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战例研究:“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军对伊拉克使用的军事欺骗(上)

本帖最后由 @潇宝贝 于 2019-7-10 15:29 编辑

【知远导读】2018年,美国陆军大学出版了大规模军事行动战例研究系列丛书,力图通过深入剖析历史上的经典战例,为未来大国竞争中联合部队的战与训提供镜鉴。本文为系列丛书之一《大规模军事行动中的军事欺骗》第12章的内容,由陆军大学出版社副社长唐纳德·P·怀特博士执笔,细致复盘了1991年伊拉克战争“左勾拳”行动中欺骗计划的来龙去脉,并结合各个作战进程,详细分析了军事欺骗计划的制定和实施过程,结合战后缴获的丰富资料,从新颖的敌军视角评析了萨达姆当局对于美军欺骗计划反馈的内幕,立体而多维地阐释了“兵者,诡道也”这一有关于军事欺骗颠扑不破的真理。

文章全文约13000字,由于篇幅较长,公众号拟节选后分上下两部分推送,希望阅读完整版本的读者请关注《知远防务评论》即将刊出的同名文章

迄今为止,“沙漠风暴”行动(Operation DESERT STORM)是美国军事胜利史上历时最短、耗费最少的一次作战行动。联军方面于1991年1月打响战役,首先是为期五周的空袭,重点对敌战略目标和战术单位进行打击。在空中痛击伊军的同时,联军于2月24日发起地面进攻,在不到100小时的时间里便将伊拉克部队逐出科威特,并迫使萨达姆·侯赛因停战投降。此役,联军以不到250人的伤亡代价完胜伊军。

“沙漠风暴”行动之所以能取得胜利,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军空军和地面部队在训练、军备和领导方面掌握的决定性优势。此外,联军高级指挥官在实战中对这些优势的巧妙运用对取得胜利也同样重要。根据联军制定的地面战役作战计划,联军方面意图对伊拉克驻科威特部队展开猛烈打击,使其困在原地。与此同时,为了从西侧包围伊拉克部队,具备较强机动性和杀伤力的装甲部队向伊拉克南部纵深挺进,以歼灭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即萨达姆·侯赛因的战略预备队)和近卫军。此次包围行动可谓是毁灭之击,伊拉克部队为此被迫撤出科威特,并向北匆忙撤退,回缩至伊境内。

在作战计划执行过程中,军事欺骗起到了关键作用。鉴于伊拉克部队的规模、战斗力和部署情况,从战役和战术层面上欺骗伊拉克指挥链路,成为了联军指挥官们的重要任务。本文探讨了联军军事欺骗计划的制定与实施,包括计划的目标、实现这些目标的方法与途径、以及该计划对伊拉克指挥官带来的误导影响等。

“沙漠盾牌”行动——保卫沙特阿拉伯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出兵科威特并迅速占领了这个波斯湾的弹丸小国。为美化侵略,萨达姆·侯赛因宣称科威特历史上曾是伊拉克下辖的一个省份,但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事实上,旷日持久、耗资巨大的两伊战争,让伊拉克债台高筑,萨达姆将希望寄托于邻国能免除伊拉克的债务,或者伊拉克能攫取科威特丰富的石油储备,以缓解迫在眉睫的资金需求压力。数日之内,伊拉克军队不仅迅速占领了科威特,而且还在沙科边境集结重兵,这严重威胁到了沙特油田的安全。8月6日,沙特国王向国际社会寻求援助,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立即做出了回应。

三天之内,美国空军部队集结于沙科边境后方,第82空降师的一个旅奉命保卫沙特阿拉伯境内重要的军事设施。接下来两个月内,美军地面部队源源不断地进驻沙特境内,逐步向科威特边境推进,与沙特军队会合,以应对伊拉克方面的侵犯。至9月末,第82空降师剩余兵力已抵达战场,同时抵达的还有第18空降军的其他主力部队,如第101空中突击师、第24机械化步兵师、第3装甲骑兵团,另外还有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沙特空军、美国空军和美国海军投入了大量的空中力量,为地面防御部队提供了有力支援。此外,美国海军还在波斯湾毗邻科威特海岸的位置部署了由第4远征旅(MEB)和第13远征分队(MEU)编成的海军陆战队两栖作战部队。

沙特阿拉伯的防御行动(后被称为“沙漠盾牌”行动)很快就升级演变成一场多国联合作战行动。埃及、叙利亚、法国和英国随后加入联军,并于1990年秋派兵进驻沙特阿拉伯。截止10月末,联军方面已向“沙漠风暴”行动投入20余万兵力,其中美军人数为13万人。此次行动由中央司令部(CENTCOM)负责战区全局指挥,美国陆军上将诺曼·施瓦茨科普夫(Norman H. Schwarzkopf)担任行动总司令。

