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日本地面信号情报站视觉指南 ——稚内站与大韩航空007班机被击落事件

本帖最后由 @潇宝贝 于 2019-6-4 15:12 编辑

【知远导读】本文编辑节选自澳大利亚鹦鹉螺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两位高级研究员撰写的报告——《日本地面信号情报站视觉指南》。两位作者基于开源资料,详细介绍了日本的19个负责拦截、监视、收集、处理和分析外国电子信号的电子情报站的情况,包括其地理位置、历史沿革、装备变迁、使命任务、发展现状和部分典型成绩。作者认为,日本这些情报站使其拥有了全球第三或第四的信号情报收集能力,而这些电子信号监听、定位设备与日本的远程水下监听系统、空基情报系统和以日本为基地的美国相应系统结合,使得日本在东亚或西太平洋地区获得了信息情报霸权。作者也试图通过介绍日本地面信号情报站、地面站的物理特征及其部署逻辑,让读者了解非日本的相应系统的特征与部署逻辑。
报告全文约50000字,知远所即将推出该报告的纸质书版本,敬请咨询客服。

位于根室(Nemuro)的日本陆上自卫队36单元环形天线阵



日本战后的信号情报(SIGINT)设施在1958年至1997年间由日本陆上自卫队(JGSDF)的一个名为绰比斯图(Chobetsu)或乔莎贝斯苏苏(Chosa Besshitsu)的机构负责。绰比斯图(Chobetsu)直接向内阁研究办公室报告,后来命名为内阁情报和研究办公室。今天,日本大量的信号情报(SIGINT)设施由国防情报本部管理,这是防卫省内部一个由自卫队中将领导的特殊(或“附属”)组织。

1978年,《朝日新闻》(Asahi)根据对日本防卫厅(JDA)一名高级官员的采访,详细报道了日本信号情报机构(SIGINT)的建立过程,该报道详细描述了针对朝鲜半岛的单位及其监听站的位置,并举例说明了针对朝鲜半岛情报机构的一些活动。绰比斯图(Chobetsu)随后管理和运营了9个信号情报站点。它们位于北海道西北角的稚内(Wakkanai);位于北海道东北角的根室(Nemuro)和东根室(Higashi Nemuro);北海道西南部的东千岁(HigashiChitose);位于本州西部、面对日本海的小舟渡(Kobunato)和美保(Miho);东京附近的大井(Ooi);九州北部的大刀洗(Tachiarai);以及琉球群岛北部,大约在九州和冲绳之间的喜界岛(Kikai-jima)。上世纪80年代,在北海道西南海岸外的奥尻郡(Okushiri)岛上又建造了一座监听站。1991年-1993年,日本在北海道的主要站点(千岁、稚内、根室和奥尻岛站点)的电子情报/信号情报收集能力迅速扩大。这个时候,在北海道北部的礼文岛(RebunIsland)、丸山(Maruyama)、標津(Shibetsu)和罗臼(Rausu)也建立了较小的站点。2004年-2006年,日本空中自卫队(JASDF)在九州西北部的背振山(Seburi-yama)新建了一个大型信号情报站,2009年-2010年,宫古岛(Miyako-jima)也建成了另一个信号情报站,在福江岛(Fukue-jima)的另一个信号情报站于2014年完工。

现在有17个不同类型的信号站由国防情报本部、日本陆上自卫队或空中自卫队维护,其中第18个正在日本最西南的与那国岛建设中,第19个将在日本最东南的硫黄岛(iwo jima,位于小笠原群岛)建设。其中一些是较大的监测站的分站,但位于不同的地区,更适合于某些具体的监测功能。例如,日本陆上自卫队位于稚内的(Wakkanai)的第301海岸监测队在丸山(Maruyama)拥有着一个大型的监测站,在稚内市的东北方向,靠近宗谷岬(CapeSoya),以及位于日本海东北部、稚内市以西的礼文岛。日本陆上自卫队在標津部署有第302海岸监视部队,相关设施部署在罗臼(Rausu)、下北泽(Shimokita)、半岛西北的標津(Shibetsu),以及略接近俄罗斯占领岛屿国后岛的根室(Nemuro),此处更易于高频测向和某些电子情报(ELINT)活动。

