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日本新版《防卫计划大纲》解析

本帖最后由 @潇宝贝 于 2019-6-18 09:16 编辑

【知远导读】本文编辑节选自《知远防务评论》即将刊出的同名文章。2018年12月18日,日本内阁决议通过了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以下简称为“新大纲”)及《2019-2023年度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以下简称为“中期防卫”)。《防卫计划大纲》是日本政府规划自卫队力量建设的战略性文件,出示了未来一段时期(一般为10年左右)军事力量发展的重点趋向。在此之前,日本政府曾于1976年、1995年、2004年、2010年、2013年制定了5部《防卫计划大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2012年底上台后,决定摒弃民主党执政时期制定的2010年版大纲,于2013年底出台了自民党主导的大纲。然而,2013年版大纲仅仅执行5年,安倍内阁便制定出了新大纲予以取代。


《防卫计划大纲》的主要内容


日本《防卫计划大纲》主要对国防建设基本方针与自卫队体制改革进行战略性规划;“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主要对未来5年自卫队力量建设进行具体规划。新大纲由“制定宗旨”“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日本防卫的基本方针”“防卫力强化的优先事项”“自卫队体制”“支撑防卫力的要素”“注意事项”等7部分组成。与2013年版《防卫计划大纲》相比,新大纲有以下几点值得关注。


第一,“制定宗旨”中强调“作为独立国家,政府责任的第一要义便是守护国民生命、身体、财产及国家领土、领海、领空;通过日本主体性与自主性的努力来履行上述责任,是日本安全保障的根基”。1这是日本政府首次在《防卫计划大纲》中表示要强化防卫力量的主体性与自主性。此外,“制定宗旨”还强调“要构筑切实有效的防卫力量,摆脱在以往延长线上发展的做法,充分确保防卫能力的质与量;为了实现防卫力量在所有领域的横向联合,要以与过去彻底不同的速度进行变革”。2可见,新大纲宣示日本政府将推动其安全政策发生质的变化,日本自战后以来长期奉行的“专守防卫”政策将会受到强烈冲击。


第二,“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中着重强调“各国正不断提升在太空、网络、电磁领域的军事能力”,并表示“各国在运用最尖端技术开发武器的同时,也在积极研究具有人工智能的无人型武器系统”。3此外,新大纲继续将中国、朝鲜、俄罗斯视为安全威胁,尤其对中国的军事动向着墨最多,显示出日本在安全领域持续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的意图。


第三,“日本防卫的基本方针”保持了2013年版大纲的叙述结构,由“强化自身防卫体制”“强化日美同盟”“强化安全保障合作”3部分构成。新大纲就“强化防卫力量”指出“在强化个别领域军事能力的质与量时,有机融合所有领域的军事能力,在跨域作战中实现军事能力的相乘效果;朝着2013年版大纲提出的‘综合机动防卫力量’的方向深化发展,构筑‘多次元综合防卫力量’。”关于“强化日美同盟”,新大纲增添了2015年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及“新安保法”的相关内容,指出“要强化在太空、网络领域的合作,深化、扩大战略遏制能力,继续对美军活动进行后方支援,积极对美军舰艇、飞机进行防护,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提升日美两国的存在感。”关于“强化安全保障合作”,新大纲指出“以‘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为基础,多角度、多层次推进安保合作战略;以日美同盟为基轴,与共同享有普遍价值与安全利益的国家保持紧密合作。”4


第四,“防卫力强化的优先事项”由“强化跨域作战必备能力的优先事项”与“强化防卫力量核心要素的优先事项”两部分构成,透露出日本未来军事力量发展的重点。新大纲将“强化跨域作战必备能力”分为“强化太空、网络、电磁等新兴战略领域的能力”“强化海空作战、远距攻击、反导防空、机动展开等传统作战领域的能力”“强化在物资、军备、运输等后勤方面的持续性与强韧性”等三个方面。关于“强化防卫力量核心要素”,新大纲重点列举了“强化人力基础”“重构装备体系”“强化技术基础”“优化装备采购”“壮大产业基础”“强化情报机能”等6个方面。


