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超级对撞机会是超级战列舰吗

杨振宁强烈反对超级对撞机,说“盛宴已过”。
这是一个艰难专业的领域,不懂......

但是,其它领域,就说几句了。

二战对于战列舰,真的是“盛宴已过”。
巧合的是,是东方的日本,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超级战列舰。

然而,“盛宴已过”。
现实中,对于日本,这完全是错误和灾难。
它浪费了巨大的资源,却一无所获。

从事后的角度看,
这些资源,如果投入到任何其它领域,
航母/巡洋舰/驱逐舰/潜艇/飞机......都会更好。

本帖最后由 步兵连长 于 2019-5-5 15:09 编辑

主要的问题不是这个。

杨振宁说盛宴已过,那是功利主义的观点,中国知识分子的痼疾。
杨振宁本人也已经盛宴已过,他的观点是否就正确,也不好说。


再说,支持的声音也不少。

再说,超级对撞机,不过200亿美元左右的投资,大陆并不差这点钱。

--------------
真正的问题是,大陆搞这些东西,是毫无意义的,完全是华而不实。
和当年搞正负电子对撞机一个道理。

李政道,丘成桐这些人力推,那是因为这些人都是掮客,要拿好处的。
李政道和丘成桐,都是科技大汉奸。终将受到历史审判。
李政道祸害中国大陆的科技事业,把大陆科技事业往沟里带,干了很多大事。他是带着任务的。

为什么大陆搞毫无意义,因为:
1,大陆根本不具备设计建造能力,只能全部进口。
就像一个贫困山村,史前部落,要搞这些东西,他只能全部进口。

2,大陆也根本不具备维护运营能力。
比如那个贵州天眼,建成后就没有能力运营,到国际上去招聘团队和课题。

3,这些东西确实是很奢侈的东西。
欧洲那么富裕,都是联合搞一个。
中国大陆有必要自己单独搞么?
要搞也应该联合多个国家一起搞,比如联合日本、港台新加坡、俄国、印度、巴基斯坦、韩国等。大家经费分摊,同时又智力上互相支持。共同促进物理学的发展,提升亚洲物理学的水平,对促进两岸统一也有好处。
这种搞科学的方法,大陆学术界根本不懂的。
里面的人打算盘,就是多少好处。

4,这个东西不是一次建成就完事。后面的维持费用也是十分高昂的。
每年至少10亿美元量级。
这些钱大部分都要被外国供应商赚走。


5,大陆物理学的发展,包括整个亚洲物理学的发展,都还没有到这一步。
这种装置,只有日本用得到,日本的物理学发展水平已经达到。
但是日本和欧洲、美国合作,没必要自己专门搞一个。

等到大陆有能力自主培养出物理学的诺贝尔奖,再说不迟。

----------------
现在西方十分热衷于鼓励大陆搞大科学项目,增加基础研究投入。
这其实也是一种生意。是一个大生意。
你的人员培养、训练;实验室设计建造;仪器设备,论文发表;学术交流;学术资料、技术资料,等等,都是要靠西方,花大钱。
大陆学者去西方做学术交流,是自己花钱的。
而请西方学者来华做学术交流,也是大陆花钱。
去西方刊物发论文,也是花钱,每年百亿人民币的量级。

西方企业,对华推销一个科研项目,就等于封了一个侯。
因为养这个项目,是要源源不断花钱的。这些钱都死贵。

在政治上,还能培植亲己方的精英集团,争取话语权。

那么,这种生意,是不是双赢呢?
答案:不是。

大陆只是得到一堆毫无用处的论文而已。

-----------------------
网上看到一个文章,说日本的崛起,其实主要不是靠马关条约赔款,而是来自中国留学生的留学消费。
当时的留学生,每人要花费数万大洋。10万留学生,就是几十亿大洋。这个钱比马关条约赔款,可是大多了。
这篇文章具体我有点记不清,算出来的金额,是惊人的。

日本赚了钱不算,还赚了人。
政治上,鼓动了辛亥革命,打破了清末新政进程,导致中国陷入混乱。
同时,又培植了一大批亲日分子,回国掌握各种事业,要害位置。
比如蒋介石的秘书长黄郛,就是日本间谍,令抗战初期,封锁江阴一举全歼日本长江舰队的计划泄露。
抗战时,大批精英投靠做汉奸。