这些站点涉及的组织管理有时非常复杂,涉及几个机构和各种隶属关系。除了位于市谷(Ichigaya)的国防情报本部(DIH)的无线电波(或信号情报)部门,日本陆上自卫队和其他自卫队也负责部分业务,并担任相应的管理角色。日本陆上自卫队第二防卫情报处特遣分队主要负责稚内、根室、千岁、小舟渡、大井、美保、大刀洗和喜界岛等8个主要信号情报站的运作。日本海上自卫队第301海岸监视部队是稚内站的使用单位,但主力部署在丸山和礼文岛;第302海岸监视部队在川北的標津附近有自己的站点,但这都是依附于日本空中自卫队在根室的信号情报站建设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其他沿海监视单位在对马岛拥有部分信号情报设施,2008年3月在面向日本海西南部的岛根县出云(Izumo)建立了一个新的监视单位。日本海上自卫队除了拥有大约由15个与海洋监测有关的电子情报站组成的网络外,在大多数大型的国防情报本部/日本陆上自卫队的站点都有部署。例如,在稚内站,日本海上自卫队部队简单地称为“日本海上自卫队稚内基地分队”。日本空中自卫队的第一空中情报收集分队是稚内站的另一个用户;第二空中情报收集分队在根室乡东北侧有自己的设施;第三空中情报收集分队是奥尻岛站的主要用户。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空中情报收集部门在背振山、福江岛和宫古县建设有新的信号情报站。

部分情报站非常大,拥有包括被称为“大象笼”的环形天线阵(CDAAs),部署的工作人员多达上百人,比如千岁、美保等站点。日本海上自卫队在背振山、福江岛和宫古岛新建的J/FLR-4和J/FLR-4A站点也相当大,包括一座巨大的作战指挥大楼和两座装有大量天线装置的高塔。日本空中自卫队的空中情报收集分队通常由80-100人编成。

日本空中自卫队的J/FLR-2、J/FLR-3、J/FLR-4和J/FLR-4A系统包括1套用于拦截VHF、UHF和SHF信号的天线单元。这些系统从1980年后期开始由东芝建造,从根室市的J/FLR-2开始,在技术和运作上继承了美国在稚内站的AN/FLR-12系统,稚内站是1972年美国移交给日本的。

另一方面,也有部分监测站规模较小,在外观上并不引人注目,比如位于罗臼(Rausu)的302海岸监测站。许多不同类型的天线系统被部署在不同的台站。除了大型“象笼式”环形天线阵,还有许多较小的环形天线阵,各种各样的Adcock型测向阵列、菱形阵列、对数周期天线、卫星通信天线,以及用于电子情报收集的各种VHF、UHF和SHF系统。

日本国防情报本部/日本陆上自卫队7个主要站点都有HF测向系统。在美保,千岁和喜界岛站的大象笼子是最灵敏的。它们可以拦截5000千米或更大范围内的HF信号,其方位精度约为0.5度。2008-10年,在稚内、根室、小舟渡和大刀洗都新安装了一个新型的7单元测向天线系统。它由7根桅杆,每根高约13米,部署在一个半径40米的圆的上,周长约351.33米,每个天线之间的距离约36米。在稚内、根室、小舟渡,这些天线取代了原来36单元的环形天线阵,它们由两个同心圆形阵列各18桅杆覆盖低和高的部分高频频段。1991-92年和1988年分别在大刀洗使用新的7单元系统取代了旧的8单元HF测向阵列。类似的系统以前曾在美保、小舟渡和喜界岛都有部署,但是当更大的环形天线阵开始运作时,它们就被拆除了。另一个8单元的HF测向天线阵列部署在大井(Ooi)站。

许多台站也有VHF和UHF测向系统来确定视距内VHF和UHF辐射源的位置。例如,北海道北部稚内、礼文岛、丸山、罗臼、根室和东根室等日本陆上自卫队信号站有VHF和UHF测向系统。

除了监测甚高频的视线内通信外,由于东海上空电离层中零星的电子密度异常高,日本还适合拦截西南数千千米以外的甚高频信号。例如,在日本,使用八木天线(Yagi,又称引向反射天线)和对数周期偶极子阵列(log-periodic dipolearrays),显然是可以接收到从中国发出的39.75到72.25MHz范围内的甚高频信号。事实上,在东南亚发射的甚高频(VHF)信号,包括来自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甚高频(VHF)信号,也可以通过电离层反射传播到日本。