第五,“自卫队体制”从“实现跨域作战的综合运用体制”“陆上自卫队体制”“海上自卫队体制”“航空自卫队体制”等4个方面对自卫队体制改革进行了规划。关于“综合运用体制”,新大纲指出“统合幕僚监部进一步强化对陆海空自卫队在各领域的综合运用,确保迅速发挥自卫队的综合实力,深化对自卫队综合运用方式的探讨”。5在此之前,执政党已同意防卫省在统合幕僚监部内设置专注于自卫队综合运用的“统合作战室”。6另外,新大纲还表示“在航空自卫队设置太空领域专门部队,扩充并升级作为共同运用部队的网络防护队,强化统合幕僚监部对电磁作战的综合运用能力及陆海空各自卫队的电磁作战能力,强化陆海空自卫队的反导作战功能,新建一支海上输送部队作为共同运用部队以强化各自卫队的机动展开能力。”7关于“陆上自卫队”,新大纲规划“新建2支超声速滑翔导弹部队,扩编水陆机动团,升级地对舰导弹部队”等;关于“海上自卫队”,新大纲规划“将驱逐舰部队与扫雷舰艇部队改编为水上舰艇部队,新增12艘警戒舰,升级驱逐舰部队与潜艇部队”等;关于“航空自卫队”,新大纲规划“新建一支无人机部队,升级战斗机部队、航空警戒管制部队及航空输送部队”等。8


另一方面,“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对未来5年自卫队体制改革与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进行了具体规划。关于“强化海空领域的作战能力”,中期防卫从“强化常态监视能力”“获取并维持航空优势”“获取并维持海上优势”等3个方面进行了规划。中期防卫就“强化常态监视能力”规划指出“新增配备FFM护卫舰、潜艇、警戒舰、P-1固定翼预警机、SH-60K预警直升机、舰载无人机、E-2D预警机、滞空型无人机等军备,提升E-767预警机、P-1固定翼预警机、驱逐舰、潜艇等已有装备的性能”;就“获取并维持航空优势”规划指出“新增配备F-35战机、短距起飞/垂直着陆型F-35B战机、KC-46A加油机、UH-60J救援直升机,将‘出云’级驱逐舰改装为可搭载F-35B战机的舰船,提升F-15战机、F-2战机性能,优化“爱国者”反导体系性能”;就“获取并维持海上优势”规划指出“新增配备MCH-101扫雷运输直升机、US-2水上飞机、地对舰导弹、空对舰导弹、UUV无人潜航器”。9


关于“远距攻击能力”,中期防卫规划指出“为了有效阻止敌方进攻、确保在敌方打击范围之外对其进行攻击,要加速推动引进空射反舰导弹JSM、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JASSM、远程反舰导弹LRASM等,推进对反舰导弹、高超声速导弹的研发”。关于“反导防空能力”,中期防卫规划指出“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提升海基宙斯盾系统及陆基爱国者系统的功能,增配SM-3 Block1B、SM-3Block2A、PAC-3MSE、SM-6导弹等,升级JADGE自动警戒管制系统,增配ADCCS对空战斗指挥统制系统,研发固定式警戒管制雷达等”。关于“机动展开能力”,中期防卫规划指出“增配C-2运输机、CH-47JA运输直升机、V-22鱼鹰运输机,引进LSV中型船舶及LCU小型船舶以强化对岛屿的兵力输送能力”。10此外,中期防卫还对“强化自卫队作战能力”的其它诸多方面进行了规划。


中期防卫规定日本未来5年的防卫预算总额约为27.47万亿日元,比上一期中期防卫预算增加了11.3%。安倍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日本防卫预算逐年递增,预计今后将继续保持上涨趋势。新大纲与中期防卫对日本未来军事力量建设进行的具体规划多处突破了其传统防卫理念的束缚,进一步推动了日本安全政策朝着“自主性”“攻击性”方向转变。


《防卫计划大纲》的潜在影响


日本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与“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将推动日本军事实力快速发展,其中“改装‘出云’级驱逐舰、强化远距攻击能力”等相关规划已然超出了战后日本发展防卫力量的传统理念,对日本内政及国际安全形势均造成了消极影响。


一方面,破坏“和平宪法”约束,冲击“专守防卫”政策。战后以来,日本在“和平宪法”的约束下,长期奉行以“依赖美国、被动防御”为主要特征的安全政策,并于1970年首次在《防卫白皮书》中提出了“专守防卫”政策。所谓“专守防卫”,是指“只有在遭受敌方攻击时才能行使防卫力量,并且要限定在自卫所需的必要最小限度内;此外,平时持有的防卫力量也必须限定在自卫所需的必要最小限度内,是遵从宪法精神所采取的一种被动防御战略姿态。”11关于“必要最小限度”的具体内涵,日本历届政府均采取如下宪法解释,即“类似于洲际弹道导弹、远程战略轰炸机、攻击型航母等能够对他国国土造成毁灭性破坏的攻击型武器超出了自卫所需的必要最小限度,因此被宪法禁止持有。”12然而,安倍政府虽然在新大纲中宣称要继续坚守“专守防卫”政策,但新大纲与中期防卫关于自卫队力量建设的规划却与“专守防卫”大相径庭。


