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中美博弈对网络空间的影响 ——美国扩大进攻性网络行动作用范围

2019年6月11日,美国网络安全网站Cyber Scoop发表了题为《美国正加强进攻性网络措施以阻止经济攻击》的文章,文章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华尔街日报首席财务官网络年会(WSJ CFO Network 2019)上发言时表示,美国正开始采取进攻性网络措施以应对商业间谍等经济攻击。

博尔顿指出,自从2018年特朗普总统放宽了有关限制,美国的进攻性网络措施主要集中在阻止选举干涉方面,“我们现在正在考虑在选举背景之外采取一系列其他手段,以防止经济领域的网络干扰。回应不仅仅是在网络空间,我们真正关注的是我们可以做的所有事情。”同时他提到了俄罗斯和中国在美国施加影响力的行动。

文章认为,博尔顿此番讲话标志着白宫高级官员首次公开承认去年对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授权不仅仅针对美国大选。他警告对手,如今美国的重点正在扩大,即使在网络领域之外,美国保留着报复含有经济动机的网络攻击的权利,以阻止知识产权被盗等行为。

事实上,作为美国保守派代表人物之一,约翰·博尔顿并非第一次提到美国进攻性网络措施,早在去年8月白宫公布以防御措施为核心的国家网络安全战略(National Cyber Security)时,他就表示“我们将在进攻中做很多事情,我认为我们的对手需要知道这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次表述中从“很多事情”到“所有事情”,博尔顿的网络进攻决心不断增强,进攻范围不断扩大,表示可能不惜一切代价以攻为守。2018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前,他也强调,美国正采取攻击性的网络行动以捍卫选举过程的完整性,并预计攻击者将意识到特朗普政府较于往届政府在网络行动方面有明显提升。

可以说,自去年4月份博尔顿加入国家安全委员会以来,白宫对网络安全的态度发生了显着变化,美国总统政策指令20(Presidential Policy Directive 20,PPD20)的取消就是一个有力证明,这一关键文件的取消让美国军方黑客有更多的余地追捕攻击方。

文章认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上述表态属于带有威慑性质的放话,即将以防止经济目的的网络攻击为由对中国、俄罗斯等国采取积极防御措施的同时发动网络攻击,美国的网络战略将更加激进和富有进攻性。具体分析来看,在中美在贸易摩擦等多领域博弈的背景下,美国将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其进攻性网络措施已不限于为美国大选保驾护航,而会拓展到其他领域,同时其(进攻性)应对措施不限于网络空间。其理由之一是中国频频通过网络手段“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发动各种经济目的的网络攻击。事实上美国已经通过全面打压华为、拉帮结派签署《布拉格提案》等手段试图对中国展开5G技术封锁和战略包围。有理由预测,不排除美国将借助国防授权法案等手段赋予相关行动合法性。

事实上,无独有偶,美国政界关于“进攻性网络政策”的声音不绝于耳。众议员汤姆·格雷夫斯(Tom Graves, R-Ga.)近日重新提出允许企业在自身网络之外识别攻击者的法案,其核心思想是被誉为“网络界最糟糕思想”的“黑回去(hack back)”,格雷夫斯的态度实际上是对博尔顿相关思想和行动概念的接纳和回应。

中美经贸摩擦一年多来,双方争端早已超出了贸易不平衡的范畴,而正在从贸易战转向科技战、网络战和战略层面。其背后的实质是美国认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能成为其战略对手,动摇其世界霸主地位,因此想方设法遏制中国的发展,不择手段阻止中国的赶超。所谓的盗窃知识产权、贸易不平衡、强制技术转让等谴责,都是实现其国家目的、维护国家利益的形式和借口。其多名高级官员在各种场合的相关表态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掩盖其上述企图并为今后进一步举措造势,美国可谓是“贼喊捉贼”伎俩的老手。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冷战思想抬头。2019年3月,美国成立了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 ,该委员会声称,美国须立即警觉,就战胜威胁所需的政策和优先事项达成新共识。美国恢复这一曾于冷战时期成立的委员会,以应对所谓“来自中国的威胁”,因为担心中国的不断崛起会令美国在军事、信息和技术领域的优势荡然无存。可以看出美国对于中国的戒备似乎已经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当前美国高层的政治生态对中国非常不利。

需要回顾的是,作为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的一部分,立法者去年授权网络司令部在其网络之外进行防御。网络司令部还通过名为NSPM 13的机密总统备忘录(National Security Memorandum 13)以及五角大楼的网络战略获得了新的授权,这两项战略都给予了国防部更灵活地采取攻击性网络措施的权利。作为这些最新授权的直接结果以及保护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行动的一部分,网络司令部将人员部署到乌克兰、马其顿等国收集有关俄罗斯活动的情报,并帮助当地官员保卫本国网络。据网络司令部的网络国家使命部队官员透露,美国将继续发展这些关系。

在2020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草案出台之际,有理由推断美国的网络安全政策将更加强调进攻,且其在海外的辅助基地将进一步扩大配合本土相关措施。中国应该警惕美国针对俄罗斯的网络措施转而或已经用于针对中国。