TOP

杨振宁说盛宴已过,那是功利主义的观点,中国知识分子的痼疾。

----〉

中国知识分子的痼疾,不是功利,是不肯光明正大的谈功利。

具体这个事情,反正美国/欧洲,也都不愿意出钱。

Musk想去火星,理想感人。
但是钱,得他自己想办法。
不能动用宝贵的国家财政,强迫别人,去实现你的个人梦想。

TOP

本帖最后由 步兵连长 于 2019-5-6 23:57 编辑
杨振宁说盛宴已过,那是功利主义的观点,中国知识分子的痼疾。

----〉

中国知识分子的痼疾,不是功利 ...
qwe2008 发表于 2019-5-5 16:10



动用国家财政,倒不是问题。
nasa就是国家财政支持。

问题是,掌握国家财政的人,是不是有能力评估这类问题值不值得做。

美国国会有这个能力,而中国大陆的党中央,则缺乏这个能力。

缺乏这个能力,自然就免不了上当受骗。

而学术界,自然都普遍支持要上,因为这符合他们的行业利益。
中科院自然要极力争取,因为这涉及部门利益。
他们永远在叫穷,永远在叫唤投入不足、知识分子地位不够高、待遇不够好。
所以,都是不靠谱的。

比如丘成桐,他赞成建设的理由,都是无耻的煽情,根本就不是科学理由。

专访:希望在长城入海处建设下一代巨型对撞机——访华裔数学家丘成桐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NDA2NTI4Mg==&mid=2655409536&idx=1&sn=5e710add1f951b13cbc7fd19bd5e554f&scene=21&token=336152551&lang=zh_CN#wechat_redirect

TOP

本帖最后由 步兵连长 于 2019-5-7 00:07 编辑

再看看这个为对撞机辩护的: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10173&s=fwzwyzzwzbt
科学研究“差不差钱”?
【汪涛 中兴通讯国际市场管理体系的奠基人,现为析易船舶总经理】
科学的独立价值

由古希腊文明所开创的科学最重要的起点就是使科学成为具有相对独立性的活动。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称“他们探索哲理只是为想脱出愚蠢,显然,他们为求知而从事学术,并无任何实用的目的”。其他文明之所以在认识世界的道路上半途而废,停留于满足社会实用的水平上,问题就在于它们没有实现这种超越。科学的认识本身就是目的,它在根本上是不能以当下的任何社会实用目的作为评价依据的。正因为科学不是以实用为目的,所以它可以最终获得最大的实用性。
这已经被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几百年来的历史充分证明。因此,绝对不能引入实用性作为纯科学发展的标准,尤其是不能成为评价科学的核心标准。特别要注意的是:当有人以不具备实用价值来攻击对撞机的时候,千万不要用它可能具备的实用价值去进行反击,因为这样做本身就是在为科学引入和认同社会实用价值的评判标准。
对于这样的攻击只需要一句话:科学是具有独立性的,它本质上不以社会实用性为评价依据。一定要坚决地回击一切破坏科学发展独立价值和评价标准的错误观念,拒绝一切对科学研究进行直接价值评估的行为。

因为CEPC项目的争议,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不得不面对一些科学研究有什么用的疑问,经常有人问他这个问题:“你做这个科学,你要么有用,要么能得个诺贝尔奖,你两个一样都没有,做这个研究干什么呢?”[1]在此,我们需要对科学的独立价值进行一个总结,如果不清楚这个问题,去问“科学有什么用?”的问题本身可能就是错误的。

-----------------------
这种观点就是典型的似是而非。而且是偷换概念。
把求知问题,和花钱问题,混为一谈。

这段话振振有词,说得好像都有道理。

但是你花自己的钱,谁也不能说什么。
你要别人掏腰包,难道别人无权要求回报么?

钱是有限的,而需要探求的知识却是无限的。
难道就没有性价比的考量了么?

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对科学活动的意义的认识问题,而是一个投资评估问题。
投资是要讲究回报,讲究性价比,讲究风险和收益,讲究责任的。

TOP

本帖最后由 步兵连长 于 2019-5-7 00:10 编辑

西方的大学,为了吸引人才,设立终身教授职位。
那么,那些办大学的资本家和权贵,怎么就不怕,一个人一旦获得终身教授职位后,就开始混日子白拿待遇呢?
常言说,这个世界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的生意没人做。
那些投资办大学的统治阶级,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不怕亏本呢?

中国人要学会怎么办大学,还是先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再说。
呵呵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