许多监测站位于二战前或二战期间用来进行信号情报工作的地点,这些地点被证明是特别有利的。例如,早在1944年12月前,稚内/野寒布岬(Noshyappu)和根室就是日本海军的2个最大的信号情报站点,前者和在日本海的北部和鄂霍次克海的南部交界处的根室站一起可以覆盖广泛的北太平洋。日本帝国海军还在柴田(Shibata)建设了一个大型信号站,用于拦截苏联的无线电通讯。柴田距离目前的小舟渡站不远。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还选择了其它地点拦截苏联的信号,例如千岁。1971年,美国将在千岁的情报站移交给了日本。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所有针对俄罗斯的情报站都没有什么重大变化。与此相反,那些主要负责拦截朝鲜和中国信号的站点的能力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得到了大幅提升,特别是本世纪初以来。据报道,1998年,美保站已经在附近的高山市建立了一个附属的通信情报(COMINT)设施,使其能够更好地接收朝鲜的VHF信号。自2002年以来,大刀洗站安装了10个卫星通信天线的雷达罩,新的环形天线阵于2006年在喜界岛启用。3个新的日本空中自卫队的J/FLR-4和J/FLR-4A监听站主要负责监听中国的无线电信号。目前正在建设的与那国和硫磺岛两个最新的站点,也主要是监听中国的信号。

大韩航空007被击落事件:“目标被摧毁!”


1983年9月,日本信号情报站的活动和能力首次被曝光。当时,稚内因截获8月31日晚苏联空军在库页岛上空击落大韩航空波音747-007客机的无线电通信而扬名世界。据报道,9月5日,经东京同意,里根总统在向全国发表特别讲话时播放了参与击落民航客机的苏联战斗机飞行员的部分空对地通话录音。9月6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珍妮·柯克帕特里克(Jeane Kirkpatrick)播放了11分钟的空对地录音,并把这些磁带内容的完整抄录了下来。然而,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没有公布任何地对空通话记录。对于地面站来说,拦截这些地面站点通信更加困难,双方都不愿透露诸如此类能力。事实上,除了一些不明智的意外事件,华盛顿和东京的官方立场都是:美国和日本都没有截获任何相关的地对空通信。

下面是稚内站截获击落大韩航空007航班的现场通话,“苏-15”(呼号805)的飞行员根纳迪·奥西波维奇(Gennadie Osipovich)少校,以及指挥官提托夫宁(Titovnin)中校,当时担负指挥苏联飞行作战的指挥控制中心设在斯米尔尼克(Smirnykh)空军基地,它位于库页岛中部,以下内容由俄罗斯与联合国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于1993年联合发布:

奥西波维奇:(18:22:02 GMT)目标正在降低速度。

奥西波维奇:(18:22:17)我马上要绕过它了。我已经飞到目标前面了。


提托夫宁:提速,805。


奥西波维奇:(18:22:23)我已经加速了。

提托夫宁:目标速度增加了吗?


奥西波维奇:(18:22:29)不,它在减速。


提托夫宁:805,向目标开火。


奥西波维奇:(18:22:42)应该早一点。我怎么才能驱逐它呢?我已经瞄准目标了。


提托夫宁: 收到,如果可能的话,找个位置进攻。


奥西波维奇:(18:22:55)现在我必须向目标后侧退一点。


科尔努科夫(Kornukov)将军:哦,(脏话)进入攻击位置需要多长时间,它已经进入了中立水域。立即发动机开加力燃烧室(afterburner)。把“米格-23”也带来…你再浪费时间,它就会飞出去了。


提托夫宁:805,试着用机炮摧毁目标。


奥西波维奇:(18:22:37)我在后撤。我要试试导弹。


提托夫宁:明白。


“米格-23”(163):(18:23:49)距目标12千米。我看到两架飞机(奥西波维奇驾驶的“苏-15”和大韩航空的007航班)。


提托夫宁:805,接近并摧毁目标。


奥西波维奇:(18:24:22)明白,我正在锁定目标。


提托夫宁:805,你接近目标了吗?


奥西波维奇:(18:25:11)我正在接近目标,我锁定了。到目标的距离是8000米。


提托夫宁:开加力燃烧室。


提托夫宁:开加力燃烧室,805 !


奥西波维奇:(18:25:16)我已经打开了它。


提托夫宁:发射!


奥西波维奇:(18:26:20)我已经发射了。


奥西波维奇:(18:26:22)目标被摧毁。


提托夫宁:停止攻击,向右转向,航向360。


奥西波维奇:(18:26:27)停止攻击。
这是稚内站监听史上非同寻常的4分钟,稚内是日本最著名的信号情报站,当前仍然是监听俄罗斯远东地区必不可少的站点。(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唐龙/编译)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