新大纲规定“将‘出云’级驱逐舰改装成可搭载短距起飞/垂直着陆型F-35B战机的母舰”。虽然在公明党的要求下,安倍政府表示“并非常态化搭载F-35B战机,只是作为多功能驱逐舰”,但改装后的“出云”级驱逐舰将具备“攻击型航母”的功能,明显违背了“专守防卫”政策的宪法解释。针对于此,日本在野党纷纷表示反对。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表示“明显违反宪法,彻底抛弃了‘专守防卫’政策”;立宪民主党干事长福山哲郎也表示“明显超出了‘专守防卫’的政策范畴”。13


此外,新大纲着重强调“远距攻击能力”,规划“加速推动引进JSM、JASSM、LRASM等多种强攻击性导弹,推进研发高超声速导弹,新建2支高速滑翔导弹部队”,不断强化对地、对舰攻击能力。在此之前,以中谷元、小野寺五典为首的自民党国防族议员多次要求政府推动自卫队构筑“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安倍政府为了避免进一步激化在野党及部分国民的反对,在新大纲中没有明确记述要“构筑‘对敌基地攻击能力’”,但新大纲“引进远程巡航导弹”等规划已经为日本拥有上述攻击能力提供了基础。14安倍政府推动构筑“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的举措已然超出了“专守防卫”政策的范畴,对“和平宪法”造成了一定冲击。


安倍晋三自2017年5月开始,多次明确表示要修改宪法。安倍政府在新大纲中对自卫队力量建设的规划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和平宪法”的权威与约束力,其试图通过造成违反宪法的既成事实,来说服日本国民“宪法已不符合实际情况”,以最终实现修改宪法的目的。


另一方面,威胁周边国家安全,恶化东亚安全形势。2018年12月18日,伴随着新大纲与中期防的出台,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还决议通过了《更改F-35A战机引进数量》的文件,表示要“总计引进105架F-35A战机与42架F-35B战机”。15如此一来,日本的航空作战能力将获得极大提升。而且,新大纲还规划“增设2支专门用于岛屿作战的高速滑翔导弹部队”,遏制中国海军进出宫古海峡。


此外,新大纲计划“引进2套陆基宙斯盾系统”,进一步提高日本的防空反导能力。如此一来,日本“宙斯盾”舰将减轻在周边海域进行导弹防备的任务,从而能够将活动范围拓展至更远海域。并且,陆基“宙斯盾”系统还可以搭载能够应对巡航导弹的新型拦截导弹SM-6,与其配套的LMSSR型雷达也能够探测到更远距离。在此之前,日本防卫省干部曾表示“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考虑的真正对象是中国”。16


安倍内阁此次主导制定的新大纲具有较强的“攻击性”要素,其相关规划将极大提升自卫队作战实力。此外,新大纲还充斥着冷战对抗意识与零和思维,多处强调要针对中国军事活动来添置武器装备或升级部队体制规格,对中国等周边国家安全造成了一定威胁,并加剧了东亚安全形势的紧张。(栗硕)


【1】防衛省、『平成31年度以降に係る防衛計画の大綱』、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20181218.pdf

【2】防衛省、『平成31年度以降に係る防衛計画の大綱』、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20181218.pdf

【3】防衛省、『平成31年度以降に係る防衛計画の大綱』、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20181218.pdf

【4】防衛省、『平成31年度以降に係る防衛計画の大綱』、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20181218.pdf

【5】防衛省、『平成31年度以降に係る防衛計画の大綱』、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20181218.pdf

【6】共同社:《日本执政党同意新设“作战室”强化统合幕僚功能》,2018年12月7日,https://china.kyodonews.net/news/2018/12/d53e993bbcba.html

【7】防衛省、『平成31年度以降に係る防衛計画の大綱』、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20181218.pdf

【8】防衛省、『平成31年度以降に係る防衛計画の大綱』、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20181218.pdf

【9】防衛省、『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画(平成31年度~平成35年度)について』、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index.html

【10】防衛省、『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画(平成31年度~平成35年度)について』、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index.html

【11】防衛省、『防衛白書2018』、http://www.mod.go.jp/j/publication/wp/wp2018/html/n21203000.html

【12】防衛省、『防衛白書2018』、http://www.mod.go.jp/j/publication/wp/wp2018/html/n21202000.html

【13】毎日新聞、『防衛大綱 野党が批判閉会中審査要求も』、2018年12月19日、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181219/ddm/005/010/030000c

【14】関西経済同友会、『新たな「防衛計画の大綱」閣議決定について』、2018年12月18日、https://www.kansaidoyukai.or.jp/proposal/

【15】防衛省、『F-35Aの取得数の変更について』、2018年12月18日、http://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f35a.pdf

【16】共同社:《日本优先引进陆基宙斯盾含糊应对朝鲜局势缓和》,2018年7月5日,https://china.kyodonews.net/news/2018/07/eec9ec196051--.html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