对此,从美国国防部及网络司令部的最新动作中已能看出一些端倪。首先在人事变动方面,美国陆军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近日被任命为新任助理防长,埃斯珀此前曾表示“在认识到我们(美国)与中国处于战略竞争的问题上,我们可能有点晚——确实有点晚。”可想而知上任后埃斯珀将着力加强抵消中国的战略优势。美国网络司令部负责人保罗·中曾根(Paul Nakasone)今年5月将参谋长罗斯·梅尔斯(Ross Myers)选为他的最高副手。另外,工作重心方面,该司令部的作战主任(director of operations)查尔斯·摩尔(Charles Moore)少将在今年4月的一次吹风会中透露,现在的重点领域之一是更好地协调与武装部队的工作。“几年来,我们非常专注于建立133支队伍,组成网络任务部队,提供装备、配备人员,”摩尔称,“现在我们的中心问题是如何使用这些力量。”

可以看出,美国强力部门已做好多方面准备,网络司令部已从成立、升级逐渐走向成熟,人员和技术已相对完备,将会围绕美国整体利益做出更多动作,产生更大影响。同时该司令部具体行动战略可能尚处于酝酿或修改阶段,或虽然因保密等原因暂不公布,但已希望通过类似发声对敌手施加压力。

另外,据五角大楼于5月2日发布的对中国军事行动的最新评估《中国军事评估》(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9)称,美国面临着许多数字经济威胁,其中包括来自北京的特别激进的攻击,解决中国黑客问题的紧迫性正在增加,因为该问题已经严重到可以“降低美国核心业务和技术优势”的程度。五角大楼评估说,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加强数字能力建设的部分原因是使用攻击性网络工具攻击对手重要军事和民用基础设施的成本较低。报告称,中国也认为在战争中使用网络措施是向对手展示决心和技术敏锐性的一种方式。五角大楼特别关注的是中国在网络活动中可能拥有美国军事网络蓝图。美国国防部评估说,这些入侵的重点是收集信息以支持中国对国防工业基地的情报行动,也针对美国的外交、经济和学术领域。

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兰德尔·薛瑞福(Randall G. Schriver)在该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威胁和挑战是持久的。中国人在使用网络方面十分具有进攻性。虽然五角大楼评估认为中国(网络)能力和人员现在“落后于”美国,但后者正在努力扭转这种权力平衡。正如施里弗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在网络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并在网络领域取得“快速进步”。“我们看到这项非常积极的现代化事业得到了资源支持,”他补充道,“近二十年来,中国的官方国防预算几乎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其国防预算可能实际上高于此数字。”

由此不难看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中美两国对于双方在网络领域的动作密切关注、高度重视和时刻警惕。美国各部门紧密关注中国网络政策动向和最新举措,纷纷出台文件将斗争矛头直指中国,其担忧与防备跃然纸上。此外,美国对于中国国防预算等军事支出非常敏感。中国如今面临着来自世界头号强国的巨大压力甚至是阻力,在此大背景下,两国在网络空间的博弈进一步加剧并在走向白热化。

放眼世界,2019年上半年“网络攻击”已经成为全球热点词汇,从委内瑞拉断网事件到南美五国大规模断电,从传言美国在俄罗斯电网植入恶意代码到公开宣布对伊朗发动网络攻击,网络攻击已经上升为越来越受“青睐”的国家对抗手段。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网络攻击的成本低且溯源难。中国需重点防范类似事件的发生,因为网络攻击这一杠杆撬动的是关键基础设施的运转、人民生产生活的稳定以及国家战略大计的安全。     

虽然G20会面后,中美双方愿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重新启动经贸磋商,美方同意不再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但中国不能因暂时的局势缓和而掉以轻心,中美博弈是一场战略持久战,更是全方位各领域的发展竞赛。网络对抗则是这盘博弈大棋中举足轻重的一步。中国需保持战略定力,完善战略打法,巩固战略优势。

具体来说,首先,在国家战略层面,制定前瞻性国家网络战略,避免在两国博弈中处于被动。积极应对美国相关国家行动,包括尽早制止美国在最新国防授权法案中制定反华或有明显反华倾向的相关条款。

另外在信息安全层面,破除中国威胁论的煽动作用等恶劣影响,对无端指控应借助国际法律手段给予回应。关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地区的舆论动态,及时发现并坚决抵制虚假新闻。积极发出中国声音,真正讲好中国故事,营造有利舆论环境,提高在网络空间国际治理领域的话语权和感召力。

网络对抗方面,打铁还需自身硬,应从政策、技术、实操等多维度加强网络防护,全面提高网络攻防能力。对于美国向中国展开网络的攻击应掌握证据并适当公布。同时中国应时刻警惕并依法打击来自美国的网络攻击,时刻准备好两国强力部门的网络对抗。

当然在做好最坏打算的同时,还应积极开展与美国在网络安全等领域的对话与合作。正如我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所言,“冷战色彩”的对抗性思维只会毒化合作环境,无助于网络空间的和平与安全。(复旦(中国)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雷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