大不如前,尽管他们还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果你去看一看贸易促进授权法案(TradePromotion Authority Ac)和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TPP)的情况就会发现,美国商界在贸易促进授权法案上几乎没有出力,在TPP上毫无建树。如果特朗普政府就这么与中国僵持下去,与墨西哥斗下去,与欧盟斗下去,那么商界会联合起来反对他。但是,如果特朗普的策略是与中国纠缠下去的同时,宣布美墨达成协议,美欧达成协议,美国与菲律宾在谈自贸协议,那么美国商界就不会站出来为中国说话。另外一点就是,在过去十年里,不仅是外国企业,也包括一些本土企业在中国的境遇越来越糟糕。企业界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那么坚定地维护美中关系了。而且,商界对本届政府的影响力有限。我认为,本届政府多变的主要原因是总统总是被其他事物干扰而分散精力。我认为,到下次总统大选前,美国商界可能会更活跃一些,但前提是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所有的贸易伙伴都闹僵了。但如果到时候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谈成了,而美欧贸易又表现强劲,美国商界是不会为中国竭力辩护的。我们注意到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多年了。


记者: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对中国其实有很多抱怨,比如市场准入问题、强迫技术转让等。但为什么在关税问题上,美国企业大多持反对意见。


史剑道:因为情况不一样。中国的一个立场是,虽然中国对美国保持巨大贸易顺差,但美国的企业在中国的利润要远远高于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利润。这里面是有区别的。特朗普政府的回答是,我们不希望那些产品在中国生产,我们想要的是,那些产品搬回美国生产,我们想让那些工作岗位回到美国。因此,特朗普政府的期待与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的要求有本质上的不同。在华经营的美企希望能在中国自由竞争,特别是在中国国有企业垄断的领域。但特朗普不在乎美国企业能否在中国自由竞争。他希望的是,美国企业把在中国的生产迁回美国,然后向中国出口。这就是为什么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的看法与白宫有如此大的差距。在华经营的美企希望得到更多的市场准入。特朗普则希望美国的出口能有更好的市场准入,而不是在华的美国企业。这是截然不同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