1990年9月中旬,当萨达姆·侯赛因麾下的部队似乎不再对沙特阿拉伯构成威胁时,中央司令部开始筹划进攻作战,目的是将伊拉克部队逐出科威特。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由于和平手段无力确保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军,故而联军只能加紧制定进攻计划。10月份,基于沙特阿拉伯及附近作战区域可直接调遣的部队,施瓦茨科普夫上将的参谋们初步设想出一套空地协同进攻方案。地面参战部队的构成主要包括第18空降军,刚抵达战场的第1骑兵师,海军陆战队第1师,以及阿拉伯、英国和法国部队。初版作战计划提出了一个单刀直入的思路:盟军首先通过空中打击摧毁伊拉克的指挥通信网和其他战略目标,并有力损耗伊拉克的地面部队,而后,联军部队将沿着三条轴线直接向科威特发起进攻。这次进攻成败的关键在于能否利用侧翼迂回绕过伊军最坚固的防御工事,为此,联军将沿着巴廷干河(Wadi al Batin)上游方向展开攻击。巴廷干河是一段干涸的河床,构成了伊科边境的西段部分,历史上,在阿拉伯半岛和美索不达米亚之间爆发的战争中,巴廷干河这一要塞通道曾是一段兵家必争之地。美军计划,主力部队将沿着巴廷干河北上抵达科威特北侧边境,将科威特南部的伊拉克部队拦腰截断。因为计划中的作战部队主要来自于第18空降军,故而上述方案被称为“独军作战”(One Corps)构想。

然而,中央司令部没有人对这份计划感到满意。在历时八年之久的两伊战争中,伊拉克军事领导人已经成功地学会如何筹划和实施纵深防御。此外,到了1990年10月那时候,联军指挥官们心里都很清楚,伊拉克在科威特修筑了牢固的防御工事,且伊军守军兵力与盟军能够调遣的地面进攻部队兵力旗鼓相当。即使空中战役成功地消耗了伊拉克在科威特的作战力量,但地面战役的部队仍有可能面临顽强的抵抗。战争结束后,施瓦茨科普夫谈及“独军作战”构想时评价道,“直截了当地说,这个方案正中伊拉克防御部队的下怀”,它达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并有可能让联军招致“重大”伤亡,进而削弱国内民众对这场战争的支持。

地面战役准备,1991年1月至2月。图片由CSI新闻工作人员制作


10月11日,中央司令部向乔治·布什总统及其国家安全参谋人员简要汇报了这项计划。布什及其顾问均不太认可“独军作战”构想,并希望施瓦茨科普夫有更具创造力的想法。四天之后,中央司令部司令要求筹划参谋人员重新拟制进攻计划,在其中需加强一个美国陆军装甲建制军。根据施瓦茨科普夫的新进攻方案,联军将果断地从科威特边境西侧对伊拉克部队实施包围。伊拉克陆军虽沿着科威特东海岸及其南侧边境布置下严密的防御阵地,然而,伊军的防线只延伸到了巴廷干河以西位置,而科威特西侧边境却没有任何部队驻守。在这样的防御部署下,伊拉克部队右翼极易遭受攻击,这也让施瓦茨科普夫将军的包围计划有了用武之地。

中央司令部制定出了一份被称为“两军作战”(Two Corps)的新作战计划,将伊拉克军队防务空虚的侧翼作为突破口。首先,在第18空降军实施支援性进攻后,美国海军陆战队和联军其他部队将长驱直入科威特,夺取科威特城,如此便能有效地牵制住伊拉克军队。在最终被称为“左钩拳”(Left Hook)的行动中,新加强的装甲军团届时将从科威特边境西侧的攻击位置(位于联军左翼)迅速向北机动至伊拉克境内,深入幼发拉底河,从而将伊拉克在科威特的部队拦腰截断。随后,各军团向东进击,摧毁驻守在科威特北部边境的共和国卫队司令部(此乃联军的主要目标)。11月8日,布什总统正式下令,命令美国陆军第7军(编有2个装甲师、1个机械化步兵师和1个装甲骑兵团)从德国开赴沙特阿拉伯战区。这样一来,施瓦茨科普夫很快便将拥有两个军的兵力来执行他的包围计划。

然而,随着战事在11月中慢慢过去,对于部队能否顺利实现包围计划的两大目标,即将伊拉克在科威特的部队拦腰截断并摧毁共和国卫队司令部,中央司令部的担忧却日益加剧。为了破解这一疑虑,中央司令部下令第18空降军即刻投入战斗,以加强“左钩拳”攻势。军团中的四个师将在最西侧执行包围任务,并纵深攻击纳西里耶市。此外,第7军还将得到英国第1装甲师的增援,如此,军团总兵力规模将达到3个装甲师、1个机械化步兵师和1个装甲骑兵团。除此之外,为确保两栖作战部队顺利登陆科威特,施瓦茨科普夫将军还派出了第5远征旅作为海上待命的海军陆战队的预备力量。

