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俄国英国间谍毒杀案:莫斯科可能捣鬼,伦敦或未吐真情

俄国英国间谍毒杀案:莫斯科可能捣鬼,伦敦或未吐真情
2019年 3月 5日

英格兰西南小镇索尔兹伯里俄罗斯双面间谍中毒案一周年时,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周一(3月4日)赞扬了索尔兹伯里地区的努力,而伦敦的俄罗斯使馆则继续通过社交媒体驳斥英国官方的调查结论。
66岁的俄罗斯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他33岁的女儿在中毒后经过治疗先后出院,但这父女俩从此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BBC广播4台的《今日》节目说,即使持怀疑态度的人也承认支持俄罗斯参与毒杀证据充分,但许多社交媒体评论认为对俄罗斯的有罪推定现在看来仍然缺乏证据,在逻辑上缺乏衔接。

《独立报》前驻莫斯科记者,专栏作者玛莉·德耶夫斯基(Mary Dejevsky)说,英国官方指责俄罗斯的说法之所以能够在主流舆论中占据主要地位,主要是英国政府控制信息以及媒体的配合。尽管如此,她认为仍然有一些人对官方的说法持怀疑态度。

英国官方说法

住在英格兰小镇索尔兹伯里的俄罗斯前双面间谍和从莫斯科去那里探望他的女儿因神经毒剂诺维乔克(novichok) 中毒,据说这种致命毒剂被涂到了他住所的前面把手上面,几个小时候,那父女俩在小镇中心的长长椅上瘫倒。

他们之所以没有被毒死的原因被归纳为急救及时,附近波顿道恩镇的国防实验室提供了专业知识,索尔兹伯里医院的医护。随后去过他们住所的警官也没有中毒死亡。

专栏作者玛莉·德耶夫斯基认为,可能从一开始英国和俄罗斯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出于情报界的顾忌,双方都不愿意公布全部真相。

4个月后,同上述中毒案无关的一名妇女斯特奇斯在抹香水的时候中毒死亡,那是她的男友从垃圾箱捡到后送给她的一瓶香水。显然那个香水瓶里面有神经毒剂诺维乔克。

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的两名特工被认定为主要攻击嫌疑人。而这个发现部分来自民间调查新闻网站Bellingcat的线索和街头闭路电视的视频证据。那两个俄罗斯人被控企图谋杀,还被控杀害了斯特奇斯。最近又公布了第三名嫌疑人,此人订了和两名俄罗斯特工同一个航班的机票,但没有登机。

毒杀案发生一年后,索尔兹伯里现在又恢复了正常。俄罗斯前双面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的住房被翻新修理,当地警察呼吁公众提供线索,寻找装诺维乔克的香水瓶的盒子。官方提供的信息基本就是这些。

仍然疑点重重

但是疑点在哪里呢?关于这两,三个俄罗斯嫌疑人,闭路电视视频,护照和其它身份证件提供他们行动路线的线索。他们的动机似乎也有,即俄罗斯要惩罚背叛者。但是除了女儿尤利亚在视频中简短露面,照本宣科外,那中毒时的父女俩人都没有被人看到过。

虽然俄罗斯要求英国提供领事接触,英国的说法是他们的生命仍然受到俄罗斯威胁,需要保护他们。另外,俄罗斯嫌疑人被引渡到英国受审的机会几乎为零,因此玛莉·德耶夫斯基说,上述案件已经不可能有新进展,但是人们从一开始对上述毒杀案的疑问一年过后仍然没有丝毫减少。

为什么要冒国家声誉受损,在俄罗斯世界杯赛前采取毒杀行动?为什么普京要刺杀一个被交换的前间谍,危及今后交换间谍的可能性?为什么俄罗斯在交换间谍8年后才采取报复行动,而且选在女儿从莫斯科去英国探望父亲的时候下手?

除非毒杀行动是一次擅自行动,否则这些一年前就有的疑问现在仍然没有答案。

斯克里帕尔在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服役期间向英国提供情报。英媒文章质疑:为什么俄罗斯在交换间谍8年后才采取报复行动,而且选在女儿从莫斯科去英国探望父亲的时候下手?

围绕两名俄罗斯嫌疑人也存在不少问题。毒杀行动或许是俄罗斯情报部门的一次不成功的行动。但玛莉·德耶夫斯基说,为什么那两个俄罗斯特工的身份由民间调查新闻网站Bellingcat提供线索证明。进出英国的俄罗斯人肯定有签证,肯定有他们从哪里得到签证,以及入境理由和他们姓名的相关信息,航班信息。英国当局应该在事发后很快就能掌握这些信息。

双方心知肚明?

玛莉·德耶夫斯基还指出其它的疑问。如果这些特工如描述的那般功绩卓著,他们真在东伦敦藏身了吗?但只有零星拍摄到他们行踪的闭路电视证据,我们也没有看到拍到斯克里帕尔父女的视频。毒杀案发生的上午,这对父女的手机都关机,他们的房门手柄如叙述的那样被抹上毒剂的时候,他们当时在房子里面吗?

事发后英国政府的反应也非同寻常。为什么英国在很少透露信息的情况下就很快就对俄罗斯发出指责,并且联络盟友一起驱逐俄罗斯外交官。那时候小镇附近波顿道恩镇国防实验室英国自己的研究人员说,他们并不知道那种神经毒剂来自哪里。

在随后发生的斯特奇斯中毒死亡事件中,当局搜查并且对案发房屋进行消毒处理。对那次事件第一个作出反应的官员是皇家陆军首席护理官。

还有,斯克里帕尔现在的下落如何?早先的说法是他获得了新身份,在第三国隐姓埋名地生活。果真如此吗?在莫斯科的英国大使布里斯托在最近的采访中坚持说斯克里帕尔父女俩还健在,但他们不愿意同俄罗斯代表会面。英国大使对俄罗斯媒体说,英国在调查过程中对公众发布了一些信息,但并没有公开掌握的所有信息。

难怪一些人对官方的说法持怀疑态度。专栏作者玛莉·德耶夫斯基认为,从一开始,英国和俄罗斯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出于情报界的顾忌,双方都不愿意公布全部真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