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美中贸易恐陷持久战,对谁影响更大?

美中贸易恐陷持久战,对谁影响更大?
2019年5月23日
郑裕文

这个月,美中贸易谈判从原本双方都宣称“进展良好”的态势突然逆转。双方上调关税,美国对华为实施禁令,下一轮谈判陷入僵局。历经11轮磋商的美中谈判为何“风云突变”?责任在哪一方?两国是否还有可能达成协议?全球两大经济体间的贸易战看来短期内不会消停,这对美中两国的经济带来什么影响?美中贸易冲突如果陷入“持久战”,对谁更有利?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美国企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经济和贸易专家史剑道 (Dr. Derek Scissors);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基辛格美中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 (Mr. Robert Daly)

史剑道:谈判破裂中国原因,继续加税恐是问号

美国企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经济和贸易专家史剑道说,现在,中国说美国提出的要求不合理。但是,在莱特西泽和姆努钦访问北京之前,中国并没有这么说;而我知道,他们在北京并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 所以,我想谈判破裂是中国的原因。自从破裂之后,美国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使得要恢复更加不容易。另一方面,中方向我们提出更多要求。这样一来,如何恢复谈判呢?

史剑道说,此外,我还是不认为美国会对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继续加税。原因是,美国提出的时间点明显是为了配合特朗普和习近平可能在日本大阪的会面。真要实施这样的措施,我们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让经济领域做出适当的调整。就像我们看到的华为被上黑名单一样。

其实,这是美国在六月两位元首可能会面之前向中国施压。所以,我怀疑美国是否真会兑现提高3250亿美元产品关税的说法。对于已经加上去的关税,中国必须做出部分让步才能解除掉。美国曾经说过,如果谈判顺利的话,我们不会把两千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从10%提升到25%。而谈判进展不顺利,所以提升关税就是美式的机械反应。而且,因为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计划,所以要解除也不那么容易。而加税3250亿美元产品是比较新的提法,更多是为了讨价还价,而且也比较急。我虽然觉得有这种可能,但还是怀疑美国是否真会实施。

史剑道:打华为不为经济,国家安全是重点

史剑道说,我认为除了关税之外,当然还有其他工具可以用来对付中国的行业违规行为。我也相信,中国公司受益于美国技术 - 或者亲自获取或者通过别人。正是这些人破坏了美中之间的经贸关系。但是,关税伤害的是所有人 - 如果我没有窃取过美国技术,关税也会伤害到我。

而美国对华为的举措就是强有力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应该直接针对那些有非法行为的公司。加税则是会影响到所有人,包括中国企业和美国消费者在内都受到冲击。但是,因为总统喜欢关税,所以我们现在用关税作为工具。至于关税会帮助谁和伤害谁,看它实施多长时间。如果时间长的话,美国生产者有时间调整。美国企业会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所以会离开中国;如果短期的话,不会对中国产生很多的负面影响,但会伤害美国消费者。使用关税的话,长期才会有作用,短期没什么用。

史剑道说,对于美国对华为的做法,简单的经济学解释就是,我们在帮助美国的企业。但是,这个说法并不正确。因为很多美国企业会说,我们更喜欢跟华为做生意,所以,你们在伤害我们。所以,我不会说,美国对华为的举动仅仅是经济原因。中国人看我们也不会认为我们在保护自己的企业,因为我们没有必要对企业进行保护。美国最关注的是国家安全,不希望中国控制全球大量通讯设备。此外,中国还长期把美国通讯数据信息转移过去。总之,美国针对华为不是经济上的原因。

史剑道说,我们无法完全封杀华为。班农先生的部分说法我同意,但是,我不认为美国可以封杀华为。我们可以把它排除出某些市场、打击它,但是无法封杀它。我不同意华为比贸易谈判更重要的说法。如果中国能够做出知识产权上的改变和强制技术转让的改变,将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我不是说华为不重要,而是从知识产权上看,这个问题涉及很多中国公司,甚至包括比华为更大的公司。我觉得,班农可能夸大了华为的作用,可能是因为他支持这件事吧。我认为,贸易谈判比华为更加重要。

戴博:中国期待协议,特朗普思路将定夺国内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基辛格美中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说,如果美中两方都想达成协议的话,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来继续进行谈判。就像史剑道说的,是因为中方改变了主意,美国才施加压力。中国现在的说法是,除非美方有诚意,否则没有什么可谈的。

这句话的意思,据我所知,就是你到底想不想继续谈判和达成协议?或者你们的阴谋是不是想用所有这些举措来遏制中国?你们要说清楚是否对达成协议有兴趣。所以,觉得白宫有两个不同的想法。

短期的是特朗普有可能接受中国的部分订单和承诺;另一个是他的幕僚和高级助手们认为,两国已经全面将进入竞争关系,所以要用贸易摩擦来施加压力。特朗普最后到底会怎么决定,很可能取决于对美国国内政治所打的算盘。

戴博说,从地缘政治这方面看,我不得不承认,多数美国主流汉学家在特朗普刚开始加征关税的时候,是反对的。我们认为,美国跟中国之间的贸易逆差并不是两国投资和经贸问题中最大的问题。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特朗普引起了北京的注意。如果特朗普仅仅只是要求中国的国企和私企改正自己的行为的话,很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来积极反对特朗普的一些民主党人和主流分析人士,现在虽然在别的方面仍然反对他,但是在对中国施加压力上是支持他的,而且害怕他最后会变成纸老虎,会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接受中国的空话承诺和更大的订单。我觉得,关税到最后起不起作用还要拭目以待。

戴博:美中仍需合作,长期对抗不可否认

戴博说,美国不仅仅让华为上了黑名单,而且还在重点关注一些其他的科技公司,比方说海康威视,还有其他所有的监控技术公司,就是瞄准中国各种各样的这类大公司。

关注它们的部分原因出于商业考量,部分是出于人权考量。此外,美国有很多人,尤其是一些参议员,都主张跟中国脱钩,他们觉得中国在追求所谓的综合国家实力,就是瞄准美国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所以要在所有方面与中国对着干。很多中国人觉得,美国到处遏制中国。但是,我不同意“遏制”这个动词,这是错误的。现在,美中陷入长期敌对期这个想法,我觉得基本上是对的。两国还有合作的领域和合作的必要,可是不可否认,我们已经进入了如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所说的“新时代”。

我赞同宏观分析美中关系。班农曾经说过,一百年以后的美国人回想我们这个时代,会问,你们那个时代的美国人怎么那么天真?那么傻?没有早一点认识到中国产生的威胁?他这个说法基本上是对的。

可是,他相信的很多策略我是不支持的。他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他认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最大议题是美中关系,我也不赞同。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很少有外交问题成为关注度排名最高的现象。美国选民还是关注国内的经济、政治问题。

尽管中国是一个严重而长期的战略挑战,但是我们也不能说,中国是美国人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美国现在的贫富悬殊问题、两党的两极化和不妥协不让步、很多的政治和文化危机,都不能归罪于中国。

美国人需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我希望这个方面班农说错了。2020年,美国人需要自己照镜子,决定自己需要做什么来改变自己的国家。中国的问题很多,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四处将它妖魔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