新的“两军作战”构想以包围部队为作战主力,力图通过出其不意的效果达成作战意图。“兵者,诡道也”,为确保行动顺利,中央司令部司令和参谋人员开始着手制定一项复杂的欺骗计划,用以掩盖联军的作战和战术意图。在中央司令部看来,除非对伊拉克施以军事欺骗,隐瞒己方真正的进攻战役方案,否则联军的作战行动将无法取得成功。

欺骗计划


战事发生在1990年秋天,其时,一些作战条令为军事欺骗计划的制定提供了理论依据。例如,美国陆军野战手册100-5《野战作战》(1986年出版)曾指出,欺骗是作战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明确了欺骗的若干关键特性,其中重点强调了简洁和可信这两点。同样重要的是,手册中指出,最有效的军事欺骗是利用敌方的先入之见,指挥官应当“尽可能让对手相信他愿意去相信的事,换言之,让他觉得目前自己采取的所有行动都是正确无比的。”这种形式的欺骗又被称为马格鲁德原理(Magruder’s Principle),其理论依据在于,利用敌军的想法远比改变他们的想法更为容易。马格鲁德原理应用的一个最著名的战例是,二战期间西方同盟国为迷惑德国判断盟军登陆地点而制定的周密计划。希特勒和他的将军们坚信,登陆地点在加莱海峡(Pasde Calais)。因此,同盟国将计就计,顺势制定了一项欺骗计划,不仅让德国方面对其此前的想法深信不疑,同时还瞒天过海地让诺曼底(距加莱海峡足有200英里之远)登陆计划得以顺利实施。

野战手册90-2《战场欺骗》(1988年出版)则更为详细地阐述了指挥官和参谋人员如何制定欺骗计划。自朝鲜战争以来,美国陆军尚未在大规模作战行动中进行过欺骗作战。在“沙漠风暴”行动之前,美国陆军上一次使用军事欺骗可以追溯到1989年的“正义事业”行动(Operation JUST CAUSE)。在那次行动中,陆军参谋们注重战术层面军事欺骗的筹划,主要利用多次小规模分队演习和行动来麻痹巴拿马国防军,诱骗其变为骄兵。美国陆军颁布野战手册90-2,旨在以此重新激起美国陆军在各个层级的作战行动中运用欺骗手段的固有能力。该手册介绍了包括马格鲁德原理在内的诸多军事欺骗策略,以及历史上许多成功和失败的欺骗战例。野战手册90-2强调,成功的战场欺骗取决于三大“基础”:情报支持、整合与同步、作战安全。另外,战地手册90-2建议筹划人员确定欺骗行动的主要目标和实施对象,以及为达成目标而编造的“故事”。中央司令部利用上述三大要素,为“沙漠风暴”行动制定了相应的欺骗计划。

1990年11月6日,在施瓦茨科普夫上将正式批准了“两军作战”思路后,中央司令部开始着手制定军事欺骗计划。为了使计划完美无缺,他还专门咨询了中央司令部战略筹划与政策分部(J5)参谋作业组下辖的一个特别行动处。施瓦茨科普夫向特别行动处的筹划人员下达了一条简单的指令:尽一切办法防止伊拉克得知有两个军将从西面对其实施包围。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伊拉克的注意力吸引到联军在科威特南部的部队以及波斯湾以东的海上部队。欺骗计划需使得萨达姆·侯赛因和他的军事指挥官们坚信,联军将从边境以南或者海上以东发起攻击。萨达姆和幕僚们更愿意相信,联军的地面攻势无外乎由两部分组成:要么是越过沙科边境向北发动攻击,要么是从波斯湾进行两栖登陆。伊拉克指挥当局不会料到,联军将径直从伊军西翼发动进攻。如果该欺骗计划奏效,伊军将不会留意到其侧翼空虚并派兵增援,这就利于联军的包围行动更有可能以相对较少的伤亡迅速实现目标。

马格鲁德原理是此项计划的理论依据。1990年11月,伊拉克在科威特的防御部署便成为了萨达姆·侯赛因和他的将军们判断联军意图的有力迹象反映。伊拉克指挥部重点加强了在科威特南侧边境和波斯湾海岸线的防御力量。仅在巴廷干河西侧,伊拉克又新部署了几个步兵师,但是对于无兵把守的西翼,却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对于中央司令部军事欺骗特别行动处而言,执行施瓦茨科普夫将军命令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伊拉克更加确信其对联军进攻方向判断的先入之见。因此,中央司令部筹划人员决定把萨达姆·侯赛因视为主要目标,因为萨达姆作为总统在1990年全面审核了伊拉克的各项军事行动,其中自然包括调派伊拉克军队驻守科威特和伊拉克南部。为萨达姆量身定制的“故事”也十分简单:联军部队的部署、行动和声明均表明,联军的地面进攻将分为两部分:一方面是从波斯湾进行两栖登陆,另一方面是从南部向科威特城发起进攻,并沿着巴廷干河上游方向展开攻势。张驰 王文超/编译自:美国陆军大学大规模军事行动战例研究系列丛书:《大规模军事行动中的军事欺骗战例》)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